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の恋

宠虐文 萌师生 卡樱是我的正义🌸

时光祭

【海之卷】梦境
1
春天,是离别的季节。
“下午有球赛,咱班和二班的决赛。”
“选修课怎么办啊?”这是夏夕寻比较担心的问题,因为她选的是任重的圣经课。
“选修课这周不上了。”如如指了指公告板上新贴的A4纸。
“那去看看吧。”
走过阳光细碎的小树林,在路过一片翠绿的草地就是篮球场了。每当正午和体育课,场地上洒满青春的活力。正值比赛,场面更是热闹。
“六班加油!”
“加油!”
现场的气氛让人热血沸腾又带着些许紧张,夏夕寻注视着场上的局势,男生们进球的欢呼、女生们加油助威的尖叫,一切的一切都让人觉得这是青春的战场。
“罚篮!”裁判一锤定音。
神经都是紧绷着的,默默在心里祈祷他们会赢。
突然远处一个熟悉的身影,在阳光的照耀下轮廓散发着金黄色。
“赢了!”随着一声咆哮,她转过头看见挥洒汗水的他们脸上洋溢着的笑容。一切都在那一刻定格。
“明天看你们女生的了!拿下冠军!”
“看好你们!”
“输了请你们吃饭!”女生们也放了狠话。
握拳高举过头顶,这是六班的默契和六班的信仰。回去的路上有说有笑,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晚自习男生都累了,全部撂倒。教室里出奇的安静,这让看晚自习的老师都有点不适应。一个纸团砸到头上,她侧过身找寻方向。
“出去练球啊。”
“老谭看晚自习出不去。”她压低了嗓门。
老谭斜眼瞅了瞅她,夏夕寻立刻转过身假装看书。
“我请假了。”
于是乎,她们翘了晚自习去练球。
“抢篮板!”
随着夜晚的降临,与夜共舞。球场的灯突然亮了起来,明晃晃的有些睁不开眼。所有人都累了,体力消耗过快让她们一句话都说不出。小憩片刻,再次回到球场时男生们已经下了晚自习。
“练练罚篮。”小白扔了个球给我,“要是罚篮的话就你上吧。”
“好。”
一边投球,思想一边开小差。说不上到底是什么在吸引着她,但是总觉得能回到这里真好。是这里自由自在的生活吸引着自己?是这里另类的教育方式让自己流连忘返?是这里无忧无路的高中生活让自己始终无法放弃?或许都不是,真正让夏夕寻留恋的只有他们。那珍贵的友情,一生无法忘记。
深夜的宿舍里静悄悄,书桌上还亮着台灯。日记本上又多了几行字:我的青春岁月是不是可以一直美好下去。
比赛当天,上了什么课已经记不清。只记得她打了场让自己无怨无悔的比赛,然后晚上的消息让她觉得那是场梦,噩梦。
春风轻轻撩起窗帘,睁开眼感到兴奋之感。今天是女篮的总决赛,六班对决四班。练习了一个多月终于到了展示自己的时刻,堵上六班的尊严,为荣耀而战。
四班的班主任是体育老师,他们班的体育好的学生层出不穷,绝不能掉以轻心。
这里的天气就是这样,早上还阳光明媚的下午就尘沙滚滚。是沙尘暴,对于北京这种重度污染城市已经见怪不怪了。这种天气会不会取消球赛?
“喂,六班在上体育课直接去篮球场!不上场的去加油!”班长扯着嗓子喊道。
呼啦啦一大群人集中在篮球场,红色的队服如此耀眼似是在宣告我们的青春。
我们班的比赛比较靠后,于是在喧闹呐喊中旁观比赛。女孩子打篮球说实话真的没什么可看的,比起男生来实在是太无聊了。二运,走步要是每个都吹哨的话不到三分钟都要被罚下了。
临近上场沙尘暴更加严重,五米之内看不见人。她在寻找一个身影,希望他来看她们的球赛。可是直到上场都没看见他的身影,她叹了口气。
“双方队员友好握手,比赛将在三分钟之后开始!请双方选手做好热身准备,避免受伤。”
三分钟的等待让人焦急,夏夕寻掩饰不住战士求战的欲望。
“比赛……”
“开始!”
一个箭速冲出去占有主导地位,传球出去却被人拦下。还记得那天尘土飞扬,是沙尘暴。漫天的黄土席卷着尘嚣,这都没能阻止比赛的进行。夏夕寻截下对方的球,三步上篮。球在筐上打转,最后转进篮筐。四下一片欢呼声此起彼伏,高举拳头过头顶,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着。
“六班加油!”场下男生们高呼,“稳住,别着急!”
