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の恋

宠虐文 萌师生 卡樱是我的正义🌸

时光祭

【星之卷】永夜
1
“晨还没下班吗?”夏夕寻看了一眼墙上的钟表。
“还没呢,”旭关上浴室的门,“洗澡水放好了,记得试一下温度。”
“好。”
躺在水里感觉放松多了,夏夕寻可能是累了,闭上眼睛困意渐渐蔓延开。
不一会儿浴室的门急促的敲着,夏夕寻有些奇怪的睁开眼睛。
“寻,你二哥说那些人来了。”
“穿好衣服跟我走。”
“好。”
夏夕寻刚穿好衣服就听到有人敲门,她跑着去开门,“晨,今天好晚啊……”
“!”她看到一个莲花样式的刺青,还没反应过来,只觉刀光剑影闪过,月光下谁张开羽翼,散落一身繁华。
“哥哥?”粘稠的液体淌在手上,温热的。他用身体为她挡下致命的一击,“寻,快走……”
“别过来……”夏夕寻一步一步后退,直到背贴到冷冰冰的墙上,“不要……”
“哥?”赶回家的晨看到倒在血泊中的他和被逼到墙角的绝望的妹妹。
逃了那么久,最终还是被找到了。他们是百里家最后的希望,也是那些人最想除掉的存在 。背负这个姓氏,乃宿命。
夜降临了,这是最漆黑的夜晚,谁也看不到黎明。
“寻,闭上眼睛。”
夏夕寻紧闭双眼,一息过后她睁开眼睛,那三个人已经倒在地上。
“晨……带她走……”
“哥,你不会有事的!”晨擒住眼泪,“我们带你一起走!”
“晨。”声音不大却难以抗拒,“带上我只会拖累你们,这把匕首是父亲曾经狩猎时用过的,他会保佑我们的。”银色的匕首闪着光芒,上面镂空的十字架让人熟悉。
“哥……”这伤,正中要害,已经……救不了了。
“听我的话……带寻走……她可是咱们唯一的妹妹。”旭勉强扯出一个微笑。
“哥哥!不要!”她挣扎着,这样流血下去哥哥会死的!“哥!哥……”眼角的泪痕那样清晰,眼前突然黑了下来。
晨出手打晕了妹妹,“对不起,寻。”不能让大哥白白牺牲。他看到窗外多了一辆车,看来来了不止这三个人。
晨拿起钢琴上的钥匙抱着妹妹去了后院,雨点渐渐密集,他在雨中开着旭的车带夏夕寻逃离。
屋里旭倒在地上,如果没有血缓缓流出,就好像睡着了一样。他还能给他们留下什么?他吃力的从怀中取出信纸,写下了一行字。
晨看着油箱,这样下去早晚会被追到。他停下车,把妹妹抱到树林里放在一棵茶花树后。
“哥哥,你要去做什么?”夏夕寻伸手拽住了他。
“寻,一会儿不要看也不要出声,”那犹如天使般的笑容,“我去杀光他们。”说出这样冷酷的话。
“哥哥,别去!”
“别去……”
她从来只能追着他们的身影。
那群人下车打开前面停下的车的车门,里面没人?
“!”只是一瞬,颈间的血管被划开,血喷涌而出。
那一车人见状都冲下来,此时的晨俨然是个修罗,刀过之处鲜血四溅。战神再强大也终究寡不敌众。他用尽最后的力气扑向杀手,这是最后一个人了。
对不起妹妹,哥哥只能陪你到这里了。
“二哥!”随着一声巨响,夏夕寻的哭喊被淹没。紧接着倾盆大雨砸在身上,雨水冲走了所有的血迹。夏夕寻空洞的眼神看着地上躺着的人,她踏过那些尸体抱起哥哥冰冷的身体,“二哥,我带你回家。”
“咱们回家……”夏夕寻喃喃着。
她把汽油倒在那些人身上,若是谁看见她脸上的表情一定会奇怪吧。她比任何时候都冷静,也比任何时候都冰冷,毁尸灭迹才是最好的办法,她要好好活下去。
夏夕寻没开过车,她本能的驱动着车,仅剩的汽油只能把他们送到这里。夏夕寻背起哥哥一步一步走回家中,已经是凌晨三点半。
她小心翼翼的把晨放在旭的身旁。黎明的光照进了窗,照得她的脸苍白。心如死灰,又是一个人了……她流不出泪,用最后那点力气颤抖着拿出手机按下一串号码。
“老师,”
“夏夕寻?怎么了?”
“救救我……”话音落,夏夕寻晕了过去。
当任重找到她时,已经是正午。
推开门只觉血腥味刺鼻,任重只觉得眼前的一切那样不真实。
顾不上太多,他摸了摸躺在地上两个男孩儿的胸口,心脏已经停止跳动很久了。他抱起夏夕寻,她身上烫得吓人。
任重的脑子乱了,这究竟是何等深仇大恨,惹得一夜之间这家便只剩她一人?
办了住院手续之后任重看着躺在床上的人,她的脸色苍白得不像样子,汗不停从额头冒出,眉头紧锁像是在经历着梦魇。
他用酒精擦拭着她的身体,擦到手的时候,满手的血迹斑驳让他不忍再看下去,他一点点为她擦去,一双纤细的手变得干净。输液让她的手臂发冷,他帮她把手放进被子里。
“哥哥……不要……”夏夕寻吃力的吸气,就像是沉在海底无法呼吸。
“夏夕寻,别怕。”任重紧紧握住她的手。
“为什么……为什么留下我一个人……”泪混合着汗水流下来,湿了枕头湿了衣襟。
夏夕寻开始有了意识的时候已是半夜,她扯掉手上的针从床上下来。
开门的声音吵醒了他,“夏夕寻。”
“这是哪儿?”声音打在墙上。
“医院。”
“我要回家,哥哥还在家等我。”
“他们已经不在了。”任重淡淡说道。
“骗人。”夏夕寻跌坐在地上,“他们只是睡着了,对……只是睡着了……”夏夕寻回忆起昨晚,血洒了满地,空气里都是泥土的气息。冰冷的雨,没有温度的身体,“啊!!!!!”
夏夕寻痛苦的抱住头,谁来救救她,告诉她那一切都是假的?
“夏夕寻!你冷静点!”任重见她情绪失控按下呼叫护士的按铃。
“先生,这是镇定剂,可以暂时稳定她的情绪,一会儿需要用药物让她进入沉睡,不然她的精神没办法支撑下去。”
“我知道了。”
夏夕寻感觉房间更加空旷了,那些人的声音一点点远了,这世界仿佛与自己无关了,好困……
任重见夏夕寻安定下来松了口气,他离开医院,回到夏夕寻家里。报案之后这里被封锁,他看着警察把两个尸体抬上车。夏夕寻,你的哥哥们去了一个很安宁的地方,他们现在需要休息。
“麻烦您直接把尸体火化,然后下葬。”
“您是这两个人的亲属吗?”
“是的。”
“请和我做下笔录。”
“好。”
夏夕寻见了他们只会更加绝望,还是直接下葬避免她再受到精神上的创伤。私自做了这样的决定虽然不妥但是任重想不出更好的办法。
“夏夕寻……”
回了医院他静静坐在她身边,这孩子的样子没怎么变,还是那张孩子脸。可他看不到她平日里微微的笑,只看见她满脸的痛苦和无助。
夏夕寻,我想要保护你,可是每次你都让我措手不及。
“老师。”
“怎么样?”他扶她坐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没有。”她的语气平静,让人更加没底,“我想回家。”
任重轻轻摸了摸她的头,“好,我明天带你回去。”
“老师,我以后就是一个人了。”她静静的看着他。
“我不会让你一个人的。”
“没用的,所有在我身边的人最后的走了。从前有人说我会给身边的人带来不幸,二哥总是去把那些人揍一顿然后大哥会和我说我是他们的守护神……可他们都死了。”夏夕寻的眼睛空洞又没有光亮,眼角留下的泪划过脸颊滴在手上,吧嗒、吧嗒。
“夏夕寻你看着我。”他托起她的脸,“我不会走的,相信我。”
“呜呜呜呜……”夏夕寻的眼神里终于有了一丝光亮,“老师……别走,求求你……”她抱住他,他是有温度的,他是她唯一的光。
“我不走,我就在这里,别哭了。”他轻轻抱住夏夕寻突然一阵心疼,她还不到十八岁,她还是个孩子,为什么要让她经历这些事情?他不明白,他不懂,这苍天从来就是这么不公。
他接她回家的那天天空像是被洗刷过一样,透明澄澈。没有一丝云朵的天空,让人放空一切。
“夏夕寻,今后你有什么打算?”
“我还不知道。”
“作为你的老师我要提醒你,不要想着为他们复仇,他们也不会高兴你这么做的。”
“……”夏夕寻没有说话径直走向墓碑前,这季节,樱花早就落了。她拿出一个荷包把里面的花瓣洒下,“哥哥他们最喜欢樱花了,我也是。”
“明天这棵树开花的时候我还会回来看你们的。再见,哥哥。”夏夕寻没有回头,她心中已经有了答案,没有人能阻止她,包括眼前的他。
“终于还是因为这个姓氏,带走了我最亲的人。”十八岁的成人礼,太过沉重了。
即使前路永夜,我依旧选择一个人走下去。

时光祭

【海之卷】唯安
4
“喂喂,看到体育器材室的那些东西了吗?再有两天就是趣味运动会了!”娅竹兴奋地到处奔走相告。
“夏夕寻,别看小说了,压着我的腿帮我做几个仰卧起坐!”娅竹在床上躺平,夏夕寻一边举着小说一边一屁股坐到娅竹的腿上。
“一……”
“二……”
夏夕寻看着她费力的样子很想笑,“竹子,你一分钟能做多少?”
“二……二十五?”
“及格是三十诶。”
“我知道啊。”娅竹倒在床上,“我上次就没及格,不过这次趣味运动会不能拖后腿啊,我好久没运动了,这两天练练可能会好点。”
“你加油。”
“我去,你们俩干嘛呢?”青凌今天一脸非礼勿视的表情。
“帮她做仰卧起坐,你也来做两个?”
“不不不,我要吃泡面,擦哈~”青凌拿出她的泡面盒捏了半包老坛倒进去。
“啊,我也想吃。”竹子坐了起来。
“你再做五个。”
“啊~”
趣味运动会那天天气好得出奇,夏夕寻有些悠闲的坐在草坪上看着他们穿上袋鼠的衣服,像个睡袋一样套在身上,夏夕寻想笑。
“小寻,任重在那儿呢!”
“看到了。”
“你咋一点都不兴奋?”竹子很是奇怪。
“就是,你不应该扑上去?”青凌在一旁煽风点火。
“大好的天气,别提他。”
夏夕寻嘴上这么说着,可眼睛追着任重跑来跑去,“啊……看不见了。”任重被一群女生围住了,他一如既往的受人欢迎。
“天气真好啊……”
“小寻,男生叫咱们去颠球。”
“来了!”
于是……夏夕寻当然知道颠球是什么意思,但是眼球这球也太大了吧!一个气垫做的托底边上拴着好多条绳子,球坐落在气垫的正中央。
“这……能稳住吗?”
“能……吧。”
“比赛规则就是看哪班颠的多。”
班长看人差不多齐了,“一男一女隔着站,绳子都握一样的长度。”
夏夕寻看了看班长,这大夏天的,他足足黑了一个色度。“班长,你站我旁边吧,这样你就把热都吸走了。”
“你去死夏夕寻。”
一开玩笑就炸毛的班长,真可爱。
“各班都准备好,预备!”
“开始!”
这绳子不是一般的沉,颠起来很费劲。大家的力量加在一起才显得好了那么一些,“十一、十二、十三……”
“还有十秒!”
“大家稳住!班长说赢了请大家吃火锅!”
“我什么时候说过?”班长满头是汗。
“大夏天才不吃火锅!”
“对!还会长痘!”
“三、二、一。停!”
“一班21个、二班24个、三班19个、四班22个、五班26个、六班……三十一个!”
“卧槽,咱们班怎么这么NB!”
“哈哈哈哈,班长请吃火锅!”
“刚才谁说不吃来着?”
“没人说啊~”
一阵阵欢声笑语洋溢在风里,青春的尾巴你们能抓得住吗?多年以后,希望你归来仍是少年。
“给,班长请的冰淇凌。”娅竹拿了一大袋子冰淇凌跑了过来。
“我要芒果的。”
“有没有草莓的?”
“有吧……”一通翻找,“你们快点吃,一会儿要去拔河。”
“手疼。”
“一会儿让笑笑和夏夕寻上,拔飞他们。”
“握推八十!”班长蹦出来调侃夏夕寻。
“举重冠军!”蛤蟆调侃笑笑。
于是……被追着打。
“卧槽她们联手了。”
“哈哈哈哈,666666。”
“快吃,吃完了干活!”班长被夏夕寻追着还不忘提醒他们。
拔河比赛六班几乎所有的人都得上,谁叫班里人太少。
“还是一男一女。”
“班长你真是越来越猥琐了。”
“这叫男女搭配懂不懂?”
好像……也对。
一根绳子长长的顺下来大概站了十多个人,大家忙着研究战略,而我们班研究怎么坑人。
“一会儿拽不动了就把绳子一松,他们就都上天了。”
“没毛病。”
虽说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玩可是这群战士还是渴望胜利的。一男一女力量分配均匀,最前面是力量最大的凯哥,走后面是吨位级的小胖。
“预备!开始!”
旗开得胜,大家的感觉就是还没用力气就赢了。
“厉害了。我还没使劲呢。”
“下一场,六班对二班!”
一开始夏夕寻就感觉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拽了过去,她赶紧拉紧绳子,“大家稳住!”
几番波折之后对方可能是没力气了就把绳子一松,我们集体坐到了地上。
“我去,居然阴我们?”
“揍他们。”几个男生逞一时口舌之快。
最后一场决胜局对战四班。
说起来,上次女生篮球赛就和四班结梁子了,这次男生都一个个撸胳膊挽袖子跃跃欲试。
“巧了。”
“四班可都是体育生。”
“怕他们?”
两个班的终极对决,五班二班给我们加油助威,一班三班给四班加油。一场决斗即将开始,空气似乎都凝固住。夏夕寻觉得自己莫名兴奋起来,非赢不可。
“预备……开始!”
“一、二……一、二……”双方都非常稳,这场必定是持久战。
不能输,六班不能输。
三年来的朝夕相处,默契在其中流露。只要你们在身边,只要六班还在,我们就是最棒的。
比赛进入白热化阶段,两个班的体力都所剩无几。这时候能支撑他们的只有意念以及……对这个班的热爱。
曾以为,青春是不醉不归的酒,是夏夜晚风下滋生的汗,是台风天吹飞的伞 ,是只属于学生时代的特权。但我知道,是我们准备出发上路时,将错过的一些美好的风景,这是我们成长的代价,也终有一天,那些失去的终究会以另一种特别的方式回到我们身边。也许有一天,我们也不再是一无所有……
绑在绳子中央的红色旗帜终于偏离,哨声响起,“六班获胜!”
夏夕寻有些微醺,耳边充斥的尖叫渐渐被淹没在人海茫茫。她看到一个身影,熟悉的面孔微微一笑。
“所以说最喜欢这样的你们了。”作为这个班的班主任,他由衷的感到自豪。他还能陪他们多久呢?一点点看着他们长大的孩子,愿你们都好。
夏夕寻看着红彤彤的手,她拍了拍裤子微微笑着。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什么是能信任的,那就是你们,我的家人。
“重哥!快来快来,夏夕寻在和男生比平板支撑。”
任重看到夏夕寻在垫子上姿势标准的平板支撑不禁有些好笑,她这无性别感是从何而来呢?足足五分钟虽然这些学生到最后个个都把屁股撅上天了,娅竹青凌她们在一旁都笑到肚子疼。男生们也在死撑着,要是比女生先趴下那以后还混不混了?
“我不行了,班长你加油。”蛤蟆瘫倒在地上。
“班长不能怂啊!”
“夏夕寻别输给老黑啊!”
“啊……我不行了。”夏夕寻爬起来,班长有点厉害。
“我去,夏夕寻你个女变态。”班长累瘫。
“小寻你怎么能撑那么久?!”娅竹崇拜得五体投地。
夏夕寻撩起衣服,“因为我有腹肌和马甲线。”
“我去。”一群人惊呆的看着夏夕寻。
“夏夕寻每天都练,贼吓人。”青凌不止一次看她在空手道社做那个平板支撑。
“夏夕寻你把衣服穿好。”任重上前挡住男生们的目光,这丫头身材好过头了,那也不能随便撩衣服啊。
“喔。”
“任重老师!接力快开始了!”一位女老师跑了过来。
“嗯,我知道了。”
任重转过身对夏夕寻道:“女孩子注意点形象。”
“喔。”
夏夕寻两个“喔”让任重对她实在是无话可说,还像个小孩子一样闹别扭,明明都快成年了。任重微微摇头,即使成年了在他眼里也依旧是个孩子啊。
夏夕寻远远在站台上看着任重,他在人群中依旧那样出众以至于她每次都能一眼就看到他,据说……喜欢一个人看到他的次数就会成倍增加。
教师们的接力绝对是看点,老师们只要不上课,对学生们来说他们做什么都是新奇的。
“老、奕、加油!老奕,加油!”
夏夕寻看到任重跑在最后一棒,前面差距太多了,追不上的。夏夕寻却突然抑制不住的想为他加油,“重哥!”
“加油!”
她看着他跑在最后踏过终点,突然觉得自己好傻。那个人仰起头看到站台上的她,四目相对的瞬间夏夕寻明白了,她喜欢他到爆炸。

时光祭

【海之卷】唯安
3
“你好,我是新高一的铁沐橙。”
“我是六班的夏夕寻。”
“刚才你是在看任重老师吗?”
“唔、那……那个、”夏夕寻一时语塞。
“我超喜欢任重老师的!”
“一起加入任重老师的后援团吧,我们一起粉他!”她握住夏夕寻的手。
“诶?”夏夕寻有些吃惊也松了口气,只是喜欢老师而已,单纯的喜欢而已。
这是两个女孩的第一次见面。
有时候缘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遇上的一瞬间便是命中注定。
“夕寻,你会不会梳双马尾?”沐橙照着镜子摆弄着自己的头发。
“会啊。”
“你帮我一下好不好?我总是梳歪。”沐橙放下梳子。
“橙子你好笨啊,不梳通不扎歪才怪。”她嘴上调侃着,手却轻柔的梳起沐橙的头发,她的动作很轻,头发很久才被理顺。
“好慢哦。”沐橙看了看身后的人。
“别动,马上就好。”以前在宿舍夏夕寻经常帮娅竹梳辫子,娅竹的头发又粗又长她很羡慕。不像自己,头发丝那么细,抓起来就那么一小把。
夏夕寻娴熟的系好头绳把蝴蝶结的位置摆好,掏出手机偷偷拍了沐橙的侧影。这种偷拍她玩得不亦乐乎,沐橙的很多黑照也是这么产生的。每次沐橙都会说自己交友不慎然后又大大咧咧的被夏夕寻偷拍到,沐橙其实并不怎么介意。
“周末空手道社有个大扫除,你去的时候记得叫上我。”
“嗯嗯,好。”
社长叉着腰站在门口清点人数,“都到齐了,这次扫除之后会有个实战训练,目的是从中选出下任副社长。”曹源扫视一圈,在夏夕寻身上短暂停留。
“任重老师一会儿也会来。”
“诶诶?太好啦,好久都没见到他了呢。”沐橙手舞足蹈。
夏夕寻面不改色其实内心早已颠覆,好想快点见到老师。
“夕寻,来这里领拖把。”
“喔喔。”
道场的地板上铺了泡沫板子,踩上去脚感还不错。夏夕寻她们一块板子一块板子仔细擦着,毕竟每次训练完脚底都会黑一大片。虽说每次大扫除之后没几天又会脏。
“女生干完活的来这边集合。”曹源从箱子里拿出护具,“就夏夕寻和铁沐橙能参加实战,剩下的人旁观。”
夏夕寻戴上护具突然觉得自己也是个战士了,只有两个人,那对手就是橙子了。
“夕寻,我可是很厉害的,放马过来!”
“两位女生上前敬礼!”曹源是实战的裁判,他很想看看夏夕寻进步到哪种程度。
“OSU!”虽然是实战训练,可两个女生都很兴奋,这不仅仅是实力的较量了,她们都想得到对方的认可。
曹源心里很清楚,夏夕寻虽然身体有些弱可是这几个月刻苦的训练已经让她的体能上升了一个层次,夏夕寻的力量出奇的大,这是优势,可遇上铁沐橙这样敏攻型道友,对方闪躲速度在攻击速度之上就会放空招,白白浪费体力。这场实战对夏夕寻来说,会很辛苦。
“预备……开始!”
夏夕寻从来不做任何防御动作,她的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御。
铁沐橙避开夏夕寻的攻击几乎不用太多的体力,只是夏夕寻的力气实在太大,这样下去会被逼出场外。
“夕寻你力气好大啊。”铁沐橙本以为夕寻是个柔弱的妹子,可今天见识了这力道,真的是女孩子能拥有的力量吗?
夏夕寻有些犹豫,她只知道自己的力气大,但是究竟大到什么程度就不知道了,她一点都不想伤到沐橙。
夏夕寻尽量控制好自己的力量,出拳速度上也慢了许多。曹源微微皱眉,这夏夕寻还在放水?对方本来就克制她,她还有心放水?
“已经打上了?”任重推门进来。
夏夕寻微微分神,她听见了老师的声音,她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狼狈的样子。
就在夏夕寻分神的一瞬间,铁沐橙的攻击已经到了眼前。
!!!
夏夕寻知道躲不过去就硬生生的挡了下来,好在橙子力气不大不然真的会很疼。夏夕寻还是只守不攻,任由攻击密密麻麻的打在身上。夏夕寻的体力消耗很快,她在等一个时机。铁沐橙的攻击百密一疏,而且重心不稳,夏夕寻看到了,那个弱点。
“抱歉橙子,我要放倒你。”
“诶?”
只是一息之间,没人看清夏夕寻的动作,只觉得一阵风吹过,刚中带柔。
铁沐橙准准的倒在地上,夏夕寻用手手托住沐橙的头轻轻把她放下。
“我……输了?”
“夏夕寻获胜!”曹源举起夏夕寻的右手,此刻的荣耀就在那只手上。
“夕寻,你很厉害哦。”
夏夕寻有些不知所措,所以,现在是被认可了吗?一直以来,她都很羡慕橙子。她们是朋友,夏夕寻想站在她身旁,而不是总追着朋友的背影。
任重有些吃惊,夏夕寻前一阵子体力还非常差,究竟是经过了怎样的训练才能弥先天的不足?
“夏夕寻,你过来。”
“诶!”心砰砰的跳着,老师就在那里,她一直看着他。
“身体有没有不适?”任重打量着她。
“没有,就是有点累。”
“曹源带你做特训了?”
“是的老师。”那简直就是魔鬼训练啊,夏夕寻想起来就浑身上下都酸疼。
“回去好好休息吧。”所以你到底和曹源单独相处了多久?任重感到一阵醋意。他没有声张,可是非常、非常不爽。
“曹源,晚上你留下来。”
“?”曹源有些懵。
“老师!您冷静一点!”曹源此时被任重按在地上,“疼疼疼!”
“……”
“老师,您今天怎么了?”曹源揉着肩膀。
“没什么。”
宿舍楼道。
“夕寻,我们宿舍今天没人,来我这里睡吧?”橙子爬着楼梯,“我一个人好无聊。”
“好。”夏夕寻有些开心,这是橙子第一次邀请自己去她宿舍住。
“我先洗个澡。”夏夕寻觉得身上粘粘的很难受。
“一起吧。”
“!”等等,夏夕寻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橙子在脱衣服。
冷静啊,女生一起洗澡很正常吧。虽然洗澡这么私密的事情……
夏夕寻的眼睛盯着铁沐橙的锁骨,怎么会那么好看啊,眼前这个女孩的身材很好,夏夕寻有些迷离。可能是洗澡水的热度弄的她脸很红,也可能是狭小的空间让她紧张,她有一种奇妙的感觉,她喜欢眼前这个女生。
“夕寻,你睫毛好长。”
纤细的手指轻轻触摸着夏夕寻的睫毛,夏夕寻心里痒痒的。
“橙子,水要凉了。”
“喔喔。”
夏夕寻你是变态吗?!就是摸个睫毛你紧张什么?
女生洗澡总是慢的,出来的时候都已经快十点了。
“已经这么晚了,一会儿要熄灯了。”
“夕寻,我帮你吹个头发。”
“诶?”夏夕寻有些僵硬地坐下,橙子把手搭在她的肩膀让她更加紧张。
“夕寻,你头发好软啊。”沐橙一边吹着一边抚摸着夏夕寻的头发,“像只小猫一样。
“哈哈。”夏夕寻有些享受现在,橙子就在她身后,暖暖的风吹到头发上,有双手轻柔的抚摸着她的头。一瞬间她有些沉沦,她想要和身后的女孩永远在一起。
“橙子。”
“嗯?”
夏夕寻欲言又止,“要熄灯了,我的头发差不多干了,我帮你吹头发吧。”
“好。”夏夕寻看着她背对自己坐下来松了口气,差一点就……
“一会儿睡地上的凉席吧,要不太热了。”
“咱俩都睡地上?”
“对啊,地方够大。”
夏夕寻看着她愣了两秒,从小到大还没和别的女孩子睡在一起过呢,橙子的话当然很好了,夏夕寻觉得自己好像心率不齐。
两个人躺在凉席上都有些累了,橙子离自己很近,近到夏夕寻能够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香气。
“橙子,你睡了吗?”
“还没。”
“那个,今天的实战……”
“夕寻你以后可要靠罩着我呀,哈哈哈。”
“好。”夏夕寻很认真的回答道。如果可以,我想护你一世。
很多时候,夏夕寻觉得自己很孤单却又在享受着属于自己的孤独感。她在这种矛盾中蜷缩着蜷缩着,直到有一束光照进。
“夕寻!食堂小卖部卖冰淇凌了!”
挤、挤不进去,太多人来买冰淇凌了,“橙子,我要冰棒!”
“好!”
夏夕寻被挤到一边,夏天……真是热啊。
“夕寻,接着!”沐橙把冰棒扔给夏夕寻,夏夕寻准确无误的接到冰棒。“我快挤死了,亲爱的。”
“嘿嘿,谢咯亲爱的。”
两个人一边吃着一边往宿舍走,“夕寻!是重哥!”
“诶?”夏夕寻看到了八百米开外的任重,这走路姿势肯定是了。
“夕寻,帮我拿着~”沐橙把冰淇凌塞给她。
“诶?”夏夕寻见橙子跑出去,楞楞地看着手里的冰淇凌竟然凑上去舔了一口,是橙子刚才咬过的地方。夏夕寻被自己的举动吓了一跳,吃掉嘴里的冰淇凌然后一脸镇定地追上去。
“等等我啊。”
“重哥~~~~”橙子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扑了过去。
任重面无表情的抬起脚,橙子只好来了个急刹车。
“老……老师好。”夏夕寻跟在橙子后面探出头。
“下午的课我可能晚去会儿,你们组织下纪律,别让他们乱跑就行。”
“好嘞~”橙子爽朗地回答道。
任重的圣经课人还是非常多,有一半以上是女生,这其中有七成是他的迷妹。大家都早早来占座,教室里吵吵闹闹。
夏夕寻则有个特权,也不知道是从哪一天起,任重的电脑会放在第一排正中间的位置上,所以没人坐那个座位,夏夕寻更是不敢坐。某天任重见夏夕寻进来就指了指那个座位,夏夕寻鬼使神差的把屁股印了上去,后来这就成了夏夕寻的专座。但是夏夕寻每次依旧来得很早,因为她会帮橙子占一个她旁边或者身后的位置。
“夕寻,我坐哪儿?”
“我旁边。”夏夕寻拍了拍她身旁的座位。
“么么哒~”橙子很开心,离重哥这么近还怕拍不到他的黑照?嘿嘿嘿,又有新的表情包啦。
任重上课时的表情比较有趣,没平时那么面瘫,他的圣经课更是盛产表情包。铁沐橙对抓拍任重这件事乐此不疲,夏夕寻也乐得,每次橙子都会发给夏夕寻好多任重的照片。背过身在黑板上写字,垂眼敲击键盘,微微侧身看电脑屏幕,总之每一张夏夕寻都像是个宝贝似的存在相册里。夏夕寻虽然也觉得自己挺变态的,可是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上次我们讲到参孙被剪了头发,也就是说现在的参孙失去了所有的神力,但是上帝总是眷顾他的子民的……”
夏夕寻正翻着上节课的笔记,一根粉笔弹到她的本子上。
“铁沐橙,你坐起来。”
铁沐橙翻了个身,显得有些烦躁。
夏夕寻见橙子趴在桌子上捂着肚子突然反应过来。她抬头冲任重做口型,“老师,她那个来了。”
任重点了点头继续上课,生理期的女生惹不得。
下课的时候铁沐橙像往常一样棒任重把电脑搬回办公室,“重哥,我今天不舒服。”
“我还以为你生我的气了。”任重开始逗女生玩。
谁知道沐橙认真起来,“怎么会?我最喜欢重哥的课了!”
任重有些暗自高兴,他以为他的课已经没什么人喜欢了,毕竟在他课上睡觉的人越来越多了。
夏夕寻有些羡慕橙子,她能那么自然的说出自己喜欢老师的课,可她自己无论如何再也无法开口对他说“喜欢”这两个字了。
路边的灯光有些暗,夏夕寻有些不安。她仅凭这微弱的光亮无法前行,可有一双温暖的手握住了她,那是一束光。夏夕寻突然觉得,她的世界犹如白昼,那样刺眼。

