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の恋

宠虐文 萌师生 卡樱是我的正义🌸

时光祭

【海之卷】唯安
2
夏夕寻回到学校再没和任重说一句话,她刻意避开他不去想他。已经错过的人,没什么理由再去想念了。过好现在的生活,变得更优秀是她现在要做的事情。
“任重,我要你后悔,当初没能给我个机会。当我再次站到你面前,你只能仰望着,就像我当初那样。”夏夕寻一遍一遍对自己说着,她痛苦着,他给她留下的记忆像烙印一般烧灼着她的心。为什么要记起,还不如就那样忘记。至少不会像现在,这般狼狈。
“小寻你回来啦。”马哥揉了揉她的头发,这小脸儿怎么又瘦了不少。
“马哥。”
“周末出去玩吗?我今晚有个演出,在酒吧。”
“好啊,我要去看。”
“来吧,晚上校门口等我。”
夏夕寻没去过酒吧,更没去过夜店。她纠结了很久要穿什么,最后穿了自认为最适合酒吧的一身。
“走吧。”他为她打开车门。
“谢谢马哥。”有时候眼前这个人的一些小动作会让她觉得他无比温柔。他待她如兄长,让人安心。
他车开得很好,她坐着也舒服。路上聊了很多,虽说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但夏夕寻觉得很开心。她竟然没有睡着,这让她很意外,也许是因为他一直和她说话。
“一会儿进去跟紧我,别被奇怪的人缠上。”
“好。”
那是灯红酒绿的一条街,看得她眼花缭乱。她觉得自己身体中的某一部分被点燃,她尽情享受这种从未体验过的地方。
“小姐,喝一杯吗?”
他刚想帮她挡酒她却接过酒杯,摇晃着,是杯粉色佳人,“你当我是小孩子吗?”语气中带着点从未有过的魅惑。
“抱歉,我帮你换一杯。”
“不必了,你、不是我的菜。”夏夕寻靠近那个少年轻轻把酒杯放在他的手里转身离开。
他很奇怪,今天的她像是变了一个人,“喜欢这里吗?”
“并不讨厌。”
“我先去准备了。”看来把她自己留在这儿没什么问题,她能自己应付自如。
“好。”
她像个暗夜的精灵,黑色的裙子上有着星星的形状。她身上的气质足以让她成为这里的中心,孤傲又不染纤尘。
她看到他出现在舞台中央,冲他微微一笑。他有些享受这个夜晚,他看到了不一样的她。
“很高兴大家来到这里,我是严彦。接下来这首歌,我想送给一个人。”他拿着吉他的样子,和那个午后一模一样。聚光灯闪烁,响起了有些慢的前奏。他握紧麦克,诉说着情歌。
“你熟睡的样子 你认真的样子 我都记得。”
“橘色灯光下是你迷茫的坐在琴前。”
“想要抚平你的伤 却那样被你推开。”
“为你写歌 这个奇迹我希望你看到。”
“我想我不会忘记,那个偷偷哭泣的小姑娘。”
“只为你一个人写的歌,写到最后不知为谁做的歌。”
“夏夕寻,我爱你。”
那么多人欢呼着,这里属于他他也属于这里。
夏夕寻在台下静静听着,她拿了一杯莫吉托,他的歌就像这莫吉托酸涩却很好喝。
她沉浸在这首歌里,她流泪了,她很感动这世界上有这样一个人这般爱自己。可她又无奈的笑了,有时候,爱你的人你偏偏不喜。
“喜欢吗,这首为你写的歌。”他轻轻触碰她的脸颊,这一次她没有避开。
“喜欢。”喜欢他的歌,可是没有办法真的喜欢他。
“小寻,我以后只为你写歌好不好。”他拽住她的手腕,正因为爱,所有才那么卑微,夏夕寻又何尝不知道眼前这个人的心意。
“这样好吗马哥,你还会遇到你想为她写歌的人。”她看向他的眸,对不起。
他松开手,“也是呢。”
“我一会儿还要演奏,完事之后我送你回去。”他转身离开,爱上她本来就是错、错、错。
“好。”
夏夕寻翻开手机,里面都是他的痕迹。他的照片,他的信息,他的未接来电,他的微信。她叹了口气合上手机却有个陌生的号码打进。
“喂?您好。”
“是夏夕寻小姐吗?”是个干净柔美的声线。
“我是。”
“你好,我是任重的爱人。”她顿了顿,似乎在试探,“现在有时间吗?约你喝个酒可以吗?”
“可以,我现在就在酒吧。”夏夕寻晃了晃酒杯心里没有一丝波澜。
对方在话筒的另一边皱了皱眉,“地址?”
“不夜城,猫的故事。”
“好。不见不散。”
