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の恋

欢迎约稿 QQ:3284877692
擅长水彩(花卉、风景、动物、星空)
动漫只能画线稿(需要人物设定)
以上均为手稿
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时光祭

【星之卷】别离
1
“哇噻,夏夕寻最近疯了。”娅竹剥了个桔子扔在嘴里。
“可不,晚上的灯开的那叫一个亮,比灯塔还亮。”青凌已经好几个晚上睡不好了,这样下去不仅夏夕寻要出问题,503的人一个也跑不了。
任重的注意力转移到两个女孩身上,夏夕寻最近确实奇怪,早上迟到不说,还经常撞到墙上,他还以为她看见了哪个帅哥被迷得昏了头。任重本来想问问她的两个室友,想了想还是问她本人更方便一些。
“班长,你把夏夕寻叫我办公室来。”
“好的老师。”
夏夕寻匆匆忙忙推门进来二话不说一屁股坐了下来。任重也习惯了,一天来他办公室的人频率最高的就是她,虽然大多数时间都是夏夕寻来帮忙。
“夏夕寻,最近怎么样?”
“挺好挺好,一切都好。”夏夕寻嘴里念念有词。
任重皱了皱眉头,“你们宿管跟我反映503熄灯特别晚,是你吗?”
“嗯?啊、对对,是我。”夏夕寻一心二用。
“夏夕寻你认真一点。”任重有些生气。
夏夕寻突然腾的一下站了起来,“心脏骤停的急救措施都有哪些你给我背一下!”
“啊?”任重有点懵,这都什么跟什么?
“对不起老师!”夏夕寻终于回过神来,“我可能要拯救人类了。”
“你先拯救拯救你自己吧,下周的物理考试你要是再不及格就给你调到二班。”
“?!”夏夕寻如遭雷劈,“老师,你不能这样啊!”
“你都连着两次不及格了,平时成绩想不想要了?”
“要要要,老师我肯定努力复习,你别给我调班啊……”
任重心软了,语气也缓了下来,“你那么聪明,肯定能过的。”
“嗯。”
夏夕寻出了办公室心情低落无比,绝对不能被调到二班去,那样见到老师的机会就更少了。
而且……“老师,我只想让你做我的班主任。”
回到宿舍她把桌子上杂乱堆放的书收拾起来拿起物理认真做起来。
夏夕寻有些困惑,自从经历了楠姐的事情她更加不知道人活着究竟是为了什么了。加上外祖母的病情恶化,她深深觉出自己的无力。人为什么一定要死?难道没有些方法延续人类的生命?就算繁衍是一种方法,可那终究不是自己。尘归尘土归土,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延长寿命是唯一的办法,而现在的医学达不到。只能靠人类一点一点去摸索,夏夕寻相信总有一天人类能成为永恒的存在。只是……现在这么伟大的事情先放到一边她要想的,是怎么不被调去二班。
熬夜复习的结果就是考场睡着,任重压住自己的火气走过去把夏夕寻叫起来。这丫头还悠闲的揉着眼睛打着哈欠答卷子,他简直不知道说些什么好。罢了罢了,肯定复习到很晚,谁又不是考前抱佛脚呢?任重想去自己的学生时代,还不如夏夕寻呢。
考完夏夕寻立刻就不知道哪儿去了,任重逮都逮不到。本想问问她考的怎么样,这比兔子跑的都快还是别问了。任重突然想起来今天该去女生宿舍查寝,他勾起嘴角,夏夕寻你以为你逃得掉?
“把内务都整理好,我进来了。”任重刷卡进门就看见了三个修罗场,这都不用猜,桌子和架子上摆满零食和儿童文学的是文娅竹;藿香正气水?恐怖小说?彩绘面具?他实在搞不懂水瓶座脑子里想的是什么;他看到夏夕寻桌子上乱七八糟的书皱了皱眉头。这孩子怎么也不知整理,一个女孩家家的。医书?这夏夕寻什么时候对医学有了兴趣?最近做的那些奇怪举动就是这些书惹的祸?任重翻开书,上面密密麻麻用红笔写的笔记,这比他教案写的还细,他赶紧合上书,他看着都晕。
这宿舍,有毒。
“今天要查宿舍我的泡面还没收起来呢……”娅竹刷卡进门被任重吓了一跳,“老师……好~”
“夏夕寻呢?”
