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の恋

欢迎约稿 QQ:3284877692
擅长水彩(花卉、风景、动物、星空)
动漫只能画线稿(需要人物设定)
以上均为手稿
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时光祭

【海之卷】初遇
1
这时候岸边海风阵阵的吹来,浪被撞击在礁石上,溅起了洁白的水花,它涌到岸边,轻轻地抚摸着细软的沙滩。海浪一层一层从远处轻盈地荡来,给沙滩勾勒出一道白色的裙边,使大海更加迷人。
那是她第一次来到海边,海风轻抚她的脸颊。闭上双眼,呼吸着那微咸的气息。捧起闪着金色光芒的海水,晶莹的水顺着指缝流下,只留浅浅的水在掌心若有若无。抿了口海水,微微笑着。原来,海水是咸的。
海边日落的光辉照在沙滩,金灿灿的一片,正当她沉醉其中的时候,不知谁的声音伴着海风轻轻响起:“你的裙子湿了。”
抬起头,一双墨色的眸犹如夜晚的空,深邃、神秘、静谧,好像宇宙尽头无尽的深渊,多看一会儿便有一种快要被吸进去的错觉。
“谢谢。”她把视线移开,拧了拧白色的裙角。一边看着他渐行渐远的走在柔软的沙滩上,一边从背包里拿出画笔,日落的光,不刺眼。
听手中的铅笔在纸上翩翩起舞,调色盘像是有魔力似的,叠加、润染,无与伦比的颜色在纸上诞生了。画上的世界,仿佛另一个时空的景象。
“这幅画取什么名字好呢。”放下画笔,走到远处仔细端详,她的每一幅画都有名字,可这一幅怎么也想不出。不是因为这幅画有多美,而是眼前的景色无论是画面还是词藻,都不能诠释这里的景色。
她回过神,想起他墨色的眸,从没见过那种眼睛,明明是黑色的却星星一般的闪耀。
遥望海边,在海浪与沙滩交织的地方是挥舞着长剑的他。“她有些疑惑,为什么要在海边练习呢,道馆不是更适合吗?
悄悄走近他,他警觉的回头,剑擦过发梢,不偏不倚指向眉心。
他收住剑势,把剑收进剑鞘中,然后微微向她点了下头。 “抱歉。”
她抬头问这个比自己高很多的他:“为什么要在海滩上练剑呢?”
他勾起嘴角,“因为我喜欢海的这种淡蓝色,空气也很清新。而且,最重要的是,沙子很软。这样踩在上面移动起来比较费力,修炼的效果会更显著。”他浅笑着,却让她愣住了。刚才他面无表情的提醒她裙子湿了的时候,她以为他是个面瘫。
金色的夕阳下是他被阳光照耀成的褐色的发,垂下的睫毛又密又长。他臂上的肌肉随着舞剑的动作若隐若现,修长的腿强劲有力。他总是穿着红黑格子衫,许是很喜欢这件。
忍不住偷偷把他画了下来,阳光洒在海面,闪闪发光,而他站在正中央。
风迎面吹过来,沁入心底,凉凉的,把炎热一点点带走。海水卷起一层层浪花,那一朵朵浪花,就像欢快孩童相互追赶着,尽情的在浩瀚的海面上撒欢。风从远处带来了许许多多的尘土和污垢,肆意撒向海面,海浪把它们卷起,神奇的变幻出新的面容,而又保持着自己蔚蓝的颜色,保持着自己的美丽和干净。
眼望海水与天相接的地方,天是那样低,水是那样蓝,蓝蓝的海水就荡漾在心里,心跳缓缓的,悠悠的,有一种说不出的舒畅,心中就像没有云彩的天空。
沙滩上响起脚步声,“小朋友,又见面了。”他放下剑,用手拂去下颚上的汗。
“我有名字的。”她放下画笔认真地凝视着他。
她并不坦率,明明是有点高兴的,却还是摆出一副冷漠的神情。
“抱歉。”他略微有些尴尬。鬓角留下来的汗不知是因为太累还是对自己行为感到失礼。
“请问你的名字?”他走上前,很诚恳的的样子。
“问别人名字之前应该先说出自己的名字才比较礼貌吧。”啊……明明不是想说这个的,觉得事情又被自己搞砸了。一定又会被讨厌了,她暗暗想着。
他露出淡淡的浅笑。“我的名字是任重,任重道远的前两个字。现在可否问您的名字?”
