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の恋

宠虐文 萌师生 卡樱是我的正义🌸

时光祭

【海之卷】朦胧
1
总感觉这几天上课气氛不对,讲《孔雀东南飞》的时候任重简直是一幅追悔莫及的样子。
“你们说,都上吊了。什么都晚了,还说什么啊。”然后一脸愤愤不平。
“他最近怎么回事啊?”夏夕寻拿筷子戳着碗里的饭完全没胃口。
“他?”娅竹专心吃着她的麻辣烫,“还跟以往一样没表情。”
“哦哦哦,忘跟你说了。”如如扶了下眼睛,“他被甩了。”
“啥?”她一筷子戳到了碗底,然后在心里默念了一万遍:谁呀?!
“你机会来咯。”娅竹放下筷子认真的说。
………………
“那个……重哥,作业还没留呢。”
“你布置吧。”
“啊?”完全不在状态啊。
“那您早点休息。”
“嗯。”
道馆里就自己一个人在踢板子,空荡荡的回音让人觉得寂寞。
“这么晚了,还不回去?”任重把背包往地上一扔。
“啊……还没到时间我再练会儿。”
“你……过来。”任重向她招了招手。
“啊?……哦,哦。”
“打过实战吗?”
“没有。”
“你跟我打一场。”
“不不不不,”她连连后退,“弟子学艺不精。”
“总要有第一次尝试嘛。”
然后不由分说的开始进攻,夏夕寻只守不攻。面对这样一个人哪里下得去手,或者说……根本就不敢。
她灵巧的躲过他的左勾拳然后挡住他的中段踢,“还不错。”他称赞。
打了近十五分钟,停下了。
“到这儿吧。”
“谢谢老师指导,我先回去了。”正要转身离开,他缓缓开口。
“夏夕寻。”
“什么事,老师?”
“没什么,早点回宿舍。”
“好的老师。”她毕恭毕敬的应着,却又在意他的欲言又止,可是没有勇气开口去问。
外面很黑,好在月亮很圆很亮。从社团后门出来却听到一个干净的女声。
“任重,真的。我们不合适。”
她条件反射地躲了起来,墙的另一边是任重沉默不语着。
“分手吧,好么。”明明是那么好听的声音,内容却是这般残忍。
“我知道了。”成年人的世界,连分手都波澜不惊。
什么啊,为什么被甩的会是他啊。
又过了好几周,和老师能说上话的时候很少。大多时间都只是打个招呼,她觉得有点寂寞却又不敢奢望什么。最近,宿舍的气氛很尴尬,因为……
“娅竹,她又来了。”青凌赶紧跑路。
“你能不能不要总跟着我们?”娅竹皱着眉头,“这样很烦。”
“我没有跟着你们啊。”
“随便你吧。”
早饭、体育课、午休、选修课、她依旧粘着她们,样子委屈又可怜。
“这样好吗?”
“她上厕所都跟着。”
“你们是不是有些误会啊,要不要解释一下?”毕竟她也不想这样整天被人跟着,有命一个就够了。
“我们和她没什么好说的。”娅竹一口回绝。
“小寻你没跟她相处过所以不知道,她刚开始和娅竹玩后来我来了她就不要娅竹了跟我玩,你来了就把我们都丢在一边找你去了。”青凌摇了摇头,“这算什么啊。”
“……”喜新厌旧?
虽然对这种事情没什么感觉,毕竟从小到大都是一个人。别人欺负自己,自然是要欺负回去。
“我先回去了。”不想多管闲事,可是不管会更麻烦。
“如如?”大概是这个名字。
“嗯?”她显得有些吃惊。
“你很讨厌我吧。”她单刀直入,“因为我来了所以你被赶出去了。”那是一种非常复杂的眼神,有困惑有厌恶有迷惘,甚至还有那么一丝希望之光。
“是我自己的问题,和你无关。”擦肩而过,她勾起嘴角。
“那我帮你和她们和好,怎么样?”她似乎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你考虑一下。”或许,有事情可以做了。
“……”
“好。我该怎么做?”