“这儿呢这儿呢。”娅竹把她往前一推。
“把你桌子上的东西收拾收拾,你这样嫁不出去的我告诉你。文娅竹少吃点零食,都多大了还看儿童文学。叶青凌你看的都什么书,看点正经的。”
“喔……”三个人站成一排听着任重在哪儿絮叨。
把这祖宗送走以后夏夕寻她们该干什么干什么完全没把任重的话听进去。夏夕寻可算是把物理考试应付过去了反正都考完了,分数就不是她说了算了。仔细想想老师舍得把自己调去二班?开玩笑?他的作业有一半是她帮着批的,她都快成他半个秘书了,她一走他找谁帮忙去?夏夕寻笑了笑,觉得自己实在是太聪明啦。
她的余光扫过那堆医书,不免笑容消失在脸上。她还不信了,学不死就往死里学,如果学医能救人,她便学。什么能医好外祖母,她也学。她不想再看到一个人从她身边离去了,离开的人已经够多了,她受不起。
夏夕寻从她太奶奶那辈起世代为医,直到父亲这代执意从商才断掉的。论天资,夏夕寻并不差。小时候也跟着爷爷上山采过很多草药,虽然只有零星半点的记忆总比没有来得好。
“夏夕寻,你要弃艺从医啦?”娅竹躺在床上把腿耷拉下来。
“怎么会?”夏夕寻合上书,“人这一生能做好一件事就很难了,为何不选自己喜欢的事情?”
“小寻,虽然我们很支持你,但是你这么拼命身体会出问题的。你本来身体就弱,万一任重不要你……”
“瓶姐!”娅竹怪瓶姐哪壶不开提哪壶。
“好好好,我闭嘴。”
“放心,他要是敢不要我,我就纠缠他一辈子。”
“一辈子很长的,你可想好了?”
“嗯。”夏夕寻摸了摸娅竹垂下来的头发,“如果是他,我就不会后悔。”
那之后又过了两周,夏夕寻的黑眼圈越来越重,满身疲倦的气息。
“升旗仪式结束后六班的人留下来我有事情要说。”任重扔下这句话走到队伍后面和水光聊天去了。
夏夕寻眼前有点模糊,眨了眨眼睛又立刻恢复。诶?身体好轻,脱力感瞬间占领全身。
“夏夕寻?!”娅竹扶住夏夕寻,她见夏夕寻满脸冷汗,脸变得煞白。
任重闻声赶过来,二话不说把夏夕寻抱起来。好轻,比上次还要轻,像片羽毛落在身上。
“班长领着回班。”然后头也不回的抱着夏夕寻去了校医室。
夏夕寻在校医室一躺就是一天,傍晚转醒发现自己根本起不来。
夏夕寻发现手里攥着一张纸条,是他熟悉的字迹。
【等我】只是简单的两个字,夏夕寻突然觉得想哭,这一路走来,实在是太孤独了。现在有个人突然闯入自己的世界,整个世界都拥挤不堪了。
夏夕寻太累了,很快就睡了过去。直到一阵好闻的茶香萦绕,她缓缓睁眼。
“夏夕寻,你给我解释一下。”
“……”
“你不说我来说,你听着就好。”任重在她床边坐下,体温渐渐蔓延到脚边,夏夕寻本能的缩了缩。
“你物理考了79,还不错,下次继续保持。你最近拯救人类的计划怎么样了?你还是不肯面对现实吗?”
“我没有!我只是想办法改变现状,有行动总比坐以待毙好。”夏夕寻拼命反驳,他却一语道破。没错,她是逃避,她不肯承认楠姐已经不在了,她不承认外祖母可能要离开了。她又是一个人了,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人,谁来救救她?
“夏夕寻,这不是坐以待毙这是顺其自然。我说过,这是自然的秩序,千百年来无人忤逆。你的心情我能理解,可你这样下去只会成为她们的下一个。”任重狠狠把手搭在夏夕寻的肩膀上,你把所有人推开,可你自己又能改变什么?
“您不理解!”夏夕寻哭了,他又懂自己什么?或许,他根本就没兴趣去了解,“您不是说他人即地狱吗?”
“那是我太极端了,你大可不必放在心上。”任重有些恼火,他的话她最近越来越不当回事,唯独这样的话她倒是记得清楚。
“老师,如果你看清了真正的我,你还会像现在这样,把我当作您的学生吗?”