也不是什么正规的比赛,看比赛的人寥寥无几。这种让人呼吸难受的天气,趁早结束。压着莫名的烦躁,手拍球的力度加大。横冲直撞的打球方式让夏夕寻吃了个黄牌警告,对方也毫不示的回击。
“啧……”真是难对付,死缠烂打的。
“犯规了!”对手破口大骂。
“你说什么?”她的眼神凌厉起来。
“尼玛犯规了!”对方不甘示弱的重复。
“滚你大爷的!”夏夕寻怒了,队友赶紧揪住她。
“谁家的狗放出来乱咬人?”我们班的男生在一旁听不下去了,“不想比就滚!”
“都文明点!”裁判拉开我们,“再胡闹把老弈叫来了!”
“他们犯规!”另一个女生气急败坏的指着她们。
“我没看见,比赛继续!”
“切。”她们很不满,但是又没法忤逆裁判。
看到球从对方手中滑落,夏夕寻盯住猎物闪电般的袭击。夺球,在层层拦截下传给队友。力气太大,出界对方得分。
球滚出场外,被一个格子衫的身影捡起。潇洒的掷球,让人移不开视线。他嘴角似有似无的微笑好像在说加油。
“没事儿,咱们现在领先两分。”如如拍拍她的肩膀。
又被对方夺球,进球得分。
“别着急,时间够!”男生在下面干着急。
“二比二!”
比赛进入白热化阶段,体力渐渐不支。控制不住腿部的颤抖,快到极限了。突然觉得自己好弱,“再坚持一会儿,就一会儿。”夏夕寻在心里呐喊,汗水顺着脸颊滑下。
跨过层层阻拦,抢过对手的球。
“队长!”夏夕寻闻声接球,“快!”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因运动过度已经有些眩晕。
“加油!”
“六班加油!”
又是那熟悉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听见班主任带头所有六班的人都齐声呐喊。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三……二……”
“嘭!”一个空刷,球落地。场下一片寂静之后爆发出惊人的掌声。
高举手中的拳吧,胜利是属于六班的!这是她们的主场!
他浅笑,把毛巾递给了她。
“为什么最后才来?”夏夕寻没有接过他递来的毛巾。
“赛场太多了……”
“没事吧?”他拿毛巾擦拭她脸上的汗水。
“输了几分啊?”
“为什么我们一定会输啊?”她顿时生气,脸更红了。
没力气说话只是不停的摇头,喝了点水我终于有了点力气,“我们赢了。”
“嗯。”四月的风轻轻吹过她的世界。
“回去好好休息。”
他轻轻在她左肩弹了一下,然后擦肩而过。
夏夕寻愣在原地,樱花飘舞,她的世界从来没有什么能与他相比。
“请客吃饭啊!”如如一个脑拍,笑嘻嘻的说。
“好好好。”拉着如如去食堂,有些匆忙因为看到了重老师。明明想见到他,却还是避开了。
晚自习,一片昏暗。学校电缆好像被风吹断了,然后停电了。一暗下来,就想睡觉。迷迷糊糊听见有人吵闹,睁开眼看见走廊一群人。
“我们要个说法,为什么骂我们班女生!”四班的男生不知道当时的情况就被女生拽着来了。
“我只需要你们班那几个把我们的男生出来道歉。”莫名其妙的那女孩哭了,夏夕寻不明白她怎么会有那么多眼泪。 对女孩来说,眼泪。是武器。
“好,我知道了。”死呆出面帮忙解决。
“是不是你们四班先骂的我们?”
走廊一下子安静了,“啊?”
“是我们骂了她们,她们也骂回来了就算扯平了。但是,她们班男生骂我们。”她们理直气壮的气势实在佩服。
“死呆……”夏夕寻低着头像个犯了错的孩子。
“没事。”
“他们连死呆都敢骂,活腻了。”凯哥很不爽。
“我……我去道歉!”夏夕寻咬着嘴唇,“这样他们就不会再纠缠了。
“你凭什么要道歉,你又没做错什么!”死呆拉过她的手目光灼灼。
“可是……”
“你不用担心,我们都会护着你的。”
“嗯。”努力让自己微笑,心里一阵暖流。
“夏夕寻,任重老师叫你去办公室,顺便把那三个男生也叫出来。”班长站在门口等着。
她匆匆走过,在他办公室门前停下。
蛤蟆拍拍我的肩膀,“没事儿。”他的笑总是很随意,却又让人觉得温暖。
“老师……”
他敲击键盘的手机停下来抬头看着我,扶了下眼镜又叹了口气,“怎么也没想过会是你犯这种事。
“你平时说个你大爷到没什么事,但是这要是都在气头上的话就……”他一摊手,“我过个生日结果出了这个事儿。”
夏夕寻眼珠子都快瞪出来的了,上次问他生日的时候没见他这么痛快的就说出来了。今天是说漏嘴了吗?