“很简单,娅竹喜欢甜食,你每天都给她带着,要草莓味的。青凌本来就不是特别讨厌你,只要你和娅竹和好了,青凌自然也就会接受你。”
“嗯。”意外的还蛮听话,看来是真的想要和好。
次日。
“早上好。”如如迎面走向娅竹。
“早上好。”不温不火的一句并没有让她却步。
“这是给你的。”
“我不……”啊啊啊,是华夫饼。不行不行,不能被诱惑了。
“是草莓味的。”
“我要。”节操碎满地的声音。
底线呢?不过没想到这么顺利,吃货什么的最好哄了。
“可以和你们一起吃早饭吗?”如如满怀期待地问道。
“好。”她笑了,这笑容是珍贵的,足以让她忘记从前的种种。
“以后大家也在一起吃吧,人多会比较热闹,饭也会变得好吃。”夏夕寻顺水推舟。
如如吃了口鸡蛋又咬了口面包,“味道和平常完全没有区别啊。”明明没有区别,可为什么这么开心?
“老师早。”
“早。”在肩与肩擦过的瞬间,他塞了什么在她手里,食指抵住唇,微微一笑。
她张开手,是一颗奶糖。她握紧那块糖,泪差一点就流出眼眶。她是被这个世界爱着的,所以她决定要好好珍惜,这一切。
2
“住校生注意了,这周去北戴河。周五中午就走,周天晚上回来。”任重一大清早就把这好事告诉他们弄得住校生像打了鸡血一样,毕竟住校的生活太寂寞了。好不容易有活动,自然不能错过。
周五中午坐上校车,坐上交通工具一定会睡着的她,在摇摇晃晃的车上睡着了。到了北戴河已经是傍晚,星星格外的亮。晚饭比学校的好吃很多,只是她没有吃晚饭的习惯。
“今晚都早点睡,明天早上要早起看日出。”他背着双肩包,穿着格子衫外面是个黑色的小羽绒服。有点像学生的样子,她不知道他的年龄,大概24?
“晚上我来查寝,都别太晚回来。”说完便提着相机出去了。
总感觉,能和大家一起玩,很开心。这样的日子会持续多久呢?
“都把衣服穿好,我来查寝。”任重站在门外等她们把衣服穿好。
推门进来,一阵冷风吹过。“夏夕寻呢?”他看了一圈,唯独为看见她的身影。
“老师,她在洗澡。”
夏夕寻正巧穿着粉色的带着心形图案的浴衣走出来,他盯着看了一小下,“在就行。”
一天的车程让大家很快就入睡,热闹的宿舍一下子安静下来。她有起夜的习惯,从床上爬起来摸着墙走到门外。
“好黑。”因为是郊外外面也没有灯光。
想把娅竹叫起来,可是看她熟睡的样子想想还是算了。轻微的夜盲症,让她在漆黑的夜晚迷路了。
这好像是刚才的地方……厕所到底在哪儿啊。
“好冷。”她吸了吸鼻子,冷空气让她打了寒战。
“谁啊,还没睡。”一束手电筒的灯光照到身上,“夏夕寻?”
“老师我想上厕所,手电筒可不可以借我?”
他关掉手电筒用手在它眼前晃了晃,眼睛看不见吗?夜盲症?
“我陪你去。”他把脱下外套披在她身上,显得她更加娇小。又是这种让人安心的味道,就像是跌进他的怀抱。
他是个好老师,无微不至的照顾他的学生们。他对每个人都是那么的温柔,其实这才是最冷漠的,无差别的对待,也就是说,他,没有重要的人。
起床的时候,窗外还是一片漆黑。凌晨三点,头有些沉。一屋子人忙忙碌碌,也有了点家的气氛。一路上没听他嘱咐什么,多半是困的没心情说。
到了海边,看着墨蓝色的天空逐渐变得清明。天,还没亮,只是一片灰白和平静至极的海面。
海,是多变的,它可以成为恬静少女,也可能是深邃的眼睛,但就是这样古怪的海,却和太阳有很好的默契。就像这时,太阳还未上升,它也不闹,只是静候着。太阳出来后,海,又是另一番景象了。此时的海平如镜,在天空没有一丝颜色的映衬下,显得深不可测。四处还有一层未散去的薄雾。
海面突然有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波,但只是瞬间,立刻恢复了平静。抬头。远处的海面上,渐渐有了一抹谈谈的红,慢慢向四处扩散。许久,染红了小半边天。红,还在扩散,大半边天已经微微泛红。终于,整个天都呈红色时,红,不再扩散,只是慢慢变浓,加深。
红色愈发浓郁。突然,远处红色的源头,那里的红已经达到了浓郁的极点,在不断的喷发着力量,像是什么东西在蠢蠢欲动。终于,力量爆发了出来,一道刺眼的光芒,穿过红云,射向天空的另一端。在万丈光芒的簇拥中,一小半红色太阳冉冉升起。与此同时,海水也不安分的动起来,有了波浪,似欢迎太阳的初升。太阳也在万丈光芒的簇拥中越升越高,人们立刻按下快门,记录下这壮观的一刻。升到最高点时,红散了,天蓝了,海静了。
一切都平静了,刚才的壮丽,仿佛只是幻觉……
“手伸出来。”娅竹叫她托住那金灿灿的太阳,利用角度照下来。如同捧着花,绚烂绯红。
夏夕寻蹲下逗弄摇着尾巴的泰迪犬,任重在日出的照耀下向她走来。他学着她的样子蹲下,抚摸着那只泰迪。泰迪好像很喜欢他,把前爪抬起放在他的膝盖上站了起。她看到他露出孩子般纯真的笑容,按下快门抓拍到这一瞬间。他没有抬头,全然不知。
回到营地,估计是因为拍到了难得的日出所以心情大好。
“信任背摔也不知道你们玩过没。”
简单找人示范后,她往后退了两步,这个绝对做不到,信任别人什么的。
“谁先来?”