“夏夕寻,你还没毕业之前,你不是我的学生你还能是什么?你夏夕寻,无论是怎样的人,拥有怎样的过去,都只是我的学生。”
是了,是她不自量力。她终究只能是他的学生。
夏夕寻别过头,月光下她的眼泪越发透明,“老师,可是我爱你。”
她明白的,现在不行,“对不起。”夏夕寻闭上眼睛。
“夏夕寻,趁我还没爱上你,趁事情还有回旋的余地,放手吧。你是我学生一天,有些事情我必然护不了你。”任重转身离开。
“你会爱我吗?”她拽住他的衣服,她爱他所以这爱就不会平等。
他没有说话,他怕他会忍不住回身抱住她,他不能啊,就是因为太爱她了,可这份感情不能让她知道,绝对不能。
晚风阵阵,一枚纽扣留在她手里。倒数第二枚纽扣,她攥在手把手攥得生疼。
你还是不肯爱我吗?
2
“下节谁的课?”夏夕寻把水龙头开的很大,水哗哗的声音近乎淹没她的声音。
“你家任重的课。”青凌不听都知道夏夕寻在问什么。
“呦吼!”夏夕寻甩手,水花溅了她一身。
“啧啧啧,学我。”她一脸嫌弃。
刚要走,被一只手拦住。
“……”
“夏夕寻同学。”她冷冷一笑。
如一阵风一样袭来,拳头停在了太阳穴前。
“为什么不动手?”
“我不想和你打。”
“这由不得你。”三拳向她挥过来,夏夕寻挡住,一个反手扣。
她的力气出乎夏夕寻的意料,不但挣脱了自己的束缚一腿把夏夕寻弹出了一米。
“凭什么他只注意到你?!”她揪住夏夕寻的衣领,“为什么……我也是喜欢他的呀。”夏夕寻看着她眼中浓浓的情感,微微失神。原来还有人比她更傻?
“你们别打了,一会儿老师该来了!”
夏夕寻抬起头,“这是我和她的事情,瓶姐你出去。”
“就等你这句话!”她挥过拳,夏夕寻看出这拳内蕴含的力量。
夏夕寻选择了只守不攻。
“你……”她犹豫了一秒还是展开了进攻。
“我对他,我对他……”这就是共鸣吧,突然有些可怜她。
“我不想伤到你,你放弃吧。”
“她下手可不轻,我劝你别惹她。”青凌在一边看热闹。
“哼。”
也许是她最后的赌注吧,夏夕寻看到了刀光剑影。
“结束了。”徒手握住她手里的壁纸刀,血从手心里流淌下来。
不要像自己一样对他那么执着,会受伤。
“好疼。”血止不住的流。
“没事吧?”青凌赶紧跑过来。
“我没事,你去上课吧。”
“上什么课啊,我陪你去医务室。”
不久后她叫来重哥,可夏夕寻早逃走了。不想让他看见自己这狼狈的样子,是怕他心疼吗?不,他才不会。
“夏夕寻。”有双手拽住了她,“过来。”
“好疼。”她舔舐着伤口,血的腥咸让他微微皱眉。
“发生什么事了?”
夏夕寻不敢看他,“厕所镜子碎了。
“……”
“你先去医务室,我去处理一下。”
“嗯。”
这点伤根本用不着去什么医务室,夏夕寻回了宿舍。
“夏夕寻,醒醒。”
“嗯?”
“醒醒。”她摇晃着夏夕寻,“你的事情重哥都知道了。”
“据说被重哥逼供了一晚上,她回教室的时候脸色不太好重哥洞察力嘛……你懂的。”
“……”夏夕寻翻身下床。 “她也挺可怜的。”
“搞不懂你。”
夏夕寻直奔任重办公室,冷静想了想还是想要帮帮她。
“重哥,我……”
“你的伤没事吧?”他打断了她。
“没事没事。”
“你担心她?”
“她……她其实是因为……”说不出口,因为她和自己是一样的。
“我知道。”
夏夕寻楞楞地看着他,心中杂味。他是如此无情,可以无视掉所有人的倾慕。
“去把作业收了。”
“好。”夏夕寻转身离去,微微为她打抱不平。值得吗?或许,该问问自己。
“夏夕寻,”他叫住她,“注意保护自己,我不可能时时刻刻在你身边。”
“还有,别对谁都那么善良。”
也许,值得吧。
夏夕寻从不知道有一种叫嫉妒的东西,那么张狂。
第二天一早夏夕寻跑去宿管的屋里认错,好在用通宵去网吧糊弄过去了。可是死罪难免活罪难逃,宿舍扣了二十分,夏夕寻老老实实的写了检查交了上去。吃了处分也倒是轻松,这样就不会连累老师了。夏夕寻吹着口哨去吃早饭。
“夏夕寻同学。”一个甜美的声音响起。
夏夕寻和她拉开距离,“……”
她丢给夏夕寻一张照片,“这是你吧?”