“老师,对不起。”黑灯瞎火,她不知道他是什么表情。
“老师,这也没夏夕寻什么事儿。我们三个男生骂了他们班女生,我们去道歉。”蛤蟆嘴上这么说,我都听到他握紧拳头发出的格拉戈拉的声音。
“没一个让我省心的,都回去吧。”他摆了摆手把他们打发走。
我仔细掩好门,松了口气。
晚上他在教室点了蜡烛,烛光暖暖映衬着他的脸。原来犯个错也是不错的,夏夕寻没心没肺的想着。
第二天,她诚恳的道了歉。他教育了她一番,这事就这么过去了,她也不敢再犯。
当时的场景仍记忆犹新,男生都护着女生,死呆也来帮忙。夏夕寻觉得六班好帅,喜欢这个地方。
2
水房中冰凉的水冲刷着燥热的手臂,扶着洗漱台呆呆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好久。脸还是热的,怎么洗都洗不掉的绯红。
娅竹在旁边玩着手机,“大哥发的朋友圈是什么意思?”
“什么啊?”夏夕寻嘴里叼着头绳,手也没闲着在扎头发。
“楠姐,一年的相处我们早已不会忘记。我们永远爱着您,一路走好。”娅竹念着上面的字,感觉不太对劲。
“我听卓野说的,给她打个电话问问。”大哥掏出手机,“卓野,楠姐到底是怎么了?”
“开免提。”
她们都贴近手机竖耳倾听,“卓野,你快告诉我们。”娅竹似乎预感到了什么,开始紧张起来。
“竹子,你听我说。楠姐她……”卓野的声音开始哽咽,“她走了……”说完她开始啜泣。
突然场面空前的死寂,手机砸在地上的声音如一块巨石锤在心上。
“呜呜呜呜呜……”娅竹哭了起来,蹲下环膝。
“不可能!”她急了,“我上周给她发微信她还好好的!她说她一定会回来!她说……她会回来……”夏夕寻捂住头,脑内回荡着不可能三个字。
所有在厕所听到这件事的女生都哭了起来,除了哭出来还能做什么呢……她们就是如此弱小,没法逆天改命。连见楠姐最后一面的机会都没有,她就走了。
“呜呜呜啊啊啊啊……”青凌愣了一会儿也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可我明明看见她眼中崩塌的世界。楠姐是她最喜欢的老师,让她如何能够接受。
强忍着眼眶了的泪水不让它流下来,要是哭了不就是真的承认她死了吗?
“你别忍着了,哭出来吧。”如如一句话打破了夏夕寻所有的防线。
“啊啊啊啊啊啊啊!”环住自己的肩膀,“这不可能……”她嘶声力竭,却无济于事。
“怎么了?”吓了进来洗手的体育老师一跳。
似乎是知道些什么,她退了出去。留下六个人在厕所放声大哭,一声高过一声,一声比一声撕心裂肺、悲痛欲绝。在命运面前她们什么都没有,她们什么都做不了。像是提线木偶,按照别人的意识在生活然后说不定下一秒就会死掉。
“你们去办公室。”听见班长的声音,勉强停止哭泣。
在办公室她们都低着头,没人说话。
“我知道大家都听说这件事了,我希望在这的所有人都不要说出去。初三现在是楠姐教,要是让他们知道了会掀起更大的风浪。”
她们都不说话,只是静静的听着。夜晚的风轻轻吹过,却带不走她们的伤。有些人注定只能擦肩而过吗,那为什么还要相遇呢?
“我知道你们都很伤心,我也是。咱们一直在说的那句是什么你们记得吗?”他长久的顿了顿,“生活还要继续。”
猛地抬头,看见他深邃的眼神里倒映着自己迷茫的神情。又是良久的沉默,咬住嘴唇直到有血的味道才松开。
“死呆,楠姐究竟是怎么了?”死呆不忍看她瞪大眼睛的面孔,只是轻轻叹息。
“肝癌。”她握紧了手中的项链,“她早就知道了,发现的时候已经是晚期。”
“从刚开始,她就没打算告诉我。”泪从眼角滑落,“她什么都不说,我在她眼里就那么不堪吗?”
