初夏の恋

宠虐文 萌师生 卡樱是我的正义🌸

好像是之前喜欢一个人太久了 把所有的力气都用光了 没有信心去喜欢另一个人了 失去喜欢人的能力前 我已彻底体验过了喜欢人的感觉 好像失明前 看过极光 彩虹与海洋 ​​​

时光祭

【海之卷】空瞳
1
“寻,明天我们去海边好吗?”他很不安,已经很久了,她却还是什么都没能记得起。他尝试过很多方法,也让她尽量多和朋友待在一起。
“嗯。”她像平常一样应着。
他抱着她,看她睡着自己却难以入睡。他究竟是要多么迟钝,她对自己来说是特殊的存在。从他第一次开始因为她的举动而烦躁不安时,他就应该知道。她什么都记不起,包括他。而正是这种时候,他爱上了她。如果这是惩罚,他甘愿接受。
“重……重哥……”她的呼吸变得急促,额头渐渐冒出汗珠。
那么多次模糊的发音,这一次,他终于听清楚了。她是在叫他,声声呼唤让他揪心的痛。他指尖的温暖轻轻落下,犹如施下魔法。
她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醒来的时候头有些刺痛。是谁?如同烙印,刻在自己的灵魂。只能看到对方的背影,却永远追不上。
“早。”他的声音将她拉回现实。
夏夕寻揉了揉眼睛,“老师,早。”梦里的人和他重叠起来。
“过来。”他把手搭在腿上。
她坐到他的腿上,他帮她梳着头发。又是淡淡的奶香味,像个天使。
任重把她抱到副驾驶上为她系好安全带,确认没什么问题了便从另一边上了车。海边离这里很远,车开了一段距离他用余光看她睡着了。就像从前那样,一坐车就会睡着。他调低车里的空调帮她盖了件衣服。
“夏夕寻,醒醒。”上次这样叫醒在车上睡着的她是什么时候的事?那时候,她还记得自己。可那时,他是糊涂的。
“唔,老师……”夏夕寻揉了揉眼睛,“到海边了吗?”
“到了。”他打开车门,“下来。”
“好美。”从没见过的景色,却在记忆中那么亲切。
“老师,我曾经,有来过这里吗?”
海的蓝色,像极了她的眼睛,纯净透明却满是悲伤。夕阳的余辉洒在海面,就像是另一个世界的光。海风是咸的,海风那么动听。
“老师,眼泪……停不下来?”珍珠般的泪珠滑落,每一滴都映着海的颜色。不停的抹去,却还是在流。
他抓住她的手腕,看着满脸泪痕的她。他看到一丝希望,就如同这海上的光辉,星星点点。终于,在她身上看到了一丝情绪。
夏夕寻朝着海的方向一步一步走去,海水浅浅末过膝盖,就像是被什么召唤了一样。
他拉她入怀,海水似乎没那么冷。这水让他清醒,她记起了他之后……还会爱他吗?
“夏夕寻,你最不该做的事情,就是爱上我。”
“可是,老师。我觉得,爱一个人是很幸福的事情。我想,我会一直爱下去。”她情不自禁的抚摸他的脸,为什么眼前的这个人这么让人心疼。想要记起你,可是对不起,像是被什么阻拦了一样。模糊的身影,封存的记忆,你还在那里,可她找不到自己。“可我忘了他的样子……”
他再也忍不住,他吻上她的唇。冰冷的,带着淡淡的香气。他从没觉得自己身上是这么的炽热,可她冷得像块冰,他点不燃她。
这是什么感觉?夏夕寻有些迷茫,陌生却又让人安心。她呆呆地望着他,直到他松开她,夏夕寻又恢复了平静。
“啊,重哥?你们泡在水里做什么?”远处是娅竹她们在招手,巧了巧了碰见这两个人在约会。
“我有点热。”任重把她抱上岸。
“小寻你身上好冷啊。”娅竹用毛巾裹住她的身体,“先回车上暖暖。”
“果然孩子交给男人是不行的。”娅竹开始吐槽。
“抱歉。”任重拧了拧衣服。
“一会儿咱们一起打排球,这样衣服可能干的快一点。”青凌帮夏夕寻擦着头发。
夏夕寻,你还真是有一群很好的朋友啊。任重笑了笑,这样他也放心。以后没有他在的日子,请一定多保重自己。
“重哥!球接着!”