“男生先来吧,注意倒的时候把身体躺直。下落过程中不要有多余的动作更不要伸开手臂,会伤到别人。”
几乎没有人怕这个,就是倒下的时候身体直不直的问题,最后女生只剩下她和青凌。
“你们俩谁先来?”
“她!”同时指向对方。
“我跟你比较熟,你先来吧。”说着就把她抓了过来。
“老师,我不行……”她往后退,但是他手上的力气很大。
“没事,你就闭上眼睛往后倒就行。”
“我我我我,我害怕。”紧张过头都开始磕巴了,可是他好像没有要放过她的迹象。
“夏夕寻,你可以信任我吗?”他蹲下来问缩成一小团的她。
“……”她抬头看看他,就像在看天上的繁星,“嗯。”
“放心,我会在下面接住你。”他扶着她的手,她紧紧握住。
“相信我。”
“保护者,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下面的男生们大声回应道。
“3…2…1!”
心一横,绷直身体倒了下去。
“嘭。”结实的臂膀稳稳接住了她,“可以睁开眼睛了。”
“啊啊。”
她就像是片羽毛一样落了下来,像是没有重量似的,淡淡的香味留在他的怀里,他有想要再抱她的冲动却又立刻狠狠斥责自己这种想法。
她,只是自己的学生,仅此而已。
那次日出,是她这辈子最美好的记忆。他,教会了她信任。
3
“万圣节,美协要刻南瓜灯。有机会进美协了,要去吗?”瓶姐指着公告栏上的海报。
“好啊,试试看吧。”万圣节还是很有趣的,有很多活动,还没有晚自习,最重要的是能看恐怖电影还能去要糖。她并不怕鬼但是怕黑,因为看不见。
“晚自习都来教室,看鬼片。”任重扔下这句话就去弄他的面具去了,万圣节当然是吓唬人最有趣了。
中午娅竹买了一瓶糖豆回来,说是这些不够晚上要去讨糖吃。
“瓶姐,南瓜放你桌子上了。”
“谢谢~”
中午在宿舍聊着晚上要怎么要糖吃,她和青凌坐在桌子上刻南瓜,娅竹在床上帮她们打掩护。学校中午是要午睡的,宿管会从在门上的小窗看学生们有没有好好在睡觉。
可能是有点兴奋的缘故,下午的课很快就上完了。今天晚上的空似乎正应了这万圣节的气氛,云雾笼罩着月亮像是戴了层纱。南瓜灯的暖黄色,糖果的香气,以及各种吓唬人的姿势。
“要看哪一部?”任重在文件夹里翻出一堆恐怖片,“咒怨?”
“行,就看这个!”男生们格外兴奋,吓唬女生听她们的尖叫声,还有可能扑进你怀里,“嘿嘿嘿嘿。”
说实在这部电影,前半部分一点都不吓人,直到窗外飘过的黑影让娅竹看到。
“呀!”娅竹拽着她的左胳膊,“有……有,有,有!”她被吓了一跳。
“淡定。”看不见啊,门外那么黑。
“卧槽。”青凌拽住她右边的胳膊,于是感觉被紧紧拽住,陷入一种紧张的气氛。就像按了什么开关,班里的女生都开始尖叫起来。
紧接着恐怖的背景音乐加上突然冒出的黑影,班里又一阵尖叫。
“呀~~~~!”她下意识抱住了身边最近的东西。那是阵浓郁的茶香,让她情不自禁地抬头。
“对……对不起!”其实快被吓哭了,但是硬撑着,她像触了电一样松了手。
奶香?那不是婴儿身上才会有的香气吗?他回过神压低声音,“没事吧?”他知道她喜欢逞能自尊心有很强,于是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我、嗝、没事、嗝。”
这小家伙,被吓得打嗝,真是让人哭笑不得。“唉,”他用手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好点了吗?”