她在办公室里的笑,一起努力工作。一起通宵备课,一起旅行。到最后和她闹了矛盾,她开始疏远她。她自己一个人吃饭,用自己从家拿来的筷子。她故意伤害她,刻意让她讨厌她。因为自己就要离开了,讨厌一个人很快就会忘记吧。所以,请忘了吧。挚友,谢谢曾经带来的一切,最后的最后还是伤了你。如果有来生,希望还会遇见你。
不知道自己怎么回的教室,只觉脚底轻飘飘的像踩了棉花一样。打开窗户大口吸着空气,一阵眩晕。眼前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意识模糊了,最后的景象是他紧张的跑过来把自己抱在怀里。
“喂,醒醒!”任重摇晃着她,可此时她什么都不知道了,连他身上淡淡的茶香都闻不到了。
将她抱起,飞速赶往校医室。“她怎么样?”
“估计要睡好久,悲伤过度引起的晕厥。”校医把了把脉,“没事,让她在这儿休息吧。明天你来,她差不多就醒了。“
“谢谢。”
整夜都在出汗,噩梦不断。高烧不退,而任重就一直陪在夏夕寻身边,用酒精帮擦拭身体。他整晚都没有离开,只因为她说过怕黑。
“唔……”听见外面滴滴答答的雨声,这又是在祭奠谁?
偏了偏头,他趴在自己的床边。他……一直都在吗?伸手想抚摸他的脸颊却又像触电一般收回,怎么可以做越界的事情。于是手移到肩膀但是又不忍叫醒熟睡的他,又怕他趴着不舒服所以还是轻轻的摇晃他。
“老师。”见他转醒,眯起眼睛,“早安。”
有些僵硬的直起身子,理了理凌乱的头发然后直直的盯着她。在他眼中,好似有一片璀璨星空。
“回去吧。”只是一句简单的回去吧,照亮了所有的黑暗。
生活还要继续,承载着她的梦想继续前行。这几天,老师们都没有好好上课。阅读老师满脸呆滞看着我们重重的叹了口气,“自习吧,好好背背单词。”
重哥则是翻出楠姐以前和他一起带游学的照片,“那么有青春活力的人,我很难想象她就这么的离开了。”一张张照片被翻开,记忆的洪流冲刷着他们。只是落泪就足够让人感觉悲痛,无声的泪落在书桌上弥漫开来倒映着满脸泪痕。
晚上,大家都失眠了。跑到操场,仰望星空。
“那颗最亮的是楠姐,她会一直看着我们的。”
“一直守护着我们。”
在草地上放肆的奔跑,大声欢笑嬉戏打闹。是不是只有这样可以掩饰她们的忧伤?
一周后的间操,以前的老初三被带到小池塘。
主持追悼会的是以前楠姐的同事,手持话筒微微颤抖。
“陈楠楠老师,两个月前被查出患有肝癌。治愈的希望不大,她自动放弃治疗。校长先生托人将她送进军队医院,于2015年4月15日凌晨逝世。”
“26岁的年轻生命,我希望大家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请为她献上鲜花,致敬。”
手握被风吹散的鲜花,一步一步走向她的遗像。遗像上的她是笑着的,好像从来不知道什么是痛苦。
“老谭和航姐陪她走完了最后一程,她走的时候没有遭什么罪,很快就昏迷了,走的时候没有任何痛苦。”
献上白花最后看她一眼,默默祈祷她在天堂一切安好。匆匆走过,不忍回首。穿过蜿蜒的石子路,眼泪终于不停的流。
听见他喃喃,“他们听到消息都哭了,只有我现在眼眶才有些湿润。我大概比较冷血吧……”
翌日,又是恍惚的一天。夜晚,星空依旧那么美。老谭带头组织的烛光追悼会,烛火跃动烤干脸上的泪滴。蜡烛组成的心形您看到了吗?来生,还会选择遇见她。
一封封信投进火堆,思念化作尘埃。天堂的她,再也不会孤单。微笑吧,然后迎接未来。
决定不了何时离去,可是至少能决定何时才能相遇。楠姐的故事已经走到终点,而她们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3
自从楠姐去世,夏夕寻一直恍恍惚惚。感觉做了个梦一直醒不过来,迷迷糊糊的总是一个人去星台看星星。关于生死自己想了好多好多,找了很多有关唯心主义和唯物主义的理论最后得出个结论自己介于两者之间吧。
某人也注意到她的状态不太好,找了夏夕寻谈话。
“有时觉得自己好渺小,在宇宙中或许连尘埃都算不上。老师以前有这种感受吗? ”好害怕,怕自己像一片枯叶飘落碾碎成泥。一点一点自己生命的痕迹消失不见,淡出所有认识自己的人的记忆。
“我偶然发现,每片叶子上都有着非常细腻的纹路,似乎每一条纹路都向我诉说它的经历和故事,他们都有着不同的故事和经历吧。春风吹过,又会有数不清的树叶飘过吧……它们……就这样默默结束了它们的故事……任何故事都有结束的时候吧……就像树叶一样,终有一天会被风吹落。”裙角快被揉碎,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把感情一下子倾倒,他会接受吗?
