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の恋

宠虐文 萌师生 卡樱是我的正义🌸

时光祭

【星之卷】永夜
1
“晨还没下班吗?”夏夕寻看了一眼墙上的钟表。
“还没呢,”旭关上浴室的门,“洗澡水放好了,记得试一下温度。”
“好。”
躺在水里感觉放松多了,夏夕寻可能是累了,闭上眼睛困意渐渐蔓延开。
不一会儿浴室的门急促的敲着,夏夕寻有些奇怪的睁开眼睛。
“寻,你二哥说那些人来了。”
“穿好衣服跟我走。”
“好。”
夏夕寻刚穿好衣服就听到有人敲门,她跑着去开门,“晨,今天好晚啊……”
“!”她看到一个莲花样式的刺青,还没反应过来,只觉刀光剑影闪过,月光下谁张开羽翼,散落一身繁华。
“哥哥?”粘稠的液体淌在手上,温热的。他用身体为她挡下致命的一击,“寻,快走……”
“别过来……”夏夕寻一步一步后退,直到背贴到冷冰冰的墙上,“不要……”
“哥?”赶回家的晨看到倒在血泊中的他和被逼到墙角的绝望的妹妹。
逃了那么久,最终还是被找到了。他们是百里家最后的希望,也是那些人最想除掉的存在 。背负这个姓氏,乃宿命。
夜降临了,这是最漆黑的夜晚,谁也看不到黎明。
“寻,闭上眼睛。”
夏夕寻紧闭双眼,一息过后她睁开眼睛,那三个人已经倒在地上。
“晨……带她走……”
“哥,你不会有事的!”晨擒住眼泪,“我们带你一起走!”
“晨。”声音不大却难以抗拒,“带上我只会拖累你们,这把匕首是父亲曾经狩猎时用过的,他会保佑我们的。”银色的匕首闪着光芒,上面镂空的十字架让人熟悉。
“哥……”这伤,正中要害,已经……救不了了。
“听我的话……带寻走……她可是咱们唯一的妹妹。”旭勉强扯出一个微笑。
“哥哥!不要!”她挣扎着,这样流血下去哥哥会死的!“哥!哥……”眼角的泪痕那样清晰,眼前突然黑了下来。
晨出手打晕了妹妹,“对不起,寻。”不能让大哥白白牺牲。他看到窗外多了一辆车,看来来了不止这三个人。
晨拿起钢琴上的钥匙抱着妹妹去了后院,雨点渐渐密集,他在雨中开着旭的车带夏夕寻逃离。
屋里旭倒在地上,如果没有血缓缓流出,就好像睡着了一样。他还能给他们留下什么?他吃力的从怀中取出信纸,写下了一行字。
晨看着油箱,这样下去早晚会被追到。他停下车,把妹妹抱到树林里放在一棵茶花树后。
“哥哥,你要去做什么?”夏夕寻伸手拽住了他。
“寻,一会儿不要看也不要出声,”那犹如天使般的笑容,“我去杀光他们。”说出这样冷酷的话。
“哥哥,别去!”
“别去……”
她从来只能追着他们的身影。
那群人下车打开前面停下的车的车门,里面没人?
“!”只是一瞬,颈间的血管被划开,血喷涌而出。
那一车人见状都冲下来,此时的晨俨然是个修罗,刀过之处鲜血四溅。战神再强大也终究寡不敌众。他用尽最后的力气扑向杀手,这是最后一个人了。
对不起妹妹,哥哥只能陪你到这里了。
“二哥!”随着一声巨响,夏夕寻的哭喊被淹没。紧接着倾盆大雨砸在身上,雨水冲走了所有的血迹。夏夕寻空洞的眼神看着地上躺着的人,她踏过那些尸体抱起哥哥冰冷的身体,“二哥,我带你回家。”
“咱们回家……”夏夕寻喃喃着。
她把汽油倒在那些人身上,若是谁看见她脸上的表情一定会奇怪吧。她比任何时候都冷静,也比任何时候都冰冷,毁尸灭迹才是最好的办法,她要好好活下去。
夏夕寻没开过车,她本能的驱动着车,仅剩的汽油只能把他们送到这里。夏夕寻背起哥哥一步一步走回家中,已经是凌晨三点半。
她小心翼翼的把晨放在旭的身旁。黎明的光照进了窗,照得她的脸苍白。心如死灰,又是一个人了……她流不出泪,用最后那点力气颤抖着拿出手机按下一串号码。
“老师,”
“夏夕寻?怎么了?”