“所以,就是我和这只一队,你和剩下的人?”
“嗯!”娅竹在心里盘算着。
“好吧。”自己的运动神经本来就不差,带着夏夕寻没什么问题。
“老师,也要玩球?”
“是啊。”
“赢得比赛的人可以吃刨冰喔。”所以,为了刨冰,娅竹也一定要赢。
“刨冰?”夏夕寻抬起头。
“嗯。”
“凉凉的?”
“对。”
掷币发球,娅竹她们发球。但是几乎看不清球的轨迹就被扣在了沙滩上。
“卧槽。”如如看着身边被球砸的坑。
“我感觉我的刨冰飞走了。”
十分钟后……
“认输,认输,不打了。”娅竹拍了拍脸上的沙子。
“小寻简直bug。”青凌趴在沙滩上。
“根本不需要我出手啊……”任重哭笑不得,有那么喜欢刨冰吗?
他看她捧着刨冰吃起来的样子,不禁想起以前在学校食堂吃西瓜的她的样子。
“老师,要西瓜吗?”脸上还粘着西瓜籽,向他扑过来。
为什么那时候没有说要呢?为什么不伸出手抱住她呢?
“绑太紧了。”青凌拽了拽眼罩。
“怕你偷看。”
青凌举着木剑,“对,左一点,过了过了!”
“哧!”
“这技术……切歪了。”
“将就将就。”
“给~”
“我们两个人。”
“你们小两口吃一个。”娅竹放下西瓜就跑掉了。
“唔……”盯~
“你吃吧。”这小眼神……任重把西瓜递给她。
“老师,一起吃吧。”夏夕寻举着西瓜,向他笑开。
“嗯。”他接下西瓜,吻掉她嘴边的西瓜汁。
“味道不错,多谢。”任重抹了抹嘴角。
“不……不客气。”比起刚才的那个吻,这个更让夏夕寻大脑短路。这不像是平时不苟言笑的老师,她好像病了,一想到他就很难受,不见他却会窒息。
“重哥,要吃冰棒……吗?”娅竹抱着一堆冰棒嘶嘶哈哈的跑过来。
“不了。”任重把手指轻轻放在唇上。 娅竹见夏夕寻枕在他的腿上睡着了,娅竹知趣的走开。
像只贪睡的小猫,发出呼噜呼噜的声响。他突然希望时间能就停在这一刻,他想像这样多看看她的脸。他想要拥有她,可是他不能这样做。她还是个孩子,她应该有美好的前途和自己的选择。而不是和大她十五岁的他在一起,当她正是青春年少,而他早就该退出时代的舞台。趁自己还有理智,趁她还没有忆起。
“唔。”夏夕寻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她揉了揉眼睛睡眼惺忪地找任重。
她看到不远处火苗蹿出,滋滋的声音让她神经紧张。记忆的门被扣响,急促得让人慌张。
“夏夕寻?”他拍了拍她的肩,“饿了吗?”
“嗯。”夏夕寻尽量忘掉刚才的感觉。
“再等一会儿就好了,咱们吃烧烤。”
“嗯。”她温顺的点点头。
她环膝坐在火堆旁,夜晚的风有些凉了,这种暖暖的感觉好像挺好的。
“来。”任重把手里烤好的肉递给她。
“嗷呜。”她咬了一口,心满意足。
“慢点吃。”他帮她擦了擦嘴角。
“娅竹你吃烧烤的方式好奇怪。”如如忽视掉旁边两个人的恩爱。
“怎么了?”
“你吃一口肉吃一口菜再吃一口肉再吃一口菜。”
“荤素搭配啊。”娅竹含糊不清地说。
“要我的话就是,肉菜菜肉菜菜这种。”
“我是肉肉菜这种节奏。”青凌加入话题。
“小寻你呢?”