是那天在空手道社,她是怎么照到的。
“你……要我做什么?”
“真是聪明人。”她狠狠踢了夏夕寻的膝盖,膝盖磕到地上,生疼生疼。
夏夕寻冷冷盯着她,她本能的退后两步。
“你搞清楚状况!”
夏夕寻收回冰冷的眼神,什么都没说。
“夏夕寻,你走之后一直是我陪在他身边。你以为你回来,还能再呆在他身边吗?”
“……”夏夕寻握紧双手,是啊。有什么资格?
该怎么办?绝不能让她把这件事说出去,不能连累重哥。
“听说你是辩论赛的主力?”
“输给我们,不然……”她轻笑着。
“让我输给你们?”绝不!辩论会上夏夕寻不让分毫,只为了六班的荣誉。六班的荣耀,不可沾污。“不可能。”
她看着夏夕寻微微发愣,“你最好想清楚。”
“我想得很清楚。”这么坚定的眼神,以前怎么没发现过?
没等到第二天,那张照片就出现在校长办公室的桌子上,任重和夏夕寻被校长请了喝茶。
“你们成何体统?”校长的声音充满威严,夏夕寻躲到他身后。
“她就罢了,她不懂事。你也不懂吗?”校长被气糊涂了,脸都绿了。
“念在你是学校元老的份上给你记大过处理,至于你,夏夕寻……留不得了。”
“是,校长。”夏夕寻毕恭毕敬,好在没有把重哥炒了,她松了口气。
“夏夕寻!”他的眼神突然坚定,“我从没和你说过,但是我现在告诉你。”
他转过身对她说:“夏夕寻,我喜欢你。我不会再让你受委屈,校园祭的时候我会告诉所有人我喜欢你。你可以堂堂正正的在我身边,不用再躲了。所以……”
“老师……”所有的梦境都化为现实,而现实又真切的让她恐惧。
“任重老师。你明白自己在做什么吗?”他在学校这么多年,就没碰到过这样的老师,和学生。
“我愿意辞去工作,求您留下她。反正只要我们其中一个离开就可以吧,拜托您了。”他任重,愿意放弃一切骄傲,护她周全。
他怎么可以留下她一个人,这是第二次离开这里了,或许这次再也不能回来。
“请允许我退学。”夏夕寻轻轻说道,“不是被开除,这样主动权就在我这边。”她苦笑,躲不过的就不要再躲了。
“夏夕寻你疯了吗?”任重拽住她的手,“我还可以找其他的工作,可你得要前途!”
“抱歉,重哥。”再一次没出息的哭出来,“可是我喜欢在这里作为老师的你。”前途很重要,可她舍不得一个人。
就此……
别过。
夏夕寻还来不及细细感受回来的喜悦却又再一次离开了这里。命运总是在和她开玩笑,而她在命运面前无能为力。
“你的目的达到了,拜托你一件事。”夏夕寻看向她,“求你照顾好他。”
“……”她微微有些吃惊的面孔终于露出一丝怜悯,“你放心吧。”
无论发生什么。宁愿牺牲自己,也要护他周全。如果有一天他回想起自己,只想他记得人生中不会再有第二个人这样追着他屁股后面告白,没有人比自己更爱他。这天际的阴霾,是因为她的留恋。有些事情,只有经历过了,才有穿透心扉的体验,有些爱,错过了,就再也找不回来。
人生路漫漫,相遇又分别。相聚总是短暂,分别却是长久,唯愿彼此的心能紧紧相随。
3
后来夏夕寻因为种种原因去了俄罗斯,当听到如如说他病了,好像挺严重的。夏夕寻翘了课坐最晚的那班飞机回国,心里责怪着他为何不告诉自己却又马上原谅了他。
“喂,如如,重哥在哪家医院?”
“啊?你要干嘛?你不会是回国了吧?”
“快点告诉我。”
在出租车上,眼前的景色一闪而过,她再次回到这里。
“劳驾,您快一点。”夏夕寻坐立不安。
“小姐,这里限速。”
“……”
这家医院简直就是个迷宫,夏夕寻的路盲属性一览无余。“请问701病房怎么走?”