“我像你们这么大的时候只知道玩,时代在进步,你们成熟的也早了。 有这个想法也未必是坏事,这说明你在成长。”他举起茶杯,热气热气绕在周围。
“喝茶,一会儿凉了。”他指了这杯还满着的茶杯皱了下眉。
“真的。”他认真的看着我,“其实别看我还想很成熟似的,我其实内心很幼稚的像小孩子一样爱玩。”他灿烂的笑开,她黯然神伤。是啊,没错。一直喜欢着的就是这样的你。
“姥姥……”她声音沙哑,“也去世了。”夏夕寻压住嗓子里的腥咸,“如果……如果……”声音早已哽咽,泪打湿衣襟。”
“我身边的人都离开我……”我无声的流泪映在他眼中,没察觉他微微颤抖。
“夏夕寻,”喝了口茶,“有些事情,遵天命。”
“可我偏不信命。”手在膝盖上攥住裙角。
“你还小,不懂。”
“成绩、未来专业规划、成长路上的坎坷与烦恼、恋爱……”他顿了顿,“现在不要恋爱,会伤到自己,而且咱们学校的男生都……你懂的。”任重自顾自的说着。
他已经伤到自己了,只是他不知道。怔怔地看着他,他总是一副淡然的样子。
“你尝试着再找别的老师谈谈心或许更有帮助,因为和我总是会有感情的牵绊。 ”她愣住,苦笑。
原来他什么都知道,可是就是不能接受自己是吗 ?罢了罢了,爱上他是她夏夕寻不自量力。一错再错,直到万劫不复。
“对了,你成绩还不错啊。在担心些什么,我又没给你压力。”他敲击电脑,翻出夏夕寻的云资料。
“理科,尤其是物理还是没及格。”
“不碍事,你不是要考艺术吗?我帮你找老师补两堂课过了会考就行。”
“好,麻烦老师了。”夏夕寻恭恭敬敬的坐直身子。
“语文一直都不错,在这儿能踏踏实实的听课的人就剩你和小白了吧。”他有些无奈的勾起嘴角。
“读课文再放松一些,为什么那么紧张。我又不吃人。”
“您是不吃人……”
临走前,她看了看杯子中的茶一饮而尽。能喝到任重请的茶,也算没白混。
已经把最真实的自己还原给他,御下伪装摘下面具。镜子前的自己遍体鳞伤,誓言永恒不变刻在心间。苦苦守了三世情缘,忘情之水也难解心中的那份思念。
4
很多人醒不过来,而夏夕寻自己也只只想当那是一场梦。
周末总是孤单的,回想起以前家乡的周末,充实又幸福。坐在窗边看下面学生们渐行渐远,教室里有只剩自己一个人。夜幕降临,简单收拾了东西准备回宿舍。
躺在床上捧着手机,打开微信只觉得更加孤独。听见门外的猫叫,她下床开门。那小家伙毫不客气的蹭着她的腿进来了,从柜子翻出最后一盒金枪鱼罐头。
“吃货。”一边调侃一边想办法弄开罐头,然后倒出来放在给它专门准备的碗里。倒坐在椅子上,拿起暖气上的牛奶。
“好吃吗?”问它,其实像是在问自己。
“喵。”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上次去他家住了之后他每天下了晚自习必定会堵在门口然后塞给自己一盒牛奶。他送的牛奶丝滑细腻、奶香浓郁。看不懂上面的外文。
他不会是嫌我胸小吧?不禁脑补……
不不不,夏夕寻使劲晃了晃头。太自作多情了,他有注意过自己的身材吗?看他满身禁欲的气息,根本动不了任何邪念。
夜深,往事来袭不可抵挡。心似乎被揪住,泪沾湿衣角。可不可以不再忧伤?温暖人心的过往,连她批评自己罚站的时候也让人温暖。来不及说再见,从前的人已再也不能见。
“楠姐……”
如果可以,能不能不要走不要离开……
早上起来,已经是九点多。食堂早就关了,翻箱倒柜找出上周借来的篮球。风吹的草摇摆不定,放眼望去球场空空荡荡。
戴上衣服后面的帽子,拉索拉下一半。热身完毕,看向球框。