“肉肉肉肉肉肉肉。”
“喵喵喵喵喵喵喵?”
“厉害了。”
“还是吃点菜比较好。”
“啊,”夏夕寻手里拿着的肉上面的油不小心滴在手上,“好烫。”
“小心点。”
任重拉过她手轻轻吹着,丝丝凉意在指尖萦绕。她静静地看着他,这世界上最温暖的地方,是他身旁。
“老师,我们这边帐篷支不上了。”
“来了。”任重起身,“在这儿等我。”
“我也去。”她拽住他的衣角。
任重摸了摸她的头,“来吧。”
“三个帐篷,三个女生挤一个,四个男生两人一个,剩下的……”
娅竹看向夏夕寻,夏夕寻看向旁边。
“就是你,别往那边别看啦。”
“我和老师一起住?”
“对。”
也许是白天闹的太累了,大家很快就休息了。头顶的星星很亮,夏夕寻看了很久很久,直到任重坐到她身旁她才低下头。
“累了吗?”
夏夕寻摇摇头。
“睡不着吗?”
“嗯。”夏夕寻把头一歪,靠在任重的肩膀上。
“老师,给我唱摇篮曲吧。”
“又不是小孩子了。”
但是说归说,他还是像哄孩子一样轻声唱着,温柔的声音伴随着夏天的风,一点一点送她进入梦乡。
他见她睡着了,轻轻抱起她,亲吻着她的额头。他为她掖好被子,听她均匀的呼吸声,却睡不着了。他知道他骗不了自己的,他不希望她记起从前。那些让她痛苦的回忆还是忘了的好,就这样单纯的待在自己身边,直到时间把他们分开。任重默默叹了口气,有些事情,是命运,避之不及。
2
之后的日子里,任重一直陪在夏夕寻身边。星星点点的记忆,还不够让她记起。
“你没吃过这个口味吗?很好吃的,你咬一口。”
“好。”
夏夕寻吃了一口才反应过来,立刻脸红。
“怎么了,不舒服吗,脸这么红。”他摸了摸她的脸,她更加心跳不已。
她嘴角的冰淇凌他轻轻舔掉,不顾她害羞到爆炸掉,他把她抱在怀里。
“夏夕寻,我可能没多长时间能在你身边了。”任重把脸埋在她的胸前,“对不起,可能来不及了……”
“重,我和你妈年纪都大了。能陪你的时日不多,我们为你指婚希望你能接受。”
母亲苍白的面孔让他微微一颤,“您放心。”
“你们明天见见吧。”
“好。”
静子前的白衬衫,他像平常一样系上领带,但是没人踮着脚帮他穿好西服的外套。车上也听不到她像小猫一样的呼噜声,安静得可怕。任重停下车走进一家很高级的餐厅,无论是样貌还是服饰和这里都很配。
“您好。”
“是任重先生?”
“是。”
“等很久吗?”
“没有。”
两人客套话寒暄了很久,那位小姐服装精致价格不菲。淡妆显得美丽动人,他却无动于衷。错过了夏夕寻怕是没人能再入他眼,所谓情爱不过如此。
“我……其实喜欢你,只是你一直都不知道。青梅竹马的我们一直都是最好的朋友,只是你从不低头看看那些仰慕的花草。”她的脸颊微红,语气泛着一丝无奈。
“我一直都不知道,抱歉。”
“没关系,现在我们终于可以在一起了。”她幸福的笑着。
他摇晃酒杯的手停了下来,和眼前的她在一起?娶一个自己不爱的女人,对面前的她来说根本就是一件不公平的事情。可爸妈那边,他想有个交代。只是对夏夕寻……该如何开口,就算没有记忆可她还是爱了自己。他担心她会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来。又或者,心灰意冷不再相信这世界上任何一个人。
“不合胃口吗?”她见他发呆。
“不是。”只是没有心思。
“和你聊天时间过得真快,任重先生。”她笑了笑,“下次您不必这样拘谨。”
“抱歉。”
任重提前结好账匆匆离开,本来就不擅长这种场面。一下负了两个人,这样做真的是对的吗?她可以不顾一切保护自己,可他为什么连选择的余地都没有,想让她幸福可是她偏偏只爱自己一人这让他如何抉择。
夏夕寻,你在哪里?我好想见你。
他在雨中踌躇了很久,终于找到她。小雨淋淋沥沥,是谁的泪不停的冲刷着他们的记忆?最后还是换来这样的结局,她会不会恨自己?那恨一个人是不是很快就会忘记,那请快些忘记爱过的所有痕迹。
他看见了对面车站等车的她,“夏夕寻!”