您?她有些诧异,同时又有被人尊重的愉悦。
“我叫夏夕寻。”
数叶白帆,在这水天一色金光闪闪的海面上,就像几片雪白的羽毛似的,轻悠悠地漂动着,漂动着。
海水那么蓝,使人感到翡翠的颜色太浅,蓝宝石的颜色又太深,难以描摹。
屹立在岸边的沙滩上,向远处望去,只看见白茫茫的一片。海水和天空合为一体,都分不清是水还是天。正所谓:雾锁山头山锁雾,天连水尾水连天。远处的海水,在娇艳的阳光照耀下,像片片鱼鳞铺在水面。水涨潮了,海水中的波浪一个连着一个向岸边涌来。有的升上来,像一座座滚滚动的小山;有的撞了海边的礁石上,溅起好几米高的浪花,发出的美妙声音。
“你在画什么?”海风吹起他的刘海,她慌了神。“我看看可以吗?”他勾起嘴角询问道。
“可……可以。”她把画递给他,偷偷看他。
他偏了偏头,仔细端详着她画,眼神那样温柔。
“你画的真好看。”
“谢……谢谢。”
他们有时躺在沙滩上聊天,有时他教她练剑。有一次,他手里捧着贝壳向她走来,贝壳里面躺着珍珠。
“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他把贝壳放在她的手心。
她愣了一下,,“或许吧。”
“后院的向日葵,还在盛开着吗?”

“我的后院没有向日葵,从没有过。”她的眼神黯淡下去,记忆中的火光微微刺痛神经。

“是吗?可我还记得,那些向日葵。”他笑了笑,然后摸了摸她的头。

后来谁也没有再提过这件事情。每每落日时分,他在一旁练剑,而她则看着潮起潮落,偶尔拿上画板心不在焉。听到了海浪拍打沙滩的声音,海鸥在空中飞过,咸咸的海风吹过她的世界。
初遇他的那天,天空很蓝很蓝。他似笑非笑的侧影以及墨色的眼睛,他就这样无声无息的走进她原本黑白色的世界,带给她以前从来未感受过的感情。
2
日光倾城而下,时光刻下的印记在灵魂上闪烁。流年,在等谁的匆匆路过。悠长岁月平静,却被谁惊扰。时间总是在不经意间流逝。他们再次相见,却是足够细胞重新换一次的时间,七年。
“小寻,快来,咱们的班主任是个帅哥哟。”
“啊……没兴趣。”打着哈欠被拽着看这个几乎被所有女生议论的男人。
“好受欢迎的老师,能分到咱们班就好了。”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她透过她们的眼睛看到了憧憬、仰慕。
“随便啦。”对于她来说,谁教都是一样的,没有任何区别。
“好了,都回到座位吧。”是一种很特别的男声,她寻着声音的方向看去。
吵闹声渐渐消失,教室的讲台前多了一个身影。墨色的眼眸,英俊的面容。她转动的铅笔落到地上,她愣住了。
是他吗?
他还似从前那般,七年前的海滩,他是否还记得?他们四目相对,待她反应过来之后慌忙把视线移开。他在思索些什么。
是的,她认出了他,他亦同样。
只是再次相见,已经是换了一种身份。他是她的老师,而她是他的学生。于是自此相顾无言,过往终究成为了过往。
“我简单介绍一下我自己,我姓任,叫任重。”他回身在黑板落下两个字,然后把粉笔一弹。“从今天起我就是六班的班主任,具体的以后再说,我这有个表,先填一下,我初步了解下各位。”
于是教室变得安静,只剩下笔落在纸上的声音。
“小寻,我都好久没有写这种想写什么就写什么的自我介绍了。”娅竹扭过头,兴奋不已。
“哈哈……”大概只有娅竹觉得好玩吧。
唔……第一个,对自己的了解。
她抬头望着天花板,并不是很了解自己啊,索性就写不了解自己好了。
第二个,兴趣爱好。
绘画。
梦想?