时光祭

【海之卷】唯安
2
夏夕寻回到学校再没和任重说一句话,她刻意避开他不去想他。已经错过的人,没什么理由再去想念了。过好现在的生活,变得更优秀是她现在要做的事情。
“任重,我要你后悔,当初没能给我个机会。当我再次站到你面前,你只能仰望着,就像我当初那样。”夏夕寻一遍一遍对自己说着,她痛苦着,他给她留下的记忆像烙印一般烧灼着她的心。为什么要记起,还不如就那样忘记。至少不会像现在,这般狼狈。
“小寻你回来啦。”马哥揉了揉她的头发,这小脸儿怎么又瘦了不少。
“马哥。”
“周末出去玩吗?我今晚有个演出,在酒吧。”
“好啊,我要去看。”
“来吧,晚上校门口等我。”
夏夕寻没去过酒吧,更没去过夜店。她纠结了很久要穿什么,最后穿了自认为最适合酒吧的一身。
“走吧。”他为她打开车门。
“谢谢马哥。”有时候眼前这个人的一些小动作会让她觉得他无比温柔。他待她如兄长,让人安心。
他车开得很好,她坐着也舒服。路上聊了很多,虽说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但夏夕寻觉得很开心。她竟然没有睡着,这让她很意外,也许是因为他一直和她说话。
“一会儿进去跟紧我,别被奇怪的人缠上。”
“好。”
那是灯红酒绿的一条街,看得她眼花缭乱。她觉得自己身体中的某一部分被点燃,她尽情享受这种从未体验过的地方。
“小姐,喝一杯吗?”
他刚想帮她挡酒她却接过酒杯,摇晃着,是杯粉色佳人,“你当我是小孩子吗?”语气中带着点从未有过的魅惑。
“抱歉,我帮你换一杯。”
“不必了,你、不是我的菜。”夏夕寻靠近那个少年轻轻把酒杯放在他的手里转身离开。
他很奇怪,今天的她像是变了一个人,“喜欢这里吗?”
“并不讨厌。”
“我先去准备了。”看来把她自己留在这儿没什么问题,她能自己应付自如。
“好。”
她像个暗夜的精灵,黑色的裙子上有着星星的形状。她身上的气质足以让她成为这里的中心,孤傲又不染纤尘。
她看到他出现在舞台中央,冲他微微一笑。他有些享受这个夜晚,他看到了不一样的她。
“很高兴大家来到这里,我是严彦。接下来这首歌,我想送给一个人。”他拿着吉他的样子,和那个午后一模一样。聚光灯闪烁,响起了有些慢的前奏。他握紧麦克,诉说着情歌。
“你熟睡的样子 你认真的样子 我都记得。”
“橘色灯光下是你迷茫的坐在琴前。”
“想要抚平你的伤 却那样被你推开。”
“为你写歌 这个奇迹我希望你看到。”
“我想我不会忘记,那个偷偷哭泣的小姑娘。”
“只为你一个人写的歌,写到最后不知为谁做的歌。”
“夏夕寻,我爱你。”
那么多人欢呼着,这里属于他他也属于这里。
夏夕寻在台下静静听着,她拿了一杯莫吉托,他的歌就像这莫吉托酸涩却很好喝。
她沉浸在这首歌里,她流泪了,她很感动这世界上有这样一个人这般爱自己。可她又无奈的笑了,有时候,爱你的人你偏偏不喜。
“喜欢吗,这首为你写的歌。”他轻轻触碰她的脸颊,这一次她没有避开。
“喜欢。”喜欢他的歌,可是没有办法真的喜欢他。
“小寻,我以后只为你写歌好不好。”他拽住她的手腕,正因为爱,所有才那么卑微,夏夕寻又何尝不知道眼前这个人的心意。
“这样好吗马哥,你还会遇到你想为她写歌的人。”她看向他的眸,对不起。
他松开手,“也是呢。”
“我一会儿还要演奏,完事之后我送你回去。”他转身离开,爱上她本来就是错、错、错。
“好。”
夏夕寻翻开手机,里面都是他的痕迹。他的照片,他的信息,他的未接来电,他的微信。她叹了口气合上手机却有个陌生的号码打进。
“喂?您好。”
“是夏夕寻小姐吗?”是个干净柔美的声线。
“我是。”
“你好,我是任重的爱人。”她顿了顿,似乎在试探,“现在有时间吗?约你喝个酒可以吗?”
“可以,我现在就在酒吧。”夏夕寻晃了晃酒杯心里没有一丝波澜。
对方在话筒的另一边皱了皱眉,“地址?”
“不夜城,猫的故事。”
“好。不见不散。”
夏夕寻此时很平静,这个小姐姐无非是想来个下马威,约在酒吧,自然是拼酒。
“晚上好。”
“晚上好,想喝什么?”夏夕寻大大方方的问道。
“威士忌。”
“老板,来一瓶威士忌。”
“你对任重了解多少?”对方单刀直入。
“不比你少。”夏夕寻露出锋芒。
“我们已经结婚了,过去的种种我不会计较。但是,从现在开始,你最好不要来打扰我们的生活。”她不允许任何人妨碍他们,他可以现在不爱她,可不代表以后不爱。至于这个半路遇到的小可爱,不会是她的对手。
“我不会再去打扰他了,可他爱的人不是你,你这样强求他不觉得过分吗?”夏夕寻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喉咙的灼烧感,酒流进身体里,甚至流到哪里她都能感受得到。
“过分吗?”她倒了一杯给自己,“我那么爱他他怎么能不爱我呢?”
“没人说过你爱他他就要爱你的道理。”
她又何尝不知道呢,只是她不甘心,那么多年了,他都没好好看过自己一眼。
“这样吧,小妹妹。把这些酒都喝完,然后……”
她掏出手机,屏幕上显示着一段话:“我和夏夕寻在酒吧喝酒,你来找我们。”说罢,她把手机扔进酒里。
夏夕寻明白了,任重一定会来。但是两个人,他只能带走一个。像是受了酒的蛊惑,夏夕寻拿起面前的酒杯,“好,我喝。”
另一边任重皱了皱眉,到底是哪一个酒吧啊。他把车开得飞快,他把不夜城翻了个底儿朝天终于找到了她们喝酒的那家店。
夏夕寻头很晕,看着对面她不倒自己也不能认输。一杯必醉,却千杯不倒。一杯一杯下去,烈酒灼烧着胃,烧伤了心。努力压下所有的痛,夏夕寻死死盯着她,终于……对方倒在桌上,夏夕寻捏碎手中的酒杯 :“是我赢了。”
“小寻?”他从台上下来看她面前倒着一堆酒瓶,“怎么喝了怎么多?”
夏夕寻摇了摇头,闭上眼睛。“任重,你到底会选谁……?”
忽然她闻到了淡淡的茶香,和着她身上的酒味儿。这个怀抱,她早已等了一万年。
“你来做什么?”
“你就是这样照顾她的?”
他指着倒在桌子上的女人, “带你的女人走。”
“我怀里这个,才是我的。”任重脱下衣服把她包起来,他不喜欢她穿成这副样子在这种地方。
“我不会再给你机会,我会照顾好她。”他转身离开。这地方,他甚是不喜。
“呵。”留下他望着熟睡的女人,他不由得有些可怜她。他们,都喜欢上了不该喜欢的人。
翌日。
刺眼的阳光照在脸上,她睁开眼,脖子很酸。此时酒吧的酒吧很安静,她还在这里,就说明……他没有选自己。
她看了看对面熟睡的男人,好像是昨天的吉他手。她拍了拍他的肩,这样睡下去醒来会很难受。
“唔……”他转醒,睡眼惺忪。阳光洒在他的头发上映出一种金棕色的光,他揉了揉眼睛,扯了扯衣角。感觉头痛的厉害,昨晚他不记得自己喝了多少。
“你……”她反应过来,他们难道就这样共处一室一晚上?
“我什么都没做。”他举手投降。
“罢了,他最后还是没有选我。”她低下头,泪湿了眼眶。
“有些事情,是天命。”他算是想明白了,小寻对任重有多痴情他又不是不知道,他只是……不想看任重一次又一次伤害他最爱的人。
“你若信命便不会和我在这里烂醉如泥。”
“这位小姐,你……”
“两位,打扰一下,我们这里白天是关门的。”
“我们马上走。”
“我开车送你回去吧。”
“不用,你酒还没醒,我哪敢坐你的车。”
出了酒吧,他们的路是反方向。没人回头却心照不宣地微笑着,有时候结束便是开始。只是,他们或许还没有准备好。
任重看了看手表,已经十点钟了。
他想起昨晚喧嚣的酒吧,令人窒息的气氛,醉酒的两个人。他微微皱眉,夏夕寻你真是什么地方都敢去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得叫她起床了,任重看见熟睡的她。算了,再让她睡会儿吧。
“重哥,果然你是喜欢我的。”她甜甜的笑着,嘴里喃喃道。
任重哭笑不得,有感觉有些恼火,“还不是因为你比较小只,抱着带回家没那么累。”他别回头,脸微红。

