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の恋

欢迎约稿 QQ:3284877692
擅长水彩(花卉、风景、动物、星空)
动漫只能画线稿(需要人物设定)
以上均为手稿
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时光祭

【海之卷】青涩
1
“早上好,百里大人。”不知他是从什么时候就等在了宿舍门口,说出了让人无语的话。“今天您也是如此的迷人呢。”
“早。”又做了那个梦。抬眼,是他温柔的面孔。
“您,没睡好吗?”他俯身,轻轻地说。
“我没事。”快步向前,在这里逗留的话……
“呀!~那是谁?”校服总是遮不住少女的可爱,更掩饰不住她们的少女心。
“好帅!”以及,花痴。
“……”从早上开始,就很吵。
“我饿了,命。”想要快点离开这个地方。
“您想吃什么?顺便一提,今早有玉米浓汤,蔓越莓吐司,番茄炒蛋……”不能让他滔滔不绝地讲下去了。
“我去食堂吃。”
“好的,百里大人。”没有看出不悦的情绪,依旧是微笑着。
“请坐在这里,等我帮您取餐。”
“我自己来就好。”起身,却被一双冰凉的手抱住。
“怎么能让您做这种事情,让在下来吧。”
完全……被牵着鼻子走,“随便你。”
“感谢您的抬爱。”
“百里大人,葡萄已经帮您剥好了。”他跪着把葡萄送到她嘴边。
“在食堂不要给我下跪!
“万分抱歉,情不自禁就……”
“你这哪里是万分抱歉的样子。”又成为人们视线的焦点了,“走了。”
“是。”她是特殊的,可她一点都不想要这份特殊。
“第一节课是数学,请您做好准备。”
“嗯。”
好渴……记得娅竹说过,走廊的尽头有打水的地方。
“青凌,接水吗?”她戳了戳青凌的后背。
“嗯。”
教室离年纪主任办公室很近,今早又有淡淡的茶香从半掩的门里弥漫。
“青凌?”打完水转身,看到了让夏夕寻哭笑不得的场景。
只见任重一手水壶一手茶杯的愣愣地看着跪在地上的青凌。大概是腾不出手,看起来就是高冷的走掉的样子。
“爱卿平身。”她赶紧扶青凌起来,“你怎么给任重跪了?”
“腿软了。”
“没事吧。”强忍着没笑出声,这画面太美。就是那种爱卿不用跪了,起来吧,朕没有手扶你。
“都回座位上去,你们上课之前我说个事。”任重敲了敲讲台,“有迟到的帮忙转达一下。”
“秋季运动会,有想报名的到班长那儿,希望大家积极参与。”
“老师,咱班的女生不够啊。”娅竹举爪,“咱班就九个女生,一个免体。”
“那就都上。”他微微皱了皱眉,“好了,你们上课吧。”
青凌回头,满脸黑线,“现在免体还来得及吗?”
“来不及啦。”夏夕寻微笑着回答。
扶额,“铁定拖你们后腿。”
“小寻,我帮你报了1500。”娅竹向她挥了挥手,一副快来夸她的样子。
“……”
“陪我跑接力吧。”青凌转身,一副有难同当的表情。
“……”
她的室友,都是白痴。
“百里大人,不要太勉强比较好。”
午饭的时候,命这样对她说。
“我已经答应她们了,”放了下筷子,“还有,不要再跪着了。”
“非常抱歉。”面带笑容。
“给我反省!”仿佛看见他身后的尾巴耷拉下来。她眯起一只眼睛,“在我不想引人注目。”
“谨遵您的意志。”
“忠犬吗你?”
“是的,我是百里大人的刀也是百里大人的狗。”他微笑着说道。
“……”
“运动会,请加油。”
“不用你说。”
夜色,朦胧得让人迷醉。
“小寻,吃夜宵吗?”
她回过神,然后一阵眩晕,“啊,我就不去了。”
“把我们先走咯。”
“嗯。”
没事的,休息一下就会好,没什么大不了的。摇摇晃晃的站起,“好晕。”
在楼梯口,越发觉得眼前都是星星,眼前一黑。
“糟……”只觉得腿一软,失去了重心。从楼梯上摔下去,会很疼吧。
“唔。”没有想象中的疼痛,她仰起头,看见的是他微微皱起的眉。
“没事吧?”是他干净的声线。
“老师我没事,”推开他,却站不稳。
“你怎么了?他扶住她的肩膀,好单薄,“身体不舒服吗?”