“没、事的老师,一会、就好了。”她有些尴尬的推开他的手。
电影结束大家都回了宿舍,女生们都在讨论着刚才吓人的情节不禁感觉更害怕了。
“然后呀,刚才你有看到那个角落吗?”瓶姐当然不肯当过这个聊鬼片的好机会。
“不听不听,回去了。”子悦赶紧拉着卓野的手跑掉了。
“啊,咱们也回去吧。”她建议道。
“嗯。”
四个人刚一出教室灯突然灭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娅竹,别叫了,只是停电了。”欣如拽了拽娅竹的衣角。
看不见的时候听觉立刻敏感起来,好像有脚步声,她没说出来怕娅竹再害怕地喊出声来。所以,走过来的,是谁?
“你们怎么还没回去?”任重开着手机上的手电,“四个人都在?”
“老师,我们害怕。”娅竹立刻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
“老师,可以和我们一起走吗?”如如小声说道。
“走吧,我把你们送回宿舍。”
“夏夕寻,过来。”他拽过她的手,她的手很小,很软,她看不见的样子让人怜爱,不像平时那副逞强的模样。
她站在黑暗中,突然有一盏灯。心本早已跳不动,可他重新使它跳动。这一刻可以变成永恒吗,就这样牵着手到任何想去的地方。即使一切只是妄想,她却沉浸在这一刻。
“夏夕寻。”
她回过神来,“什么事,老师?”
“到了。”
她抬起头,是宿舍里透出的的灯光。好亮啊,能够看见了。可是……这些灯光都不及你,万分之一的光亮。
“回去吧。”他松开她的手,她顿时感觉有些空洞。她不想回头,不想看他一步一步消失在自己的视野里。终究是忍不住,她暮然回首,他却站在原地目送。情不自禁地向他挥了挥手,看见他笑着也挥了挥手,片刻的温柔,如梦一场,让人感动。
那是个未眠之夜,她早上起床时有些烦躁。这从未了解过的感情,就这样袭来,让她不知所措。
4
“喂喂喂,不是吧。学霸你要补考?”蛤蟆大声说道。
“物理课简直就是催眠啊。”她转着笔叹气。
“妥了,咱们及格有望了。”
“物理你还敢抄我的?”
“哈哈,帮个忙呗。”
考试的时候比想象的还要开放,连个监考老师都没有。学长举着个电脑在上面头也不抬的看着电脑,觉得真简直不是在考试。答完题之后我的卷子早就不知道跑谁手里了,她趴在桌子上看他们忙忙活活的抄卷子。
考试结束回到教室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昨晚又熬夜了。
“笑笑的生日快到了。”欣如吃着零食含糊的说。
“喔。”三月份……是白羊座呢。
“我礼物都买好了。”娅竹一脸神气,“我买了一大兜子好吃的,她肯定喜欢。”不不不,是你喜欢才对。
她开始挖空心思想礼物的事,毕竟和笑笑关系也不错。
生日当天。
叼着牛奶袋冲进教室,今天没迟到真是太好了。正要把礼物放在她书桌上发现根本放不下了,桌腿边还有两只可爱的兔子,座位上坐着一只比她还高的熊……把礼物放下就把注意力放在了兔子身上。纯白色的珍珠兔,小小的毛茸茸的,禁不住摸了摸它们。
“哇!”笑笑来了之后明显是被萌化了,抱起兔子蹭个不停。
“笑笑好受欢迎。”青凌踩铃进了教室,“男女通吃~。”
“嗯。”总感觉笑笑是标准的女神,还记得上个生日在考试……
“下午任重的课别忘了啊。”她岔开话题。
“咱们今天玩那个吧!”青凌也加入了上课“组团”聊天当中。
“哪个?”
“那个啊那个!”
“……”三个齐齐的无语。
青凌也一脸无语,仿佛在说你们猪吗那个都能忘。等等,好像想起来了,就是那个啊!