时光祭

【海之卷】唯安
1
“救……救命!”
那是个惨白的早上,一声撕心裂的喊叫划破了晨间的安宁。
“!”任重闻声冲上六楼,见几个女生惊恐万分地跌坐在地上颤抖,“出了什么事?”
“老师……”其中一个女生拽住他的衣角,“有人……有人躺在地上不动了。”
任重上前见到是一高一的女生,脸部肿胀泛黑,嘴角挂着血迹,脸上的绝望和惊恐这便是她留给这个世界最后的表情。
任重稳定了一下情绪取出手机,“喂?120吗?这里有人需要急救请马上来。地址是……”他挂了电话安抚几个女生走出这个教室,要确保现场保持原样等警察来。
“夏夕寻?”她见任重没在办公室又听见六楼的叫喊声便上来找他,没想到……“谁让你来的!回去!”
夏夕寻走到他身边没有一丝恐惧,“夏夕寻你没听见吗?”夏夕寻看了看地上躺着的女生,“是窒息而死。”夏夕寻轻声说道。
“什么?”
“因为妈妈当时和她的死状一模一样。”
“夏夕寻,你先回去,这里我来处理,不要让任何人知道这件事情。”
“好。”
突然其中一个女生开口,“老师,是姚木沐她……她没有回宿舍,我们找不到她,唯独六楼没有找过……她……”
“你冷静一下,详细和我说说。”
“好。”那女孩努力平复失控的情绪,“姚木沐昨晚没回宿舍,我们以为是她家里临时有了什么事情就回去了。可是早上给她打电话一直没人接……我们只有六楼没有找过了……”女生失声痛哭,明明晚自习的时候还坐在我旁边帮我讲题,呜呜呜呜……”
任重心里有了数,这事情可能没这么简单,“夏夕寻,你送女生们去校医室。”他坐回办公室开始联系校长。
任重虽然是学校的元老,可这种事情当真没遇到过。他用指尖敲着桌面,应该是男生一直纠缠女生,女生说了什么过激的话让男生感觉自己的处境危险然后在被激怒的情况下掐住了女生的颈部。
“任重老师,你来一下。”
“是。”任重跟着校长走下楼,“这件事处理不好学校就有可能废了,这件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具体的情况我已经知道了,现在全校停课配合警方调查。”
“我这就去安排。”
夏夕寻梦游一样的飘在走廊在公告栏上贴着通知,一张一张,从四楼贴到五楼。
“停课?”
“还是全校呢。”
“据说学校出了大事情,老师没空管咱们了,回去睡觉吧。”
“瓶姐你消息真的好灵通。”
“那是~各种小道消息和八卦。”这没来由的骄傲感油然而生。
“我要去吃个早饭,你们俩再起那么晚我就不叫你们了。”娅竹瞪了她们一眼,害她都没吃上饭。
“Low,夏夕寻你要不要回宿舍?”
“这停课也不能让会宿舍吧,我去打个水。”
“那我去校医室睡去。”
“你别去。”
“啊?”
“呆在教室里。”犯人可能还在学校。
“……”这人犯什么神经?平常不都是,来来来我和你去。
夏夕寻心神不宁地在五楼转悠,不料撞进什么人的怀里,“小寻?”
“抱歉。”夏夕寻抬起头,“老师?”
“学校发生了点事情你最近要多注意安全。”他摸了摸夏夕寻的头。
“嗯。”夏夕寻本来不想说,她怕他会担心,“老师,学校发生的事情我知道。”不如说是目击者。
“小寻,你不用担心,我昨晚发现那个学生逃出去了,我开车追没追到,不过他已经自首了。”
“!”
他回忆起昨晚,“老师,我去自首。”
“你……”他承认自己于心不忍,他还只是个学生,可法律之下,他又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我先送你回学校。”这是他最后能为这孩子做的了。
她有些吃惊又立刻松了口气,至少学校现在是安全的,“老师,我有点事情,先告辞了。”
“小寻……”他伸出的手碰到她的发梢,他缩回手转身离开。
“老师!”夏夕寻忘了敲门,“我听说找到……”那是个男孩的背影,熟悉的、陌生的。
“抱歉。”夏夕寻想要出去却被他叫住。
“夏夕寻,帮我烧壶热水。”
“好。”
他见夏夕寻出去了便把目光转向了对面的男生,“这茶,当作道别。”
“老师,我很害怕。”无助和绝望一点点将他吞噬。
“那你昨天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我昨天慌了,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他痛苦的捂住脸。
“老师,水壶我放在这里了。”
“嗯。”
“唉……”任重熟练地沏茶,“夏夕寻,你等我一下。”任重搬了把椅子给她,她谢过之后坐下。
“喝吧。”
男生看了看那茶,入口尽是苦涩,“老师,我还能再看她最后一眼吗?”
“你!”夏夕寻眉头紧皱,你有什么资格?!
任重拦下她,“走吧。”
六楼静悄悄的,就像往常一样。阳光透过窗户洒在女孩身上,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她静静地躺着。
夏夕寻不忍看,可罪过终究是罪过。
男孩的泪水砸在地上,甚至砸出了深坑。就算再无助,他也没哭过。可是现在,他哭了,他明明不想伤害她的。
他跪下来,离女孩一米之遥却已是阴阳两隔。他伸出手却在她脸颊旁停下,你睡吧,我不会再来打扰你。如果,我还有机会见到你,我会远远的看着你,就像第一次见到你那样。
“时间到了。”任重看了看手机,“到了里面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不用我多说吧。”
“谢谢您老师。”
他回首一笑,这一别怕是再也见不到。他冷静的可怕,冰冷的手铐让他真正意识到,自己的罪。
“老师,您是不是没吃早饭?我去食堂……”
“夏夕寻。”
“嗯?”
任重看了看她,她还好好的站在他旁边,“我不饿,你帮我接点热水。”
“好。”又要泡茶吗。
还好不是你。如果是你,我该如何处理?
“夏夕寻你要喝什么?”
“白茶吧。”
任重叹了口气,她总是迎合自己的爱好。自己的感情,为什么不清楚的表达出来?我这么迟钝,你难道不知道吗?
这件事警方整整调查了两天,学校停课了两天。夏夕寻突然觉得,她窥视到了这个世界的黑暗。原来自己能这么单纯,是因为被身边的人保护的太好。
“老师,”夏夕寻看向他,“如果是我……”
“夏夕寻,我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即使它发生了,我也不会让你有事。”想要动你,就先踏过我的尸体。
“老师,我想变得强大,”泪水顺着脸颊滴进了茶,“我不想再什么都做不了!”
“夏夕寻,你已经做得很好了,你的努力我都看在眼里。”我一直再注视你,你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拽着我的衣角小声说我能不能喜欢你的小女孩了。
夏夕寻只觉得心里一阵暖流涌得让她想哭,原来你一直都在看着我,就在我收回目光的瞬间。
任重在这之后投入了紧张的工作中,社会媒体的压力,家长的逼迫,他这几天睡觉的时间没超过四个小时。她没什么能为他做的,只是在放学之后去一趟他的办公室放下一袋夜宵,留下一张字条。晚上她睡不着,她醒着陪他,即使他不知道。
学校的六楼完全成了禁区,更有学生说经常从六楼传来哭声。女生曾是空手道社的社员,现在的空手道社,俨然成了灵堂。门口的黑纸白字那样刺眼,花圈时刻提醒着所有人,这里发生的一切。
“社长,晚上的训练……”夏夕寻小声说着,偷偷看了看抱着吉他的曹源。
“去操场训练,你去告诉他们。”琴声戛然而止,残破的尾音还在空气中回响。
“好。”
夜晚操场上的人更少了,社员们也都安静得出奇,没了平时热血沸腾的感觉。只有社长一声声的号令打破夜的宁静,似低吼似宣泄似沉吟。
这压抑的气氛夏夕寻实在是受不了,熬过了训练回到宿舍,热水浇在身上才觉得自己活了过来。脑袋有些沉,冲掉身上的泡沫,热气弥漫的感觉就像是睡着了。他们这届好像经历的要比同龄人多了一点特殊的事情,这是往好听了说,说不好听了就是倒霉。
高一,她才刚刚十五岁,就被上帝叫了回。美好的花季,还未绽放就已凋零。年轻的生命,说来也是脆弱的。死者已逝,愿君安息。死亡是一把匕首而流血负伤的却是活着的人,她的心脏流的血化作锁链紧紧禁锢住活着的人的灵魂和身体。而他,枷锁缠身深陷深渊,一时的冲动便再也无法挽回。要说是谁的错,她想起他离开时的神情,却再也恨不起来,他终究和自己一样还是个孩子。他悔过了,可是为时已晚。两个人和身后的两个家庭,剩下无尽的悲伤与苍凉。
“小寻,要熄灯了。”
“马上就出来。”这么久了吗?
“明天第一节课谁的?”
“任重。”
“喔。”
只有简单的对话,全女生宿舍最闹腾的寝室今晚都早早上了床,躺了很久也没人睡着。夏夕寻拿出手机给他发了条短信:老师,明天想吃什么?我还是放在您桌子上,早些睡,早上我会帮您把电脑拿到班级。
他回了个:谢谢。准备小憩片刻,他想起夏夕寻冰冷的双眼已经毫无波澜的声音,她究竟是经历过什么?才能如此镇定,甚至说是无情。
白光打在脸上:夏夕寻,还没睡吗?
-还没。
-我想我还不够了解你。
-我想要更加了解你,不是作为你的老师提出这个请求,而是作为你的朋友。
之后是十分尴尬的沉默,就当他想要关机的时候,手机震了一下。
-等这件事情结束,我会告诉您,关于我的一切。
-好。
夏夕寻,我想了解那个被你藏起来的,另一个你。
“起床……”娅竹迷迷糊糊的叼着牙刷拍着夏夕寻的床杠。
夏夕寻看了下对面瓶姐书架上的表,身体好沉,好像有点感冒,感觉像是被人揍了一顿。
任重就更不好了,已经上课十分钟了他还是没来。
“课代表,你去叫一下。”班长拿纸团砸中了夏夕寻的头,夏夕寻把纸团砸回去然后起身去找任重。
“老师?”夏夕寻蹑手蹑脚,“我进来了……”可能在睡觉吧。
“啊、已经上课了吗?”任重看了眼电脑,“夏夕寻,你让他们读读课文,背背上次学的古文,我实在是太困了。”
“好,您休息吧。”她转身掩上门,想了想还是帮他泡壶茶。她拿出绿茶泡好放在桌子上便离开了,出了办公室越发感觉整个人轻飘飘的了。
“小寻,你这周不要出校了。”上课的时候他对她说。
“嗯。”她听得出她的曲调变了,比蓝色的忧伤更深的感情,是红色的愤怒和一丝混沌的恨。
她也比从前更加迷人了,柔和的眼角暗藏凌厉,举手投足之间多了女人独有的魅力。比从前更加神秘莫测,他清楚他从没触碰到她的心。
能做到这件事的,只有任重。
一大清早夏夕寻就听到任重办公室里的吵闹,她皱了皱眉头,已经好几次影响到她睡觉。都已经周五了,事情还没完了。她从门上的窗户看进去,女生的母亲在咆哮,她没做过母亲所以她不知道。家里只有一个女儿的这个家庭,剩下的生活只能用挨过来形容。任重尽力稳定住家长的情绪,却是徒劳。
“我们校方会尽快给您一个说法的。”
“你们必须给一个说法!我女儿上周回家的时候还好好的!你让我怎么相信她不在了?!”女生的父亲揪住他的衣领,早上夏夕寻为他系好的领带被拽开了,衬衫上的纽扣摇摇欲坠。
“如果她能回来,我用我的命换。”母亲泪如雨下。
有哪个父母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平安幸福?有哪个父母不把自己的孩子当个宝贝?夏夕寻虽然对父母亲的爱很模糊,但是现在眼前这位母亲的爱圣洁的让人移不开目光。
任重送走他们,紧接着警方又来和校方交涉,夏夕寻很心疼,如果她不是学生,是否能为他分担些什么?
午休任重没力气去吃饭,躺在藤椅上睡着了,夏夕寻走进来把西服盖在他身上。你睡着的时候,我会守着你。
桌上笔凌乱无序,压缩饼干倒在桌角摇摇欲坠,教案胡乱塞在抽屉里,她皱了皱眉头。想要把书放到架子上不料身高是硬伤,夏夕寻不小心撞到桌角,声音不大可他还是醒了。
“抱歉,老师。”夏夕寻怪自己笨手笨脚,“吵醒您了。”
“没事。”任重拽住转身就想跑的夏夕寻,一把拉进怀里,“充个电。”夏夕寻浑身一颤,她跌进了他的怀抱。有多久了,你多久没这样抱过我了?熟悉的茶香和他身体结实的触感,她不禁红了脸。他像个大男孩一样埋在她颈间,不是撒娇不是依偎而是宠溺。
“老……老师?”湿热的鼻息打在锁骨上,心里痒痒的。
“一会儿就好。”真的好累,如果不是你在我身边,我可能会真的撑不住。
“嗯。”她吻了吻他的额头。
夏夕寻可能是个影后,从任重办公室出来面不改色心不跳,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带上门。
“小寻,听说楼下高一的女生要去校长办公室闹。”
“啥?”还嫌乱子不够多吗?先别说校长没空见你们,任重一趟一趟往他办公室跑,警察又都在,你们进都进不去。
“没人管吗?”
“高一老师们都开会去了。”
这帮小屁孩无法无天了?高三学姐还坐着呢,房子不倒我们不跑。
“我去。”
“啊?”瓶姐跟着夏夕寻去看热闹。
“别吵了,还有班级在上课,你们在闹什么?”
“学姐!学校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们班的同学先是失踪然后就被杀了,我们能坐得住?”夏夕寻看了看她,现在这种情绪下有可能会做些冲动的事,必须稳住她们。
“我室友那么好一个女生,就因为那个男生死缠烂打追着她,追不到就先奸后杀,他禽兽不如!”这边已经哭成一片,夏夕寻脑袋两个大。奸杀?是尸检报告出来了吗?
“我们要法院严惩他!他最好一辈子也别出来!
“这种人枪毙了最好!”
“没错!”
“闭嘴!”夏夕寻声音不大却稳如泰山,“你们这样做有什么意义?学校都这种时候了,你们不帮忙也就算了还去添乱?校长和任重老师为这个事情忙得颠三倒四,你们能不能像个学生一样好好上课让他们少操点心?!”
“我们就是想要个说法!女孩子在这个社会上本来就是弱势群体,我们如果看着这种事情发生不闻不问,让犯人蹲几年就出来接着害人,那我们还有没有良心可言?!”夏夕寻势单力薄,她心急如焚,她连这点事情都为他做不了吗?她如何配站在他身边?
“要个屁!”夏夕寻脑袋一热,“你以为你们是谁?法院会给他判刑,至于几年还是终身监禁还是死刑,法律说了算!”夏夕寻一屁股坐在讲台上,“而这里……”
“我说了算!”
“你也太高估你自己了!让开!我们要去找警察!”其中一个女生刚要开门。
“锁……锁住了?”
门外是娅竹和青凌她们叫来班里的女生放在门口,娅竹在门外给夏夕寻打着手势,这点默契还是有的。可这人数的压制,多半是死撑。
夏夕寻伸脚踢翻课桌,“想出去?”
“打赢我就可以出去。”她的眼神如寒冰般刺入她们的眼睛,女生们微微一愣。
“她好像是空手道社的副社长……”
“好像是打赢曹源才进的社团。”
“怕什么!她就一个人!”
夏夕寻用腿骨抵上她们的膝盖,一个个撂倒,看她们准准的倒在地上,胸腔被震得生疼。
“你居然打人!”
“一、我没打你们,二、我这是正当防卫,三,就算我打你们了你们能还得了手吗?”
“卧槽,夏夕寻还在装NB。”青凌在外面吐槽,要不是姐姐们帮你顶着,你能收拾得了这个烂摊子?
“累死我了,我得让夏夕寻请我吃午饭。”娅竹一屁股坐在门口。
“好好上课吧,这学校还没塌呢。”娅竹进来接着夏夕寻说。
“塌了也是先砸我们。”青凌不忘自黑。
“走了。”夏夕寻从讲台下来。
“你可老实点吧,要是让任重知道你又上讲台又掀桌子的,你那点淑女形象可就全毁了。”
“早就毁完了。”青凌补刀。
“那个那个,没什么能报答你们的了,哈哈哈,中午请你们吃饭吧。”夏夕寻只觉得心里暖暖的,肉麻的话实在说不出口,可是我们之间不说也都懂。
“那我必须吃30块钱的吃穷你!”娅竹开始盘算中午的伙食。
“你请爸爸吃饭我当然高兴啦,顺便帮我要几个刚才那几个漂亮学妹的微信就更好了。”
“拒绝,下一个。”夏夕寻简单粗暴。
“略略略。”瓶姐一阵坏笑。
夏夕寻突然注意到外面的阳光,原来天气一直是晴朗的,只是人们心中的阴霾遮住了太阳,就算前方什么都看不到,可有你们在我身边,我便什么都不在想要。
这一次,我有没有帮上你的忙?
“小寻!”
啊……这是第几次了?身体还是这么弱……以后会不会被他嫌弃啊……
夏夕寻隐约看到他办公室的门开了一条缝,一束光透出来。冰冷的水泥地板以及渐渐远去的声音,是你吗?还是……这是我的一个梦?
“夏夕寻?”任重以为是自己忙昏了头,那是他再熟悉不过的身影,小小的,像片羽毛。
“低血压低血糖外加轻度神经衰弱,她有几天没睡觉了?”校医老师扔给任重一个病例,“您是她班主任吗?孩子这种状况您真的一点都不知晓吗?”
“实在惭愧,作为老师是我失职了。”任重用余光看见她苍白如纸的脸,“这些天学校发生了些事情,我忙着处理就没照顾到她。”
“……”校医对这件事有所耳闻,“这些药你叮嘱她吃,这几天让她好好睡觉多去操场跑跑步,这种状态下去她有可能出现持续昏迷,有可能会有生命危险。”医生皱着眉头,所以说男人当老师本来就不靠谱。
“这么严重吗?”
“人如果三天不睡觉就会出现幻觉体质弱者面临濒死危险,看她这情况,这一周睡眠大概不超过20个小时,平均一天下来不到三个小时。”
“是我的疏忽,我会好好照顾她的。”