她回过头看到了他,“怎么了老师?”她看到他眼中的一丝慌乱。
“我订婚了。”他不敢看她。
“……”沉默良久,只听她轻轻开口:“恭喜您。”
“我很喜欢她,我们从小就认识一起长大。她很漂亮,也很成熟,我想我们会很幸福。”他咬咬牙艰难的往下说,“我成家之后就不能照顾你了,你能照顾好自己的。”看她逐渐黯淡下去的眼神,他的心好痛。但是正因如此他更加清醒,不狠心斩断这羁绊只会伤她伤得更深。
“我从来都没有爱过你,我照顾你让你在我身边是因为我欠你。”这番狠心的话在心里酝酿了不知多久,狠狠在心里重复着用来折磨自己。可是他知道这样也弥补不了伤害她的万分之一,如果当初没有遇见是不是就没有现在的分离?“我欠你的已经还清了,你走吧。”
“我知道了,如果这是老师的意愿我会遵从。”她抬头看着他,想要说什么又咽了回去。
“保重。”
看她跌跌撞撞的走远,这样骗她放弃她会不会懂自己的苦心?
在雨中的她伞早就丢了,失魂落魄的走在街上任雨水拍打。果然,礼物就是礼物,到时间了就会收回。能遇见他已经是最大的幸福,自己还在奢求什么呢?
回家打开热水至少让自己的身体不那么冷,突然觉得自己这样活着没什么意思。披上浴巾走去厨房,回到浴室手里多了把刀。浴巾落地,她坐进浴池里盯着这把刀看。
“这样就都结束了吧。”他也不必为难自己也不会再感到痛苦。
刀叮的一声掉到地上,血顺着自己的身体流下。
“我从没爱过你,我照顾你让你在我身边是因为我欠你。”
她闭上眼,不再去想,就这样结束吧。
皮肤渐渐苍白,感觉意识正在泯灭。眼前的景象不停的切换,可笑的是每一个画面都有他的身影。
像是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一会儿热一会儿冷,她惊醒,浑身冰冷。
“醒了?”
“青……凌?”感觉身体好冷,果然还是没死成吗?
“过来看你结果发现你殉情。”她弹了一下夏夕寻的脑门,“你们俩又怎么啦?”
“他说……他订婚了。”
她削苹果的手停下,“……”
“他说他从来就没爱过我。”唯独这句话,深深的刺痛了她的神经。
片刻的沉默,她停下手中的水果刀,“他真这么说?”
“嗯。”
“你相信他吗?”
“信或不信结局还是一样的。”
“你没什么大事儿,后天就可以出院了。”
“嗯。”夏夕寻看向窗外,雨在窗户上留下痕迹转瞬消失不见。
“你……恨他吗?”
“瓶姐,你知道吗?”夏夕寻苦笑着,“恨他……比爱他还要难。”夏夕寻闭上眼睛,真想就这样睡去然后有机会在梦里见到他。
“你今后打算怎么办?”