“救救我……”话音落,夏夕寻晕了过去。
当任重找到她时,已经是正午。
推开门只觉血腥味刺鼻,任重只觉得眼前的一切那样不真实。
顾不上太多,他摸了摸躺在地上两个男孩儿的胸口,心脏已经停止跳动很久了。他抱起夏夕寻,她身上烫得吓人。
任重的脑子乱了,这究竟是何等深仇大恨,惹得一夜之间这家便只剩她一人?
办了住院手续之后任重看着躺在床上的人,她的脸色苍白得不像样子,汗不停从额头冒出,眉头紧锁像是在经历着梦魇。
他用酒精擦拭着她的身体,擦到手的时候,满手的血迹斑驳让他不忍再看下去,他一点点为她擦去,一双纤细的手变得干净。输液让她的手臂发冷,他帮她把手放进被子里。
“哥哥……不要……”夏夕寻吃力的吸气,就像是沉在海底无法呼吸。
“夏夕寻,别怕。”任重紧紧握住她的手。
“为什么……为什么留下我一个人……”泪混合着汗水流下来,湿了枕头湿了衣襟。
夏夕寻开始有了意识的时候已是半夜,她扯掉手上的针从床上下来。
开门的声音吵醒了他,“夏夕寻。”
“这是哪儿?”声音打在墙上。
“医院。”
“我要回家,哥哥还在家等我。”
“他们已经不在了。”任重淡淡说道。
“骗人。”夏夕寻跌坐在地上,“他们只是睡着了,对……只是睡着了……”夏夕寻回忆起昨晚,血洒了满地,空气里都是泥土的气息。冰冷的雨,没有温度的身体,“啊!!!!!”
夏夕寻痛苦的抱住头,谁来救救她,告诉她那一切都是假的?
“夏夕寻!你冷静点!”任重见她情绪失控按下呼叫护士的按铃。
“先生,这是镇定剂,可以暂时稳定她的情绪,一会儿需要用药物让她进入沉睡,不然她的精神没办法支撑下去。”
“我知道了。”
夏夕寻感觉房间更加空旷了,那些人的声音一点点远了,这世界仿佛与自己无关了,好困……
任重见夏夕寻安定下来松了口气,他离开医院,回到夏夕寻家里。报案之后这里被封锁,他看着警察把两个尸体抬上车。夏夕寻,你的哥哥们去了一个很安宁的地方,他们现在需要休息。
“麻烦您直接把尸体火化,然后下葬。”
“您是这两个人的亲属吗?”
“是的。”
“请和我做下笔录。”
“好。”
夏夕寻见了他们只会更加绝望,还是直接下葬避免她再受到精神上的创伤。私自做了这样的决定虽然不妥但是任重想不出更好的办法。
“夏夕寻……”
回了医院他静静坐在她身边,这孩子的样子没怎么变,还是那张孩子脸。可他看不到她平日里微微的笑,只看见她满脸的痛苦和无助。
夏夕寻,我想要保护你,可是每次你都让我措手不及。
“老师。”
“怎么样?”他扶她坐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没有。”她的语气平静,让人更加没底,“我想回家。”
任重轻轻摸了摸她的头,“好,我明天带你回去。”
“老师,我以后就是一个人了。”她静静的看着他。
“我不会让你一个人的。”
“没用的,所有在我身边的人最后的走了。从前有人说我会给身边的人带来不幸,二哥总是去把那些人揍一顿然后大哥会和我说我是他们的守护神……可他们都死了。”夏夕寻的眼睛空洞又没有光亮,眼角留下的泪划过脸颊滴在手上,吧嗒、吧嗒。
“夏夕寻你看着我。”他托起她的脸,“我不会走的,相信我。”
“呜呜呜呜……”夏夕寻的眼神里终于有了一丝光亮,“老师……别走,求求你……”她抱住他,他是有温度的,他是她唯一的光。
“我不走,我就在这里,别哭了。”他轻轻抱住夏夕寻突然一阵心疼,她还不到十八岁,她还是个孩子,为什么要让她经历这些事情?他不明白,他不懂,这苍天从来就是这么不公。
他接她回家的那天天空像是被洗刷过一样,透明澄澈。没有一丝云朵的天空,让人放空一切。
“夏夕寻,今后你有什么打算?”