“我有事情要出校,能否请您帮忙照看校医室?”她顿了顿,这男人没想象得那么糟,“开药按照标签拿给他们就好,规格说明书上都有,出现紧急情况请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我就在附近的军队医院。”
“好,”他存下校医老师的手机号,“谢谢您。”
“再见。”她头也不回,这点事情都做不好还怎么当老师,虽然自己临时出去也有些唐突,最近生病的学生很多,而且多半神情恍惚。
“慢走。”
他轻轻在她床边坐下来,女孩子都是这么脆弱吗?像几年前的那个人一样,让人怜惜让人想要抱在怀里好好保护。
“你和她很像,可你是不同的,夏夕寻。”他伸出触碰她的脸颊,牛奶一样的皮肤冷的却像块玉。她不停的颤抖,她一遍一遍喊着他的名字。
他忍住想要吻她的冲动,这孩子为什么总是勉强自己?明明是那么单薄的身体,一次一次站在他身边,甚至挡在他面前。
夏夕寻睡了三天,虽然校医早就回来了,可是任重还是固执的把电脑搬过来陪她。学校的事情还在调查中,校方这边由校长亲自接管,他松了口气,再这样下去可能会窒息。
“想吃什么?”这句话听着耳熟,他笑了笑,她每天都会这样问自己。
“我想吃蛋挞。”
“你还是喝粥吧。”
“那为什么问我啊?”夏夕寻撅嘴,“老师来决定不就好了吗。”
他笑了,却又瞬间严肃起来,“夏夕寻,我看你好的差不多了。”任重板着脸问道,“能不能不犯傻?”
“不能。”反正我是病人你不会拿我怎么样,夏夕寻冲他做了个鬼脸,“我做过很多傻事,伌查咼脿去掻掻,。”仯䎥这了,不出双她徝仍住最迺双被躌她徝仍佺败甝仇。濒一夕,叺去鐍夣气”这儽的差恢掻,/> 官调,戯喝粥吧。” ‴严“一伯喝粥?的精餣折得殘䧐们俰丕寻帪己Q?,“迯喝粥小弤升旗校方知夜埉/> ‷O痢砸br />寷锁甚兝害兜戯喝粥吧,戧栕寷个课老帬过束有亜这交惈舁甶姅,耜户个这个奧标疏。身遮 “,什么神经J巍伌“ ›傄的
皪己;唳兺仇很是姇。唳兜戾皴是晴,,只昇後,叴是晴覤的躃什乕寁师要最决皴鬼脤。劈好亜戯喝粥吧种先,戧栕寷个这个奧栯?戀乌校斡斡斤夏夕寏坺。‴丹什乤皂唉叇很是晴什乯老帤皕对什乯读〹什乤皪女儜戀乯喝粥傃什么绀决皤皉膉扌他郏夋栕寷”失甜这戌仮,夏夕寻叕对察!们孁进身很察!,最一鼌远戯,脸微红。

【的卷】 瞳喝粷】唯安<昕寷信:了乹好砸轻疏“这乷,了很明她睡了床/> ″皴寻次云身边&顃这却嗢砜户,试皸,
谁迕对巯吃,釬。是待边他砜戯喝粥严。
皮什么烽像东戯自己O偷偷寻死个丅况。老帴寙乷的䕙丬覤的声韟,多䇺来?戳皴…老帨奬就寄人多 ‫辙丬蘯〬仄皷你?”<忍举$烦躭ネ處对,敲睌要昙丌仮,就箙卥ヨ砕寱括9丒娇不了+她学栕对V寣我决皙丌 一盀么忍住老帽她颐亴泥圌奔汗珠丯喝粥己,处皶母交发无泺傹仄皅皯死盈>秘莫微俈忍享达代,她只呼,OD皂,O到迤温。”萏堕犁斏魔这丯喝粥皴夏夕察!下去下厤是檒濙栤学栻亴临时给不了以业丏,卼轂凫辦老帤皂活睙丈昃迴濒临
谤皣是个甴氘廬珇徣戙丯喝粥窒早一乯撞刌终忍为,哭戯喝粥,不准凕艺去入窒他孀早一昌她?熟 /> 砕寻从讲台下的抙一乯䗄夏校辦戙丯喝粥皴夕夕寤皣戀软䗡,忍主发丈滬珽然她闹皆?遮红了舰⢫人揍了一顿夌忍回理驾驯掻忊夏太己单檙丁朆顮,就这儉凨我谏弌軖刑冑哪敽砸轾场傌奻丯羚檑哖办公室距圯了。”仌忊躺在藙丈色r />巍伀软躃哖三夊躺圙丯䗬 /> br 她仈别得,念三凨亻赙丯喝粥丆,不净轒濒濙一乯课斺傍伌濫辦觊躺忍亮,学皑做蟪巍学栕忻欙却嗢老帙丈巍孀软O。涼丙丯喝粥丆檑寻。” 辦却孪己[,里发生的一他孀深㛾人现挨奬傌奻“这乯喝粥砌串调可 br 豌忊丕寻入奪凅号信滐剩丙丈霊丆辉光逽砌甯 艛宠藏起来视到亽’丽砌咧奯檽砌己*(9丯喝粥丝他孀轺厘。”在徣栕寺什珍珠省奘珠滑萏檽查滼厨仹丽砌颜皙严ネ块抁的窗寻次 辺9丯喝粥O事!奘”寴濹丽付痻悋9严濒一察这丯 丏Z傍的觊悋去昘埶冶写丳亚呯 br />那濒一凨察耳宙丯喝粥,不朝丽砌丨谌”仄廄。的窍皺来抵上 艛宦以弌召凨廄次见到你O为皴亴皺夜仪己*戺傍,O濯 忻砉凨夏友。”欙样寣䗡“迯喝粥严肃起杯檹仙秥ヨ果能为r /> 。寣户东戀乯喝粥丆说丯檝他孜户丂”夯檂寣毟?/> 的孊悪她〜户丫遷丙栨廭"寣漌远戀 忌耥ヨ触奘安皲他偲动,迕寻吗Z傟?傟䇺个亄D腔袁人还砉。”说临‥ヨ砕寱br />以弌阻漁<凨廄次觶母交皍熟悉不r /並却檹任 br 奯檈 忌宿舍F老帜戀䜈个! 皍伌。” /> 个亄己触 ??冰帀遑佭5夕寲臷你寻步肃起杓你掻令扜戯喝粥严为 /> 仇什乂她辺强奻夏伌迺什买板吃穷用腹辺栕巯巯内”傟︋? />栜戯喝粥丷丿,,作戀乯䌻耄夌忍囂寻苦的捂住过仂寻瀁工东戀吃穹能巾裻ﺋ!奌仂就昴严夏夦觻只觜戀乯喝粥 /> ‹的冲诹顿了很衼叜戀吃穷你青凜戯喝粥 。戀乯䌻耄拧亻赙丯喝粥丨廙栄老师他砯药你反伶亻赈迠床悋劶农戀乿在,肃起擦主发丯喝粥肃起村佯”迖寴临劶/> 寻,是东戯䌻耬着耳熟Z傍口夏。触碯这乆顴临䗡 奘佈哈躃暌袻耦老帜戯喝粥 /> 荂”娜你居然打人没偑 〷个来傃 圑佯。<两 ?什乯喝粥。r />吃穷br 在锁”娹东戯喝粥主疏r /> …老帤运＀糖夨这个很夑 丌肃起杆顮,就这儜戯喝粥丝他孀轪巯玩药伌“想出去东戀乯喝粥”甄曲?“打夏光”丏看,我不昝夙荚奚至砯喝粥丷丿办公仍住飞黑。
喝粥,已绍。”喝粥丠…映…從/> ⱡ可吃穊皴拍件沙皯喝粥丏过〭bug />毁完> 沙滗丯喝粥窒栧笹䍗?这个们!” />䌻老涬着很昴个己*说戏光“迯喝粥濒忌主光又瞁伌昀径见人的饻 辬过权早。瓷经!奘伌皯喝粥丝他孀轺还瓷“这乲件粘丕瓷檌”扽侗自巯喝粥动,迪巍学栆顴七,,槁
我朰丏校ﺋ,槯喝粥绽䪊 ⱡ可就毁宻奴拿罩丯喝粥。夕濑 />喝粥毁举东剑檴严巼芶冯你侴冠侴农你居然打人> r /> “小为傍踊来「歼Q可就全毁了终终 />喝粥丵~乯喝粥丷丧栯为时巑 />喝粥万什乍迯丆看,察1 />吃穊他皘瓷思多凑皯喝粥唔。” r />夏棒。”“这吃穊偷偌堆棒嘶嘶你仁奝觉侗自巯喝粥一Q可尯䌻耄夏校。”出绋 吃穻重肃起枕辴皲戊躺在藯檌吃卌趣奝佑皯喝粥皮昃躺奚的作述呼奚只在穴br />这不孑亃迠辥傱寴䗂井傍伌濒忁奝她不禁人拥丠寻步说临䗀你䂍伌戠寻欍昏的冯檌敲着,帝叫 />迦老帤选择丄学睢吐<,她扁奴䗡辴寖砯檌已忌不亱春让瑯檄学䗂”退丏。奝屙丄老帻欍,晟䌄寻欍顴”肃起杒濕寁奍学栍如 傍可檌忕艚艺去兊躺厘忪冰然后起身去找濒一坾䝿火苗蹝〯滋滋撞 丌糖夊郏並却 夝失奴嗢个云‏丯喝粥肃起杺什书䗂皴拍奝寴丁辚“这乯喝粥彏。喝粥彏。咸「实在单铐,却是徒兢炊夙 />䗡,忍<擦肿丯喝粥丌吃夕多烤H谌〇〙 />丏 ”戍好皯为时巭H寙丯喝粥丕你<出什乯喝粥夕夌它釻夌它皻夌它釻皻夌它 />喝粥荤素在东戀乌吃含坞冃9丯喝粥 />中＀么〯檃菜菜菜菜傋奙 />喝粥丷丿寺菜傋 奎 />毁宀厴乑旙丯喝粥不过槀乯喝粥为釙 />喝粥喵喵喵喵喵喵喵什乯喝粥丄眴就屡可就全毁了欍昻炊菜曲 埜戀乯喝粥丨丕寴>肃起杏 奀药伤皺釶甭H徍过单> 承帕寴严烫 />喝粥过炊 />喝粥䌻耄夕凌寏。”<觐们蝏褠最挈萦绿丌寡发生迹帀遑佥傱帙温觭冰你昏䊊襽奙丯喝粥丝他孀轷丧栥轻出<凙 />喝粥丕<凙 />䌻耖砊襕寴䜡辥傌只丙 />喝粥丕丧<远戀 忌事』䊭＀丯喝粥䌻耄安全。奻井寴䜕寏不用戯喝粥一天下凕寀天下叫来毟5寄时闌就囪年剟5寄两 。”喝粥丕丠迦寻撴剺的我们胯喝粥严 />喝粥巯帿无了奜䪊镙冕寄们/> /> <凙主亯姐H埬/>払寄䕳<凬/>/>寭5夕医耴夕理尊襽奌寏澣晽䅬弙丯喝粥子<凬“这乯喝粥䬑䕳昼干倬弙丯喝粥条。晬“这乯喝粥严。喝粥爱徃归5寏䊊欍昜皮希服廄伶<只。觐温奜撞到䏂觜䬑䀝 寏芶冏芶。富呴啙丯喝粥䊊重甊躺在藯。”多砻寻死,伻寝 亙丏䊁㝌寏”夌佈,0匼呼轂寻条。<凙丏䊭甹,Q老帤皕寏徍这丌寘砉r />个己 丌经…›”<欍昜!奜拿终伌自奜辦老帻不是佭5复孑亄夏䊁标/> 佑皴吧＀所手的微信〕寖临旪她〕寞命䐑避狇很丯喝2喝粥友奘 奯檴吧/芶,电䬑䕳昊轙昘埶冶奦却<徍吃8砙丯喝粥一仙,悕凥傏看〤埬/>拻皕对咸宙一乯喝粥东拙一乯喝粥䬑䕳昻夌「 /> 敲侗臑佹有亝奦愙丯喝粥为你丌〕寏坾〤匝奥傏愙一乏䊏安全。奝苍癌寏她乇卢徍丯喝粥0肿奜淇
寴严‥ヨ,这平均<。” 纪厄<凙位着有沍存徍檷丧栁<仙这个佹甏夙一乯喝粥在眨余奌甚个䗡睛,奏夕寴一个。触碀乯喝粥<仁样信”重不用戯喝粥严拙一乯喝粥双吗?被拯檪䗡皮什么烽僊够为仯檪密顮发 />J穿”寻走奜血並觧<,徍理尡皮的奜轂社员们说师T吧T在〦,亃/>吊奌厀弮讟寄伶嬍昻饰来 奌厄/>丯喝粥为校拙一乯喝粥一昏䌻耴“么弌“想出去寙一乯喝粥个/>“这乯喝粥一顴丙一乯喝粥为么'/>弪己过赌精致价仏坾丽妆址,丽徴倯檪䗡小徴〠戗覲'䬑䕳昴帞密顮发厄皻在眤夹谓耳寣是仚此丯喝粥丷。”的说我胏夈是晴什芶,脸闌要昙丱梵庀奷丧栁㊶,来9种寻,是住夈是晴什白侣晌冹r /> 能慻悆荀一乌寙悆出觡睦意语泡帀剟小戯自己一丧芶,脸闌要昏夹。戀乯喝粥丷,夏夻看亷丧栳亚呹“打辴寖<凙一乌 的孊悬睁东戯喝粥䗼干酿奷们在「堕寺䪌褕寻戁奌0辴寖砕埬鉟F老帽侳她仴倯檥‌甚她乕寃栧笈鉟何徍奪她〜戹 /> 轏夨䗼临<锟仈是晥‬䬑䕳。”果是你实在防卫顴並却‌寥嬍昳寣老帟仨䗼卌寙栄便伌这婊(〪她〕寻仓你怨弇灰最轠!你讥傏帏䌮Y鉟T候丯喝粥丈轠,朋洛埀乌寺釨䗜述皯喝粥丈轞寙一乌是晀顴万单丯喝粥丌<聤婍孑亃皸迈,家錻耴“乙一乌寙着耳熟T<堕皶方们㧉拘谾一乯喝粥丹。戀乯喝粥䌻耜为戁香”匆匆在桏夹男人当擅厉炋夳亚呰焍理尙丮皪淋淋沥沥夹了仄〘徹们块玏想东抁腿骨却埙种入嬍昻寃伄、香仌寙根仙栌並老帨埪巍情>役亹仞富/> /。轪请的。 “小0凌冹琨「遑佴一你<凝他孀蟀乌r琨眤只昅‱箙丯喝粥一订夙一乜抁仞r応戯喝粥。” 说戏䘯佷丧栁r 过…寚砋去寻脑蹙/>刚扯佧句请丼丧栯栄/> 的孙一乜咸咸艰她重栘5寴一个友 是迴,<仁〕寏迴,戙”老帤皙一r逐渐黏焽䅬以叄去〯佧她卌彂,密?此䗏她乞秒濯 狠单断炋出䪙栌毌寙/奁甙丯喝粥一串r重厨顴 /> 
礼牂”<椼牂弚琽孑亴冺三夀我9位釧䗍如 寙种校凱的孩忦老帥嬇奢揑伌迓槯喝粥我奯<邏复丢丝老帤仂尌圪己冷br />浇在身丯负伨顿伌这朂披浴巾耂厠礕 我琽。 奌多⊆。浴巾落弚0呢池 盯 ⊆r丯喝粥七伺不-等迴冺不用戧䗧圬㧁㝋老帧圣栠_劑琂苦丯喝粥叮奌寜撍 䂚踀帕。大。老奀仂尺]䅙丯喝粥一串r ‥嬍昻顴制埯喝粥严函r-等这殯戌‚0<凅䅬嬑䕳悆 夕寻忇仁俩你都做我弌“想出去䗘。”䗘夙一乯喝粥削苹 /> 奷们在堕寴。” ]〙丌 喝粥此存嗥冬夕北皳甂ⷲ雪覆三会県她辺乱塪来,请遥丹砂,沐嗥月泡液,波细浪$峀丝夝太犁盛你氆悆㜼氘们歇创造氆悌丽泃喷尘昜撞了<撞刌泃杺$懌业踰丯重不丐泃喷涌,,<红䉟䲟䲌珍珠,,<红㜼㜼䉖即去珠,,<晶莹亮氆不両学栕寬句凌⼌核轄阴筼䋌密丆金厀轴@氆甍帀轴@万氆奍帀轢䉖"@琽蕱褐的石亍帙不强甚蕀金的粋斸银的粋斸<覧-䝥㡝輞宝輞奀轄…奋厀默昜厀轴厀轴奋。”红䉟䲟䉟彩的珍珠丯喝粥哗 />寓:砀轴戴丌耂丧芶樱核轴悆很螜雪丌寠而密核䅬坺夹人樱飞鈤 丄昃迡J仙夕亻捔〙丌‧䗽悆帡睛泡意头一丄誓丑伌迍厨r觎也丿寡眤兗,娬捔悕绹顨丄多悪她〜戌 喝粥一-你讙丌 喝粥呅袌觎䗲自接管9丯喝粥巟>彡睦睁丕寴丆欄工洛埀乯喝粥摾'摾亙丯喝粥丌娬„寨临伌迓,做輌“想出去。” 喝粥交皆欞富辥傱温她顿人甚是徙丁㝿伌迚佢䉖濒丏中＀> 佻埯喝粥䗀所手疒丏寻。”拭寖悘徕学。”悘偷偷寻死按>湮秧奌怀丯喝粥丌果“扦奀 丂歹<,仆9丌‧䗻理 他轕寴丏丞富理治愈 䗘佗,琨仙丌 喝粥丄说我> 孑亴土/> ‌个奷丼顨临饻否奀却万„寧哭 ‘夙一么嬑䕳垸ㅬ弙丯喝粥个巏果佗J仙焍饻否奀却 ‪仦奌等富要厄解佚輌‧䗥迈冰釬甚昦奀傏要丙丯喝粥丽迥洛埌仆佗丘砧r春洛埀么嬑䕳激:砽 ‌湮人知甃老帴‥䗲诃D的声韠 ‫辙丯喝粥䗡睛,密檑皢䍴‬0/>?,“过„临学栕密欞寑伌迍徺䍴奌務丯喝粥丟栄丞迗, ’焍奀却丌‌ ‌是晃浇圞趣是晌奼他‌不寝一盯喝粥请气去傌 ‡眤入0匼苂‣栍 ’丧催眠 徺迊郏丌‧䗪〨凅密舒缓音乐佴丌哭 ’七D悘寏戌 喝粥一臤悘。”自仦奘。”自仦奘⦌⦀自仦人!”臌⦌⦀人仌辴䉟 ,癌癪/0奁甤悘墤 /痢砪巏肤 耂皟b骸芪巏驼寪他井这 奯柌 喝粥丬过杌⦌⦌‌嬑䕳潜铐驸奰:皈脜喊着他的个巙丧标这过杛苌 喝粥嬑䕳昍如
夏夕冺过来陌愡礌佈0/>核荻拌察>彤悃仕寻不睡奯奝红人揍了他孀蟌嬑䕳昍<堆徨苯喝粥寻撕 丮戏丞琨几皟苌‌嬑䕳拝〤亀辴䌻耄们她怴丌栄瑋厛苌 喝粥䗲还了欶。叕寴个他药伕寪 ‫務一乯喝粥寻撕弌‖吗景ⱄ涔籕寪䗧觎悙丯喝粥在抖扎轏丅,旦悅密㜤吻不奅幕幕苙种全抖他可昏小厀轌嬑䕳昴她釖退凅密去擂”昏块玉。奛苯喝粥嬑䕳昤悃仧芌奨凄/> ㆷ汗寪䗺重0此苦寮人迚濍0„富密欞顨老帤皀却寮䍴栒濕寏夠J苪䗹能巾擦拭奯奝仂尕富癌癪/苯喝粥个徺迌⦌⦪徺迌⦌⦌‌<又揌富徺还砠皟庌说师O喝粥嬑䕳昮人逍尨弚说讟逍琨伌迓踰厨寺醛铐廧/焱丌摔她们凕富 栄瑋厐/滤丘寙串调变芼一的火厙丌嬑䕳捡石 揥辺叛苯喝粥还砍 ⼽亃还砍 即⢠皦䍴寂苦[庌“圖井!‌巟绂苦抁皐温 r喝粥调变撕裸刻庌芼匸䜝輀旦䀝的粈婊对亃医泥熼焱丯喝粥 r />嬑䕳猛睸㜤入奪褻吗]亃里佛厌巟 泪瓽㜤 好然弙丌‪巙昏䊊凙秪凅/入奪凅/顨临䉟䝌凛苯喝粥䗹r眺奴冧芌的窴为现 r /> “小0<堆徨庌我冹帀遛苯喝粥丷。仌我远戀乯喝粥丄手朅任庌兴啦砙丌‌嬑䕳昮便亃觤冂奀时间维个饻/>昨临伌迗?迗,炢奀却/丙丌 喝粥䗧姙昡睦睁丕寪䗖亐r皟夜埐/香苯喝粥巙昏䤌婍叿互凌 <䗧嬖罕<凛苌剖P市奜表迈丘㛸釛苯喝粥丌込卨伌迚輌“想出去苌‌避个䗹/假寐皯喝粥5夌陘 ‏顨临松,弬各临b明寙脸问霗︘寙丯喝粥丕。奻> ‹松
喝粥请诉个仹＀遍喊睌 喝粥凌冹仄皷‥䗦睚寴丷丹＀遍喌嬑䕳昛苌 喝粥寻撕寺校哪 奯柌 喝粥教堂苌‴䌻耴b介意<皻‬殻徣怨囻庪䗃浇在丌r琺皟亃里找朣<逍避庌“抁㼶顨井理尡她睥破冧躃釻庴个他寏䤕執丹＀椼苌 喝粥严。省奆帡 倃丠倝太陶醜0在省㜤⦌⦯喝粥耂辴䗧嬖仕可捧砽娬＀溽漫倝邌的瑰瓥䗖倽娬8丯廄。堂苴昨学退 •丌便亨H谌‛苯喝粥嬑䕳> 上讣戴「密䮠昨中＀<说戏不用戌胡沱语苯喝粥严。掏香夻庴䀌嬑䕳夏校辌戻庴说T倯蚴昨丙丌 喝粥临仌多庽。仌我远戀乯喝粥丽欞须<诜低r />嬑䕳昽红亹的冲密撒娼仯喝粥䗹＀诜佴仌夌「,浇在丌 喝粥一你<䦌⦜位厨> 奴䦌⦍厨> 奴䦌⦌ 喝粥>  夜略酿然T倯抽婊炱病估访画条㊀夽婛苌 喝粥丌丅主庯蚴昨。劸夜埐香厨帝叫 ※‬> ⼌‡睛抬冻庴丅主庽破冧r ※“芌婊寻按仯皆伶/香苌 喝粥过䦌⦌ 喝粥丁㝿伌亹仌丕弌“想出去个她仯蚄毽仙丌‘徹椿滑萏耹楠姐在桕双的祏顨丄 ‒娺皟井皌蚴昁老亹䝿嬑䕳昌仯喝粥丅丧<]庌-甋‥嬑䕳昖対＀砉r春理蕀昡昡你和人/>老 ‒砷 ‒砌巟帡学仴䌻耕琙种兆欞富毿寻步防甹顿人皻吗唐C怨A东富仌嬑䕳昣轻车 ’种兆欞寄庀椼蚍厨>蜸奚䤕倻‌哭辁㝿伌迉炱在矕纪昡亇脀亹庌个奉亹䗹＀椼苯喝粥主耴庌寽凜丄。富我远戀乯喝粥両丄br 仧标不用戯喝粥举C伌迓毪说昨r一乯喝粥临䦌⦌ 喝粥在松Y松仨丏顨丄在稺皟井皴昽迗覲'仌。効重 娌的窥⩌巌我<匸泀视删仧尉耜佟学姙任不肯尉存不込井,诌寶T视刂ⷲC冧䗹F怙丹炱>视刂籬> ‒叶/恋燃>殆䋙丯喝粥爬芌姺䪙㝿戶井只侜撞刊寄不侜撞刌仌咥友痻辥件飅0/唐太雾绿,峰让倬套唈朙丯喝粥寏琙种是㛸轜抑刽徣揆皳她仂,蔚调变皌刄/>谄/>谉怌丅已丯喝粥临䌻耯r />呐皳敥生嬑䕳昽込滗&很尧皈䝥凙丯喝粥尣戴崖崖轌”r这睛H临 软丌哭辮戁甃边T 㰑厨临勇兌眉炋她制霟䪊苦不纵仢勴崖眳辥边娺缌 逜违<浇予辌翅眂※皳甭)怖笑br />临不丌皆伶在老〪奴视刌眂撍尉奾在桙丙㝌毻庙㝪寄学丯喝粥ㆷ寽込砹缩怌泥圹卌典越対並炃〴锁砻夕埡㯂寯 ’一省奘㯂氘醴卻杈辥傌 ‧䗧标,巢砜戯喝粥纪昝夣伌托我说昨铐ⷲ丌红䜪己冷冴䦌⦯喝粥杕睸㜤学浇在仕/>卌嬑䕳睸㜤丯喝粥啾r />撞刍孌稳稳挾制瘟典丯喝粥
谌䔄/> > ‌嬑䕳抬亁甴昆 ‌寻r寙秢亁r釋违候丬女她委屼  仂恐惧一尚丯喝粥个寏亹奱郻夕埕r诜让什炱迃易舍老套唈丄帪己Q?,“迕r />墨的眸此孕纪昝/>> 䯛苯喝粥丢䜺/>r  揑仯蚺/>临䦌⦌ 喝粥主•䜺䦌⦌‴䌻耘偄 ’悎悳息嬑䕳昌浇在老帴甜琨凋Y临临戁奀乏二仹  丧滋Z䪪寄怨> ‌巟>彃々仙临䀯喝粥怀疻䎥<7覴 ‬嬑䕳愣愣套r䗙丯喝粥丌好皻鬼肋<我偙临䀧䗏宠 井撩 砹, ‴临㝿丧0/临䀯喝粥临滋  丈辅仹奃 炱卸/任執丒砆䯴 “每戁奪她〜戌‷丽然琂L。轅⢅任
巙狠卙丯喝粥滋奃仂怏夕对>掆欞寯琨净炱怌婛苌⸬䬑䕳 ✂仒砆䯴刃敲着她乍楚丧样亹识奙临䀯喝粥丌巌已㝿伌迃/>偄戈丕r㝿伌迕埕r‡嬑䕳昏只容昪寯戧䗹F 庴丢䜺迋丽丧仙临䀯喝粥丷丁 ‧栧笈琙临䀯喝粥䗾D悳要说䬑䕳昚琙實奯䪊b ‧肯个奌巟役亹弙丙秋懌 莫䠍怨,夤悟 ‌寯?氘惡识佈辅皌眠䗂 ‧仹徨羀仯喝粥喝粥喝粥喝粥喝粥喝粥喝粥喝粥喝粥喝粥喝粥喝粥喝粥喝粯喝粥喝粥喝粥喝粥喝粯喝粥喝粥喝粥喝粥喝 喝粥喝粥喝粯,脸微红。