夏夕寻很不喜欢医院这种地方,医疗器具的碰撞加上让人闻了难受的药水味,医院这地方……让人不安。
近在眼前的门,她迟疑的握住把手。见了他跟他说什么?好久不见么?
“重哥……”
睡着了……夏夕寻搬了把椅子坐在床边。看着他的睡颜,曾经他也是这样看着自己的吗?岁月未曾给他留下任何痕迹,任重依旧是那张包子脸,面无表情,可此时的他看着有些让人心疼。四个小时,夏夕寻一动不动的坐着,目不转睛的看着,她要他醒来第一眼就看到自己。却又有点心虚,这样不声不响地回来一定会被他责怪吧。
看向窗外,阳光正好。
任重醒来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前的事,可他不想睁眼。他知道是谁来了,这么乱来的也就她一个。他不知道该如何开口,索性就这么假寐。
当手指轻轻触碰他的睫毛时,他一惊,去了趟国外胆子也变大了嘛。他缓缓睁眼,夏夕寻立刻抽回手。
他拽住她的手腕不放她走,或许也没什么长进。“什么啊……你还是来了。”他好像不太愿意夏夕寻来,又想她来,心里很担心,看到她来了,又觉得有点无奈,觉得她有点小任性,但是又带着宠溺。
“重哥,我好想你。”
直到晚上她们都没有再说话,可又不会感到尴尬。
直到他的一句,“你喜欢星空吗。”论谁都听得出,这不是问句。他下床来,帮她披上外套。
“这里的天台可以看到星星,在学校的时候你也总是去天台,我就想你肯定很喜欢星星。”
原来他都还记得……
黑,渐渐布满天空,无数的星挣破夜幕探出来,夜的潮气在空气中漫漫地浸润,扩散出一种感伤的氛围。仰望天空,求摸的星空格外澄净,悠远的星闪耀着,像细碎的泪花……天空满天星斗,像一粒粒珍珠,似一把把碎金,撒落在碧玉盘上。此刻是那么的宁静,安详,树叶在沙沙作响,星星在不停地眨着眼睛。
晴天的夜晚,满天星斗闪烁着光芒,像无数银珠,密密麻麻镶嵌在深黑色的夜幕上.银河像一条淡淡发光的白带,横跨繁星密布的天空。夜幕像一条无比宽大的毯子,满天的星星像是缀在这毯子上的一颗颗晶莹而闪光的宝石。
天空,镶满了小星星,星星们,尽着自己的力量把点点滴滴的光融成淡淡的亮光,不像 阳光那样灿烂,也不像月亮那么冷漠。
她曾想,要把所有的流星都收集起来,把它们串成项链戴在身上。星空上的明月很是耀眼,那看似小巧的星星也镶嵌在旁边。在这样的夜晚,可以暂时不去想那些令人忧伤烦恼的事情,可以静静的一边品着香茶或是咖啡观赏着这夜晚的天空。
“有时候我觉得,星星虽然小小的但是光芒却是暖的。总是闪烁着微弱的却又永恒的光亮,”他抱住她,身上的茶香环绕,“就像你,从来都是暖暖的。”
夜空透露着似有似无的光,像平静的深海不起半点波澜,银白色的月色眷恋星星的陪伴,清冷的没有一丝温存,浮动的风带着月光的忧伤扑进夜空的怀抱,在这寂静中沉沦。
凝望那满天大大小小忽明忽灭的繁星,我的心一动,星星,是星星点缀了夜空,把它们的光泽洒向大地,不管是有名的星星,还是无名的星星。
河中倒映着月影山边飞淌着流萤。月影在水中荡漾,流萤正放着光明。墙角的蟋蟀低声的秋吟,树叶中的秋蝉发出凄婉的悲鸣。夏夕寻望着窗外那漫天繁星,那繁星和水中的月影交相辉映。
一颗一颗繁星点缀,在黝黑的天空下化下倒影,突然点亮了湖中的倒影,缤纷的色彩如星辰般绚烂,星辰的月影在繁星里散淡。
“夏夕寻,只做我一个人的星星,好吗?”