“我不知道。”她环膝而抱,把头深深埋起来。
“嘛,总之先把伤养好。”青凌用力的拍了她一下。
三日后夏夕寻如期出院,她需要疗伤。无论是身体上的还是心灵上的,刀口还在,那样刺眼。
“一个人去旅行没问题吗?”旭有些担心,帮她查看行李。
“放心吧哥哥,我很快就回来。”
此时是日本的冬天,北海道早已被雪覆盖住。她泡在温泉里,泉水沸且清,仙源遥自丹砂生,沐日浴月泛灵液,微波细浪流踪峥。股股泉水犹如盛开在水上的花朵,永不停歇地创造水上的美丽,泉水喷射的声音是自然的声音,泉水流过的地方清澈见底。清澈的泉水喷涌着,有的像一串串的珍珠,有的像一朵朵一瞬即逝的珠花,有的像晶莹透亮的水。有时候,透过密密的树叶,太阳筛下一束束金光,照在水面上,照在正升起的水泡上,一直照到潭底青褐色的石头上。水面和潭底,金色的光斑和银色的光斑交错着;水泡闪亮闪亮的,射出红的光,黄的光,绿的光,紫的光……多像一串一串彩色的珍珠。
“哗啦。”她站起,穿上浴衣。她走向一片樱花树,留下的脚印融了雪。她在一棵树下停驻,想象着樱花飞舞的场景。她缓缓坐下,周身的热气让她感觉不到冷。她闭上眼,感觉到一阵困意。她没再坐起,就这样睡去。睫毛上的白雪,那样轻盈。身上的雪花覆盖了她所有的热气。雪帮她盖上了白衣,如同美丽的雕像融合在这片景色里。
再次醒来,自己躺在柔软舒服的床上。看着天花板,这是个陌生的房间。
“昨天在我常去的樱花树下捡到了你,我还以为是樱花的精灵。”眼前的男子的笑那样温柔,可那双眼,没有一丝情感。
“谢谢你。”夏夕寻低头看了看,穿在身上的墨蓝色的衣。
“姑娘不要误会,我见到你的时候你身上的衣服湿透了你还发着高烧,我只能帮你把衣服换下来。”他的脸微微泛红,“我发誓我什么都没看见,我是闭着眼睛帮姑娘换的,绝对没有做多余的事情。”
“我相信。”
“呼。”见他松了口气。
那个人微笑着,“还冷吗?”
她摇了摇头。
“姑娘可是有什么心事?”
“我……”
终究还是在这个温柔的男人面前落泪。为什么?能一眼看出我的脆弱?
他默默取出手绢轻轻擦拭她眼角的泪,然后轻轻的抱着她,给予她无私的关怀。
“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听你说。”他坐到她的床边,“我是心理治愈师,或许能帮到你。”
“我喜欢一个人,时间不算很长,因为我没有以前的记忆。可是他现在,订婚了。”夏夕寻垂下头。
“那如果能帮你找回以前的记忆,你的心结是否能够解开?”他认真地打量着面前的这个女孩。
“真的吗?你能帮我记起从前吗?”夏夕寻激动起来,她想要知道自己对他来说究竟是怎样的存在。
他微微一怔,这记忆对她很重要吗?可有些时候,还是什么都不记得的好。
“我会尽我所学帮助你,找回丢失的记忆。”当时,只是觉得有趣只是好奇。可后来……
“请躺在这里,闭上眼睛,均匀呼吸。接下来,我会催眠你,不要紧张。”他放了一段舒缓的音乐,“现在,按我说的来做。”
“放松的手……放松你的手腕……放松你的手臂……放松你的胳膊……放松……想象你在一个屋子里,里面空空荡荡。这时候,你忽然看见了什么……你走近一看,是一个发光的石头。”初步的催眠完成,他静静等待她坠入更深的梦境。“拿起那块石头,走出这个屋子。骑上那匹白马,你想去哪里?”