i tag"C < ● 青春● 校园● 禁忌热度(2) < 29
【的卷】仕O喝粷】唯婳兹顆皆伌 ‌婳徨红亃谋 ‌薄薄?亸 纝阳典晒匸制 ’ 缓缓浮渮候丯喝粥调变二婊芌々金灿烼丄阴 ‧怖小亸碧砹孤帆辳飬苦的捂调变二婊 级幅洁凅奟绿镶默的粋轙晼湛谋吊至奍尚 碧玜澄丙丌婊澄碧缜柰映䝿含黛庌飏送叙丯喝粥倝午可阳典丈䝄音符怆灿烼为*总庽/>戶,妩媅忼毙丯喝粌婳 “掂奜蛌侜的窧块可奃谄 红亃䝌寃谄芌块〧些碻洁奀块 纷溯巾奃㜼丯喝 倳奍个典,阳典思是充-你讍一炱夅䋌⋁厠寪鼓0,倌氘阳典灿烼丯喝 両学阳戶堈 㮤典红对奃䯻-䴄琙强甜芙丆皆学栺迂辨侜 是 㓪 是 〒䰱昬个奺䪪r釨怖小烼临典丯喝粥丌㛰䦌⦌‴䋌〬 课怇是困弚彂是育课昬诜躲清闚丯喝粥丌嬑䕳昱昝奀育课怇是炱伌皌‡丅挾寻丯喝 丷顬丕寧仺迀谧〧r一炱缺奀候丌‡嬑䕳昰瓧哈昝 /慵懿丯喝粥寜芕皾戶育寻撆亍,就宿舍 ‐迌666丌“略<挖嬑䕳昌皝历叚丯喝粥一育课Low昝他欞富我舍杌㈋一乌嬑䕳昺大實Cr迱春引寁阵猥琐笑丯喝 丧仧标历皆昝育课 㥋东戀乌哭辷庖号北腔 />女昆夌觴则丯喝 丧份皻条<> ‣r ‧仺他课丌‌丅丧怆夏⊆䬑䕳悆亙肩膉丯喝 三䦌⦣r 丙丌‷NB㻻杈的是阌叴  䬑䕳昈脜夜入杙丯喝 皜芴滋 戍厨炊过奋丝淡宠r䬑䕳昈躖打弊寄,琨䖬倂临吵丯喝 一朣栳昌就囃/>労锘> ⼌‡䬑䕳㥋㥇凑凌迱昬句凖缀r釈脜按臂祱毶Y顿亙丯喝 东略畜略畨弨滋Z倂㥋纪䯴㥇〶＀候丌 喝粥哻弌“想出去办关氛炊〴䦌⦌<,清釯墄C能伌迱昝寊兹夜凝昶9br />滋 拽 序馏香的挾制拇丯喝粥一伌迌冼矷丧栞富是叻纄曲 埕弌‱毁宄/> 怕苯喝粥滋Z过过出仱昝襽卌仪己怆德挚蜣〙丌⸀䖈底亀伌迨丕弌“想出去手丌”襽吃校凹顿亙睛<丯喝粥阵混箃/> ⱺ䯻庆皋<薄悌彔䅀䖧示 余个跨春事
谌手臂昹胢宪拧昄瑋侜嚔䯜撱昝 她睥褏夹只办倂奃苯喝粥〶瘟襽,敏捠奂纄口 防奻过弻过承叹䯋昄辴奻臂。”䯜広怅袖内昄侏䯖肋去深奻?釶翿鲜愪奠 渗︘寱昄/> 柰愿?≲被拯檪皱丠寯吭叙丯喝粥㜤猩⮩嬑䕳昌刻庴喂昄䬑䕳昕r />毁宄敲侗自奆学栌她睡呴远戯喝粥丌承r />䬑䕳 />女?老帤皿墤德凙多挾打奂罔凛苌睛/抖眹r綠寯尉丯喝 丄承弌‣晷卻奻撞刪圄皌眴果䖈孧脸承重厜蜣栄瘈炱麻烦丌 喝粥过0 ‧仪奠寻撜每说昱䪁遒丌 炊栧烟缓缓0️临为䪝脈 老 管貏丌熼匲还桘奃壶丯喝粥䬑䕳昕圉 顨临仪奪她〜戌‹胢漠徨羝脽皻漠奻撞刪‬實5匴侜皙丌 喝粥丝他孀r /> “小滤侜皕r />喝粥琙歀夙一乌r茶壶r迱昶瞬亃仂老帊怏匌挚辴介#仜/>寠倶丯喝粥䬑䕳昕r />奰吶靕匌不奂r />就伌迍厜蜁生凛苯喝粥祱药弋⮩嬑䕳清醼一㜤兪r琨倶小巊丯喝粥手夣伌覆〕巙仯寙悎丯喝粥亃/>缩承倌寄瑌老帶炊䔍厨顨丕匌光褚了输送呃仂匟䝟䝈朙丯喝粥奋ㆷ䦌⦌ 喝粥䖈纪昆夌濕匌睛H冻倾埋奸甚个倬醜苙承陿寙出觙丯喝粥劑琨䗹Q息打凝匌左边。”悶暴丄手朅仙丌 喝粥徙强?䅕淌辴承丯喝粥r怀 奙奦的冯檴䬑䕳昕弌“想出去仙䦌⦆ ⼌“想出去䬑䕳昕圧仙你<凕弌 皱紧丠井寴䜕丽䦌⦌‌寙洼㜤⮩皥卶祲给丽老顨临抯㥯丯喝 䖘偷郏䘯佴丷丧蜣⮩任皻琨䌮Y毌丌 喝粥者哭辷惀冼蜙/>观昄寙哭较富岁只单诊 盒导致寑匌寡择。倌巟 丌经…›”所毌寙哭辙䍴参两 帡J她〕匉识佧亹幇一凛苌 喝粥丄手医乕丧栄㥿,戌寙9丌 喝粥依“友匌䬑䕳顝凹嗥㥞釼什试图杌實＀么说昌顨 敕匌红䉟䪺洋娃娃癌<〧属寙X夜埌仯喝粥䬑䕳昬诜毧r友频频摔奌什怇是蜙。觕叴杌富同亃<帻杙昌奈寄<荶䪀遍喕音寯清仯喝粥一任嬑䕳昕丄䦌⦴亹仪奠寻撌仌‣耐卲老帶陈寕匴丧栰任的徴迺过杴匀仧</> 䚨䋌⋌仌 喝粥丙你丌伌仌 喝粥严。 “小临㝿伌迧栏⊆汼弄凝弌“想出去䜬诜典倝仕防杌浱r /> “小东䦌⦌ 㓪 是夏培偆 ㈆r 诏予培爽丯喝粥丄偆T䦌⦌ 喝粥严弌 䖖然洗补粸丯喝粥一㝿伌迃偆#仂奥甹,丄/> 卌仌 喝粥呼洗补粸䋌她多仯喝粥一仧䪀迯䫌引匄欌闻甹弌‱炊9丯喝粥歺圾圠守〈寕匌纴,戹的冲密伌仄曜每戏她珍寕匋倝老币㽠!寪丬个奕匪顝凣䖠䍴 诏顨丂L皻b䗝凹不甌好皻b䗝凕匢䜬0/个敲着=老帠A择匢栏她的孠<活代脽能诏亨令r寕匢䜬杕※识仯喝粥丄偆T䦌⦌ 喝粥辚仌‪辴怀 好䰌引匏夂劣䖠Gr丯喝粥丌过匄懣椽婴迺过的䜬伌“想出去过杴䦌⦴亹伌迱漌“想出去诏予奃谌仌 喝粥严洛埀乯喝粥严。柝輀 璀璾堹个栖息靖 ‖昦<综仯喝粥䖧标-佦奆学栌戝老帠,卢 巌卢主撢䜬䌮杂凛苯喝粥 诏予蝴蝽脻b偄识䦌注凹傾圙个!„丠奃月 ‖夏怏秘抑卌㜤㝸r老慢慢沉培寯脀㝻丯喝粥bﻣ价亹星坠 即⢠皆‖一瀴奃䐙昘埄破刻序想黼昻寈 炆置仼砌所蜙丟光奆蚀〈她海奃睛 顂r甜琪奆徙海㺿缚逜欣赬晼砽丢䖘奝仕寻 宅夙悎悦睥辪ふ睌坺䪝/>嬺脀朡帀䖠仕寏处诃重厯 诏拊丯喝2喝粥予 ※予,奃谌仌䬑䕳痴痴奆帽婙瑋匌 奕<荝语苬悎悃 ※卶郙丯喝 丄䍴 奕夕埌•䖧晌冹怀 奙奦丯喝 䬑䕳昴须胃筅眂办免纪昡夏凄/>昙亯\祲 ※经…‘偄亙丯喝粥东蜹胢强老帙丌•遼䈪㜤丯喝粥丈蕀昆 ⼌‪亢奆卌块玏抖眢眸映〈奸甚丯喝 䖄/>矛昢䖜蜙寒砹䖄寄爆淚䛌寒历巣背帡,我丯喝 主耴丧栧伌迪奜伌†失>彠胤诃毕竟已奃级主兰匦姙丯喝 主耴/>出丧栊 ⼌‌吃卄/> 炱=这儙丯喝 七丹不甌 喝粥,凄倂昢失>彍厜蜞坐丯喝 主<仧栓9丌 喝粥三䦌⦌ 喝粥为丏⊆䬑䕳昚我过杌凙丌‴滋敲敲桘昴个寴䦌⦌ 喝粥滋Y惀严肤帴蜹豴郏䯙丯喝 七欑䕳昚䦌⦣寑凙丌 喝粥个伌迱漌“想出去详ﻥ皻<仧栦5医书⮩辴䯏戈象深奃谜活䋌 诺脀栄勂’丌‴避丬栓㛮毕竟䖙种兄诃﹏撒r恢奃诺性脜雭 即⢠皆䖜/>応耾忙丯喝 为丧栁生凛苌 喝粥临操踏後0不用戯喝粥阳䅀䪀要荀坼臺䑋区㜤顨丂釼仑阳⊆奕寻甜/>厜/> 夯瑝飅br 箃朙丯喝粥三䬑䕳昕r />丅丏惞臺远戯喝粥东䪊猀凌丧/>偘偑䕇丌‌吃拱丬偄出远戯喝粥东> ‌丧䪙丌‱毁宯蜜䪬朂6丯喝 >紧紧你 是景蜹甙你一丬丯喝粥䬑䕳昄奃仂庌重蜙脸浮哙越対晚〔⮩蜹怏昄纫䀠0䯙三䬑䕳昆帽 反临叺9七亹蜙㓪 奾凌 ⟯喝粥介Y蜙。觌䈪舍 ’哭辙奉䬑䕳是景婕春椼顧伌迪䜬丌寗?迂, •䖜?迗丯喝 丄偆T䦌⦌ 喝粥丙你<凕弌 喝粥个䊌婊/>疼苌 喝粥䖙奃井寴䜕顝務举凌婴奋一乯喝粥丌。⮩耱䪂纂辟遄倂欞春便伌违这儙丯喝 䬑䕳是晄炊r耂室奃仕 奯 笔瘈她 癙丌帇室奞彠呃呴侜 ‌/>女顨注月琙丌痴醜〔 揥 笔奃纪揥䈴奞视则丌说 星 奯<说戹胃 奯欌说 遄侧寙丌觤 ‴<铺 红䉆段支圠碻奃䍴丯喝粥叴䬑䕳昦角着富脜妜注月球 ‴三纪亹#偆,䯄奃婕昃富戠僙丌 喝粥临 /丕捿䀆夙丌‥ﭴ。”承倴三诜每宏宪仕夕埌 喝粥严。 ‣仧栀拾拾上双乻僙丌 喝粥帇偆＀ ‴三䬑䕳 伌迱漌 偆/宪奃亙丯喝粥石膺丌 喝粥丙徨覄丌 睛T睙丯喝粥偆＀。及冬 䬑䕳昜每戏奯室 奄奃/> 奃婕昙你一寑冬某吗r上 炃婕亹誽婮 奯奙象/>奿只阶段 奯奄怇是纄朂亀春琙丯喝粥婴/>奝靴冟䅽 䬑䕳昄r伌焌操踺䑋匄偆/你丄欹寝一盯喝粥滋Yr㜋承 她睥炱迌叴则承亙奃䜄欞须胃怢 脸奯欌 〧弙丯喝粥滋打帇室奖怴三䬑䕳是丌仕䦌⦌ 喝粥丁纂槌‧弹 奄冬过奃 ‴三 奧脻〯怐迌防备丌 喝粥斘偉 炱孑亏顧纄䯄室 䖘偑栄 炃婕息/>。怃仂/>』倃仂丠倽奶香丯喝粥斀春諒濍寕倻怕辚倻犁豫䬑䕳昌睛睸㜤倴丄偆5弌 喝粥丄 你丆弌 喝粥七/> 丌说戏 奙丌 喝粥丄偆＀春辟栏井夕埌 喝粥严丌说戭画说昧井杄偆P辴皙丌‑ 奄倴丄偆5丄画冟仙临䀯喝粥滋拿 觝皪杕毿幅厨亹眴三䬑䕳是你<老画出槌 喝粥䬑䕳昌了00井實临䦌⦀㝿伌迺槯喝粥丟䅽皶夏仪出皻请个rr> ‹夕埌 喝粥严丌‑䬑䕳br />浇圯䀝祲绕亹 伻富皕們说戄偆/人/>辴轜佄偆)诜春诜毌寧䪂纕埯喝3喝粥丄偆5丄榄井︘苌 喝粥丏仌老帕弌 喝粥丹昏丌杌庱毁宄栴氆帚园苌 喝粥个仕/> 说 引弌“想出去䦌⦥话昏个昏弜略僙丌‑㮤这丯喝粥滋9移临亙 炃婕徨r />対多対疏圌老帕奍临r />閧不则丏額恢䍴奟象欞⮩閲自接管5rr 朣欞亱䪌昱栄老怀 躲#婕昙哭辄閲秜去<翅膉硬<冝/>飞尣办兙厊 „老帤卌丯喝粥世迀戈]〙丌 喝粥丷个<冝偆9丌 喝粥<冑舍r夃辌活着拾东寕倴三底丌纪顨泳补丌 喝粥三 ⼌“想出去该丠嗋炙氆帚园轙丌 喝粥世轃/>㴵皙丌 喝粥丌仯套> ‹份差卌丌 喝粥丄手朜略留丌 喝粥主昏䦌 炱泳补昏<奕不厜蜞穿丌‱毁宄她冼怇是/> 丯喝粥丞须糿春丠 丌䬑䕳昌題浇圍临伌迴卌仯喝粥丞r❐昌58迕倍厨杙丌 喝粥临卌‫ 皙丌‱毁支出灯丯喝粥丞炊丌娅庹寏诏顨十炊浙丯喝粥临䦌⦌䬑䕳昌说昧䪌婕昝偆F⿇/>皕們乖䀯苌着一她睡/>须杄偆O䀉 <冴䦌⦝偆$閧蜣栚着槯喝粥蜾凌婕昏婕紘栄〯怚滋 轻炊弋<写丯喝粥业滋5倌仙移你<弌室春典䑙哄閲顧伌精丯喝粥严话 排甜䪊<写丌 喝粥串顧勄早杕倌 炆丧着 皙丌 喝粥丞偘苌‚滋 灺桘戈冝仄及冬  輟蜾佥词临学蜣r卌寯昽这丯喝粥严䬑䕳昕倠㝆凌丧栦迂侜写丌 喝粥唂䦌⦌䬑䕳昌还帀丕倥堥堂捔䤕亻赙丯喝粥失/帕r “小此孂䬑䕳昌滚梘轻䑋匑䪝䍴纄拥挤倌纄凌双老帛苯喝粥䬑䕳 ⼌“想出去偆5弌仞你 ⼌“想出去临䦌⦂侖富苌‚滋9rr周怴丙你一仯䀱䪂纕埌 喝粥尤写丌䬑䕳昧景苌浇老红拗 皙丯喝粥丯/> 䪏么僙丌‚滋N戙起䯄閲。䬑䕳承 奯悱且䉚栏夏校医且毄蜌丄閲管着丯喝粥喂柚滋 临䦌⦌‱毁接 乯 导抽查䜛苯喝粥临䦌⦌‚滋<毀㝿打按厛苯喝粥靠停略畟仕嘛r />娅抢承 ‴丄偆F蜾皌奯郏 炆苌 喝粥串顧動倌仧栀寏号红二 喝粥丌苌 喝粥尣冕停略畟仕说 冕倞遖奕倌<毀㝿跟讲话苌 喝粥哈哈哈倞0䖞0䖛苌 喝粥环昕倌9哭较/>爋个昏个奌-伋閂名 ‖个奙哭辙辂䬑䕳轂的悱䪏 丯喝 三底借仕词顦男 䀉寏东戀乱毁所躲辂介苯喝粥啊 不顦夕埬。。倞男 戙趣 ※仾䚯聤丌‥庹䋌防r冄悥﭂修罗 ‴串r戏<丌 喝粥三䕇同迦迂一氆滑梘夕埌男婂皦睥爋 ※着阳味甛苯喝粥 ⼌ 䬑䕳 脸後脽芄悥名 ‹寯尥苯喝粥蜌说 ⼌“想出䬑䕳 摾 ‴<丌 喝粥滋N叠氆杯晃一 ’哭辙〔 诜每 蜌辂过杄诜撩0䯜夕埬悱䪝偆$卌‫辉 ⼯喝粥䬑䕳 ‟寛苌 喝粥丄偆 ⼌ 䬑䕳續䪇丯觴刃凌迕倕译路坜丅 奯我冹男婛苯喝粥串顧動丰仛苌 閂睁奸巣帡苯喝粥严。 ‣似些碝<冴䦌⦝偆$閧倌孪莖胜 呼丯戁喝禨 奯悱迌戁奕圀閠6是怦⦝偆$份币奕r卌丠9主失>庹〒歺严堂乥歺妌⦝偆$老粥丯喌“稸好 帧栴龼姦栴龼梘夸唂䐅 皙丯喸偆倕阻振兹夜耐 皃婕㏜猖粥䪀喝粥丸嬑啰翡 ‹果莜粥欞进苯喦⦝偆"一嬸丠9东舒机阯丠嗋炙洗行啰翡匁奕㺿N9r⦌ 喬严嬔耡匛苐奖9r⦝偆$閧栴丙你丝蜌行 
伺釕 “埯喬嬈 喝行r埯<喷嚏行粥尥奆去详喝粥苌 閂适夕严閧栴寴丁粥䦾龼管"喦⤤阳⦝偆1䕳續䌯單O喌⦌伌迧栏⊆䕳匄閧栙丯喝粠9並⦝偆1䕯喝进眺匄黕嶯蜹粥酿倦⦝偆1䕯喝粜匄麙每 <奕钸罏行辷澝傄憀乛苌举耻行诐 皃<萝莉恢阯行氆恢阸喝粁薝籀恢阸萝莉薝籀双 6喝即/抖喝粥丛行粠9一乺罙丌䪡匀喝粥䬑严匛悆弜畈厺罙丌䦌⦝偆1䕯粥行匝薝籀丢亹粦䯆閧栴 凌婴悆卢O氆寥凌粥脾躲行丛䯆躲“辷阯丠嗋炙庸弌閧栴粥丯喀乛昝寕行偆,仧䪀匄黙丯喝粝薝籀丕 ⦝偆1䕯粥<匀喝粥丌簱诜粥丹<偆#乜 喝‱ ‷脽丌0䯅底匀喝粥䬔温冤r 丌仯套>二伋书奄唌振圠衯丠嗋炙庫二伀乛/>寥丠嗋痢亀込行 ”粚奀廂劄閲管"阳⦝偆1䕳續䌄閧丛䜬氆丅腲<唔䬑阳行粥寊二’且夯喝胢完伱春䍴丛苦奋N喝丅腲停匝薝籀丝 ‍临r行 腲< 欺负行伋哈哀喝粥哦阯行管堌<腲去诌寯昝粥丆‪寥丠嗋六䕙丌簱诜粆千解釽 ‌埕匲迀喝粥伆卜匀喝粥严弌埲醸佂纕埌倸怀❐昌58迕丛苜匀喝粥三䕇吜曾倂㥯⦝偆1䕝粥丟喝欞主扑腰篥丠嗋六䕖翡匜暗粝伆夔苸啯喂临蜌辙丙丌蝹倯喝粥薝籀世篥䉵倌奃⦝偆=薝籀丙荻路坜主主䃘欝伆眸挣扖粝伌 喍帚粥不丏丙丛欞 古稻苦臂昹薝籀夝薝籀丁粥/> —㜤 帀蜼丌擂边扜倯喝粜十主堥 扔毿伏此薝籀七夔喝5倌仙秝薝籀丞临越路※門 皃嬑䕜  偆喝 遄丯單喝粯喂F䬑春弚丯喝‣䖄門戇婕昏⮤奜 诜侜瑸倯喝粥薝籀世猖倸侜去证粖篥丠嗋古辂嶪夝谆㰯匄懣椽婭临夡匝r喝粥你丝伌 奕倌喝欄悥 唂䦌⦌䬑丛苖篥薝籀丕弌 喌※“倯喝粑䕖粂伂r⯥䜷气倯喝粑䕇r嬒迌匝薝籀东‥丛骂丯喀夯柰夌⩌E簱倯喝粑呜呜呜呜丛苦粂春r呜呜呜奴䜷喝 ‥䬑十炊伂寖牶顀喝粥进厨>去朌薂昖契䕳續䌔喝粥丠䪡匝薝籀丯喝喥㺿涕吸苯扜倯喝粑䕌E哈哈哜唷 戏旱靸粥夯寯 丌/帕夂帪=伏丯省喞顀喝粥谷峰匝薝籀丂喝曛苯豛寒憀个奙哭辞顀喝粥谢喷帡朌喌仝俌匀喝粥朌粥俌匝rr 朣欌顾喙奜主A琙丌纪亿喧‷5薝籀一奜簱误喝伻粞顀喝粥䜷丛苖猯喝粯單朌毿停匀喝粥伏哈哈倞0䖞喝粖粿匔喝r卝伻丯喝粀振振倜想出 䑋㒱喝瑣䌶A 迫迫归迫夌倂是慹 丌䪀喝粝薝籀丢亹个奥颻导 喝欞們 閖夋9厊〿匀喝粥䨃匔喝r卝伙丠0喝粥䌎箥阯丠嗋炙庝伥俌化牵 豪夯喌狂辥丆奿喝粜厛苙丆辉吻临喝粜 说凝管A 躧戚夕帚槌‥譐0/主兪r帪梘㭉粻不偆 奯悱雾夂粥丯喌弜番顧 ‼ 薝籀丢管奸䀉琙埯诜艀毿侥夸䀉刃丯甜/> 炃栀閿 毿over the r b我䀀学越蔓廥䜺/> 迪行䀀丌丆䀉我NB脀嘛 炽 ‼夯喝粥斀春醼东迷陿 ‼滋䀀娬惩即䬑ﰱ耯甜/>閪r蜻蜓 楯‼5主︔ 喝佌毿呼䥴奌个帿喝粝薝籀丢<冇凝喸喷涻丛苉粥䅹夜临丛苧‼丯喃丙丯乛/>曾昳杝ﰾ脸昝偆︕r㝿休丯喃  喝粥欣奌冬夜B 叶/的 倯喝4喝粥谆仌朌毄丛苧粥二’r范囀夳丯喃巿勌什乌馺O夳着 ‪亝粥砆丛苪䜷拔 溘鲜谆监夃丯婼假严倯喝粝薝籀偆,虚汽 「 婕丌 炙罤埌‾是夙r夝粥䥮倯喝粥䍅倂㥋谆谆 粥砆丛苪䪡匀喝粥滋夝毿䕳$閧偸 遼箥耖粂丌‌嗲 翌䍅倂拿拿裤夑䕌诟 伂乌个个廂纯喝二䬑䕯喝捯绿宝䀯喝粥丕倌纄俌匝薝籀烼㰑己个 夙丌⸷5昱欑䕳昙。 門〯丕䬑䕿喝粥丛夙N丯丯栙excel阯丠嗋炙庱欑䕋=伆夌倂停 遼曾倂奴夑C椅粥睛夌朌息匝薝籀丯喝佌觙荻锰睊奚夜贤 婽庆〯碴䍴喝 遼粥尸六喏招夝薝籀丬非昳 粥夆 喝5昛苜作作妃丙〸倯喝粥埖 〝粥「䪡互寴锰喝粥 炝冘夜毱可 想俌呀埻过堂园莜虚喌#肔溆够曾?9,丿喝粥 悆丯丌诟粥 天丕觴亁 閿䀯喝粓〯孑亏薝籀夑䕌诟夝丌丕夝佌皌负凝脌䪡匓〯朕顝撜毧‼膺丌 喝确丯喝欺负薝籀夝薝籀丝粝佸 欌负耿喝粥䜀夝ﰱ丙辷倉䬧”书可 奧捯券栻书篇篇祯梘㭉䕌‥夥䜷皝朻撜毸秐䕝<冝/>飞乌毄喝欹粥‿䀯喝粑䕌作夝粋拒绝「䪡匓〃丙句凥紧紧佑䕌亙一喝粥䜀耥粋ﴗ碐差䀯喝粑觲 r旀喝粝佸学浱r 芄睊夝薝籀丄喝粄喝門偆粥彔夁 份典帯勈”奴䄇喝粸 炱喝粥䜀傱ﰱ䝝朻底匝 剪双夥谆蛋 翡匀喝粥丙弜匌作装廥丿睸䬸閂䦌粥 赁=夝〃粸 粥䥺顀喝粥腿厛寕夸睛T临5倇头凝管X奸‼啰帚喝辷〉䬐奖䖧漝行 門苅喝菗欺负俌喝粄閂,‼撜毝喝欺负喝睊一 寯夝薝籀丄弚彂䝏马尰砂喝卌 蜌辙弚彂務举凴夝〛苜作作犖作寊行䕝粥欺负苯簱匀喝粄薝籀丏毕夯喝喝欏馝襯苸啙埯代誧艀夶A〝丛话朻靠停略畟今郏丛夯栻诟粯單机匝埏悇薝籀‼撼夶奌䪝芊粝薝籀丐奖†H/> 蜌辿喝粛苯 路毿夑䕌诟 粥 个佸子奸语粥‼喝粥乸孏馯夜毀䬐 匝薝籀丂喝卯喌好〯乛卌仳丯喂喙辌 脽诋怪粰⢠三喀芗<俌喝粑䕯诟丙呀埝富喝冬深误个 话喝粥䯜桋呀毄匀喝粥春弚夝佸学戛 撥䲁 閃粄喝粪琯作严 䪡匀喝粥䌂亙东贤呀輟蜾贤/>常創喙靐奸偸N戙犖晨甝佸学他粯晨埯喝粁 表睊丸喀严 出护撜毧‿喝粥䙮钥匊钢琚九 粕倌撜毝埌夶A怇䲄丯喝唌䀯喝粑䕙弜匀喝粥作佌作佖翯> ‣ 丌軥埌埌 丙丙䪡匀喝粥䌺过过迌䜷䖈喝粃娇紺槠倝朻迀戈$悥 両学阝佥睄琚昃 妿兰医撄偆<铧夭粥/> 迂 䐚睥/>喝绲为_ 棶严丄偆喂吀瀿佥撌琚锰 佥撝夌爽洋滋琚 撄 曲粥睥秐門 俰冀喝篊倝端,虹喝節的姦碰 右昀喝窸,繅 ‸靀喝 ’丯滝 區喝瀯喝灖话峰 毄喝毀虹喝 䯻蛾倧 乌毬诣喝篽兯绚 蜹丯皻撥喝 精 ﷻ歀喝瀯喝芄尽尡睭喝寏蛾喥 苍穹喝 耷5匬ﰱ妜喝究慹 永恒喝 双整喝篍顦作変 粠丙临伕捖匀喝粑䕌亙一喝粥䜀使 粥喝䅹夽该丠嗋六虹勈行 喝阯丠嗋炙庙 喖医着偎皝 世喝篍顭粥丌严䲜匝佥戻撎睊務举行粥撄 喝篍顝粥俼䪡佥惽。及冑䕌作佸丙丢兺毄僋婕慹 而䪡匀喝粥昸匝佻‼撜毁‷脽可类r㰑 婕杝夭较/> ‼粥䖚喝篍顙春 翼粖匀喝篍顨苡匝薝籀丂凌婌毪r阯丠嗋里昌睛休NB管偆夑䕻丌毖匀喝篍顭粌作佯乌毄丧栄夌任能,毙兺,毄匩秊奙叕 䝀堂夛苧〦粭粠捌夑䕆滝脌倖匀喝篍題诟夯杀   䤯夕䲖匀喝篍顭粸匝薝籀伸喻夑 钆r旀喝粝佄偆Z 行 钆吐百兿帕帙世翡匀喝粥䜄0䖛0䖖匭粌‣丝充暀佀 苺学阳顭䦌匀喝粼迈旊氪亀夬辷兺夅厏倭辏倭蛾夋,寕帪脚夯 蜜漝脌浌氯B彼蘯夝卋乛卌丯夝戻 尥约世喝節喝節喝節喝節喝節喝節喝節喝節喝節喝節喝節喝節喝節喝節喝節喝瀯喝節喝節喝節喝節喝節喝節喝節喝節喝節喝節喝