“没,被鞋带绊到了。”
“……”他用余光看了看她的鞋,并没有鞋带,为什么要说谎呢?“不早了,回去吧。”
“老师再见。”
“再见。”
她抬头仰望着群星簇拥的月亮,月亮的光辉让星星都黯淡了。
月色,好美。
2
“有想加入的社团吗?”青凌看着招新的还好扭头问道。
“听说美术协会不错,”她转着笔,让人眼花缭乱,这道数学题已经想了十五分钟了。“和绘画有关的我都有兴趣。”
“只要不再让你做这天杀的数学题,就是去文学社也是可以的吧。”青凌吐了吐舌头。
“文学社不都快解散了吗……”她哭笑不得。
“你呢?”她索性放下笔抬起头来认真听青凌讲。
“我……想去图书馆当图书管理员。”有些羞涩的低下头,长长的刘海垂下遮住了她漂亮的眼睛。
“图书馆是个协会吧?好像不被列入社团当中。”她把笔戳在下巴上。
“嗯。好像是这样的……但是可以赚钱呢,而且看书不用愁没有位置了。”青凌笑的很开心,她是个文静的女孩,喜欢静静的坐在不引人注目的角落玩魔法占卜,喜欢静静的倾听别人的诉说,喜欢静静的仰望着天花板发呆……
“是个不错的选择,你喜欢看书,喜欢安静的地方,没事还可以做做白日梦。关键是图书馆是个协会不算社团,这样不占社团名额。这样一来就还可以选择两个社团呢。”她帮青凌分析着,全然不知娅竹在身后,于是被吓了一跳。
“同志们,去美协吗?”
“不去。”异口同声的回答道。
“别急着下结论啊,就当陪我去看看。”看着娅竹的星星眼一闪一闪的,“求你们了~”
“走吧。”招架不住卖萌的娅竹啊。
娅竹冲下楼梯,“我记得美术协会好像是在三楼吧,哪个房间来着?”娅竹只顾自说自话。
她们探头探脑的把目光投进每一间活动室,“美协……美协……美……”
“不在三楼吗?话说你好好看看招新海报吗?”
“看了!”娅竹转了个圈,“但是忘了。”
很……不靠谱。
最后一间了,她们打量着走廊尽头的的那道门。
门上写着“极真”两个气宇轩昂的字,字上的火焰活灵活现。她看得入迷,火焰映射在她的瞳孔上像是在指引着什么。轻轻推开门,嘎吱一声之后,满地的蓝色软垫子映入眼帘。
“嘿!”一道黑影闪到她面前。
“……”冷漠脸。
“给点反应嘛。”娅竹觉得一点都不好玩。于是接着说正事,“你知道吗?社团来了一堆新板子,还想用当双蛋晚会的道具。”
“喔……”
“你看你看,蛮结实的。你敲敲试试?”娅竹万分兴奋的端着板子敲来敲去。
“你举着,我试一下。”
“砰!”
“碎了……”青凌满脸黑线。
“不用特意强调。”娅竹补刀。
“怎么办?”她顿时石化了。
竹: “就放着不好吧?”
寻:“当然不好。”
凌:“可是……要赔吧。”
“愣着干嘛,赔的话周末就没钱买饭了。”娅竹大惊失色,仿佛天要塌下来了。
“快溜。”她可不想给哥哥添加负担。
“唔,”她一屁股跌坐在地,“好疼。”
“走廊里不要跑跳。”
年……年级主任?!居然还把他撞了?!夭寿啊啊啊啊啊啊!
摊大事儿了。
见他走过去捡起板子仔细看了一会儿,一字一顿地说:“这个板子很珍贵的。”
“对不起,万分抱歉!”除了不停道歉她们想不到别的办法了。
“刚好,进我们社团看看。我是这里的负责人兼顾问。”
“大师兄,招待一下。”
“大师兄?”