“奥~”同时娅竹和如如也想起来了,虽然每个人都没多大声,但是合起来就……
“你们三个吃屎啊?这都下午第二节了,下节就选修了急个屁啊,还玩合唱。”说话的是我们的年级主任老谭,他用他独特的口音“训斥”着我们,其实是个很温柔体贴的胖胖的男老师,走路像企鹅一样,跟他说话呆在一起总感觉他像爸爸一样。
“真是,叶青凌干什么呢!”
“真是真是,非跟我们说话。”
“瓶姐!不要打扰我学习,我期末数学还要上80呢。”
我们一脸坏笑的把事情都推到了青凌的头上。
“你们三个……真是我亲哥。”青凌开始调侃我们。
“行了,别说了,大家来看这道题……这个抛物线的顶点是什么?”老谭继续讲题。
“(-1,5)”青凌秒回。
老谭潇洒一转头,毫不含糊的说
“瓶姐,我爱你呀”
“…………………………”全班安静了大概一两秒。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们全喷了,于是这节课的下课铃就这样淹没在了我们的笑声中。
“你们快点行不行啊?”她扒着门框喊道,“回头抢不到位了,我都已经开始急得在楼道里高抬腿准备随时往前冲了。”任重的课简直百年难遇,不是他太忙翘掉了就是校长找他有事把我们都在教室里看视频。上次他还叫我帮他在班里的黑板上写:西方古典文学停上,sorry太忙了。
“马上,诶我笔记本呢。”娅竹你要丢三落四到什么时候?
“要什么自行车啊,让青凌拿一个演草本就行了,反正这节课也不听。”
“好了好了快走。”青凌洗完手从厕所冲了出来。
火速冲下楼,到了318(教学楼的318,上选修课的地方)。
“叮零零……”任重还是踩的铃声进的教室,他今天穿了……一条短裤。这才三月份会不会有点早?只要是才发现他腿还挺长的,以前他不是穿牛仔裤就是穿牛仔裤的时候完全没发现。
“每人写5个时间地点人物事件。回头把时间给我地点给夕寻人物给青凌事件给欣如。”娅竹指挥道。有时候觉得,娅竹就是天生的领导者,不管她说什么都有种想说遵命的感觉。
这个不知道谁发明的,也没有名字,但确实好玩,而且没有违和感,毕竟四大要素都有。
“好了没好了没。”娅竹在座位上扭来扭去。
“第一个,传给青凌,接着再传第二个。”
“好,给~”
“好了。”青凌强忍着笑。
“传一下,我看看啊……噗。”娅竹做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接着传给如如。
“额……什么鬼。”扶额。
“我看看……”
〔一千年以后,楠姐在老谭的头顶上静静的飞翔。〕很明显,老谭的头顶是一个地点……
“下一个……擦哈哈!”青凌看了一眼,已经控制不住笑了递给了娅竹。
“给给给。”如如估计是忍不住了连忙把本子塞给她。
〔马哥(我们帅气英俊啥乐器都能上手就玩的音乐老师)在微机教室啃键盘被强哥(我们逗比幽默的微机老师)骂的狗血淋头。〕
“…………”为什么会有啃键盘这种事情?!谁写的?
刚要质问她们,却看见她们脸上都已经笑的不算有表情了,而欣如已经笑趴下了。娅竹颤抖着把把本子递了过来。
〔夜黑风高的晚上,任重在小树林里扒兔子铅笔盒的衣服〕
“噗……”受不了了,任重跟我们大概只有2米的距离,坐第一排又不敢出声,谁能想的到平时的高冷又冰山的任重会在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猥琐的在学校的小树林里扒兔子铅笔盒的衣服?
任重大概看到了这样的场景:四个在他课上从上课笑到快下课的家伙,突然在最后几分钟跟爆发了洪荒之力一样笑的浑身颤抖,还时不时不约而同的抬头看着他笑的挤眉弄眼……虽然娅竹笑的跟要哭了一样,更甚如如已经拿脑袋往桌子撞,自己则是全程趴在桌子上基本没有抬头却一直在憋笑,青凌在桌子底下攥着娅竹的手望向窗户虽然看不见脸也知道是在笑啊,而且……喂喂,很明显这是在笑他啊。
“咳咳,你们几个。”任重实在无法继续无视下去了。
“咱……都淡定点。”
好吧,他这么一说更想笑了,好不容易淡定了一点抬起头继续听课,但看到他那张脸,就……噗……
“下课……”果然笑了一节课。
“老师再见。”
走在去食堂的路上放声大笑,路过的老师和学生都觉得是不是考试考疯了才会这样。
“哎,你们四个,在我课上笑成这样就走了?”