她偏了偏头,这种事情从来没有想过。
“写完了吗?”他抬眼看了看奋笔疾书的同学们。
啊……这么快就要交了。她盯着梦想那两个字,写下了一段话:“我没有想过自己的梦想是什么,只是我决定在这里留下一段独一无二的回忆。”
午饭的时间很快到了,她感到些许困倦,午餐吃的是什么早就想不起来。她回到宿舍,阳光刚好洒在床上蓝色的床单,暖暖的。
好困,她睡着了。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安心的入睡过了。
“换宿舍?”
“对。”晚上宿管阿姨来查宿舍的时候这样告诉她。
“那我收拾一下房间。”
“收拾好了就去503。”
“好。”
东西不多,很多都是书籍。
“咱们宿舍来新的室友了!”她是来学校第一个来和夕寻打招呼的女生,她住夕寻的对床,叫娅竹。总是像只小鹿一样蹦来蹦去,很有活力的女孩子第一次见面就超热情的扑上来搭话。“我来帮你拿。”
“瓶姐,咱们宿舍换人了。”
一个白白净净的女孩子,很文静的样子。小小的、安安静静的,像极了白色的蒲公英。
“太好了,终于换了。”她跑过来打招呼,“你不知道,我们原来宿舍的那个人,简直了。”
“早就不想跟她住了,太好了。”
“喔。”夏夕寻对这种无聊的排斥没有兴趣,既然住到了这里就不要对别人太冷淡了,要热情,热情,微笑,微笑……
“老师好。”娅竹冲着门口挥了挥手。
老师?夏夕寻转过头。
诶?等……这里不是女生宿舍吗?
“老师好。”
“老师……好。”她急忙跟着补了一句。
“都在呢?”他扫了一眼宿舍,“在搬东西?”
“是的,老师。我们宿舍来了新室友,当当~”有点像神秘人物出场时的背景音乐,娅竹手舞足蹈的比划着。
任重打量着门口两堆像小山似的书,“我帮你们搬吧。”
“谢谢老师。”
“晚上都轻点闹腾,早点睡。”
“好的老师,老师再见!”娅竹想快点把班主任打发走好洗澡。
“这么着急我走啊。”
“没啊,老师您还有什么事情吗?”她们尴尬地笑笑。
“一般班主任会一周来检查一次宿舍,你们记着点是每周一晚上,都把衣服穿好了再开门。”任重倚在门边,“早睡啊。”
“嗯嗯,老师我们知道了。”然后毕恭毕敬的目送班主任的身影走远。
“啊~可算走了。”娅竹吐了吐舌头,“明天要早起呢。”
“那……”
“不能睡,起来high!”
“哈哈哈哈,好好好。”
“………”
就这样,夏夕寻开始了一段让人想起就会微微一笑的时光。
3
一个夏末秋初的早晨,她从睡梦中就被这样一阵清脆悦耳的声音唤醒。睁开双眼,没有往常的晨光熹微。掀开窗帘,看到了被雨朦胧的一切。
缕缕薄雾在天地间游荡;一丝丝清风在指尖缠绕;一滴滴清凉在脸上绽放。闭起眼,享受这一刻的梦幻美妙。
记不清是什么时候爱上观雨、听雨,那雨声清润细腻,带着三分木笛的悠扬,三分古筝的曼妙,以及,四分洗涤心灵的惬意。雨珠晶莹剔透,暖黄灯光下,光滑的珠面折射出璀璨的光芒。就好象生命,它对于时光,不过是一段短暂的插曲,却在那历史画卷中,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而那琴声的主人又是谁?
