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の恋

宠虐文 萌师生 卡樱是我的正义🌸

时光祭

【海之卷】情锁
1
为什么要来梦里打扰?
夏夕寻数不清是第几次梦见他了,也许是分别太久太过想念,每次醒来泪都还在不停的流。
回来以后夏夕寻和如如闹了矛盾,两个人都很固执不肯退让。
“夏夕寻,你最近在搞什么?”如如很少叫夏夕寻这让她很意外。
“没什么。”她敷衍着。
“感觉你最近……”她似乎难以启齿,“有点假。”
“是么。”夏夕寻没否认,她比从前活得更小心翼翼。她要变得强大,至少要能决定自己的去留。
“你回来之后她觉得我不够关注她,总是一个人呆着。你是不是忘了我们是朋友?”
“抱歉。”
“社团……你今天去吗?”
“不了?”
“……”
“反正你就是那种没有毅力的人。”
夏夕寻突然感觉很不爽,这话唯独不想让如如说出口,自认为她了解自己。结果任重前脚刚夹着电脑进来夏夕寻后脚就跑了出去。留下诧异的他和低下同学一片唏嘘。他淡定的上完了课,回到办公室皱了皱眉头。
“逃我的课,什么意思?”
“我……”
“你们吵架了?”任重一向很敏锐。
“老师……我是不是做错了?”
“逃我的课当然做错了,还有,你们之间只是缺少一个人的勇气。只要你们其中一个有勇气站出来道歉,这事情就没什么大不了。道歉并不是认输,而是比对方更珍惜这段友情。”
“我认识的夏夕寻可没有这么软弱。”
“对不起。”
“嗯……”他凑过来,手搭在她的肩膀。我感受到阵阵茶香扑面而来,“夏夕寻。”
“老师……不……不要这样。”
他无奈,“我又没有扒你衣服,你害怕些什么?”
“回去吧。”
夏夕寻回到宿舍真的有反省,她很少反省自己但是这次……的确是她的错。害怕失去,故意隐藏自己的感情和朋友们保持距离。不敢再像从前那样肆无忌惮,天知道她会不会又离开。如如明明那么在意自己,她却忽视她的存在。对于如如来说,是不是很寂寞?
夏夕寻十分别扭的敲了敲她宿舍的门,为了不吵醒她屋子里那位睡神她蹑手蹑脚进去。
气氛很尴尬,夏夕寻鼓起勇气开口。
“对不起。”
夏夕寻愣住,傻傻的看着她。
“对不起……”她哭了,“我不该那么说的,我明明知道你很努力在做了。可是……可是……对不起。”
“别哭啊,从没见过你流泪。”
是她输了,彻彻底底的输了。她比自己更加珍视这段感情,而自己呢?又算什么?
“如如,该道歉的是我!”夏夕寻有些激动,“我……”
“好吵啊……”薛佳雯压着体内的小宇宙。
“糟,薛爷醒了。”
“薛爷乖,我们出去说。”
她们藏到一楼为了不让宿管发现,夏夕寻一直在道歉,其实如如没有真的生她的气,她只是看到挚友这幅样子有些心急。她们聊了很多很多,从梦想到人生。一直聊到十一点结果被宿管发现赶回屋子。
夜里夏夕寻梦到了他,她不知道在想什么。追着他问到底喜不喜欢自己,他只是淡淡地笑着终是不语。
他连连在梦里都不肯告诉自己……直到泪沾湿枕巾,转醒,一阵心酸。事到如今,为何还到梦里来打扰?再也不肯睡去,可还是想着他的事。
2
夏夕寻这几天很喜欢发呆,想去找他,可她不知道和他说什么好,真的很尴尬。
“哟!”头被敲了一下,然后被温柔的抚摸。
“马哥,好久不见!”夏夕寻开心的仰起头来看着他。“马哥好像比以前更帅气了呢。”她开心的笑着。
“哈哈,是吗。去琴房吧,我有新曲子弹给你听。”
“好~”
他的琴声依旧是那么美好,让夏夕寻陷入他创造出来的世界。她微微眯着眼睛,灯光变成像萤火虫那样的光亮。小小的,有些模糊。
“好听吗?”他转过头来问道。
“嗯,马哥的琴声最好听了。”夏夕寻拖着下巴冲他微笑。
“几点了?”
“五点半了。”
“我先去吃饭。”夏夕寻走向门口。
他先她一步堵住门口反锁了门,夏夕寻退了一步满脸不解。
“马哥?”
“你太让人有机可乘了。”
“哎?”夏夕寻有些慌张。
他俯下身来,把她禁锢在墙角。他的眼睛里充满了力量,瞳孔微微放大。
“马哥,别这样。”她别过头。
“看着我。”他勾起她的下巴。
“看到夏夕寻了吗?”