夏夕寻此时很平静,这个小姐姐无非是想来个下马威,约在酒吧,自然是拼酒。
“晚上好。”
“晚上好,想喝什么?”夏夕寻大大方方的问道。
“威士忌。”
“老板,来一瓶威士忌。”
“你对任重了解多少?”对方单刀直入。
“不比你少。”夏夕寻露出锋芒。
“我们已经结婚了,过去的种种我不会计较。但是,从现在开始,你最好不要来打扰我们的生活。”她不允许任何人妨碍他们,他可以现在不爱她,可不代表以后不爱。至于这个半路遇到的小可爱,不会是她的对手。
“我不会再去打扰他了,可他爱的人不是你,你这样强求他不觉得过分吗?”夏夕寻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喉咙的灼烧感,酒流进身体里,甚至流到哪里她都能感受得到。
“过分吗?”她倒了一杯给自己,“我那么爱他他怎么能不爱我呢?”
“没人说过你爱他他就要爱你的道理。”
她又何尝不知道呢,只是她不甘心,那么多年了,他都没好好看过自己一眼。
“这样吧,小妹妹。把这些酒都喝完,然后……”
她掏出手机,屏幕上显示着一段话:“我和夏夕寻在酒吧喝酒,你来找我们。”说罢,她把手机扔进酒里。
夏夕寻明白了,任重一定会来。但是两个人,他只能带走一个。像是受了酒的蛊惑,夏夕寻拿起面前的酒杯,“好,我喝。”
另一边任重皱了皱眉,到底是哪一个酒吧啊。他把车开得飞快,他把不夜城翻了个底儿朝天终于找到了她们喝酒的那家店。
夏夕寻头很晕,看着对面她不倒自己也不能认输。一杯必醉,却千杯不倒。一杯一杯下去,烈酒灼烧着胃,烧伤了心。努力压下所有的痛,夏夕寻死死盯着她,终于……对方倒在桌上,夏夕寻捏碎手中的酒杯 :“是我赢了。”
“小寻?”他从台上下来看她面前倒着一堆酒瓶,“怎么喝了怎么多?”
夏夕寻摇了摇头,闭上眼睛。“任重,你到底会选谁……?”
忽然她闻到了淡淡的茶香,和着她身上的酒味儿。这个怀抱,她早已等了一万年。
“你来做什么?”
“你就是这样照顾她的?”
他指着倒在桌子上的女人, “带你的女人走。”
“我怀里这个,才是我的。”任重脱下衣服把她包起来,他不喜欢她穿成这副样子在这种地方。
“我不会再给你机会,我会照顾好她。”他转身离开。这地方,他甚是不喜。
“呵。”留下他望着熟睡的女人,他不由得有些可怜她。他们,都喜欢上了不该喜欢的人。
翌日。
刺眼的阳光照在脸上,她睁开眼,脖子很酸。此时酒吧的酒吧很安静,她还在这里,就说明……他没有选自己。
她看了看对面熟睡的男人,好像是昨天的吉他手。她拍了拍他的肩,这样睡下去醒来会很难受。
“唔……”他转醒,睡眼惺忪。阳光洒在他的头发上映出一种金棕色的光,他揉了揉眼睛,扯了扯衣角。感觉头痛的厉害,昨晚他不记得自己喝了多少。
“你……”她反应过来,他们难道就这样共处一室一晚上?
“我什么都没做。”他举手投降。
“罢了,他最后还是没有选我。”她低下头,泪湿了眼眶。
“有些事情,是天命。”他算是想明白了,小寻对任重有多痴情他又不是不知道,他只是……不想看任重一次又一次伤害他最爱的人。
“你若信命便不会和我在这里烂醉如泥。”
“这位小姐,你……”
“两位,打扰一下,我们这里白天是关门的。”
“我们马上走。”
“我开车送你回去吧。”
“不用,你酒还没醒,我哪敢坐你的车。”
出了酒吧,他们的路是反方向。没人回头却心照不宣地微笑着,有时候结束便是开始。只是,他们或许还没有准备好。
任重看了看手表,已经十点钟了。
他想起昨晚喧嚣的酒吧,令人窒息的气氛,醉酒的两个人。他微微皱眉,夏夕寻你真是什么地方都敢去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得叫她起床了,任重看见熟睡的她。算了,再让她睡会儿吧。
“重哥,果然你是喜欢我的。”她甜甜的笑着,嘴里喃喃道。
任重哭笑不得,有感觉有些恼火,“还不是因为你比较小只,抱着带回家没那么累。”他别回头,脸微红。

评论(3)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