她们慢慢的转过身去。
“老师好。”
他挥了挥手,那动作不是在打招呼而是在说:平身,朕的子民。
“遇什么好事了这么开心?”
“没……没……”
“老师你晚上走小树林吗?”娅竹找死的来了一句。
“穿的挺凉快。”如如突然来了一句。
“…………”青凌无语。
“都什么乱七八糟的,赶紧吃饭去吧。”任重也听不懂她们在说什么,就干脆打发走了。
“哦……”
穿过走廊,说:
“最后一个句子是什么?”
“太阳落下之时,崔姐(化学老师)看见夏夕寻对着任重痴痴的傻笑。”青凌念了出来。
“哈哈哈这四个条件都是我写的诶哈哈哈。”
“你可真会玩……”
“说,你是不是暗恋我?”娅竹驴头不对马嘴的来了一句。
一直笑到肚子痛,感觉腹肌都要笑出来了。忍到下课,她们到操场笑了个痛快。到了食堂还在不停的说抽到的话,绝对是被当成一群疯子了。
也许是在任重的课上玩的太兴奋了,宿舍晚上异常安静,连宿管阿姨进来都觉得进错了宿舍。
“今天都表现不错啊。”
“那是~”娅竹骄傲的一甩头。
“行了,都早点休息。”
她和青凌没吭声,等宿管一出去,各自拿出小说读了起来。
阳光照到脸上的时候很舒服,今天又是个好天气啊。缓缓爬起床,揉了揉眼睛。
习惯性的看了一眼青凌书架上的闹钟,假的吧,已经快九点了?!
“瓶姐,快起来!”
青凌一副睡蒙了的样子眯着眼睛,“咋了?”
“九点了。”
“我天!咱们完了。”青凌彻底清醒猛地掀开被子。
“谁的课?”
“任重和阅读。”
夭寿啊啊啊啊,怎么偏偏是班主任的课。
“间操是不是要查宿舍?”
“卧槽,快点穿好衣服。”
一阵慌乱中把衣服穿在身上,“瓶姐,我有只袜子找不到了。”
“帮我拿一下胸罩。”
她一甩手,“接着。”扔上了床。
“咱躲哪儿啊?”
“柜子!柜子!”
“哎呀,不要叠被子了!”
她把青凌塞进衣柜然后也拿着拖鞋把衣柜的门关好。
门被咔哒地打开,透过衣柜上的小孔,她看见宿管走到了衣柜前。心脏要跳出来了!宿管只在房间里呆了三分钟,对她们来说是屏气凝神的三个世纪。
“走了?”青凌压低声音。
“出来吧。”
“宿管是搞定了,任重那边怎么办。”
“……听天由命吧。”
上楼梯的时候简直就是打游击战,就差背对背举着枪了。回到教室班里的男生调侃着,“哟,才来上课啊。”
“闭嘴。”
“你好凶哦。”
“娅竹,任重找我们了吗?”身体前倾就快贴到亚竹的脸上,“你们咋回事啊,他说见着你们就说去办公室。”
“啊,任重找你们呢。”如如打完水回来。
“她们已经绝望了。”三分担心七分看热闹的架势。
敲了敲任重办公室的门,青凌躲在她后面紧张的拽着她的衣角。
“老师……”声音都是虚的。
“来了?”
“嗯。”
“过来点,站那么远做什么?”任重漫不经心,“坐下喝茶?”
“不……不不喝了。”她们连连摇头。
“昨天睡晚了?”任重为自己斟茶,“别熬夜。”
“老师我们错了。”对付老师招数一,诚心认错。
“把我的课都给睡过去了,你们是不是要上天啊?”
“噗。”青凌忍住不笑出声。
“老师您原谅我们吧。”
对付老师招数二,请求原谅。
“我们闹钟没响。”
“对对对,睡太死了。”
“那就多买几个闹钟,买三个,放床头。”
“好的老师。”
招数三,您说什么都是对的。
“回去吧,下次注意点。”
“谢谢老师。”
青凌赶紧在后面也跟了一句,“谢谢老师。”
“呼……”
“还好还好,任重不怎么和女生计较。”
就这么活生生的错过了任重的课,说心里话夏夕寻是骂过自己的,任重的课就这么少上了一堂,罪孽啊罪孽。





















评论(5)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