“好像去琴房了。”
“谢谢。”他微微有些不安,快步冲琴房走去。
“你知不知道我对你的感情?”
“……”她微微垂眼,“马哥,对不起。”
“因为他?”他用余光扫了扫门外。
夏夕寻回头从门上的玻璃看见他熟悉又泛着怒火的面孔。
“我要让你成为我的人。”他的鼻息湿热,让人很不舒服。
他舔食着她的手指,抚上她的肩膀。手从肩膀滑到胸口,扣子一个个被解开。
门外是他的咆哮,使劲击打着琴门。第一次,看到他如此气愤。像是要把天空撕裂,强悍如斯。
“不要……”她哀求着,想要推开他。无计可施,无济于事。
她只想属于重哥一个人,她用力一咬,嘴角流出了血。
他发觉到了,狠狠捏住她的肩膀。
“张嘴!”
门被踹开,任重从他手里夺过夏夕寻飞速冲向校医室。
看他犹如繁星的双眸在夜色下闪闪发亮。
“重哥……”
“为什么这么不懂得珍惜自己?”他皱了皱眉,满眼心疼,“疼吗?”
夏夕寻使劲摇头。
“老师!我……”她欲言又止。
“我知道。”他拉她入怀,夏夕寻又闻到他身上好闻的茶香。如此,便足够了。
夜幕里,两个男人不动声色地看着对方。其中一个点了支烟,这让他皱了皱眉头。
“听说你订婚了,恭喜。”
“谢谢。”
“夏夕寻同学最近好像有心事。”
“我知道,她是我的学生我自会开导她。”
“你开导不了。”
“那难道你能?”
“她是因为谁你应该最清楚。”声音高了一个八度,不似平时干净的声线,“离她远一点,你只会害了她。”
任重愣了愣,再也说不出话。是的,他何尝不知道她对自己的感情,可他无法回应,他没有资格。
3
最近夏夕寻比往常更加忙碌,缺的课把她的空闲时间塞满。就连任重一天下来也不怎么能见到她的影子。
任重像是堵逃课的学生一样堵夏夕寻,“夏夕寻,我也给你补不了别的,语文你落下的那几节课我找时间帮你补上。”任重捧着电脑倚在门边,“记得找我,最近事情太多。”
“老师,请等一下。刚才课上讲的那个修辞手法我不明白。”
“找时间我给你讲一下。”任重牵起她的手,穿梭于人群之中。没人发现他们牵着手,因为他们走得飞快。夏夕寻觉得他引自己超越了时间超越了时空,在他身边是那样的幸福。
他的手有些湿润,暄软的感觉让人觉得这不是男人的手。这是他第二次,牵住了她的手。第一次的时候是刚见面时的握手,那时的他们出于礼节,现在的他们只想牵着彼此的手去远方。
任重停下来,“夏夕寻,你身体不好,学习别那么拼。你不会的我晚上给你单独讲。”
夏夕寻心砰砰的跳着,而且越来越快。她想行让自己平复心情,可是满脑子都是单独补课的这种场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什么的,太羞耻了啊。
“夏夕寻。”
“在!”
“今天晚自习来我办公室。”
“好~”居然是晚上,居然是晚上,居然是晚上!
任重进教室的时候夏夕寻趴在笔记上睡着了,上面密密麻麻写着课文的预习。诗句她不懂的地方都一一用笔勾了出来,这年头还有人这么认真学语文,任重有点感动。他有些不想叫醒她,他轻轻吻了她的脸颊却又触电般的弹起,他立刻走向窗边。晚风阵阵,吹不散脸上的热气。他还是叫醒了她,不然她来这里就没有意义。
“这首诗在形式,字词、句式的特点有哪些?”
“长短不一,多用兮字。”
“离骚是抒情诗,怎样抒情?”
“通过人物形象抒情,通过比喻抒情,通过句式变化抒情,通过“兮”抒情。”
“行,没什么问题。”任重敲了敲课本。
“今天就到这儿吧。”
“谢谢老师。”
夏夕寻有些失望,虽说都是脑补可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生……
“老师……”
“嗯?”
夏夕寻上前一步,微微仰头他们四目相对,可能是眼神太过炙热,任重躲闪开来,她却一个壁咚拦下他的无路。
身高差注定这个壁咚没什么威力,夏夕寻有些慌乱。
“我……”
“还有什么问题吗,夏夕寻同学?”