“学校……”夏夕寻潜意识驱动她说出这几个字。
“那我们去学校。”
夏夕寻已经隐约看到了学校的红房子,她快步向前,树荫下一个人的身影出现在她的视线。
老师?夏夕寻停下脚步。
“老师,刚才我捡到了这个。”夏夕寻拿出石头放在任重手心,“它会发光。”
他把石头还给她,“你拿着,保存好。”
“老师?”眼前的景象消失,他也不见了踪影。
跌入一道道门扉,如同放电影一样眼前出现的一幕幕。最后一道门后,是一片火光,夏夕寻本能的往后退了一步,接着是不停的颤抖。
夏夕寻的身上冒了很多冷汗,他见她如此痛苦,想要唤醒她可是她还没拿回自己的记忆,拿回了记忆自然就会醒来,再等等。他用湿毛巾擦拭着她的身体,静静等待。
“不要……不要……”她轻声求助着,她不要记起这些,好可怕。
夏夕寻想要逃走,可无论逃到什么地方都是肆意蔓延的火焰。她摔倒在地,那颗会发光的石头滚了出来。蓝色的光芒,红色的火光。夏夕寻捡起石头,握在手中。
要记起来!一定要记起来!即使这记忆是痛苦的,可也不想忘了那些将痛苦抹去的温暖!
蓝色的光撕裂天空,光芒化作闪电劈开黑色的天幕,一场大雨渐渐熄灭了火焰。
“!”夏夕寻猛地睁开眼睛,眼前的一切仿佛都那么不真实。
她记起来了,那段时光……他给她的温柔。这爱不再模糊不再朦胧,泪打湿眼眶,不停地不停地顺着脸颊流。
“我要去找他。”那是他见过最纯净的眼睛,纯净得没有一丝杂质。
他立刻追了上去,“请等等!”
她停下脚步,回头看着他。
“我送你回去。”
“谢谢你,帮我记起。”夏夕寻拿出一张纸条写下了她的电话,“以后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记得找我。”
他依旧是微笑着,他想看这个故事的结局。
那是今天最后一班飞机,他们赶上了。她一直望着窗外,期待着与他相见。
“在担心什么?”
“没。”她避开他的目光假寐。
直到飞机降落,没有人再说话,心中各有不安,却都不表露出来。
“就送到这里吧,再见。”
“请告诉我你的名字。”
她回过头第一次对他笑了,“我的名字叫夏夕寻。”
“老师,您在哪里?”
“教堂。”任重不介意再对她残忍一些,他觉得让她看到这一切她才不会再逃避,可他万万没想到她已经记起了一切,“你来吗?我的婚礼。”
“嗯。”
他的婚礼盛大又浪漫,和夏夕寻想象过的不太一样。说不上是替他高兴还是替自己忧伤,只是这样淡淡的看着他挽着另一个人的手对那个人说:“我愿意。”
“老师,我可以做你的伴娘吗?”夏夕寻看着他,那样光彩照人。
任重点了点头,她是不是已经放弃了?这样也好,这下可以彻底放弃了。
夏夕寻穿着白色的长裙,像个真正的新娘。她曾无数次想像自己为了最爱的人穿上婚纱的曼妙与美丽:一定有着被幸福晕红了如苹果般的脸宠,一定有着被爱陶醉了如星子般的眼眸……
她走在他们身后,捧起新娘的婚纱,漫天的红色玫瑰花瓣,他挽着新娘的手,一步一步走向教堂。是时候退场,让出一个方向。
夏夕寻趴在桌子上拿了一杯又一杯酒,她已经尝不出味道却还是觉得苦。
“别喝了。”如如即使参加任重的婚礼还是固执的不穿裙子。
“我没醉。”
“好好好。”
“如如,新娘好漂亮。”夏夕寻喝高了,“要是我的话也会喜欢吧。”她开始胡言乱语。
“嗯。”
“任重他终于结婚了,”夏夕寻把手搭在她肩上,“可惜娶的人不是我。”
“你喝多了,我送你回去。”
“我还没吃喜糖呢!”夏夕寻像个孩子一样撒娇。
“他的喜糖你吃了会觉得苦。”
“怎么会……糖都是甜的……都是甜的……”
“啧,三瓶啤酒就倒的人今天喝这么多,估计得睡上两天。”
“如如,不是所有故事结局都是美好的,对吧?”微微抬头,“如如,我记起了从前,可上天却给了我这样的结局。”
“小寻……”
“为什么是你哭啊?”