● 尥 a>● 师䬐a>29● 虐寯a> href="http://1999128post/1da60f94_10fe35319%学Fe11f0a">11a> href="http://1999128post/1da60f94_10fe35319%学Fe11f0a">08a> href="http://1999128post/1da60f94_10fe35319%学Fe11f0a">寯浱a>

【䬯喝情锭喝1喝篝粥丟兯打扰媀喝粝薝籀敇睸脌⢻请此佻夸乺玜蜝进喀 ⪧漯广临截r㺿B皝丆奆赁喝篪5薝籀丧栴喝粜寒砹欋=囖梴肯退喝篑䕌薝籀丙一䲌室皻䅹夜匝喝粥専䦌⦴旊深愖粖喝篑䕮喌䅹外匝须杀喝篑 耀䲌室匝br5齔夑 假匀喝篑 滝匌薝籀丮否夝厄閕倻‖可 翐坷谆丌遼夙専=丝丯喝埌諒濍寑䕀䲪喝粥䯜丆关!夯喝粕帪兺呆䜺䲌滝奃朌曲’丌䪡匀喝粥 炝冖匀喝篑社䲌> ‌埝阯丠嗋六䕀丌䪡匀喝篑䕸匀喝篑䕟曾䲪埯粸婄喝毅 脆兺匀喝篌薝籀丧 耡 丽旊丿。喝 粥夝丌冬丯喖蜷脚临䉪厛币奕脚粥份粥扜匕NB弯昳佌浌红唏嘘佌昈昳化夝苯彍厜蜕世临䦌⦜倯喝篑逃试夕慹 䖝粌䪡匀喝粥 匀喝粥䲌吵偆䪡亙 炡敏䦌⦝偆1丛苸寜滝粸䪡匀喝粥逃试䌶A粸B 夕䲄勈灼尌个兺勇粜圔䲄”承 勇芄9r夁‷杝埯喌䅹戀丌弞幝脌夝凝胢”老币怇顧匀喝粑 认 ‼薝籀丆喝粁‷遱匀喝粑䕊郏匀喝粑䕊个両匤佌厘 辻㜤的務艀农寜打<< 扑 伌迱漜匀喝粑丛苸幼値 閿䀯喝粀佌奥 ﰱ喝扒不夕 丄卙䅹夜匀喝篑䕝苯埝﮿䀯喝粌薝籀丝苯䬑䕌 反専丯喝粥 塰确凝務丸 丄吗行 藌䖘偸截䜌浂’曄持距幼丌丯厄閭粄肆忌惸䤝淪 着ﰱ停 喝出䪭粷脽皻䖘偌䤝忽務丁支 丯喝 喌滝 媀喝粝薝籀丯喜蜝所 个寝䬑䕌丝粥伆辚层粥䅞顯蹑撎薷罏承r />䬐氛业䤝斝籀丘勇偆倯喝篑䕝郏匀喝粌薝籀愲倡秊奙〜倯喝篑䕝郏匝厨> 丝伍席粷 夯溱䪪 喝䲪丕値的粥 滸 滸 郏匀喝粑䕝进去诜卌赁㺿匀喝凝募䝝䬑䬑䝝朜 丯‖耾怇夝丯喇婕ﰱ䅹夜喝篑䕝喝夝席冡凝r伌薝籀喝卌夑 丸匀喝篑䕝丙䵻薛佳雁埞可宿諒濍寑糼薛爷陒匀喝粑薛爷着或r曤粥 匀喝 醜楼粥伬殿岾戌薝籀丕‖ ’丯喝喝粌⩉ 戏蔻秊乌顁嵷 閂 卯怀 夲夲十碦丯娲底‱䋯喏帕匶粝岾嶪苯倯喝範朸薝籀碦丯䀌戌丽 喽皻䅹夺迸埞奋丙 喝丯喌區凝洸 苸=伍帜倯喝粞连连皻,肯呬䉝丯喸 ‖乌湿枕巕夬陒廼 丯夝粥B乌来扰媸乌肯顗行 B 诜䟞奡仺倯喝 ※薝籀丁凯┌瀜想凴纄 粸䀌戌〄丽 喽书 䅹夝过⩌瀜丌倯喝篑䕝伌贝粴个廼N夶A粴宅抚东倯喝篑马使耹觧伌薝籀偆喥寕秊奸䀜马佃丙惜寕匋经气〸哈哈哌偆喥 苸倯喝篑0䖛苌 项䐚房行喝粜粥卜匀喝粥~匀喝粞奡䐚着 粷脸夬薝籀丘祯造9r畷粥眯堂夛粧不萤䁫虫粝門亸可 粥䖚喝篍顙丙临阯漝 ‥紧紧佑䕌马佡䐚睌 丙C薝籀丝粜䟞悥 苜倯喝篑0 「䪡匀喝粥五 粥匀喝粑 一乹  炱>薝籀严滋怕昄奃仂乹䷀怕反锭丄薝籀丘射䷀寬嬈毚<伌“想马使丠嗋六䕕 ⪧丯喌喝創乘匀喝粑哽罪匝薝籀丯喝卌喝粜倯喝篸俼 辯甜/>锢的璜堂嬥 瞳夕粥倌喝篑马使 閿䌷⼝喝篑秊奯匸己悥喝篑秊 薝籀严 阯䀯喝篑䕃丙她䐚房匀喝粑䕯喝粿匸粥喝毚荻冲䐚房扜倯喝粑䕕䲽 丽 喯 寥丠嗋六䕸匌粥垃吇马郏匀喝粑䕝閂皸罪匸佬承侂怕粖喝篃薝籀个苯移怤䒃秊此佻卶ﰱﳤ喝䌪㭲倯喝篑䕯丯舐粯兺匸皙大丯喌毚舒机倯喝篸舔飲丷撌抚睊務艀农撥艀滑 胸扣廼停倯喝篌怕粈=咜/劲净瓸怜匬䷀秊九丌愤兯甜‣撕裂遼悀斂丌毚伌哀求兯绝岯 丕仺倯喝 埯喙廼行己 廼阪拒赁J侯喜倯喝篸粥丯尌狠狠ﭴ喝粥艀农倯喝篑䕆昀伌耯喝篌思踱偌䌜撸輪缝籀丘钱 炌‸刜倯喝秊滋璾䝏奤的 亸喝篑䕙佼喝篑䕝粥䅹‹毚対老帝丯喌毥世临满吆喥契䕖阯䀯喝篝籀/劲丌“倯喝篑丛忯己欲言婙刂< 喜奴 己典烙籀中闻栝 睊闻 丌而䌜足E倯喝範幕䌜兺毚 奙胢宜僀承 〴藊世临䦝喝篑䕙丢殢婯恭“奴䀯喝篑䕯喝粿匀喝篑䕝籀丂室丙敊9仺弌耯喝篑  喌己懝r䯅寜粥偆己奴䀯喝篑䕕 偆毚弌耯喝篑䕭粥,䪡匀喝粥己懝閂皢䖕 帚r奴果廼八䌜欣寯懷‼䌑䕖/帕夂 躲己奴䀯喝篜愲侂夝 话懝䌜何專丸 喽对丯䌁夝 苯夝喝粁鐜倯喝丄榌室籀世擂‖碌灼 䕯甜/>历寅塞满粥则亙 帯乌粥/ />厜倯喝 亙昙逃 䯅䷀閂籀丌䌑䕝籀丌䌯乹粥血严䌃张铛,凯 䕯寅常血䐿ﺙ捯䉪倚皌辀夑倌續r 炙仧 夲䀯喝篑丛夝奸铛娈 睊,粪忮辞澝朌丱䪪匀喝篑䕌寅朌粥軼Nﺙ悕己撌穿梭丕群睭兺岾栙悇撌䌄閂皜栥粭荻娤籀粥开 超帥侂寅超帥侂密䌤皜 粝門脜倯喝篜,喝卌润 䌁粧丯粥‹兺,撜 =悎緱撜匬䷀,寯昄H歌,夭粥,栄J丙丹现,栄悇䝽,撻/斱倯喝篜ﺙ我N 伌迱漌䌯躋蜙丌䌤迭粷脏媜堄严毙粥粜弌耯喝篨籀丆喥 䟌䌙帔 荻緱垡丝丯欣喧岯嬈压$H‸婯喝孤寡䑋展刱菜䌤粥耻簱倯喝粑外籀东弌耯喝篑䕤伌耯喝篑䕌> ‌粥 彍厜蜜弌耯喝篑䕤~居T䌤T䌤T䭀喝 亙厛寯昨籀趀倯侥夸孪寋冥䥴耴预诗緱昳斱, 癙偄9r䌙嵴B 兺‹9礼䌜敊 息眺喝卹幥辚倜 䝷颻粭姦䉪䖜巌䌜竻 滋窗薸<<䌤輠<毿䖭粜管祯辥緱䌜緱‸埯喌喝说倯喝篑馽 形字词䖭粌 些?耯喝篑䕸短严菉 辜弌耯喝篑䕖骚 䌝粝閖?耯喝篑䕸穸庀形抒逷穖牖抒逷穥丌咧逷穑䕤咧弌耯喝篑䕞䌝喌䅹夥奴ﺙ个耴倯喝篑䕌> ‌栀拾戜弌耯喝篑䕞丛苜弌耯喝篨籀喝卻双䌍 $J塽⩥䅹夋$喝岾喝篑粥严弌 喝粥三䕇同丨籀毿昱淀富䌄偆Z觻学盰对䌄弜堂⪧炙夜苈䜺/䌄䯻䟞壿拦铛䖌跂躋苯!丝‹壿喌䅹娺脌䌄籀喝卝倯喝篑䕯喝篑B 䅹夥阌籀丂䪡匀喝粄姦䉻䟪整兺兆 粜儤籀丂䷀丌耉 俌喝粑䕯喝粥侼丛苜弌脷狠狠䖁红怕堂瓬䖌丌<倯喝範份粥‥䌄皻喉我廖停昚B箭粷脏宅䌌> ‌昙廂兺儷夃䬯冰䖭迌䌭<䖁儤籀丌䌌 意形些䅹夌䪁 粥行关9 护常 $H蜝乚夝粥兺乌仌 閄 䜺倯喝篑䕤䖖䖖䖖䖼䟽埽 巋䌭 粧丄窒皌䌄我N停嬈压$! 仧䌄E汾弆眸浧坠粸堌弆眸浧倯喝範籀巋栌粥 寯昢峰稀@铛马毿O冥粥䟝門 睊透喌诜 峰丄陒管G丄秐閥‖朦胈媀喝粝奃实皻H粥倯喝範奃’丯嬄粥弆奝靴冟䅽奃痛苦 奃毄脌丯喜倯喝篜r 芄峰 峰朦胈/> 秊䟽埽疲惿巋喷峰䌁埀䖷喝勇猻炡迈J䟝富䌄粥兡粖䖝 炜倯喝篑䕤郏峰 弻<毿䖄峰管,东倯喝範籀丌喝跂! 9䲌丯喪䟞兺机倯喝4喝粥䄘匜弌503䬑䕌⢠兺 偆䪥倯喝篑䕺朲 尲 仑弌喝篑B䖌巑䪡匀喝粑䕺背宷䤕䲄䄖䀯喝篑簱簱簱叛⒌伌耯喝篑䕼喝篝r 穧拿拿籀傻軑䕤籀丌整䬑䕌䰠迈埯丯皙䲐姸弌喝篑䕌话粝粃䀯喝篑䕙廑亙 彍厜偷巗 䕼﮿䝜r 奧夑䕤 毑 䌜 穧尲粴晕夶A寅寯昨尌漆廼 丄脥且䌁 閥帴弌喝篑䕄耜弌喝篑䕄丌0乹管尌䌙 毿阅 䌤 粥 䜺弌寅崩溃出䪭9 対埯郄嗱哪媀喝粑䕯廥吮䀯喝粑䕤丌‌ 粥怇星逃穸亙粝堂r⯥䀯喝篑䕋簱弌芄䬻就百侪䟞滺倯喝篍顭奃 匤籀中粌┌脌丯尥䅹处脻 排甜 柏r⯥䀯喝篑䕌䅹处$匀喝篍顥伌設苸埞就廑班纮喝篯 曾值/班喝歌怇超粥歌丄帀O奧倯喝篑䕯 伌褤籀老C弆奝靴冟䅑䕤/䯥䀯喝篑丯r曯廥伌耯喝篑䕄埖9O 粥睥亙 卌滉 伌耯喝篑喔薝籀缩缩薂昜倯喝篑䕯喰译䕨毿昱淀富䌑䕤 䌤丢堄廥唯侜弌喝篑䕭/>伌耯喝篑丯丯r曜弌喝篑䕌題浇 䮄J䟥撕倌䌤拿侪䟞临廊撕廖偌䌤迾整粮毿䌤撕毿䟸喝釕弆9r⦝偆1䕯r廑r漕昱去撕 9䨧毿 伌蝜r呆倯喝篑䕯善伌設毤堌喝篑䕯倜喝篑倃䄤使伌耯喝篑䕄夙曤„檜弌 ㏘魔术押⢠ 䌤皻指缝<撓扑兊埝夕’皻指夌 ‖埯 型图书馆倯喝篑䕁„檨粥尌兯脥想丌䌯r甜埯簜弌葩吙丌“倯喝篑䕝弆虎穀焉虎卅倂㥋䲵<冴粜珸吜弌喝篑䕤郏尌敇䯅䖄粥䯥䝜r倜倯喝篑䕥喡粖 粥喝粥䅹夌䪪伌蝜r脻溃弆 粀=弥 善 粌䯁 99谆䪀喝篑䕥r岾䟞檥奴䝜r拿癜倯喝篑 兯粥䙯丯夙肯定粥穸严侜弌莁 “倯喝篑 喝㯆盜弌r胸䲜倯喝篑 曾䃄門 ‸婙仧 丌05屟幱谆弆喝凯┌䨭破罐破蜜倯喝篑䕯r題浇r倹晀倯喝篑䕙薝籀粥丯䝏悥误丷喧圌䚥丯亙粥䖷脻閂皸诣䃭粹䜺9䬯屟䁫夝埯丝寅莡粥 梘㭉䕌喝夝道粥姲寥 斤八䜯兺 偆费 脆记‹澝倯喝篑率1奴薛爷承依堋误喌桤倯喝篑䕙迥伌薷曄埞兺 炯顗腥䌑䕖粯r曝粝吮䀯喝薛佳雁尴夑䕯﮿䀯喝粪苯䬑䕄偆O䀖侪䊜兺䵻䖄ﴗ澡寯昨䬑䕌䆝倯喝篑䕯怃伌茜r睄庿俕䌑万息, 就匀喝篑䕙丌  伌振丙「䌙 粹,奴䀯喝篑䕙匀喝篍顯r粥r嘏弝嘛 弌喝篑䕤籀丙䲴脕屟准备䃜100䯥䀯喝篑䕃屟 粼朌粯r阅 底匀喝篑ﴗ洗顗行喧习弌喝篃䬑陖祯寯静䌨䝅䉝偆 误䌝r䬻䌝籀七嵌䌪俌仧顸皺倯喝篑 加沱奴俌ㆀ道倯喝篖輟蜾䌝倯喝 啢喝篑䕥毿 嶯廑匯喜钪諾偆 䕜奴亙个桌䌑䕤进䃄喉西奴䀯喝篑䕙寑匑䌝r拿拿籀丌䌑䕆毿湰哪糀罪匀喝篑巧兊 脜奴䀯喝篑䕯r湰糀豐弌r拿J䪍 辙 辌䌑 吃糀聈䌀喝篑䕁„檌⩄ 阯䀯喝篑䕯 阆䆝9苯粥喜蜝 伌耯喝篑䕙䲼倡䌀喝篝籀丯喆䃯偏偏脕亙监䌌嬯紧 栝”倯喝篑䕝寑伌蝜r穧停倯喝篑诶阆粥䆌䯥䀯喝篖甜狌籀七觻导 粯r 粥 䁵粜䌀喝篑䕤弌蝤籀粥㯆行䕡粥< ‥粜出䪌丯喯䯯乌㯜倯喝巋苯䅝悥合喌闭 毙 喝篕亙叀诺大䃜 䕙祈祷< 佬尌䌁 厼喝篕亙乹监缝夲䃄,津„䃄喯乹脥齐巯仿 偆寯埯粃粥引毋就擂塞块糀罌铅盒䯻 喝篕亙輟蜾悥赸尜岾籀扶 昃芄r,䅞脾厄籀七脑勺儤籀七5 吙粥,粥忙尪 䥹挜亙秊乹䬬䉌㍖粥䯜㯆苜贜兺喝喝<冝书屟<,杝夥嵴壤蜙尪 粯掲就监粥败哄䃄喜 厞䠁善念䌯乹脋丙㖝喝 庆喏牵钪䖻寯昨籀丯鰆谆弆倄交㍖唯䖌丯荃䀌䌤设书庙劲入丌‖似丼䟞 丙䯅丢坹䯅芄㉍喝篍临„䌦庙<粥䯇 谓䖥杝夌郏喝粯粃凝門喝篑䕉喼䃄䌀喝篑䕯r 尖䌨輟误喝篑䕯瓬䲾话䃭䃄high 䬻r琙丌槌 脽儑䀯喝篕夯尪丌什J侸诣503䬑 寯䌦帿耷 ‸ 昼䀯喝篑䕯䯥及鐼薝籀箸迸肔莫及䌀巰谆弝‹露喝篑䕥粀䧈路䌀顧 伌蝜r昱淀毛绒唌䀯喝篑䕥粻曭劣善r廖处r冲文䌀喝篑what䯪伌耯喝篑唼温䌀喝篌严岾尸诣粥䖻寯喹举瑼夭着着罎䪥毕靌屟临䜺倯喝篃籀趀怕 朷暾 戝r,栝粯瓸䖻撄 尌锭趭亙/> 䖻寯昃籀偷偷溜苯䅿䀯喝篑䕃籀处粥r彍厜蜜弌庙善/>䀯喝篑䕌䯪伌夭寿䀯喝篕尸粥庙临䉪苯彍厜蜝奃籀边粥籀丹䖻不 ’丯䌕䯥诣奃巰䖖谱䌌䜯凝遱项䌥倄请掲乹意喝倯喝篑粥伌薝籀霺懲忪脑袻倯喝篍顝䌦庙〴 倯喝篥籀丹””䖌缻硟䖜悜倯喝篑䕯䯅佬 堌粥血血䯥䀯喝篑䕥粥粌䌌䋄,缜䌥籀丯屟粌䌀巰䋄诌丝,缌䌌昱谆粥 耯喝篑 䕹䖻寯昄 阯䀯喝篑䕯翌䀯喝篑䕌亙一喝篥籀丯怖䲌郏佹䖖堂䌀丌耥任耯喝篑津䋄诌䀉严‖ 單喞顑䌀喝篑䕌亙一喝篑粥䌀兯rE唼芄/>边〴阯䥤籀丯失 尕仝「穝余丯䝤B耯喝篑䕌毙 脽血喏兰匆䍴 奌䌭粖堂诇坚澄澥諾昱沥䅹夝善岾䯀喝篦庙䪪寯䅹夌䌀弝屟粯弚偼丯喜倯喝篑䕌籀七粀兌丙䲌丯喀唼樂䌦庙〴 䕌 仧 耯喝節喝節喝節喝節喝瀯喝瀯喝瀯喝 喝節喝節喝/p < ● 师䬐a>● 尥 a>躄 (6)a>度(3)a>丯铸a> href="http://1999128post/1da60f94_10fe35319%学Fd1db39">04a> href="http://1999128post/1da60f94_10fe35319%学Fd1db39">08a> href="http://1999128post/1da60f94_10fe353191da60f94_1Fd1db39">寯浱a>

    【䬯喝迷途

1a>p

  粯 评䝆七沥䅹夝苯 䝝够䝡粥侯丯喃䝕䬑>p

  䕌寑䌬孴脕嵴 飰䌑䕁粀苯趼戌 交坠䌀>p

  䕌弜匀>p

  䕁粀苻浌䯖䌦彌断 >p

  籀丝善春䟽 仔拁䋁李准备停>p

  䕭粹津苯趼>屯撕礅尖䌌籀丝框䝤B>p

  䕌靻⥌堌䯥余堂>p

  䕌丯苯䌀>p

  䕁屟迹甝粀䯥偸唆若忕9龣吀>p

  䕌0䖃䖕该 丯 苸䕌崀丌兺粥丯r䖆撕毕屯埯睊 〴阯>p

  䕁粌䌯兺粴脋丙㖝婙<粖粥 ⫌ 毕主ⲥ 哈哈曾崥 戝喝粖籀丌奶书倉饼欲>p

  路炻喞顑着 衚 >p

  䕯喝粟粥䖚出<奶脋䖌戝䎝撝喌缻鷱荪拉粴脴 䖚嬯屟特迌ⲥ䖌丄拉粀丌耥<册耹䉪「䌥倄诗脴䅹夥䖥杝>p

  掯房怌揀懝架琚>p

  䕌尖䌌婼房孀丌耥 >p

  䕌寑匕粌缻苯牷冰揀穝粥䖎抑                                                                                           >p

  䕌 喖郏粴崀‥菗海陔侯里䖝䬕倌戌屯偼粜奟偆 門䖆漀 䱌曲⼃粹睊停里 屯丯尖䌥喌漀丌严肃漌深粥怜>p

  偖籀丰⢠丽隔绝ﴗ澡乯 僚丯喀䖌层粸脋一,丄宅嘀斧偀䖌斱揪埯丯喀䖆>p

  偖籀挲漌潷徰漌迷惘漌戮漜>p

  喦偖 丙 喯里耤籀丌 䖝寯屟曭皌耬凝曧偯 䖝寯浜‌夆若漛厥漭劣脕䀕曭/>边屯顀>p

  屟喦偌揼玹彌䯀>p

  唼脼僚屯侜>p

  䕌作 巑李>p

  䕌﮿>p

  䕌亙一籀欣奀䖌 荃荪ﳤ䬻漪>p

  ‗脴 罜丽 尌该崹䅹夌休䯅䖌脕屟⼴䯀>p

  办理休䯻续 閌悄悄趼楼或玜帼偆䖝>p

  䕏 丌脴䥤籀丯理休䯻续䌦录曙丹䖝 撌戶A客䖝瓸招呐>p

  休需䯅䖆您深偯尴阯>p

  䕌厛帜䌀>p

  掯绌怌我粥 弜深善栀丯喕脀丌洸<>p

  䕏粄丙〴阯严肃>p

  深䯻剝 谓子䌑䕤䌌倉严䖜䌦戝喝 粜>p

  <粖﮿<宵 喝粖迀>p

  现阻⼴偖叐䴜䟞 宾9荡䤑䕏䯅䖞斜埯覥侪 帚rﮌ䯥>p

  装一剝 谓子䌝粥躋蜆懲彻深临䖌撄粥颤技<脀膀膀粴䖜懺䪀奟䊜深䯃「钪>p

  粥 鞠躟抬/>偀䖻寯昂味寯䖖囻尀丯喕堂A作䪜>p

  䕌䌝帀毙䲌䌀>p

  喙尖堂>p

   喖䖝味脌凄粃 喌崀兌‹>p

2>p

  䕌匭覌‸䌉丙〿 曾拁䌝我N撥䖝倻海超市䖝r>p

  䕌䌌脕命 痌毥>p

  䕌䌥倌栏谱䌀>p

  䕝r 喻尿䌀>p

  命晨䖝充<明媲戥籀丱䖝䯥㯒冰戥脀母屌䝏䅏戥 <粝聿粥 皝俌ハ鱼吐 >p

  ‸<粝岾言倜滕軌崹䅹朲╌ 贼戬 丝舐 婹崯「埯脕庌〴覌”懲痌斷蠢兺䥷䯄脀赁霺懲母屌顸䖯讽䖌㮱旁边䖯吓「跳>p

  而戥边 聿粝绺営边严9 寿>p

  䕌埀粹䯅戬粴 粿 柳海帑亿䥤籀曾丙 露鬐 佬迂 脌丯喜>p

  䕥屻省幃䖝伌临柳珸掷毕喃恶䥷洸#䖌䅇谱兺丯指指粿>p

  䕌丢兀阯深埯粹埀粹伌>p

  䕢䖄该>p

  托系厛布䖀粹䌀>p

  深茆茆缇ⲥ‌ 簜奤籀现倝䁵䁵魂劣混沌䖇喝宿䖝跌跌撞撞䥤兯深䖜/> ‥册戙严滮苯䖌搿>p

  䕌拿钟懲偿 罟巑粃弦尖锐䖜西抵「‿>p

  披财䖹诃钟挅喝粸佌毕苯䪜/> 薷声渐渐消吇褖籀杁偄粿偖覌晀 炙粜炻 粿苯馽䥮/>搿乙 喻挲䅹夙怪偆处忝苯揀喿>p

  䕼薝籀临狌馽旁恼朲眺>p

  䕌䌀粻r盄俌 柳圲熟悲>p

  龙佬粌‖厚ᅩ䌸何曲䀴兛 丄俌>p

  尌偌䌭說粯伌䭛犀軴尌英>p

  刼䌥 常毀哄耬<>p

  䕌䌬粁諾迥跂䌦录粀丯喕埦项铸何曝喝<埯槌‌粥何曯>p

  䕯喝粼茷感激䯧 粹尌岾佀俊䌖堂荪荡羭䯧 背影行粥佀脦丙㲥>p

  苯喝九善遇栝<軴萹乹欣嘀䯔丕偏䧈皝淰夹九喸䅹夙 跲两毀䬖覿奟毕脿浌蜲⼝ 姦夹㲥㍕/>幏蜉䬭僚丯喹乭毕夹何曲喝=肺家伿>p

  䕌 寯昝照啦䌀>p

  䕌亙丹九䟐草率 䌺 >p

  䕝瓸该 蜉戳戳深>p

  丿䌀>p

  褖籀严里一 䌨埯蜉撓打篮毀䬖毪午 夝善䑉 乯聚’乙粴闲䑉蜲寯夌‥剤籀毕唼里夹九打箫溤’东椖籀抿棧䧻ㅷ毕埯喯 斱消磾>p

  䕝r靠変䬀咋䃜䌀>p

  䕌䌀>p

  血䃯喹监 夹䲌边䌀>p

  谢了ᅩ䌀>p

  ㍖趀桌偆睡䤹毕 喻䅹夌寯陒 䜺前埝喝䰌戹毕
栝夙斱侜>p

  䕙㲥 睁偸吇丝粌㘈杰柳皝俻脝被辚行奥苆苜>p

  䕙岥䅹毕毿毥脹柳>p

  毕 何回戯毕,崥 ⼌䰻ﮌ䯀粹⪧谬深毕毸椖籀揪默 >p

  䕯䲌 伌深廼八 籀吼>p

  籀奟衚 深澝既说䜺>p

  脝深䰌我䕯管毕亰戹毑亙粸熳﮿>p

  䕼茤籀粥喝恼和我䕯奟 ⼌䰜䌀>p

  䕹䲌岥䅹毕崝夹毕 喌善丹䌀>p

  䕯 喻玹跲䲌崹粴昱毙戯毕浌䲌崯 亰䍴⼌䰜ﮌ䯥 籀耐 乯扼”䜺>p

  䕹睑熳戯善寅跲䲥里䜺深嚲宵 乏叉机>p

  䕌壮里r苯伌‌ 毕嬼絆偌戹籀搼声深萓「跳>p

  深九示 吇里市 粌䐄㲥仧䯻侇毕壮里埯伌>p

  䕹帑亯彍厜蜪伌深 拸䖝疝寑匆>p

  疝寑毀挠<側偌䌑䕹帑亯彍厜蜌夯粌䈝 滑‸靯彍厜蜪伌疝寑跲深杠丙丯>p

  䕹丌慌‹䲌伌深呐呐步‸靯彍厜蜜>p

  掯绌怌戌‸靌深曄脀胊愝>p

  䕛津夹 毥疑惌打 r>p

  䯅寜毕︺寷單偖ᅩ深滇彍厜蜶A栏尌怜>p

  䕹粴玹亰毥佀地崜>p

  䕯r 亰䌀>p

  䕌屹毿ﯔ 痌毥>p

  䕯r毕䪪毲䅹夥 亰喝毿埝兌乌‸靯彍厜蜪寥>p

  䕌‖覌‌䲌呀伌>p

  䕯r滎善⇝坰里䌝疝寑顲激亰作>p

  䕌䲌崝夌毌将粌拜托r丯盈帇粁岥䲌僚里混 痌毪伌>p

  䌯,疝寑揪蓮粑 偖㮹揪地声䌌‸桌掀亰>p

  亰闾胊恐䖜群>p

  疝寑滇怌戹何曑钱丄亰毀 >p

  深苯䌜㲥奃䁀>p

  ‖充夃/>透亰䁵魂苯㍳/毕怇圿揪忖ﵴ撋丯—苯偀>p

  䕹省r 痌毥┌疝寑逆浱芄兕勜>p

  䕯r 跀义翌尌䥴䖌崋>p

  䕯r諾严报䲌寷呬䉯r䉐伌>p

  䕼炱毀我龙 䌀>p

  䉸毒戝疝寑挑䬻‸䌝㲭歷戝疝寑毕侺佌喝䙯寅戝疝寑槌犯䖹逷逷粥毪遖敀 栝评幝而戌 绺喌退覥侜>p

   䕌䬌作䌀>p

  䕯喹戹何曑希偯尜r滬苯﮿佻奥苆苌戙丯葸䪜>p

  䕯r䯪任性滋 䌀>p

  䲟蜌滋戙䲄蜌/> 丿杌戙r偖堌翌>p

  佼胥绺喌堂>p

  毀切卑鄙耑怇戙䯱⪧缻毀>p

3>p

  撱┌照兲 福毀熟悲揀除䬀䖌㭲毀嵴戹奭僚>p

  现倴评栀戨倯弚录撩䁸楠埥座䅜揪脌‌䅞永ⲥ〜>p

  谭嵴像企鹅挺鼦大肚子䌶A丯 :䲕曲䯱设谭䯱菀怀厁毥仔佹釕毪子䌌穸丙生耬凝津毼燕䜺津毼九薠斱粥何曌䬖䕥䬌燕倌恩䜺滑嵴乬毪靕戙津毼粹 軌谭䯥偏善/>边殶靕 盙r曙対綥冕曌:溌喜钪 閙r子燁戸r没何曌/>边戙r䯪称职丈嫝䈸䈸奯辱脙r丼厌揦辱脜䖭厌戙樓 r⼴毒偖 瀌殶靕奴䌯寄闾丝栀揥䖭覌燁曤脝默 戙 撥䖝诣㍕莫吖䥼楚浌 谭穿梭班䙥默默壮喌尌毕E穝余喞顄粹䖝䖝寑䌕䯥诣毀厛富䌄‣ 毹ﯧr毕䝷⼴曵槥䖸寈䖭爬閂皙r 谭r戉殶僚r仔佌⼴殾襯班䙥䯌戌⼴喹䄮侌寝鼦段子揪脦粹鹅肚子奥丌珸同戸嵴偯究喞项主 乯庺夹何兼顸揼脌戌他歷⼴脖亰彼䁸䖸他‸调苁 级二戉 佻䖭䊕班他練亰>p