“我还不知道。”
“作为你的老师我要提醒你,不要想着为他们复仇,他们也不会高兴你这么做的。”
“……”夏夕寻没有说话径直走向墓碑前,这季节,樱花早就落了。她拿出一个荷包把里面的花瓣洒下,“哥哥他们最喜欢樱花了,我也是。”
“明天这棵树开花的时候我还会回来看你们的。再见,哥哥。”夏夕寻没有回头,她心中已经有了答案,没有人能阻止她,包括眼前的他。
“终于还是因为这个姓氏,带走了我最亲的人。”十八岁的成人礼,太过沉重了。
即使前路永夜,我依旧选择一个人走下去。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城 ,住着一个不可能的人 ,那个人路过了青春一阵子,却会在记忆里,搁浅一辈子。

时光祭

【海之卷】唯安
4
“喂喂,看到体育器材室的那些东西了吗?再有两天就是趣味运动会了!”娅竹兴奋地到处奔走相告。
“夏夕寻,别看小说了,压着我的腿帮我做几个仰卧起坐!”娅竹在床上躺平,夏夕寻一边举着小说一边一屁股坐到娅竹的腿上。
“一……”
“二……”
夏夕寻看着她费力的样子很想笑,“竹子,你一分钟能做多少?”
“二……二十五?”
“及格是三十诶。”
“我知道啊。”娅竹倒在床上,“我上次就没及格,不过这次趣味运动会不能拖后腿啊,我好久没运动了,这两天练练可能会好点。”
“你加油。”
“我去,你们俩干嘛呢?”青凌今天一脸非礼勿视的表情。
“帮她做仰卧起坐,你也来做两个?”
“不不不,我要吃泡面,擦哈~”青凌拿出她的泡面盒捏了半包老坛倒进去。
“啊,我也想吃。”竹子坐了起来。
“你再做五个。”
“啊~”
趣味运动会那天天气好得出奇,夏夕寻有些悠闲的坐在草坪上看着他们穿上袋鼠的衣服,像个睡袋一样套在身上,夏夕寻想笑。
“小寻,任重在那儿呢!”
“看到了。”
“你咋一点都不兴奋?”竹子很是奇怪。
“就是,你不应该扑上去?”青凌在一旁煽风点火。
“大好的天气,别提他。”
夏夕寻嘴上这么说着,可眼睛追着任重跑来跑去,“啊……看不见了。”任重被一群女生围住了,他一如既往的受人欢迎。
“天气真好啊……”
“小寻,男生叫咱们去颠球。”
“来了!”
于是……夏夕寻当然知道颠球是什么意思,但是眼球这球也太大了吧!一个气垫做的托底边上拴着好多条绳子,球坐落在气垫的正中央。
“这……能稳住吗?”
“能……吧。”
“比赛规则就是看哪班颠的多。”
班长看人差不多齐了,“一男一女隔着站,绳子都握一样的长度。”
夏夕寻看了看班长,这大夏天的,他足足黑了一个色度。“班长,你站我旁边吧,这样你就把热都吸走了。”
“你去死夏夕寻。”
一开玩笑就炸毛的班长,真可爱。
“各班都准备好,预备!”
“开始!”
这绳子不是一般的沉,颠起来很费劲。大家的力量加在一起才显得好了那么一些,“十一、十二、十三……”
“还有十秒!”
“大家稳住!班长说赢了请大家吃火锅!”
“我什么时候说过?”班长满头是汗。
“大夏天才不吃火锅!”
“对!还会长痘!”
“三、二、一。停!”
“一班21个、二班24个、三班19个、四班22个、五班26个、六班……三十一个!”
“卧槽,咱们班怎么这么NB!”
“哈哈哈哈,班长请吃火锅!”
“刚才谁说不吃来着?”
“没人说啊~”
一阵阵欢声笑语洋溢在风里,青春的尾巴你们能抓得住吗?多年以后,希望你归来仍是少年。
“给,班长请的冰淇凌。”娅竹拿了一大袋子冰淇凌跑了过来。
“我要芒果的。”
“有没有草莓的?”
“有吧……”一通翻找,“你们快点吃,一会儿要去拔河。”
“手疼。”
“一会儿让笑笑和夏夕寻上,拔飞他们。”
“握推八十!”班长蹦出来调侃夏夕寻。
“举重冠军!”蛤蟆调侃笑笑。
于是……被追着打。
“卧槽她们联手了。”
“哈哈哈哈,666666。”
“快吃,吃完了干活!”班长被夏夕寻追着还不忘提醒他们。
拔河比赛六班几乎所有的人都得上,谁叫班里人太少。
“还是一男一女。”
“班长你真是越来越猥琐了。”
“这叫男女搭配懂不懂?”