她们好像进了不得了的社团。
“新生吗?”是一个富有磁性的声音在身边响起。
“嗯,是的。”顺着声音看去,一个男生支着腿,肱二头肌显著的臂膀搭在膝盖上。
“孔武有力”,她脑海中闪过这几个字,然后看到他缓缓站起,双手交叉往下拉到腰间。这动作猜大概是道馆特有的打招呼方式吧。
“你好,我是空手道社社长。”不但面无表情而且字字充斥着社长的威严。
“你好,我们是任重老师的学生。”娅竹自来熟的技能化解了刚才的凝重氛围。
“跟我来。”他转身带她们进了道馆。
“谁把板子打碎的?”
“这个……”三个人把头转向别处。
“你戴上拳套和社员过过招,不用紧张,就是看你基础如何。”他扔了一副拳套过来,有些破旧但是戴起来莫名的很顺手。
“那个……我……”回头看看她们。说好的陪娅竹来的呢?
“加油。”娅竹冲她眨了眨眼睛,摆出了V的手势。
“……”她们是指望不上了。
“你过关了她们也能进社团。”
“小寻加油,我看好你!”能不费力气就进空手道社,还有比这更好的事情了吗?
无奈地脱掉了鞋和袜子。环顾四周,社员一个个都身材魁梧、气势磅礴,怎么有种误入狼窝的感觉……
“终于来了个可爱的小学妹。”棱角分明的脸,却带着天使般的笑容。挽袖子的时候,宽口领子的衣服完美衬托出锁骨的线条。
“程谷,注意分寸。”
“知道啦,社长大人。这么可爱的学妹我不忍心下手,放心吧学妹我可比社长温柔多了。”半开玩笑似的语调加上微微上扬的嘴角透出与曹原完全不同的气场。只见他赤手空拳的上阵,有气势却又不失优雅。
“请前辈指教。”
“女士优先。”他故意摆了一个邀请女孩子跳舞的姿势。
“程谷,你正经点,不然一会儿是会吃苦头的。”任重似乎在期待着什么,微微眯眼微笑。
“双方敬礼!”
“OSU!”他双手交叉拉到腰部,她照葫芦画瓢学着他的动作打了招呼。
“开始!”曹原一声令下。
不能被压制,必须先发制人。她冲上前往他的膻中穴挥了一拳。
他拨开了拳顺势握住了她的手腕,控制住上身的动作然后迅速抬腿往腿根部位踢去。
是很有经验的老手,这个部位很脆弱,容易让身体失去重心。
她用另一只手挡住他的进攻让其偏离方向。他的腿擦膝而过,这一式并不是很用力。立刻明白他只是在试探,不能掉以轻心,她暗暗捏了把汗。
变换着模式防御着他的攻击,几次进攻都被他挡下了。她跳开与他保持距离,又一边在脑海里搜索着战略。
抡起腿甩向他的腰部,隐藏在身后的勾拳极速冲去。他一个趔趄,重心不稳了。看准时机在他胸膛补了一记重拳,伴随着击中目标的响声他应声倒在垫子上。
“停!”社长抱肩喊道,“程谷,你下去。今晚加三十个俯卧撑。”曹原面无表情示意他下场,不可置疑的语气让人敬畏。
“哎呀,轻敌了呢。”程谷灰灰溜溜的从地上爬起来,尴尬的揉了揉肩膀。
“OSU!”互相敬礼,友好退场。
“你休息一下吧,随后我上场和你切磋一下。”任重老师拍拍她的肩膀。
“不不……不用了吧,我……”她有些慌乱,连说话都有些磕巴。和老师切磋,这是她想也不敢想的事情啊。其实和任重老师切磋也未尝不可,但是心中这种紧张感又不知从何而来。
“不用麻烦老师了,我作为社长应该亲自指导新生。”他潇洒的把外套一脱,外套随之滑落在地。
她舒了口气,还好不用和任重老师切磋了,不然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等等!她突然回过神来,那现在是要和社长大人切磋了吗?!未免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她颤颤悠悠的走上前,求此刻的心理阴影面积……
“双方敬礼!”任重大声说道,语气庄严又神圣。
“OSU!”连语气中都充斥着力量,从气势上就压倒对手。
“O……OUS!”她机械的重复他的动作,心下一片寂静。前几天听说空手道的社长的段带已经是最高级别的了……默默祈祷自己不要输得太狼狈。