她像是触了电一般,整个人都没了力气。夏夕寻同学……他第一次叫得如此生分。
“没有了……老师。”她狠狠的低下头忍住眼眶里打转的泪水夺门而出。
她跑了很远很远,她在操场停了下来。昨天还那么温柔的他,今天像是变了个人。她回想起他冰冷的目光,那才是真正的他。夏夕寻,你究竟在得意忘形些什么?他是你的老师,关心你爱护你帮你解围都是分内之事,换一个人他也会这样做的。
“哈、哈、哈、哈………”她一圈一圈的跑着,闷热的天气让她窒息,可她不想停下来。满脑子都是他的事情,好难受。汗不停的流,代替着眼泪,不停的流。
夏夕寻跑到第四圈的时候,雨点稀疏落下马上变的密集,像子弹一样砸在身上又穿透心脏。这场雨让她清醒,还是让她眼前更加朦胧?
忘了他,实在是太疼了。
忘了他,其实根本做不到。
忘了他,痛苦的还会是自己。
任重远远站在雨里,看雨水朦胧了她的身影,看她一圈一圈不知疲惫的跑着。她淋雨,他就陪着她淋。他没有勇气再向前迈出一步,却想要给她个拥抱。
“对不起……”在雨里,分不清他脸上的是雨水还是泪水。
夏夕寻,有些路注定只能你自己一个人走。
4
“可能要完。”503宿舍的几个人开始头疼了。
“期末考试就还有两周了。”
“语文谁背了?”
“我背完了,你们要资料不?”
“啊啊啊,叛徒!”
“………”
娅竹突然冲过来拍了拍夏夕寻的肩,“夏夕寻,整个宿舍的命运就掌握在你手里。”
“此话怎讲?”
“你去任重办公室偷套考试题吧。”娅竹突然兴奋,“就一道黑影,任重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打晕,然后翻时间的时候发现少了一份,一定是查错了,他这样想着。”
“可怕。”
“咱们先别管语文了,你看看英语上次的阅读题,就不是给人做的。”青凌此时非常崩溃,明明都能读懂就是选不对是闹哪样?
“作弊吧。”
“就咱们这点小手段?逃得过任重那火眼精金?”
“问度娘啊。”青凌抄起手机就百度了一下。
“那还不如问小白。”夏夕寻那天可算是见识到了什么是大神。
“白柏松?”
“可不,他什么招都有。”
“走!”青凌拽着两个人就去了班级。
小白正在值日,班里再放歌。一段超有节奏感的外文歌让大家都兴奋不已。
“小白!”夏夕寻怕他听不到。
“啥?”
“教我们作弊!”
“大姐!能不能小点声!任重还没走呢!”
“喔……”夏夕寻缩了缩脑袋。
“别怂啊,“青凌上前一步,“小白,听说你作弊可牛了。”
“那是!”
“教教我们。”
“行。”小白拿出一包手纸,又拿了一个胶带贴在卷子上,轻轻撕下来,字迹完整的粘在胶带上,往手纸上一贴,还真看不出来。
“我去!我以前以为手纸只能用来上厕所的!”娅竹目瞪口呆。
“快快快,还有别的吗!”青凌两眼放光。
“别着急啊。”
“着急死了大哥!”
“咳咳,你们再看这个。”小白像变魔术一样折了几下小抄,夹在手指缝里刚刚好。像打扑克一样,纸片飞舞在手指间,这简直就是个小型图书馆。
“这个太难了,要是没弄好,我得把小抄洒一地。”青凌摇了摇头。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瓶姐,你胆子太小了。”
“对了,数学的小抄谁做了?”娅竹翻着笔记。
“没给划重点啊。”
“什么?!”娅竹是崩溃的,不划重点都不会呢,没有重点?这分能不能不要了?
“我发现一个问题。”娅竹拿起笔。
“只要数学老师不想让你过,你肯定就过不了。”青凌接着说下去。
“心好痛。”娅竹捂住胸口。
“反正考前熬夜这种事情咱们又不是没干过,要不再浪几天吧。”青凌破罐子破摔。
“我看行。”娅竹随声附和。
“厉害厉害……”夏夕寻老老实实的坐下学习,说实话她的心挺乱的,可她不想让任重觉得她是因为他成绩才考那么烂的。心中燃起不明的火焰,一定要证明给他看。
“如如,这道题怎么解?”半斤八两的两个人开始非常费力的讨论这个题的解法。
“概率是1。”薛爷扫了一眼题说出答案。
“大神!别走!”她们俩一个人抱住一条大腿,“给我们讲讲吧。”
薛佳雯叹了口气,“来吧。”
回到宿舍已经很晚了三个人又在吵到底谁先洗澡的时候宿舍熄了灯。
“累死了……”娅竹坐在床上发呆,“万恶的考试啊……”
“咱们这已经……挺好了,你看那些高考的。”
“唉。”
“我觉得我可能要靠蒙了。”
“夏夕寻你是不是准备语文考个100?”