好像……也对。
一根绳子长长的顺下来大概站了十多个人,大家忙着研究战略,而我们班研究怎么坑人。
“一会儿拽不动了就把绳子一松,他们就都上天了。”
“没毛病。”
虽说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玩可是这群战士还是渴望胜利的。一男一女力量分配均匀,最前面是力量最大的凯哥,走后面是吨位级的小胖。
“预备!开始!”
旗开得胜,大家的感觉就是还没用力气就赢了。
“厉害了。我还没使劲呢。”
“下一场,六班对二班!”
一开始夏夕寻就感觉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拽了过去,她赶紧拉紧绳子,“大家稳住!”
几番波折之后对方可能是没力气了就把绳子一松,我们集体坐到了地上。
“我去,居然阴我们?”
“揍他们。”几个男生逞一时口舌之快。
最后一场决胜局对战四班。
说起来,上次女生篮球赛就和四班结梁子了,这次男生都一个个撸胳膊挽袖子跃跃欲试。
“巧了。”
“四班可都是体育生。”
“怕他们?”
两个班的终极对决,五班二班给我们加油助威,一班三班给四班加油。一场决斗即将开始,空气似乎都凝固住。夏夕寻觉得自己莫名兴奋起来,非赢不可。
“预备……开始!”
“一、二……一、二……”双方都非常稳,这场必定是持久战。
不能输,六班不能输。
三年来的朝夕相处,默契在其中流露。只要你们在身边,只要六班还在,我们就是最棒的。
比赛进入白热化阶段,两个班的体力都所剩无几。这时候能支撑他们的只有意念以及……对这个班的热爱。
曾以为,青春是不醉不归的酒,是夏夜晚风下滋生的汗,是台风天吹飞的伞 ,是只属于学生时代的特权。但我知道,是我们准备出发上路时,将错过的一些美好的风景,这是我们成长的代价,也终有一天,那些失去的终究会以另一种特别的方式回到我们身边。也许有一天,我们也不再是一无所有……
绑在绳子中央的红色旗帜终于偏离,哨声响起,“六班获胜!”
夏夕寻有些微醺,耳边充斥的尖叫渐渐被淹没在人海茫茫。她看到一个身影,熟悉的面孔微微一笑。
“所以说最喜欢这样的你们了。”作为这个班的班主任,他由衷的感到自豪。他还能陪他们多久呢?一点点看着他们长大的孩子,愿你们都好。
夏夕寻看着红彤彤的手,她拍了拍裤子微微笑着。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什么是能信任的,那就是你们,我的家人。
“重哥!快来快来,夏夕寻在和男生比平板支撑。”
任重看到夏夕寻在垫子上姿势标准的平板支撑不禁有些好笑,她这无性别感是从何而来呢?足足五分钟虽然这些学生到最后个个都把屁股撅上天了,娅竹青凌她们在一旁都笑到肚子疼。男生们也在死撑着,要是比女生先趴下那以后还混不混了?
“我不行了,班长你加油。”蛤蟆瘫倒在地上。
“班长不能怂啊!”
“夏夕寻别输给老黑啊!”
“啊……我不行了。”夏夕寻爬起来,班长有点厉害。
“我去,夏夕寻你个女变态。”班长累瘫。
“小寻你怎么能撑那么久?!”娅竹崇拜得五体投地。
夏夕寻撩起衣服,“因为我有腹肌和马甲线。”
“我去。”一群人惊呆的看着夏夕寻。
“夏夕寻每天都练,贼吓人。”青凌不止一次看她在空手道社做那个平板支撑。
“夏夕寻你把衣服穿好。”任重上前挡住男生们的目光,这丫头身材好过头了,那也不能随便撩衣服啊。
“喔。”
“任重老师!接力快开始了!”一位女老师跑了过来。
“嗯,我知道了。”
任重转过身对夏夕寻道:“女孩子注意点形象。”
“喔。”
夏夕寻两个“喔”让任重对她实在是无话可说,还像个小孩子一样闹别扭,明明都快成年了。任重微微摇头,即使成年了在他眼里也依旧是个孩子啊。
夏夕寻远远在站台上看着任重,他在人群中依旧那样出众以至于她每次都能一眼就看到他,据说……喜欢一个人看到他的次数就会成倍增加。
教师们的接力绝对是看点,老师们只要不上课,对学生们来说他们做什么都是新奇的。
“老、奕、加油!老奕,加油!”
夏夕寻看到任重跑在最后一棒,前面差距太多了,追不上的。夏夕寻却突然抑制不住的想为他加油,“重哥!”
“加油!”
她看着他跑在最后踏过终点,突然觉得自己好傻。那个人仰起头看到站台上的她,四目相对的瞬间夏夕寻明白了,她喜欢他到爆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