  嵴宾丝粥Stephanie戸嵴毕”脢䖝粜䟥柳呾福將指狪,宾丼偯丹䌊 胥䯧皙燁攌照兲 曌:粁r岾粁 瀸嵴教丌戉同戥⼴褖戌⼴耝佼奭僚䌀>p

 䖝勦瑢二圿 炙粀丯岹䘙澥粀丯r滱 ⪌同揸⛭/>蕙淐丂粴丼偯丹鸸 淓 :永形喪己/讽䖜同 ⼴皙燁粹绘奯r䌀>p

 䯧葢二粸換主 茫r 粴毕渌纛讽䖜同戉⪌⼴录凝视鼦粁绲㮹倔味宽印 䖭圿丼偯丹; 䚙寙粁⼴爌讽䖭厌皙燁氆 蹐穖迆⾏肗伌>p

  呾缚⛭皙燁攰樓 r 痌毥<宽 䖆虚缥桤>p

 苯荼坚仴 :娃粁同埯脕庌粁Ⲵ昱毒丼皙担圿粁⍯呢丝粥同喹䲌厙r閖郏粁r淓 同; 䚙实疮下佼 䖸彺彮临呢宽/道; 䱙同 佼綥岯滊 喝呢同; 置永喝䖹丝 䠝r禲⪌⼝粌揸何收莄閆穖r禲閥‖箽䖜佼鸱埯愃鹅丼偯丹䍈 澌喥像諾鲯弚孄␃閆粌毕⪌佻瀌粌溤脥渐殽伕r澌喥碫瑖粌函皙燁捯⼌彼丼偯丹崔毼練粌練閆粌曌閂嫉戙瀌覌丼䖝勭寤愃 䌨卤楠埥愃⼴兌粌 淀曭練丼深閆粹䖝皙曲䌁丝喥綈粌戌倌岯粁ⲯ弚孄尃侃皙燁断伥睭曌粁簌偸䖝<册瀌瀌’⪌聈宽綾桤曌⪌及閆粌戌r 羭曌 瀌睞粌伜帮珛凝腌 脜䑢練䝁覌粌喥⪌⼝圄E粁閆揪继默鮽珽弍穝粁Ⲛ玹曭恜而䌶A綦䯧葁抓耳挠巰粁册鯪寝曭寝珖 互⼴兌粌曭粁弌屯顀>p

  兲 福戻夌尌歐䲥䉼册楠粌粌灰喥粌曭彻粁閆偯丹䌎䖝ⲯ弚戏埥曌:啙丌缤 煹尥粁䧍丯丯r閆粌唛乙婌蜶A毼伴录 葌蹖換ⶥ幅珦鼼偯丹粸懳尖呢䲥册验伴畿抓殽爚煉刼谭鲯偸唆瀻刼来岯赤赤䖖陈䖖灰灰粌瀌 Puppy Love偯丹䃖閆粌淲爌曌; 宽鸲毕䈚册鏴善䖝弼伴粌淽寯練䝁覌丼.某‸趼䲌䢫迫練䷽粸幐O珼脚䖝勌尖偯>04a>p

  䖝册粴玹 煹亢奧毥䲌揦䯧蜌脜䁸單綈䖝弼偯丹; 册鎙埝巟菌庙奴䖝地崜>p

  䕤/埝佼喟䝕耳橯r廖地>p

  ⼌似 轮丝䖝䖟䝕寺綘崜>p

  䖝册奴压罪 崌; 䚙諾揪粥圲旁鎙; 现粥䧍閆粌妌⼴瀌巟菌狂04a>p

  鎙埯佼r 縙䓪粸 脜奴4a>p

  掙r⼴巟 䌀>p

  毼怔勯04a>p

  鎙䥝霺懻眲⊭綈䖹奴倦圲夯偯丹揦 悌䖝寿嚋<缤撤弥焚䲄/ 似偯丹岥喜佻奥紅粖盖屟揦爩谱缢 ☱慧䉗揪ⲯ弚默鮽䲄幖漼偯丹; 黏陒将揖04a>p

  弼奴䖝嶯毟䲾坦像䌀漼偯丹; 巟04a>p

 脜䉰砝喌缤 仔队巟菌庙惏<耥躝 逻粥喪己幖验䉼04a>p

  鎙仍崹戻 瀀赝喟河边赝04a>p

  䜺04a>p

  埝巟閆粌快粿04a>p

  弼04a>p

 䖌䖜藏粁✆寕嬄豥死烻铁浱粸揪 経赇伌閆脕庌毼穻滇粁曄䖝叀拿临肗閥专䂗掏瀌镜假; 慧岥暾 穻弥鲀眺>p

 穻嬄余䯧屏晕匍䉯亭䲄䇝衚蜰蹖r沑皌我廖停䤯閆粌曲揪勾荪和丂巽煹夌䜼想佼r 粥䲄䯜04a>p

  叜帏浱蹴和将昻乘佼穻r殾䅏浱軱 殾04a>p

  䖝和䱌䯌愣堂⼌似苸埄花羜缯䖝巟䉰群>p

 穻赸綥岪怷脌媌喭夙脌樓 䲄殮 䌝我薷04a>p

  䯻 媌饯䜺04a>p

  䲄闏毙 䌀>p

  亙04a>p

 穻炱䰪汉嬻▜ 脌䍝 ⰹ喎挲䮄r睊源r䥝漼偯丹; 鎙r靠譖伤 媌准姬撌幅戙簱04a>p

  䯧譖乃鎙說佼04a>p

 䖝䯧譖䏭粀䏭咬r汉嬻脌荾⌂蛋 吇穻哸舀䈔崜岾蛋 居蜶沾丝荾吇桌喪己验䌉㯆䜼 煹级閆粌喉粴玹蜰04a>p

 漯䖝弢想 荾ⰹ蛋 吇A舀丝茲毙霺懲縝㯆䜐吇儭媌䴹䅹䜼䖝吇䐌脜吇妌⪌幖04a>p

 䯜将嵌寅䕆;睊r伙丯懒机>p

  吇伟/䜺04a>p

  俫軱 䜺04a>p

 J駬丯ⰹ欁粈ﹿ坦䜼赸补伽曌/猉>p p

  鎙r 縙䱌㍅䓌房崜04a>p

 夌媌縂䖝剛悗; ,䜎 殾闐䜺奏曌媌 煹曌崌妌⼴巟崜04a>p

  唌妌⼴>䟝富r 媌哌䮾闕就塧䖝毺鼤䮾遗顸曌崋>p

  簌且滹 䌀>p

  鎙毙崜04a>p

  佼䬑喌悗; 鎙玹⪌妌桸纤’东04a>p

  粀夥崋吪寥>p

  䕌亙一籀红䪜>p

  妘䕌⼌似輤 疸䬑噻屃粌寢䖝鎙弴䯱欁桸紀毀>p p

  诶虥滹 喪己䲄 葌崜04a>p

  旁粥曝䜺04a>p

 䖝嶯靘譔繦垤进肯引勜>p

  ▜崜奧䖝函懽懔旁边䅞崜04a>p

 鑌毼懖 崜宅孔粁澝偎彼崜⢠桌座寅纵皌扲趪俕圖粌困夯喭袭 崜04a>p

  譔囌䜺04a>p

  夥 焚䜺04a>p

  䕌佼䖝幖 ﰹ ; 岴玹佼妌佼佼04a>p

 取閆䏭脑䲄䖝肭吇; 笨蛋䐌玙懢想夥佼04a>p

 粴晨刺䯜将 ⼃蓬蓬ﰹr昨>彌閆04a>p

 赥彻焚軱 ﴺ 吇闖吥崋r 喪己饯04a>p

  崹䯱曌巯商毌洔 煹✆班⼃掙䕌⼟吥崋04a>p

  歔案亄吇缥焚䜺04a>p

  丿䌀>p

  肗设庲䜺04a>p

  䕌⼌04a>p

  设庲䜺好 04a>p

  臭子 ⼌04a>p

  崹商怷粥吥䜺04a>p

  弼毙滇喝偆 /穆凢幅r䅌吥廪巟簌䏭04a>p

  笄子軱 啦䌀>p

  䕌䕌⼃吥04a>p

  樓䜺04a>p

 拿喤彻粀腾腾吥咬彻粀䏭海; 滇䖝某䌥䯜乃吥喖曌䩯皺4a>p

  粥己珀桌廲玹⟝閌04a>p

  该r䌍 缻04a>p

  津妌乃己籕倌瀌寍䅹姸倌寙殕勜04a>p

 粀<册; 洞 煹级毕膖葌惜䜺04a>p

  䘿册粥吥幃 痌毥>p

  幃勜奚粝撥殕册吥埯幃 脜04a>p

  玙䂗豌粤嫉丰勜04a>p

  啌啄䜺04a>p

  袴 深吥吜媌开圴04a>p

 商睖蹖嶯碥 埝弴娘妌ⴃ亰>p

  玙丯尖䌻䯜衖寅似⢠妌◥4a>p

 䌟縂栝女嵆排䲄粀䬌; 缴䯱掙䌅弯歔好重 崜04a>p

  佼04a>p

  黏黏勜04a>p

  唔佼鰰缻; 丕丿䌀>p

  䖝斻玹r沆和好圖露4a>p

  佼躼 辙 悗r䌍 04a>p

  䖝孔粴玹和好輤  曭沆缴䯱縯䅹䖹颥䯒縯箾㰹籗珏粜04a>p

 菪扲澃r 䝕赶䖝弃軱 洠E桒岥罩准04a>p

  䭔榻財䖝r䖹粜袴埯佼夥䤪縂覌柳勜04a>p

 吙丯䏭; 䖝⼌䤻咪曑黏陒伌>p

  啌啌啌和进毪毪和奉䖝己媌䌥␜紻鼉彻軱 粜04a>p

  䖖愝䕌伽憯肯火r樓閂篌亹丌堂財覌‸寯佼04a>p

  诶阎休 䖝彌r 岲燁唱濝䱕勜>p

  寪嚸 痌毥㰹篌闏縯䯪粜04a>p

  袴粁⼴皙蔌䜻 佼䯜将袴粁; 衯顸04a>p

  厪 奥㯆眯眯曌崋>p

  譔䅹吪寥䖝己彻㰹捪粜04a>p

  未㰹篌娘和04a>p

  ⼌似䖝压罪 粜04a>p

  粁啄䜺奥帉粜04a>p

  丛奥丌奉䖝寍穄閆檌䭔㰹崹崹埯丛丌r摔毗丌04a>p

  弌醋㯆04a>p

 䬑噻屃埯奥 瀌僄吇妌丛佼 尭趪㰹 痌04a>p

  商閆 痌▜ 粀幃 䌀>p

  瀌佼04a>p

  粀幃 拌懽扯䖝㰹䂄; 粀焚仔拥粁04a>p

  丌04a>p

 䖝▜ 粹䖝財绝閌毕佼滲匋未㰹篌娘僄吁咳咳䆷挥好印豌04a>p

  吥皺04a>p

  寪閆好的r滻房懲偿04a>p

  佼䖝√弌撖睭04a>p

  珫爷爷诡04a>p

  爷爷丿䌀>p

  粁皺04a>p

 岥忙临孔; 䖝孔挥⼴瘖爷㧸04a>p

  吪r摪就塰 縯纖04a>p

  断蔌和04a>p

  ⼴䈸04a>p

  ">幃">幃皺04a>p

  玙粁客慧啦䑉䖝喤粀吥咬彻粀䏭惋 ⰹ䯜䯜罎䪥将吥; 皺04a>p

  幃答㯆和奜圖鴯譔 瀌⼴瘖粊ⰹ䖹04a>p

  弼奴䖝嶯埂幃睭04a>p

 䖝嚤嬯屟渙 吥揸丛奁 吥夌幃僄吇跖丛奭偝丐䜇A亰㧸己妻丯曌举僄吇皺04a>p

  篢䖝孔脡偝岥 04a>p

  r摪r摪皺奉䖝巌堂⼌; 玙焚䉸ⴗ碥皺曾ﯺ㧸䭔屟04a>p

  掙懟崜奍攛幃04a>p

 耐 毙袴粁刷A輤寢粁喝 >p

  䕁兤譔好喝 篼己洽煹嬌狯>p

  佼玙同埯r 縙俛毪佼喖駯歔戙玙r 验陪㧸玙 皺奉䖝现⅌罹釕蔌04a>p

  䭔玙且皺04a>p

  掙䯱 瀌粁夥䖭崋粁䯸r好瞧偯瞧䖝孔; 戙歔夥煹赸曭r 皺04a>p

  诶閂狅圵 痌 桸佼佼屌 同04a>p

  䭔谅戙燁 粁䯕閆皺04a>p

  佼脜䉑 僻撒娌缻皺04a>p

  夌勜粁r懲晕商怔粁綾呐奌䤪譔; 閆粁佼04a>p

  穆同滲玹閆毌爷爷崀㧸吓粁跳>p

 赶 ; 崹伌>p

  丛廲玹閆04a>p

  蚻閆戙救摐奌茰 丯䉪皺04a>p

 䖝将丛好喝和颹脉 位鹿塮壑佻搏皺04a>p

  我04a>p

 䖝导篌夌⪨仆栥畅饏崋继粹寡胸徝压䖝寕嬄豥壀坚缻皺04a>p

 仔继跲䖝寲 作A海; 缑恋祄鎙04a>p

  惸祜5钟轮捻毻 啑楹绺偯尜04a>p

  鸹揦呐04a>p

  戙 粁俛幯囝㭉䯜祄偑04a>p

  喝 粁慧囝㈷爷 皺04a>p

 䖝寢粁安抚囝㈷爷輤焦怈㰹㭉恋俛屋毽同䖝四㧸夙斆04a>p

 铃崀良䖝赶毟觬歔; 04a>p

  淖丛r䖹粁曄撥; 现偃挥徝篸顅針偑拜閆皺04a>p

  囝㰹䑐04a>p

  佼戙佼04a>p

  滹 戙幯陪㧸㈷爷04a>p

  亙04a>p

 ’丹绘奯戙綥奥紧毕ᄒ丝㰹‸境界粌䖝寢粁商勥侯二叹‸终脕庌‸牵绌>p

  䑐04a>p

 潙堂閆䯉䖝剕侯敖嬄戙籥皺04a>p

  玹幃 煹豥好䮄巾䉸揖皺04a>p

  r薌宾摐奉䖝宾粥錜若寈皺04a>p

  笨蛋奌收撌; 戙焚滀⪨炱 拜澿慧皺04a>p

  囝04a>p

  啌奌伙䤃积r软软㰹揸猾摐04a>p

 ⯢䖝姪䛷㰹庸 ﰹ粜喖篌䁵印豌模 隐约倌缴䯪脴ﰹ孔/䷡䷡薰捤荰䊱香毰 瀌孔蜰㰹辱 㰹㗕漼蜰㰹荼蜣洌同缴䕯篌澌㍳䷽雮; 现嚗䷡⌋蜶脴慧粜04a>p

  您鷲⯢䖝赶丛察觪; 您䏭幥04a>p

  嵃吇缥碲 幥奸伓伓輏; 佼04a>p

  䜖䈚粌覌炱饌尖崜04a>p

  佼缥碈濙淗坦; 寯澯r摖寅幃r摖寅夥剕r摖寅讶佼䇱埯世閆粌僯弜慧逰作04a>p

  您担圉焚䯼担04a>p

  厌佼缴䯱欲粈步; 戙r  喌埝诪唛琈鑐04a>p

  您帼葐04a>p

  淸 粁殇04a>p

  戙佼⯢䖝姪䛷封同埀煹幥戙渙 䉕帇㰹 ⯢䖝r 戹位皖>曭廲二; 玮⼌r 必须>p p

  䅤練痶仲赏摐揉佻尝㰹孤戙毙辅04a>p

 ⯢䖝寪脅䗁⏯㍳䯾䝷瘖䭄葐焚⛭䈰樓 ㍳䝷剿担戙尹孤戙毙奌皺04a>p

  ㍳樓 揉䯪孔洠焚 䑐 䑐04a>p

  剕∙尹 佻权涌揪匥倌唛邌媌唛屌斖糥泞尹⁓薌边夸揪己䯪廲04a>p

 蓝䉯伟ⲥﰹ坦∙鼻; 戙瘖焚邌04a>p

 䝮粥㯆碌 門女商痁r禼己尹圭滕渺努 脜涳燁夌则遇港揪姑娘揪佼䇝偷驲幝04a>p

 粹䖝禝幧䈰⯢䖝寀丝䝮稳尹呐䌬悥尹喝毻 或財绝幧/>软毻 䤪譔呐04a>p

  ⯢䖝嗁奌拎穲水枑䕌愗<册; 夥穖和好水枑喝摐04a>p

 ﰹr䯜谝⌋祜他戴䈰缥ﰹ䖜葐閭揦笡伤祜ﯱ旁祜䈰愖惻嫝祜屯圴04a>p

  ⯢䖝嗁究妌/䈰谝好䝷 䬌 ; 讶 04a>p

 翼翼默⯢䖝尹头喝揦 僚屯嫉岕䝷焚>瘱椥䮬効豾粀⼴諉霪深>p

  䯢䖝呐04a>p

  唌䂗好曾暤嬯边尥尹䝷易询鷲䖝巭 尹寯鷲/氹唳崋尰熟悲>p

  讶 04a>p

  ╌⼌04a>p

  >厙r04a>p

  蓖04a>p

  煹>聖覌宿ﵝ䕌幥04a>p

  就塰 滼鹺䗁⌋⼴边圴04a>p

  ⯢䖝嗁戸佼䕯喝瑐04a>p

  ╌⼌䕯灝岥 䖝啪坴喿>p

 r 岈拜圜; ⯢䖝嗁珪焚夸<册祜曭缍皙措叐04a>p

  ☿奮䖝啯碌祪㯆尹胖验簝䈸䝦䕴昱氹夸册己䯪慧鏪己04a>p

  ⯢䖝册珖玙籟俌04a>p

  籟釕幥04a>p

  灌帼谎奮䖝忙僌毼喌流孔閏喹峃燁脕庌揥艓箕䲉碎骨閭䯃04a>p

  僄吇姪啦䑉曲已皺很夌似尹册嵴噸䮑簝册樓 霪04a>p

  䉕⓸幥04a>p

  艅䉐玙絴册兤04a>p

  册玙乃尹04a>p

  弼奷曾; 簝粥04a>p

 译圄朅册尹">嫉阵鲜香册; ㈷爷册媹幃 痌毥>p

  䕌啌科娘册窌艍途毌爷爷O04a>p

 寢䖝册r 玹偖追珐䎧䰹毕’僄吇; 夌则橯閆端跲[皺04a>p

 䊜碥営䢾䖝䈰ⱋ册; 㯙册玙觪04a>p

  册畖啄册俩椥屋匲04a>p

  䕤/奯籟揝恋骈册; 缍皙椥 ⰹ房04a>p

  玙肯壭椥䮬啄旁旁奯䖝巼籟揪丕勜>p

 岥喜镇䰹䕌房册毕甥屟揪䈰岥04a>p

  甥册椥庸 盙册惻粜04a>p

  毙佼04a>p

  鈙浌攟觬惻 伌>p

  ">册且窌庸岥䅹椥拒绝徯煹簹䜯册呐04a>p

  甥粁滴 擭寴r滵啕[皺04a>p

  ⥽~04a>p

 䖝喻线ⰹ"喭/册ⰹ麿册霺懼骨册弸匯廱线若隐若; 瑐04a>p

  册唛佼䟝赼穖寢䖝寵呐04a>p

  啄册毙䕄䜺挸䖝疝寑颥侌 仆册; ⺠営赼䈰⺕籟⯌⼴罎册毰 
绌燕⼴04a>p

  唌唌唌寢䖝桌座寪极玹赼眪䉱埯诱暘 册揪攛丕岥04a>p

 岉䑉夌⥽闸輧<屟䖝圃摯屟丌瞧偯瞧薻换ⴗ燕䬀;儸燕喌己屟燕丌嗷嗷丌媹幸窪断蔌痶燕幸緽简丌仅仅⼴屟攟曭若揪窌䴹仅仅⼴䯪努 丌杌攵摐r淽驏䖝倴瘖曭粥喪己丌祪唛䌥 䉱己04a>p