“语文又不是重点……我感觉我阅读要废。”
“洗洗睡吧,我没心情复习了。”
宿舍陷入一片寂静,青凌点着充电灯开始看小说,娅竹吃起泡面,夏夕寻翻开手机,上面多了一条信息。
“考试加油。”上面写道。
她叹了口气,关机。
考试当天。
“想上厕所的赶紧去,十分钟以后开始考试。”任重敲了敲桌子,“别在考场吃东西。”
“小寻,”娅竹拍了拍夏夕寻,“早上你买的哪种糖?”
“巧克力。”
“我买的糖豆。”娅竹拿出个瓶子晃了晃,“考试吃糖聪明。”
“这个真的有用吗?”
“有用哦!吃了糖能高出十分呢!”
“你……傻的可爱。”
夏夕寻有些心烦,考数学偏偏是任重监考,本来就紧张看到他更紧张。
“小寻!”娅竹冲过来。
“诶!怎么了?”
她把双手放在夏夕寻头上,“给我点儿你的灵气。”
“噗。”夏夕寻觉得好笑,“给你都给你。”明明自己数学也不好。
跑回座位坐下双手合十,闭眼聚精会神。
任重在讲台上无语,考个试而已,祈祷都用上了,这帮孩子……
任重也算是监过很多考场的老师,这个考场也算是集齐了各路神仙。考试才开始半小时就有人睡觉,做一道题就往嘴里塞块糖,铅笔盒里放着小抄却不敢看………
任重叹了口气下去走了两圈发现夏夕寻扶着脑袋,他身体站在娅竹的位置脖子从后面探到夏夕寻后脑勺。夏夕寻全然不知,她数了数做了的题,才做上了三分之二。任重看她空空如也的第三面卷子,觉得有些好笑。每个人总有擅长和不擅长的事情,想当年他在裤兜里放小抄结果摔了一跤给摔掉了就被监考老师气急败坏的哄出考场。这帮孩子起码没有抄的念头,也算是好事吧。
考试还剩十五分钟的时候夏夕寻有些气馁了,要不就这样交卷吧……可她的自尊心不允许,她在和任重较劲,她想要变得更加优秀作为一个好学生听话的学生站在他面前。
虽然这些,任重都觉得是无所谓的事情,可对于她来讲,是不一样的。
“终于……考完了。”
“我都糊了。”青凌叹着气说。
“打起精神来,考都考完了,high 起来啊。”娅竹完全把考试抛在脑后。
也就疯了一周就出了成绩,503宿舍一片死寂,个个都耷拉着脑袋。
“我数学没及格……”夏夕寻简直追悔莫及,就差一分啊,要不要这么倒霉。
“你就一科没过,友情的小狗死了!”娅竹前一摔毛绒玩具。
“你们都没我厉害,我语法没写作文。”
“what?!”
“唉……”
自从发了成绩,晚自习的时候没人敢得瑟了,都乖乖低头看书。毕竟叫家长可不是闹着玩的。
夏夕寻趴在后门得小窗户暗中观察,娅竹看到她打的手势帮她开了门锁。趁任重转身写字的时候夏夕寻偷偷溜回座位。
“夏夕寻,晚自习后来我办公室。”任重没有转身。
“?!”夭寿啊啊啊啊啊啊!
下了晚自习任重夹着电脑回办公室坐等夏夕寻,一边翻出夏夕寻的档案。其实她的数学成绩还不算差的离谱,数学一直是她的弱项,这次挂掉也算是意料之内。
“老师……”夏夕寻开门露出半个脑袋。
“坐。”任重喝了口茶。
夏夕寻直直的走过来僵硬的坐下。
“数学用不用帮你找老师补一补?”
“不用不用,我下次能过。”夏夕寻有些不服气,就差一分,下次一定能过,才不要老师帮忙。
“考试的时候有紧张吗?”
“没。”
“嗯。”
夏夕寻抬头刚好对上他的眼睛,如此冷清。
“老师,下次我一定会做得更好请您放心。”
“嗯。”
“老师,只要我足够优秀就可以站在您身边了吗?”夏夕寻没头没尾的来了一句让他摸不着头脑。
“我会用尽全力弥补这十五年的空缺,所以,请您等等我。”那眼神是那样坚定澄澈,以前为什么没有发现?
任重明白她在说什么,可他不想她总是勉强自己。
“夏夕寻,你只要做好你自己就可以。”任重吹了口茶,“其他的事情我来考虑。










评论(6)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