“请。”他抱拳颔首,却铁骨铮铮。
“多有得罪了。”深吸一口气又吐出,尽力让全身的肌肉放松下来。
“喝!”用自己最擅长的腿法然后站稳防御。
他的气场让夏夕寻有种王者般的感觉。如猎豹般迅猛,如惊雷,如闪电。踢空之后她迅速反应过来,肘击。仅用一只手就把他推出了半米远,慌忙稳住重心毫不敢怠慢的来了记正拳。她下手很重,丝毫没有给他躲闪的余地。
谁知他完全没有躲闪的意思,硬是让拳打在他的膻中。没有被疼痛丝毫影响到,出拳依旧快准狠。
拳落在她的锁骨,蛮横的冲击力使她倒地。吃力地扶了下地,勉强支撑着身体站起来。疼痛驱使她皱了下眉,紧张的调整着呼吸。
如果程谷的攻击像骑士般有力,曹原的攻击如猎人般不留任何退路。而且你就像是他的猎物,猎枪早已对准猎物的要害,而猎物却依然不曾察觉危险的来临。
“曹原。”任重急促的喊了一下社长的名字。
体力已经所剩无几,看他的架势,应该是最后一招了。
“知道了。”社长淡淡回答,有些意犹未尽之感。
用左勾拳做幌子,在他集中注意力挡住左手时右腿飞起一个中段踢却被他挡下了。夏夕寻并未灰心,因为她藏了一套组合腿法—双飞。左腿弹起时右腿落下,找到支点之后快速加力。
继中段踢之后的高段踢不是很成功,使得这招只击中了他的右臂而并没有击中头部。他挡开之后离开用同样的一个高段踢回,她用格挡勉强挡下他一半的力道。
“时间到!”
她气喘吁吁的环顾了下四周,发现所有社员都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
“第一次有女生和社长交手能把他逼到用腿法的地步!”
“学妹原来你这么厉害。”程谷很惊讶,语气难掩好奇。“都是吃什么长大的啊?”
“程谷,别闹了。”社长捡起他的外套,披在肩上。
“恭喜你们入社!以后就是一家人了,有什么问题随时找我。”
“是,我会努力的!”即使真正的目的不是入社,这结果对于自己来说其实也不错。
“为了欢迎空手道社创社以来第一、二、三个可爱的学妹入社,来个久违的欢迎会吧!”
“是啊!大家好久没团建了。”社员们纷纷建议。
“去聚餐吧,大家都是肉食动物。没有热量怎么会有高效的训练啊,是不是啊社长?”
“重哥批准我们去吗?”曹原问道。
场面一下子安静了。
任重把视线从手机上移开,瞥了她一眼,“可以。”然后又继续看他的手机。
“重哥万岁!”社员们大呼小叫,在垫子上滚来滚去好不热闹。
“你们的欢迎会就你们决定去吃什么吧。”社长制止了他们的喧闹,然会对她说道。
她们有些受宠若惊,“既然天气都冷了…就去吃火锅吧。”正好好久没吃了都有点想念那滚烫麻辣的味道了。
“这个提议不错,大家觉得怎样?”
“没问题!非常之可以啊!”
“那就这样决定了!”社长一锤定音。
“耶!”似乎都被这欢快的气氛感染,她们也情不自禁的欢声大笑。
原来社团是个挺不错的地方。
月色下,由于时间已晚怕宿舍的大门已经关上,空手道的社员们匆忙告别。
“曹原,我们班这个小朋友很厉害吧。”任重单肩挎包一边锁门一边看着曹原问道。
“啊…挺厉害的。今天也算是丢脸丢到家了,限制时间内居然没能把一个女生给放倒。”他无奈地笑笑。
“好久没和这么强的女孩子交手了……”声音渐渐沉了下去,月色下他的眼神有些凄凉。
“别想了。”任重揉了揉他刺猬似的头发。
“老师,您说她会原谅我吗……”似是有些哽咽,祈求的语气让人心酸。
“会的。”任重淡淡安慰道。“振作起来!社团还需要你呢,别在这里垂头丧气的。”任重重重的拍了下他的肩膀。
“您轻点……”他揉了揉肩膀。
“啊,抱歉。”男人之间总是有某种默契。
他捂住左眼叹了口气,“总是忘不掉她那天对我说的一切,三年了……还是忘不掉。”
叶簌簌落下,只听到沙沙的声音。沉默良久,任重抬起头望了望月亮。
今天的月亮很亮,没有一丝云朵环绕,漆黑的夜空越发显示出月亮的孤寂。
“多照顾照顾她。”
“是夏夕寻吗?”