她一直等待,直到他也爱上自己。她等到了,也希望所有爱着的人都不放弃任何希望。
4
一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夏夕寻在俄罗斯这个寒冷的地方一呆就是一年,没人嘘寒问暖的生活早已习惯。
“校长先生,我可以回去了吗?”夏夕寻用还不是很顺溜的俄语问道。
“这么着急走吗?”他摞了摞文件放在一边,“以你的成绩毕业完全没有问题,只是……”他顿了顿,有些迟疑。“三年后你才是本校的毕业生。”
“多谢校长先生,我打算回国。辜负了您的一番美意万分抱歉,我一定要回去。”语气坚定,眼神波澜不惊。
“那真是遗憾,祝你一切顺利。”
“谢谢您。”
坐上最晚的班机,有些疲惫。看着窗外,他还好吗?紧握包里的一百零一封信,微微一笑。终于可以再次见到他,他还在等吗?
真的一点都等不了了,疲惫不堪但是心是活着的。穿过那长长的满白路,熟悉的气息早已感受得到。静谧的乡村中屹立着那个学校。
那里的夏依旧闷热,夏夕寻却有些怀念这样的天气。夏夕寻穿着当年毕业时的那套校服,时间略微早了些,夏夕寻坐在桃树下的长椅上看着太阳一点点落下。
几片花瓣落在裙子上,拾起。
说不上那种心情,只是觉得自己的身体不能控制的加速向前。火速冲上四楼,比以往都要快的速度令自己都惊讶。夏夕寻对任重什么时候上课了如指掌,虽然她确信他这节没有课,一定会在办公室备课,但是站在门口却不敢进去。门口的风吹得她微微移动着步伐,似乎是风在帮助犹豫不决的她。
通透的房间中弥漫着淡淡的茶香,终是鼓起勇气朝那片眼光下的他走去,越接近他的办公桌那茶香越浓郁。
“老师……"那一瞬间他抬眼,他们四目相对,如初见。
“好久不见。”没有一丝诧异,像看见老朋友时的语气。他们的重逢就像约定好的一样。
对他日日夜夜的思念,多少天的疲惫,每时每刻的挣扎如今都化作了一句:“好久不见。”
“为了欢迎你回来,请你喝茶。”他摆弄着茶杯,熟练的技巧让她眼花缭乱。我又惊又喜,以前从没听说过他请过那个学生喝茶,况且还是他亲手泡的。
“女孩子大都喜花茶。”他打开一个精致的木盒,取出一片,“茉莉的可以吗?”
“嗯。”夏夕寻腼腆地笑着,只是内心早已颠覆。坐在他对面的座位上手脚都不知往哪里放。看着日光下的他,听着倒茶时缓缓流水的声响,忘了一切。岁月静好,如果时间就停留在这一刻多好。
“尝尝吧。”他斟了一杯茉莉,然后继续喝着他那夏夕寻并不不知道名字的茶水。
小心翼翼的接过,仿佛是在欣赏一件艺术品。看着白色的瓷杯底部,游鱼在清新的茶水中活灵活现。
“一会儿凉了就不好喝了。”
“喔喔。”夏夕寻赶忙泯了一口茶,茉莉的芳香沁入,滋润着口腔和咽喉。
“好喝。”茉莉花茶原来也可以这么好喝吗,以前经常喝也没体验过这般清新香甜的味道,竟找不出词语可以形容茶的芬芳。继续细细品尝他手中泡出的的茶,满心温暖。还能这样和他面对面,还能回到他身边,还可以继续陪伴他。这或许是最奢侈的愿望了。
“你学习上的事情不用我操心。虽然半年没来,但是大家你也都熟悉。好好加油。”是他一贯平静的语调,没有一丝波澜。
“我知道了老师。”
茉莉已经被喝尽,夏夕寻依然舍不得放下他的杯子。“老师,需要帮您洗杯子吗?”她意犹未尽地说道。
“不用了。”他接过杯子用茶水冲了一下然后放在了手边。
“那就不打扰老师了,老师再见。”
“嗯。”他继续敲打着键盘。
刚一出办公室,下课铃声在耳边响起。还没回过神,就看到了昔日的同学一个个走出教室。看到夏夕寻的时候,他们愣住了。
下一秒,夏夕寻已经在一个温暖的怀抱。
“小寻,好想你。”
夏夕寻环住她亚麻色的长发,把头深深埋进她的颈间。
“我也是。”她们之间的默契不需要太多的语言,一个拥抱就诠释了一切。转身看着身后,一张张熟悉的面孔让夏夕寻莫名的想哭。她红着眼圈压下哽咽,颤颤巍巍的扯出一个微笑。
“我回来了。”
“欢迎回家!”
原来最暖心的感动就在身边,愿常伴朋友左右。












评论(1)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