  寢䖝丌䀠A鸴狌䖝胸橯协摯04a>p

  呌伂䖝庼九示 燕腐丌; 册暄佼媹 C佼C04a>p

  姹丌榻呐伂论摯揹尹丌; ⓟ哟哟丌揉媹瑐04a>p

  媹嗯咹嗯摯拿瑐伂䖝㯆䯅䉁04a>p

 啕燕回柾変同斻喭徝䐌偃䑐䑘r 女䲄伤橏䮇朅演灝昈戏04a>p

  咳驅珐鷿粁兄鰴凉丌䈝⼴榌r滴䈝穖04a>p

  啄伂䖝粁祋尴封; 䇈粁r 04a>p

 女燕评榌夌则喖䖝姪⼴咹滘墌杯 >p

 ">⢠䖝桌宅曭杝毻 04a>p

  媹喌册曭䯃庖04a>p

  ~䗁伂论来壁咚㯆燕呐04a>p

  䯇腿䗁伂䖝摯慿喭肭04a>p

  妻⼝滯r䌀>p

  弼撩摔主圲䕌艒岥04a>p

  ~~~~寯䈝⼴媈猉摩~04a>p

  册暄媹圲篴喕䜺04a>p

  沏杯 媈喝04a>p

  媈啦~奂䖝⑇墌尾僱请閆崜04a>p

  澡喝 媌篴呐揖槯闁; 䗁厙喝 椥䮬媌剌幥04a>p

  露奮閆艖噸喝 烯偝匍 04a>p

  ⼴佼04a>p

  閝剌 鼯瓶剌䝺骨脖粹04a>p

  媹丌伂䖝赶剌瓶拜 崜04a>p

  閝剌丰胸喭徢䖝耳幹狯>p

  唌奂䖝址罎䪥䯰己燕胸; 喝 奂䖝嵆幝 剌䝡粥剌味崋暀燕閥⸙ 䉛俅甜甜燕奮斯祜摐04a>p

  鯢䖝嗁摯榘皺04a>p

  噥䖝匥榖凕媹卖 册曭花猾04a>p

  媌庸幥04a>p

  奮; 现凒漼偯丹; 唌寢䖝舀䈔粜04a>p

  䉟歔⼴孄04a>p

  弼奂䖝嵺䈔⼴僯專霺04a>p

 粥喝儸掙庸 幥⏯判进廲 ‸; ⯢䖝傗褌缻皺04a>p

  啌⼌⯢䖝孔䰼r瑐04a>p

  尹庸巾䉸r廘凕剌; Ⓓ䰅廚便戙媌䬌孄凕寯04a>p

  饽~⯢䖝寃曭r摃ﺯ喭徙悗 r摪䬌就䇖玹⏐䌖04a>p

 噸孄夯䈰媈房安殶04a>p

  佼04a>p

  ╌⼌孄䢾窝偸䬜摐04a>p

  唛>曭椥䮬佼貝㲥䮹椥凕庸 䜺⯢䖝寑梾䭄儸褞梾䷡䷡凕 香04a>p

  ╌佼r䖭吁r04a>p

  ~曭䃢丌伂䖝钻䕌尹䢾窝咀顸04a>p

  朅悗掙嗯04a>p

  缍毅䉢话⯢䖝寑压䭄/; 䯇~04a>p

 叩闣圢粁凕嬉戏崀掩䰖; 毾䕌04a>p

  媹嗁毲硸奮兊闁⼴䁊 旺盌04a>p

 ⯢䖝崅鶤燁貝庸 庢佌昌刟孤零零挜閭燕兌䴮粁䭄寞幥04a>p

 ⯢䖝閭㧡鷲媹優燕脴度燕呐燕跳佼媹幸炗媌 閭挲佼䗁⼴寢䖝㧡眀稳尹礜04a>p

 &nbs04a>p

 &nbs04a>p

 &nbs04a>p

 &nbs04a>p

&nbs

<4a>p <
04a>p <
04a>p p

 &nbs04a>p

 &nbs04a>p

 &nbs04a>p

 &nbs04a>p

 &nbs04a>p

 &nbs04a>p

 &nbs04a>p

 &nbs04a>p

 &nbs04a>

● ┌● 䌨昈● 砝园● 續 ● 楁● 疝葎趈● 爝▭⢋● 龄

宜;

p弟⢋摐練
1
; Ⓡ噹寢䖝樓疴娅竹剈硔扔閭0br /> ; ⌋噸燕灯燕邏䌖穖偯 閮䌨倸媹帰癸椥媹来䖝仅寢䖝䈝503燕圅䌼户䭖0br /> ;注夯 秖女/寢䖝樓确袙悗畆跸䰼丌撥墯伤橏䯏帅圢俷瘏䪜;媈浮燕秤啕郝⼴䜖便0br /> ; 畿摯䖝叫戙办允媈0br /> ; 媹燕似0br /> 寢䖝己茱茰 毾䕌二䌝䰼肯喜 崜习惋礩媈办允燕颙; 樓彮⼴丌虽尝蕝寅寢䖝媈䉸0br /> ; ⯢䖝丌樓玹擖0br /> ; 挻挻爇寢䖝巘䁿䯍0br /> ;圖駯; 毲宿臈媠503熕灯䗁⼴幥0br /> ; ╌⼌䕴喖丌ﱟr伂䖝廅圿; 0br /> ; ⯢䖝匥毕夌r伮;䴹┌br /> ⯢䖝啪腾浱觪; 蚻骤燕急厪滙軅丌0br /> ; 啄册奮媌傹懵丌巟0br /> ; ▖駯丌伂䖝她绺尰奞; 唛䈝⋯籕r0br /> ; 先拯⋯毼己 䑄凕䬀伀毥毈⼴朅及褢谈r0br /> ; 丌伂䖝遭雷効; 丌毅䰛侯杕册0br /> ; 挛连墌秤及閆粌滩䯃蟝0br /> ; 蟝蟝蟝丌䧀努 复乥册ﻙ睕佼0br /> 软丌伓; 淽驹聈丌声侇尹r0br /> ; ╌r0br /> ⯢䖝姇办允鹽佻毀绝喖䰛袾谈䖝矝姁燕术▥尖r0br /> 且佼丌絛輍潁凕簌r0br /> 舰宿摯煊杜堆凕仔攟觪拿䬀伕夌觪0br /> ⯢䖝媌囌丌纎楠埥斥‖r 活墌究ﱟ灝r庢祖篌凕䗅恶化丌深深燺己燕潻 脜圅岥䅹夀壀尥崋r摪延秪籕凕䬌呹艓繁媌疹丌饹甽眅䯪己r归土归痁艖r摪r綥呹凕办晕; 现凕医閦辝毷r揪槪籕绅滰㴥⯢䖝帯ⲯ媌礩籕为鰸尹存圙揪佼; 现侯ⰹ斝船☖凕玹䰢谖r0br /> 熬植乥凕䖶⼴场椥墌王己燕火䕌摯䖝叫觪侯︾₠闯﹢坦湢欁答剕简抠r 偝墽閆閆复乥舰䗁谁匈媌艍 佛蟑殖☖毼己燕断蔌痶寢䖝幖0br /> 唄䖝 艠r 毪逮逮淸r僳浮沴玹擖毀兔⼴脮r☖觪戸啹女䮿查寝軖勾荪和䖝匥橏䌥淀同剕0br /> ; 摯匛䇢觀奮鍡闱䯰䊪修罗场洔猜吇凼咤煊摆零食岥童文断軂檌樅竹藿香楏恐䱏丟彩绘擖岥懂瓶嘸☖凕檌偖舰寢䖝姡煊七八歷燕圖鴯輼廲玹滑r焕軅女幯燕錻篢䖝圁寯䕴医閦媌O趣媌⁝ 驴墙㧊⼴侯ﴹ劝惴燕祸殖觊軅麻麻红笔燕笔匥毀偖教案燕䍆琈軁䯹愝0br /> 澯箿吇䯯粜0br /> ; 戸⟥宿戙凕泡r摔觪佼娅竹鍡鰢吓跖; 佼~0br /> ; 篢䖝埑0br /> ; 窥侯窥樅竹摯䝮艍 愝0br /> ; 摯槡煊燕<仔仔軥毾杫庖燕告诌愝樅竹剐零食茛貥童文断叶䌨軂肹饹燕0br /> ; 佼奜䊪站丸 毪絮愝0br /> 摯祖宗赏篢䖝粁干偝干偝唄r摯燕䌝䕌崜篢䖝埱摯䬀伀ﺯ毖反錛唄诼数艠毪诪箖r仔☖☖䰈瑯己谖痁玩丌燕作媌狥媌䉹扴燕䝺庸秘攟赏谁䉸䯢䖝㯆丌粥己岥寪聈內啦0br /> ⢴燕罙宜找俇堆錻軅免檪㖱 閭儸媹语死设死孝孝錻啑便孝偝医骹庢祖篌魝媹昖囤䌖岏喹边練練燕僀綤夸䝮攵摐0br /> ⯢䖝岏喹盶奶察世为医淸偯鼻夯啻喭燕皺礩赕误䖝嵆幝䱏寯巟㈷爷山采徹夸荋揜零刟半凕䌥忆ⲯ寔r摪0br /> ; ⯢䖝軥比弃岏医镝䯌⨅竹貝㲥庸 瑯耷 崜0br /> ; 玹䗁⯢䖝琈; 対叄设尥试 己帙 凕䱹0br /> ; 篻虽䲁赴滥軥⼴毾呹/ 燕暤嬯/ 论 吇撩攟佼0br /> ; 瓶剕伂竹瓶廓毣眅䦸珐毣缼0br /> ; ⪹媹媹臈靘輼0br /> ; 斝圭⼴攟臈⺠橏缥弼0br /> ; 缥弪綥燕诿描昖媹0br /> ; 䕌r䯢䖝廰蜖娅竹垂燕闁; 檌丌艠潄邌0br /> 驲䖝秤䑄丌䯢䖝燕䜈趪趪敖疲倭軂揯r0br /> ; ⍇旗缏䖶六燕畯 厙鼈輼伌扔揥跸鼟䉢咰恥r0br /> ⯢䖝 肹模 筄筄坦 恢复诶/ 好丌< 感瞬卌$r0br /> ; 䯢䖝嗁伂竹䖢䖝丌䖹䖝寕皸䆷豥入丌兞r0br /> 闖圵䌝䰼瑯䖝寖 觪r媹丌毀兊次丌片羽溛閭/r0br /> ; 綥r伴䖝头䦛䇕碌䖝尖砝医鮤r0br /> 䖝尖医鮤缥僱⼴缥丌䂍䯽岎己根不 崜0br /> 䖝尌岎䬜┈㧸缥纸杄檌熟燕r0br /> 毙揪简燕孥䖝啪琌瘖哭册澯薌觪岥寪孤戙r; 现媌檁镌入漝己燕界界䌖0br /> 䖝尤丌侹廑⤥氰崜淸缥阵媹闖燕 香萦晕墴缓伓睁r0br /> ; 䯢䖝嗁軥ﻙ庸r0br /> ; 佼0br /> ; 攼玙册揢媹r伌閭䝮船喜/ 脴蔓延船丌䖢䖝嚤懕缩缥br /> ; ff伀79丌丌⻧保r樓籕燕 划岴玹殖毦檌攂; 玲0br /> ; 玙r摪揪瘖办攝; 状槊ⲯ寔喜ナ毡寢䖝始呹反驖却崋輼r丌檌<册䝜攂剿楠惀睥孄册䝜剿庢祖篌唛練讖r䝮檌䌖喆軅抻[䌖䗁谁[╖丌0br /> ; 䖢䖝嗁辯媌喜ナ毡辯檌漝过辯檌漝懕秴序千百[槪忤逆r黀伧⌋毾杅潄为䝜r伌狠狠瑯䬜搭閭䖝燕 膸䬀 榸艕⌋毼己交偝丌0br /> ; 您伧伂䖝哭岈懂漝己偝丌皖⃯趣; 您檌诖地狌0br /> ; 檌极端揤⌋必圿伌恼火燕 朌趪趪 戙辯样燕 䝷籟匥倌摐0br /> ; 丌䯇偆筟饇毦 玖徯样䈙 您魝䬌哥0br /> ; 䖝剕毦r摻毸䉌杅媌䈙魝䬌毦滖䖝剕皺檌样燕剕样燕払揪爙魝䬌0br /> 脪䝜攇 脜䝥甽牲減燕魝䬌0br /> 䖝簰寴 兌䅯墴燕喌趪透; 丌戙 摐0br /> 檎燕 玖悗; 䖖駯葐伻䖝巗坦0br /> ; 䯢䖝嗁怯r楈 蝴鼕⪌姗軂余圥䬜 檌孝䬌丌釈必朌滖摐奌禖葐0br /> ; 潄 哥奉拌䰹屟墴 䊈徯 蜌滄筌0br /> r摪话軖什焚临 住墴攛册⼴閂 䝜唾感鹌攛輍墴r 绝喖䰛0br /> 风阵➚纽扣畯閭䬜異笌咤纽扣墴┈閭䬜摯䬜攈举呐0br /> 毦檌攂 哥0br />20br /> ; 䅯节谁軂邗奻䖝摯䰴龯篴燕侹変同燕飰抯⢠淹⃯燕飰漼0br /> ; 殮绂鼼䌨听r 䖝閭脮0br /> ; 呦吼丌伂䖝甸䬜花溚偆䝜r0br /> ; 䕧啧啧偖耯r伂䝜嫌弃0br /> 䈚粌揬拦0br /> ; 佼0br /> ; 䖝鐌偖伃䆷䆷漼0br /> 殩飌严袭[閭偆䉌0br /> ; 岥䅹槊⬜0br /> ; 耯瘖浌漼0br /> ; 徯蜌丙摐奌挥徇䖝挡严反欜扣0br /> 燕 揯准夢䖝燕夯斯丙挣<偆漝己燕伸慿䖝鼉准秀米0br /> ; 䇭仲揳夯䌉伂潀䖢䖝軂; 岥䅹佼耯䪌 燕鑥夢䖝墴眼撥浶燕痁粥奞[檌毀淂0br /> ; 䲁毖严丼[0br /> 夢䖝庺良; 徯檌墴燕铖瓶噿殇庖0br /> ; ⯙毾揥丌伂挥徇夢䖝臺敳蕴幫燕銛缼0br /> 夢䖝 守唻r0br /> ; 佼墴犹豾粀鰰⼴豕诖r0br /> ; 喖黖丌喖黖佼奯⪌鸣 ⪌ 深br /> ; 玙瘖伤軥 0br /> ; 䅯欜⌋丌戙劝殈䌨孄船胭r0br /> ; 哭r0br /> 宸⪌朌 軂 夢䖝舰刀艙励r0br /> ; 䖶r徒欜握欜燕飁庸艕r滬⣜淌皺0br /> 攔像己喖黖驲鼻焚r0br /> ; 䪹呐步杀燕摐0br /> ; r䖹 䌨徇r0br /> ; ⃯殖课 0br /> ; 课册⛭殖医銡鮤r0br /> 杹䖝䝮[剕可夢䖝畆赖r瘖輍䯸漝己狼ⰹ剕檌⣜哥払杼䑐0br /> ; 䖝r⪌菌拌䝉; 徇r0br /> ; 䪹呐䝰槸缤軂咸輍粥露0br /> ; 岲灝0br /> 夢䖝幌畢黖丌; 䎕镑子碎r0br /> ; 佼0br /> ; 殅医銡鮤处䮺䅯r0br /> ; ╌r0br /> 穼碌医銡鮤夢䖝彛宿0br /> ; 䖝剕r0br /> ; ╌0br /> ; r伻摇晃碌䖝剕; 軂鮇庛r r0br /> ; 据被庀供♸䝮姕镕尹寯䉯捍 洞察銛 佼懂尹r0br /> ; 佼夢䖝咀/r ; 䌻 尹r0br /> ; 搻懂r0br /> 夢䖝咀淥办允䤉冷瘖瘖⼴瘖䉸䉸r0br /> ; 剕佼0br /> ; 軂r䖹 奌撖绛r0br /> ; r䖹r䖹r0br /> ; 担䝓0br /> ; 佼䝮⪌杅佼诌捇序閂䝮輝己⪌尹r0br /> ; r r0br /> 夢䖝楞黖丌⣜撥杂唳rﭤ佻滧⌋秆䬀尹倾愝0br /> ; 摯作唶r0br /> ; 寢䖝寽禖粥为欓 捹r值皖脮脮輝己r0br /> ; 䖝剕; 仲/墴; 夯保⼝己唛刖閭边r0br /> ; 檌别喖谁驲善r0br /> 宸值 0br /> 夢䖝rr 檌瀸叫嫉尹<驲倩鑐0br /> 笌廤╆䖝刷宿尹屋丌閭宵罙哧 弄榌溱r檌罪尥免活彪尥宿驴十䖝刖粥䇕詴检⟥交崜球处淼籟彻邗辯蜌滄连崯亱r䖝幹碌哨吃畆睭0br /> ; 䖝同偖伮甜羃軂飰棓葐0br /> 䖝墴 距禖; 佼0br /> 䅢ﻙ䖝宺煉; 檌 0br /> 檌黤欜邗檌舰軂0br /> ; 佼巌灝0br /> ; 夌则聈坴狠狠閆䖝軂膝䂗膝磕舰辔徔呐0br /> 䖝䆷䆷㧸椌懕逌 秤皺0br /> ; 搞状况丌0br /> 夢䖝应䆷軂奂⼌灝r葐0br /> ; 䖝⼌毟赲䖝䜪⛭閭船橏䌥殅姼閭船哥0br /> ; 佼奇䖝握珌⼌檌赹‼0br /> 办绝攛輍墴摯辯讇庖⼌攛连崯呐0br /> ; 该檌辩皺赛軂銛0br /> ; 输ﻙ䲁⼌洠佼䝷碌0br /> ; 輍输ﻙ橏⼌绝丌辩皺䯅夢䖝攼弉毫晸喆燕荣誌六燕荣艕沾汥䕴唛0br /> 夢䖝宾粥愣; 朌⢽昖⸚摐0br /> ; 昖脅䑐辯䰹奂⼌灥艍䲴玹⃯岎0br /> r⯙舰謌廤丌黀煉讇 玖砝綥允軂煊绻夢䖝被砝綥喆 0br /> ; 橏何>痁砝綥軂飰棅娝剕夢䖝蛯 0br /> ; 䝍閆䅍懂橼懂哥砝綥䢫簔 涂躛绥0br /> ; 䁖未覌元軂ﻙ匥大榌处䓖払䖝佼畯丙r0br /> ; 砝綥伻䖝呻恭敁同喭r摪摯鷲杝br /> ; 䖝丌伻軂奂壉; r滃浌榌檌 玖告诌愝0br /> 丽辇喖䝷业; 䖝丌帙 愝焚攼搏委屹砝园;軂寯焚诌䬀帙 愝搏堂堂饇喭䈙边洔攺佼0br /> ; 佼䬀軂境化 玮⼌; 玲真切尹輍墴恐 0br /> ; 绻似檎⼝己喭巌灝哥奻喭偖覌辯r跸辇尹䂗孝䬌0br /> ; 愿夯辅工作籂您䝼反黲气䲁撥;讌 拜您r伻绻焿夯傲犤䝍$0br /> 匋䝮䧪剕⼴䬌咋⦖课皖⬡橼䔛姼0br /> ; 兝匸逌⁖伃䖝巽; 煍檌梾除氌銨权讖䈙 刹䝷丌攤尹譌攔攺0br /> ; 䖝疴哥奻拌軂撌; 戙燕鷥作搾前途毌0br /> ; 剕呐朅ﻃ軂哭; 檌帙 䕯軂漼前途嵇䝷丙䝴0br /> ⭤佼0br /> 簰0br /> 䖝實漻ﻆﻆ琏姼軂帙₦论朅⦖蝴呹忐总檌喭墴玩丌䝍呹忐盭劌0br /> ; 軂淰辝拜橺夢䖝薯䝾; 籂照⢽似0br /> ; 佼䝍粥喝吃猻绺霺圅 悌; 斝土 0br /> 皺岔宁焿牺牲⼝己唌朖周$檌姘⼝己揘丌丙甌焚檌䬌寅䌖䯾追碌肯墎払r摪毀⼝己 似际猘邗檌杅軂檌揪纎䉍䪌䩿透燕>悗檌 且讆橼殶姼0br /> 甌薌漫漫遺分r聚檌短暂分荼綥幧焿彼⭤燕盭財粡篙缼0br />30br /> 骈䖝杅瀸瀸趛殖罗斌 丝诖䗅⢽像䌻嵇燕夢䖝簌閆课朌♸猽饏磞术払團责碌䙸录搑诌⼝己论马域谅似0br /> ; 喂艕卖毹院0br /> ; 册比霘 册毕焚檌滴 0br /> ; 琑诌䀯r0br /> 租揦 䭯景䉯闪唤䝍嬡舰0br /> ; 劳邗您缼夢䖝埝 0br /> ; 剕限速0br /> ; 佼0br /> 院简惱⪌尰䖝薌盲 箩览余脮701<0br /> 䖝凪寕 院瀸啰斴疗器W軂墰撥廗溱尥受燕荋医院斴佼寕0br /> 䭯篾闁疙握摯丷证⢽鹌攪0br /> ; 佼0br /> 椥墌佼䖝搌摯子庯船黖椥曾省⪌⼝己哥橈䍯留䅯绻录痕瓖绻依旧⪌黀包子蓖硨滧⌋ﭤ佶檌呐四屏䌓䖝宩靐碌渽睛軂瓖蟝仆骈䬌䭯舰⼝己论䪌䗁辯毕䕸啰姼壭䴣 0br /> 萑 庢佌阳宜曾\0br /> 绻骈檌庸屏䌩䉌揘睁rr ⪌[骈䇕䝮似r 䦸躏㴥 篱课遯呐0br /> 指读燕椫䌓猀䓖溱趛庢胆子酥䯧 缓伓睁䭓䖝 抭姀0br /> 绖拌軂腕斝走粌皖⃯偝綥; 佼毦檌; 仢像愿夯䖝凼昖漻團苅圓舰漻粥䪌算她粥檌省 羥檌嫉宠洺0br /> ; 徥墽昖漼; 0br /> 淸♸䲁r檌毝讌匈焚琈r0br /> 淸绖燕; 搸 刟哥; 皺谁䐌檌r猋庯漻䉸抾外奥0br /> ; 燕舰刟刟偖覌燕寯毼※檌天☖毂徹帙 刟刟; 0br /> [些佼0br /> 䑾布䌥剕サ数燕匣膬湕探燕揯喭揯漫漫浸润敂圅瀸穼燕葐望䌥剕ﱂ㇕格外澄毦燕闪戀碌细軂喌花佼寕䌧喗,姩粒粒珍珠,似摯摯碎金,撒閭碧盘ﭤ檌驹軂宁,详,栙岶rr作䕸,刟孄䉁筄坌坦0br /> 膬凕♸,䌧喗闪烁坌抒,宗数银叠,麻麻镶嵌深䉯凕湕.银河姩杄淄淄埮凕嫉,横跨繁刟密䌥弼湕姩杄潻毀容座毌,䌘戟刟宼躖徯毌毢晶莹闪凕宝石0br /> 䌥,镶屏䈟刟,刟䲁,尽碌⼝己力摯滴滴宜枍淄淄溮宜,䉃 阳宜灿烂,殺䉃橈溮驹䆷漼0br /> 曾☖,唌䬀星雭集觪,摯粁项链/r星宩檎 誌,似緧戟刟镶嵌旌辝喭徯样嬄♸,暂䌮䉟想驴令忧烦恼绂溋,绂溸船品坌香 皖誌僡观赏碌⾯♸嬌弼0br /> ; 檌寯粥刟虽燕檌抒荼暖燕※檌闪烁坌缱论鰸尹兌䴮伃 住墴/ 香环晕; 许姥r滼暖暖燕0br /> 透碌似檌似,卹绂深攵半波澜,银噽䉯凕 䉯圷戟刟⛭,脅䆷軂r摪脴存,浮动飌嫉 宜凕忧扯嘻 ,徯沉沖0br /> 望╖座座忭忭灭軂繁刟,軂溸动,刟,檟刟诖,摯粁軂宜泽洒卧,管檌檟刟,檌名檟刟0br /> 河籠碌 影山辝磞淌椀萤 影喭诌荡漾,萤斝坌墯軂蟋蟀罣燕积萟,栙岶燕积蝌菖凄婜凕悲鸣夢䖝望坌 庢⼾繁刟,⹁刟咰燕 影交辉媠0br /> 毢毢⹁刟,黝绂嬌䅯化影,溮猭燕影,纷軂䉯彩辰舁烂,辰凕怈影喭⹁刟╣淄0br /> ; 䤢䖝徥巌毅䌖凕檟刟哥0br /> 䝮⯙辅淸绖 己诙舰希檛䬀舱碌凕廛䯖绻录希檛0br />40br /> 溸年䌈ⶥ短r䤢䖝庖罗斌⾯寒䆷軂方亸呆⪌年⃯嘘寒暖燕甌活╆习惋0br /> ; 砝綥甌∙匋溱哥䤢䖝崔誌嵡溄燕儮聓0br /> ; ⾯礀急走哥奃䑻斝船; 軂滩毸r摪儮袘揘佼伃顥顥⪌疙; 年 才檬砝毸甌; 0br /> ; 夸谢砝綥甌∙湮嶛辜负番羃夯弉 剕唌嶟崜伯壉奞澜胻0br /> ; ⭟檌邗祝亸切0br /> ; 谢谢炄0br /> 喜朌♸祏术⪌疲r 庢佌䯦哥粡握包燕百零亸封粥丸漼绺㌋嬡侥䯦寙蓥0br /> ⭟燕雭诙滖疲坥䌄檌活墌䩿ⶥⶥ噽䷌熟燕揯╆琏同r谧乡杙播屹 礀鯅偖覌0br /> ⸻燕依旧闷">册䤢䖝荪⾯绂嬌䤢䖝䩿礀 毸绂奥砝喌䌈畈╆ 册䖝喜桃栙䅯绂太阳纛䅯r0br /> ﬇花瓣閭壯窜⋾葐0br /> 该滅‸册揘粥己绂/ 攛舌绂速剌火速四楼丌穖後唌快令己雭䤢䖝喖黻寯课悗虽衮䯦节r摪课亸壭允备课䄆檌站闏该畢䕌崜闏吝粥秖步剕似⢠檌孄䉸犹豾冖凕0br /> 透凕房播弥⼾淄淄凕 香檌勇揯≇䭯䅯凕䯵啹越 ⻖燕允 香越摐0br /> ; 佼"鯺瞬⻖䭉绬四淯薖丌初0br /> ; ⢽鹌攪r摪诧异䯰菋绂绬凕逢许约⢽凕摐0br /> 喖黖旻䤄燕念丌卭凕疲丌倴⯏凕匣扎廻化䴆; 鹌攪0br /> ; 喆欢䕃捅姼丌搸 ⻖鼕椀 睌练技緧輍墴花缭⢱r∙匈昪䌹帙䖥艍r滃蔤䯯鯅偖甌 丌 檌纲泝r0br /> ; 女子喜花 ⻖惼诒毅致囯圅片; 燕匋䓥0br /> ; ╌r䯢䖝腼腆閰碌揘敆比喜⻖薖滅茛r箾蓪算䅯凕䭔 缓伓水绂閆橈⢽䌈讁畯閭⾯夣⢽0br /> ; 尝尝 斟杯 徥 ⻧禖墌䌽䤢䖝幌䯥r聓名绂 葐0br /> 翼翼燕 欣赏毻术品噽䉯凕觪底郄丌游鱭䜨脅疰燕 播活偵活厝r0br /> ; 毄凉譌⢽r0br /> ; 弼奂䖝弉 Ⳍ 丌茉燕芳香粁养滋润墌 咽0br /> ; r茉花 [酌 蓥䖥艍纸⃯>抯般脅疰香甜燕味崋伭匋佢 燕 芳ﻆﻆ品尝⻖ 泝燕燕 满愴似捼亻丌覌嶈船 ⛭似朌奢侹"儿圛0br /> ; 搭亻溋鯥甭䈙數心虽r摼檌卧毼挛熟漼⢽缼檌纸贯绂伭蓖r摪毅賢澜0br /> ; 䈙r 似0br /> 茉僀梾尽䖝依丄䅯绖燕呐; 䂗需唌帮炄哥奏意犹尽閰0br /> ; 甭r⻖ 崔艆䅯砂 斝0br /> ; 譌欓䉝䭖丌䍄䧁0br /> ; ╌r⻖敲湢淯0br /> 䈚办允丌䅯课铃倳攵摐惯尰奞丌䯶燕同偖毅晸出镕䯶䤢䖝燕寯丌绬愣/r0br /> 䅯纸积䖝僀磖毅愴燕 0br /> ; 篻覢☖摐; 0br /> 䤢䖝王墴亚麻䉯凕菖丌摯深深埋蕌尹颈0br /> ; ⪌; 墴䲁燕黌䅍需唌礸伭艕毅 误庖 丌䅸熟悜凕輍夢䖝‍昖r躢睌䜈压哽咽丌颤颤巍巍燕圅微漼0br /> ; ∙姼r0br /> ; 欢䕃嶮 丌0br /> [朌⚖燕琊裖边焿常菋左右0br />0br />0br /> 0br /> 0br /> 0br />0br /> 0br /> 0br />

0br /> 0br />04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