“嗯……”
“一个人孤身走在荆棘密布的道路上,有多不容易你是最了解的。”任重拍了拍他的肩,“就交给你了。”
“我知道了。”
他想让曹原从那件事的阴影里走出来,他能从她的身上找到自己妹妹的影子。她可以给予他一些不一样的东西,但愿她身上阳光的气息能驱走所有阴霾。
今晚的风很冷,可是他们依然在风中站了好久好久。
“老师,昨天打碎您的板子十分抱歉!”她双手奉上昨晚点着充电灯写的信,“请您收下这封道歉信。”
他拿过信放在抽屉里,“好,我知道了。”
信的内容大致是对打碎板子十分抱歉,会三个人出钱买一个板子送去社团。以及,我很喜欢任重老师。想了想还告诉了他自己的生日和星座,其实希望他能够记住。要是能收到她的生日祝福和礼物就好了……啊!在想什么啊!
好多天以后,她几乎要把这件事忘了。终于,他的回信递到了她的手上。
“我是是白羊座,用大学同学的话说就是傻帽热血白羊一只。板子的事不用在意,谢谢您的垂青。”看到这句话的时候她顿了顿,细细琢磨感觉好别扭。但是也佩服他的谦卑,一位老师称自己的学生为您。
“出国是一条多变的道路,要收集对自己有用的信息,一切都要自己来做。最后他说好好吃饭,多吃蔬菜,不要熬夜,然后会在不经意间收获幸福。”
后来再拿起这封信,多么希望一些回到最初。默默在远处看着他的时光,这世界只有她喜欢他,仅此而已。
聚会异常的热闹,因为老师在所以她们老老实实的用饮料代替酒。和一群男生吃火锅真是可怕,肉一下进去三两筷子就没了。喝饮料的时候,副社长开了瓶冰红茶递给重哥。老师喝两口显然不喜欢这甜腻的味道就放在了旁边,她突然冒出邪恶的念头。举起饮料喝了一大口,意犹未尽的放下。这算是间接接吻吗?她红了脸,夏夕寻你真是个坏孩子。
“你要是不习惯我帮你喝一口你再喝。”副社长举起饮料瓶喝完递给她。
“谢谢。”学姐一直对我很照顾,在夏夕寻看来她是个酷酷的女生。虽然抽烟喝酒,但是人很好。
“曹原订了饺子,社长请的。”
“吃不下啦。”
极真空手道社终于迎来了建社以来最初的三个女社员。
3
“爱一个人到底什么感觉。”
“好像突然有了软肋,也突然有了铠甲。”
空旷的教学楼,正午的教室有阳光洒进。不想回到宿舍,一个人在这里躲清闲。想起上午自己做的事情,实在是太丢人了……
每逢语文课,她总是坐立不安。听他讲课是最幸福的事情,可是回答问题的时候总是紧张。
“谁来读一下这段课文?”环顾四周,不是低着头就是趴桌子。毕竟语文课嘛,国际班又不拿语文成绩吃饭。
她此刻在进行激烈的思想斗争,不停默念着能行能行能行。
“没人啊?没人来我读。”
她颤颤悠悠的举起了手。
“嗯……你来吧。”他看见了救兵,虽然这救兵反应迟钝但是有就是好的。
“我……我能行!”她大声说道。
一片死寂之后教室都炸了锅,笑炸了……
“You can you up.”下面睡觉的男生都醒了,阴阳怪气的接着话。“老师,你不试试怎么知道她不行。”各种无节操。
他示意大家安静,“可以开始了。”
指尖都凉了,呼吸也变得急促。
“浔阳江头夜送客……”一会慢一会快的节奏让自己都惊呆了,“琵琶声停欲语迟……”
念完段落觉得可以找个石头缝钻进去了,只见她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他也面露尴尬的神情。
“读的有点快,显然没有准备好……”像是在安慰着小孩子的口气。
她低着头像是在认错,抬头瞄了他一眼然后立刻又低下。
“还是我来读吧。”
他一定是对自己失望透顶了吧……为什么只有他让自己心神不宁?