“嘭,嘭,嘭……”球场回荡着球击落在地的声音,“铛……”球擦过网装在篮板上,“唰!”空刷的声音。
所有声响杂乱无章,又好像在演奏着什么。对了,就是了—孤独的乐章。而这场指挥家,对着硕大空旷的球场。
中午饭量明显增大,阳光透过了窗照射在饭菜上更加色泽鲜艳让人有食欲。插着耳机听歌,让自己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
下午懒洋洋的散步,懒洋洋的躺在草坪上。接近日落又开始练球,一个人的球场空空荡荡。
夜晚独自爬上观星台,开运动会的时候偶然发现这个地方。在主席台的顶上,有一片空地。在这里抬头没有任何遮蔽的东西,星光闪耀。繁星璀璨,让人迷离。
伤心的时候总喜欢一个人在这里享受夜的静谧,任黑暗侵袭。晚上的自己和白天的截然不同,连她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有人格分裂。晚上的自己更加直率,更加放得开;白天的自己带着面具,假笑着。
吹着晚风,仰望星空。
不想回到宿舍,没有她们的宿舍一点都不温馨。环膝而坐,泪无声在流。嘴里一直喃喃,“楠姐……”没有办法,就是喜欢用尽各种办法折磨自己。
时而恍惚时而清醒,宁愿相信是场梦也不肯承认她已经走了的事实。多少次梦中惊醒,才发现泪早已沾湿衣裳。
“对不起……”不知道为什么要说对不起。
“你在这干嘛。”
猛然回头,熟悉的身影润湿眼眶。
“我在看星星。”在看星星,在想想念一个人。
“为什么哭?”任重在她身旁坐下,夏夕寻又嗅到淡淡的茶叶的香气。
“我不知道。”把头埋在膝上。
“老师……”她的声音无尽哀凉,“人为什么一定要死。”
“这是自然的规律,没有人能够忤逆。”
“老师,我是不是很奇怪?晚上一个人的时候闭上眼觉得自己置身另一个空间,冰冷有黑暗。下面是一道一道的门,每一道道打开,我迅速下落消失在一片星河。”
“嗯,这说明你已经开始对生死有新的认识,只是好事。”
“好事?”我疑惑,他不但不觉得奇怪还说这是好事。
“我有个大学同学对哲学很有兴趣,经常和我讨论生死的真理。人究竟是为了什么活着,不到最后谁也不曾知晓。不论你信圣经还是佛教,人们对生死都有不同的见解。你还小,对生死有恐惧很正常。”
“不奇怪吗?”她紧紧咬住下嘴唇。
“不奇怪。”他没有片刻的犹豫。
“真的不奇怪吗?”她怕自己没有听清。
“不奇怪。”这是世界上最温柔的声音说着最令人感动的话语。
“相遇、分离,这分明就是一场梦。”再一次红了眼眶却坚持不让泪水流下来。
“你得学会自己长大,有些东西只有亲身经历过才会明白。”
“我不想大家都离开啊,不希望这样啊。我不希望……”
“我也不希望,学会遗忘是件好事。”
“你会讨厌我吗?”这样脆弱又敏感的我。
“我只是对你的印象更立体了,每个人都有它自己的好。”他是这样的温柔,引她寻遍星空。
“你知道吗?你是第一个和我这样谈话的学生,我有一个宏伟的目标,就是让全年级的学生想这样和我交谈。”
“那您加油。”夏夕寻微微一笑,这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并不是所有人都会吐露自己的心声。
“这样的经历早晚会有只不过是早晚的事,这样或许对你的成长有好处。”他握住她的手腕,“走吧,回去。”
她仰头再一次看到那颗最亮的星。
来生,还会遇见吧。




















评论(3)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