雨朦胧着一切,她看不清那个人。只是琴声的源头闪烁着一篮一黄的异瞳,有些魅惑。
她将手伸出窗外,接一捧清凉的雨,雨水穿过掌缝,蜿蜒向下,有一抹微凉,在指间蔓延。荧荧火光下,那雨水显得卑小却神秘,流向未知的尽头。不知道它将流向何方,也无法猜测何处才是它的归宿,可是她知道它最美的瞬间会在落地的一瞬间完美绽放—透明的水花,印证了生命的美丽。注定,雨花的绚丽需要埋葬雨珠的躯体。或许,生命本就是一场风景,她美亦或不美,只是在于自己如何去晕染色彩而已。因为,人能参与的神秘本就平凡,而人不能参与的神秘,纯粹是虚构。生命本身,就是一场神秘的风景。
她握住胸前的紫水晶项链,却记不起,是谁送给自己。
“小寻,时间差不多了。”旭递过来一杯红茶,坐在她身边。
“我知道了,哥哥。”
“到学校记得把这个交给晨。”
“好。”
转眼间便到了晚上,在地铁里迷了路,到校车上已经迟了十分钟。
“都到齐了吧,我这名单好像不全。还有没有人没来?”
“老……老师!还有我,对不起我迟到了。”她大汗淋漓的到车上报道,又带着歉意向大家点头。
“快上车。”他皱了皱眉头没再说什么。
往车的后面张望,全都坐满了。只有他身边的座位是空着的。
“坐。”他把背包拿开给腾地方。
带着命令的口吻,她赶忙乖乖把屁股印上去。
她和他距离很近,似乎连心跳声都能听到。他拿出手机摆弄了起来,像是在刷微博的样子。持续的困意袭来,昨晚睡得太晚了,她闭上眼睛很快睡着了。
学校是远离都市的东驼村,那里山清水秀,地灵人杰,还有许多美丽的女同学~只是有一段路年久失修石子遍布车道,崎岖不平,甚是难走。车上很安静,大家好像都在睡觉。车子摇摇晃晃,颠簸不平。
身体由于车子的摇晃变得重心不稳,她不知觉中把头靠在了他的肩上,他皱了皱眉头把她的头扶起来靠到窗户上。
“爸爸……”她喃喃道。是爸爸吗?爸爸回来了。
“我有那么老吗?”他嘴角一抽一抽,甚是无奈。“好麻烦。”睡梦中谁温暖的指尖掠过头顶,轻轻把头放在一个结实的肩膀。他舒了口气,看着她安心的笑了,她身上的味道很温馨,他被这香气萦绕渐渐沉睡。
不知过了多久,她醒了过来。好闻的茶香让她愣了一下,却快速直起身子。只听身后窃窃私语,立刻不知道真么办才好。他被吵醒了,脸愈发红热。他并不是很在意的样子,依然面无表情。
到了学校,她一个箭步冲下了车,跑回宿舍洗了把脸才冷静下来。
“晨,哥哥让我给你的东西。”
“叫二哥。”
“喔,二哥。那我先回去了。”
晚上,她又想起了白天那尴尬的事情,把被子捂住脸。
为什么,只有他让自己变得慌张?