看着他夹着电脑夺门而出,不由得松了口气。
“我刚才像什么?”
“太紧绷了,我看着你都累。”娅竹毫不留情。
“你们俩简直就像是被捉奸在床似的,一个脸一阵白一阵红的,一个尴尬的像做了坏事。”这个评论更露骨,“你总是在他比较尴尬的时候举手,人家又不能不让你回答就你一个人举手。”
“唉……吾命休矣。”整个人颓废在桌子上,眼神呆滞。
“你还有机会。”她们实在看不下去了。
“对对对,放轻松点。”
“找准时机下手,咔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她们立刻笑作一团。
“……”
又是正午,自幼没有睡午觉的习惯。幼儿园的时候也常常给老师捣乱,看着对床的人嘴里吐着泡泡。
灼热的阳光还想要把人烤化,树荫下是理想的乘凉所。午间猫儿似乎也不困,爬上爬下的好不热闹。看着它们穿梭于树枝间,细碎的阳光透过让她眯起了眼。
“夏天明明都过去了,可还是……好热。”
她喜欢有太阳的天气,不想那一天,雨下个不停,天空像是个巨大的黑洞。
他吹了口茶,从窗户瞥见躺在树荫下的她,他微微笑着,就像看到了一只怕热的慵懒的猫。
画室中独自一人提笔又放下,孤独的空气吸入肺中。脚下是一张张废弃的画纸,颜料迸溅在脸上也毫不介意。
满脑子都是他,他的笑他的声音他的温度。每每在脑中浮现他的脸总会笑出声来,像塞了两个包子一样。画架上美术老师前两天画的仓鼠与他的脸重合,没错就是一个字:像!
比任何一次都认真的开始临摹,彩铅一笔一笔落在纸上。勾起嘴角,满心的欢喜。
“老师,这个送给你。”她把画递到他手上,一张仓鼠的大脸占据整个身体的二分之一。
他盯着她看,她拼命忍住不笑。
“美术课上老师教的?”他故作镇定,但是我已经看见他满脸的黑线。
“嗯。”总不能说故意画来气他的。
“像不像你?”抿着嘴,认真的问道。
“像你。”
“……”自己的脸有那么大的?
“像你。”她不依不饶。
“和我们俩都挺像的。”他妥协也不忘拉个垫背的。
“那我就收下了。”看见他认真放在夹子,她的脑海中只剩下“雀跃”这一个词汇。
4
“夏夕寻,站起来!坚持到最后!”
这是班长终于说了一句像个班长样子的话。
秋天的风已有些凉意,早上晨练总是睡不醒。跑的时候,跟梦游似的。
“老师……我大姨妈来了。”女生们毫不避讳,毕竟这是唯一不参加晨练的条件。
“那边见习。”于是女生屁颠屁颠的去见习。
“老师!”
“你又怎么了?”这帮学生每天早上都不消停。
“老师我大姨夫来了。”
“滚去跑步!”你还弄了一对儿出来,历害了你。
“诶诶诶,小寻,别睡啊。”娅竹勉强把她扶起来,“瓶姐你别闹了。”青凌把头靠在娅竹肩膀上。
“噗。”他看到这一幕感觉甚至有趣,然后又猜想她们晚上肯定没少闹腾,但愿宿管不会打电话来告状。
“都醒醒吧,真不知道你们哪有那么多觉可以睡。”任重调侃着他们。
“已经停了。娅竹拽住还在往前跑的她的帽兜,“你准备跑几圈啊。”
“啊,那就是可以吃早饭了吗?”这下她彻底醒了。
初晨的光,让人觉得夜还没离开。稀薄的阳光,微冷的空气。他们就在这像笼子一样的地方日复一日。
“参赛的运动员最近注意休息不要训练过度,我们到时候会给你们加油。”任重班会留了几分钟说了说秋季运动会的事情。
最近晕的次数好像变多了,她趴在了桌子上。好难受,她从兜里翻出糖放在嘴里。糖的甜意在嘴里融化,就像获得了新鲜血液一般。
“夏夕寻,别趴着,好好听老师说。”班长扔了个纸团正好砸在她头上。
“班长,祝你找不到女朋友。”她把纸团扔回去。
班长是个很好的男孩子,温柔又有正义感,就是开不起玩笑。有责任心,却有点中央空调。
有次看到他在练琴,她承认他有那么一点帅。但是他总爱找自己麻烦,这么爱管闲事当然找不到女朋友。
“明明琴弹得这么好,脾气竟然这么差。”
“彼此彼此。”他转过头,手指还在琴键上飞舞。
“哼,不要把我和你相提并论。”
“亲爱的同学们,放飞我们年轻的心,梦想的花朵在今天绽放!我们将用最年轻的心展示华美感动的篇章!现在让我们以最热烈的掌声拉开我校秋季运动会的序幕。”
“班长是怎么一边念这些让人起鸡皮疙瘩的词,一边笑得像个太阳似的。”娅竹小声在她耳边吐槽。
“论职位修养,班长最强。”
“噗。”
“请女子1500米做好准备。”广播在头顶上响了。
她一扔,衣服掉到娅竹的头上,“外套帮我拿会儿。”
“知道啦。”依旧头不抬眼不睁的玩手机,我的世界这游戏有那么好玩?让你都不顾任重就在你正前方?