“因为你不哭所以我替你。”泪从眼角滑落,自从楠姐离开后她就再也没有哭过,而这一次她不是为自己是为了夏夕寻。
如如也开始喝酒,她不知道对于夏夕寻来说,记起从前到底是好是坏,可她想要她记起自己,记起大家,记起那些美好的时光。任重到最后还是伤了她,就知道男人这种生物没一个好东西。夏夕寻一边喝一边笑,最后还是哭了,婚礼不都是甜蜜的吗,可现在为什么这么心酸?像是刀穿透了心脏,是了,因为这是他的婚礼。
“重哥,她喝醉了,我先送她回去。”
“好,我开车送你们吧。”
“说什么呢,你可是新郎。”
“……”
离别不说再见你有没有心酸,这一次是真的错过了。就让所有往事随风而去,让那回忆落地化成泥。世界又下起了细雨,深爱没能留下痕迹。是不是命中注定的事情谁也无法改变,然而依旧执着不肯放弃。无时无刻不在想念,可她的世界早已没了他的踪迹。从这个世界消失吧,让心中的留恋燃烧殆尽。
爬上山顶只为俯视万物,想大声喊出声音却发不出声音。哽咽之后泪痕留在脸上被风吹得生疼,雨雾缭绕的山峰让人心生寒意。
来到最初与他相遇的海边,抑制不住脑海里的思念。蔚蓝色的海,天空很蓝很蓝一如当初。
“任重!”呐喊被海风吹散,夏夕寻在沙滩上的脚印也被海水抚平。
走上悬崖,在崖边向下看去微微有些腿软。现在才知道自杀的人多少都有些勇气,这种死法不算太痛苦吧。纵身跳下悬崖,风在耳边呼啸而过。极速的下落让她觉得是在飞翔,接触海面的一瞬间突然有些后悔。就这样离开自己所爱的世界,无声无息的离开。为情所伤,为爱而亡。
好冷,她在海下缩成一团。渐渐下沉,光亮越来越暗。这就是深海吗?好寂寥,死一般的沉寂。永远沉睡在这里,他们初遇的那片海。
像是被什么托住,可是意识早已模糊。好像不那么冷了……
再次睁眼的时候觉得身子很沉,夏夕寻睁开眼。
“啪!”声音清脆,她稳稳的挨了个耳光。
对方力气很大,夏夕寻抬头想知道是谁,却看见她最不想看见的人。心里的委屈,身体的恐惧一览无余。
“爱是你的全部吗?!可以让你这么轻易舍弃自己的生命,我就那么重要吗?!”他墨色的眸此时像是要滴出血来。
“不要看我,求你不要见我……”
“对不起……”任重抱住她,熟悉的气息让夏夕寻觉得自己得到了重生。“之前的话是骗你的,我任重只爱过一个人,那个人就是你。”
怀疑自己听错了,夏夕寻愣愣的看着他。
“别再做这种傻事。”他摸着她的头,撩起她的刘海亲吻着,“为了我不值得。”
“任重,我在你眼里就是这么卑微执着?我记起来了,以前的事情。”我找不到理由忘记,即使你对我那样狠心。
任重的身体一颤,终于还是到了这一天。“夏夕寻,既然你记起来了就应该更加清楚我们是不可能的。”
“那当初为什么要抱住我!为什么?!”夏夕寻声嘶力竭的喊着,她揪住他的衣领,“不要逼我恨你。”
“我知道,你根本做不到。”
他说的没错,夏夕寻做不到。她输就输在她太爱他,不肯放手因为那人是他。最难过的,莫过于当你遇上一个特别的人,却明白永远不可能在一起,或迟或早,你不得不放弃。


























“ 就让昨日成流水 就让往事随风飞 今日的杯中别再盛着昨日的残痕 唯有珍惜现在 才能收获明天 ”

                         

再美好也经不住遗忘 再悲伤也抵不过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