4
回到最初的起点,记忆中他青涩的脸。他笑着说再见,而她却无法好好的对他笑出来。
其实,她并不了解他,唯一了解的大概只有他那极为神秘的家族。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他已经成为了她生命中的一部分。他是个温柔的人,最初,他们依赖书信,联系着。后来她第一次见到他,也是她第一次见到雪。
雪不属于冬天,只是在冬天降生,在时间上与冬天吻合。作为一种时令的点缀与装饰,雪是阳光底下一道稍纵即逝的风景。
在雪之前,没有哪个夜晚如此剔透,如此充满梦幻。会想起你叩开那扇窗户,雪就踏夜而来,映亮她低垂的眼帘。偶尔,她呆住,为那些一边跳舞,一边嬉笑的雪花而不知所措。想找个温情而简单的理由给那些窗台上被抖落的雪花,这样的凉,这样的白。
也许,太过于善感,雪中的情景总让她留恋。也许是因为,有雪的地方总会有他。只剩下模糊的印象,就是雪中他那纯洁的笑容。
“你是女孩子吗?”她伸出小手摸了摸他柔顺的长发。如丝绸般的温暖存于手心,风轻轻拂过,发丝飘飘。
“不……不是的。”他红了脸却很认真的凝视着她的眸。
“那为什么梳长头发呢?”她仰起脸问着比自己高很多又清秀的男孩。
“唔,我从小时候就一直留着了。”他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光晕,微微把头偏向了另一边,光晕化为漫天的红晕。
“您,喜欢吗?”他温柔地问道。
“喜欢。”不知不觉中为他梳了个马尾,有薰衣草的味道。”
“您能喜欢我很开心。”窗外雪花飘飘似他的微笑,清凉又纯洁。“我会一直等您,在我们最初遇见的地方等您。即使未来我们天各一方,我也会永远永远的追随着您。”
“从今天起我就是您的刀,只属于您。”刘海遮住了他蓝色的眼,满眼的纯净。
“嗯。”她那时,不知道“刀”意味着什么,更不会知道他残酷的命运。为他戴上枷锁的人,是自己。
“你也不过如此。”一群外族的男孩围住他,他们中的老大叫嚣着握紧他的衣领把他从地上拎了起来。
“咳咳……”他被衣领勒得喘不过气。
“你之前不是很厉害嘛!”他嚣张的气焰影响着周围的人,旁边的男生也开始对他拳打脚踢。
“可恶!”
“你说什么?!”他抡起拳头重重的砸了过去。
“啊……”他滚出去几米远之后瘫倒在地爬不起来。
“喂,你们都给我离他远点!”那不大的声音却异常威严坚定,他迷迷糊糊中看到一个身影。
“呵,没想到啊,你竟要一个小丫头来保护。”他迅速冲了过来,“喝!”他挥舞着拳头攻了过来。她一闪身躲了过去。他倒是很灵敏,抬腿一个回旋踢。
“轮回道·隔空!”
“啊!”他摔倒在地。
“大哥你没事吧?!”
“都给我上!”
腾空而起,两三下就把所有人打倒在地,用凌厉的眼神凝视着地上的人。
他们连滚带爬的退到远处。
“听着。”她拎起对方的衣领,不由分说的一记直拳打在他的脸上。“这一拳我替他还给你!”
“现在,滚吧。别让我再见到你们欺负他!”她用眼神警告他,如果有下次他就完了。
听着一帮人离去的嘈杂声,她回头看着还在地上趴着的他。
“你没事吧?”她走上前伸出一只手。
那一天,他看到了天使,很强的天使。就连背后的翅膀都是锋利的,他想要和她一样强大,足以保护所有人的力量。
“喂,你哭什么。”她皱起眉头极力掩饰着慌张,这是她第一次看见男孩子哭。
“是他把你打疼了吗,不要紧吧?”她低头询问他。
“我没事,”他仰起头,“谢谢你!”
“唔。”因为打架而被感谢的感觉有点奇怪,不过,还不赖。
“快起来,你在地上躺了这么久还没躺够吗?”她递上随身带着的手帕,轻轻擦了擦他脸上的伤和晶莹的泪水。
他捧着手绢冲她笑着。她蹲下身去,伸出手。“我是百里家的次女,你你叫什么?”
“命。”他把头埋在膝盖中。
“听不到。”她把耳朵凑了过去。
“我……我叫命。”他瞬间红了脸。
“真是个奇怪的家伙。”她拉着他的手把他从地上拽了起来。他的眼,澄澈透明。
又是他仿佛踏雪而来,她感觉到自己的心在跳动着。
“好久不见,百里大人。”
“好久不见,命。”
她一直相信,他会在最初的地方等待。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