“百里大人,请喝点饮料。”他捧着瓶子送到她眼前。
“哼,我需要说谢谢吗?”
“不用。”又露出了他一成不变的微笑。
“你也有比赛吧。”
“是的,百里大人。”
“加油。”她傲娇的把头偏到一边。
“非常感谢您为我加油。”
看台上很吵,都是来加油的人。他会不会来看?老师也有可能在给另一个场地比赛的同学加油,有些比赛是同时进行的。
“各就各位!预备!”
“砰!”
抢响以后,大家都没有太急着跑,毕竟1500要储存体力。她在心里祈祷着,只要能撑到最后就好。上次跑这么长的距离已经是小学的事情了,上次……
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只要跟上第四名的速度最后的200米开始加速就没问题。
还有500米了,加油、加油、加油……
“夏夕寻,加油!”她的余光扫过看台,有他们为自己加油真的好开心。
“呼、呼、呼……”好晕,上不来气,看不清跑道了。可恶,动起来啊,腿像是灌了铅,终点就在不远了。可是,为什么就是到不了?
“夏夕寻,站起来!坚持到最后!”
班长他真是,吵死了。
六班的荣耀,她比任何人都要珍惜。因为这里,让她爱上了这个世界。是的,除了伤心难过,除了迷茫绝望,这个世界因为他们的存在显得那么美好。
冲过终点的喘息,以及发带滑落的瞬间,她在这里踏上征程。
“哈…哈…哈…,喉咙里是血的味道,好腥。
“小夕,没事吧?”娅竹把外套递给她。
“给我吧。”他把外套搭在她身上,“你脚怎么了?”
“刚才崴了一下,没什么事的。”
他皱了皱眉,两个腿的膝盖都在流血。她说没事的事情当然不能信,能逞能不逞她就不是夏夕寻。
“上来,我背你去医务室。”他背对她蹲下,张开手臂。
“啊?”一定是听错了,拜托。
“难道想让我抱你去?”他有些挑逗的笑了。
“不……不。”已经没有办法思考了。
等回过神来已经趴在了他的背上,身后是娅竹和瓶姐一边吹着口哨一边使眼色。
“拜托,还嫌我不够紧张吗。”要死要死,心跳这么快,一定会被听到的。
他似乎闻到了她身上的香味,错觉吗?
他的臂膀感觉很结实,除了哥哥她从没这样感受一个男人带给她的信任和依靠,他把她轻轻放在床上。
“老师。”她拽住他的衣角。
“嗯?”他回头。
“今天谢谢您。”脸红的样子不想让他看到,索性低下头。
“好好休息吧,这几周都不用去晨练了,能多睡几天懒觉了,开心吧。”他转身开门,“先回去了。”
“才没有,我每次都很认真晨跑的。”她鼓起腮帮,气呼呼地说。
是很认真的梦游吧,“好了,我先走了。”
“请等等……”她突然想要让他留下,于是伸手拽住了他的衣角
“怎么了?”他耐心的等她说她想说的话,却迟迟不见她开口。
“我忘要说什么了……”她抿嘴一笑,把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想起来再和我说。”
“嗯。”
为什么,每一次他都会在她最需要他的时候出现?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