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の恋

宠虐文 萌师生 卡樱是我的正义🌸

我们一生里可能遇到很多人 有时正好同路就会在一起走一段 直到遇到了真正想共度一生的那人 才会把余下的旅途全部交给这个人一起到终点 来过爱过努力过 得之是幸不得是命 也许那个甘愿陪你受苦的人最终没能陪你走到最后 但是以后想起我们也曾奋不顾身去爱去伤害的那些年 没有遗憾 青春无悔有梦就要去追

时光祭

【星之卷】永夜
1
“晨还没下班吗?”夏夕寻看了一眼墙上的钟表。
“还没呢,”旭关上浴室的门,“洗澡水放好了,记得试一下温度。”
“好。”
躺在水里感觉放松多了,夏夕寻可能是累了,闭上眼睛困意渐渐蔓延开。
不一会儿浴室的门急促的敲着,夏夕寻有些奇怪的睁开眼睛。
“寻,你二哥说那些人来了。”
“穿好衣服跟我走。”
“好。”
夏夕寻刚穿好衣服就听到有人敲门,她跑着去开门,“晨,今天好晚啊……”
“!”她看到一个莲花样式的刺青,还没反应过来,只觉刀光剑影闪过,月光下谁张开羽翼,散落一身繁华。
“哥哥?”粘稠的液体淌在手上,温热的。他用身体为她挡下致命的一击,“寻,快走……”
“别过来……”夏夕寻一步一步后退,直到背贴到冷冰冰的墙上,“不要……”
“哥?”赶回家的晨看到倒在血泊中的他和被逼到墙角的绝望的妹妹。
逃了那么久,最终还是被找到了。他们是百里家最后的希望,也是那些人最想除掉的存在 。背负这个姓氏,乃宿命。
夜降临了,这是最漆黑的夜晚,谁也看不到黎明。
“寻,闭上眼睛。”
夏夕寻紧闭双眼,一息过后她睁开眼睛,那三个人已经倒在地上。
“晨……带她走……”
“哥,你不会有事的!”晨擒住眼泪,“我们带你一起走!”
“晨。”声音不大却难以抗拒,“带上我只会拖累你们,这把匕首是父亲曾经狩猎时用过的,他会保佑我们的。”银色的匕首闪着光芒,上面镂空的十字架让人熟悉。
“哥……”这伤,正中要害,已经……救不了了。
“听我的话……带寻走……她可是咱们唯一的妹妹。”旭勉强扯出一个微笑。
“哥哥!不要!”她挣扎着,这样流血下去哥哥会死的!“哥!哥……”眼角的泪痕那样清晰,眼前突然黑了下来。
晨出手打晕了妹妹,“对不起,寻。”不能让大哥白白牺牲。他看到窗外多了一辆车,看来来了不止这三个人。
晨拿起钢琴上的钥匙抱着妹妹去了后院,雨点渐渐密集,他在雨中开着旭的车带夏夕寻逃离。
屋里旭倒在地上,如果没有血缓缓流出,就好像睡着了一样。他还能给他们留下什么?他吃力的从怀中取出信纸,写下了一行字。
晨看着油箱,这样下去早晚会被追到。他停下车,把妹妹抱到树林里放在一棵茶花树后。
“哥哥,你要去做什么?”夏夕寻伸手拽住了他。
“寻,一会儿不要看也不要出声,”那犹如天使般的笑容,“我去杀光他们。”说出这样冷酷的话。
“哥哥,别去!”
“别去……”
她从来只能追着他们的身影。
那群人下车打开前面停下的车的车门,里面没人?
“!”只是一瞬,颈间的血管被划开,血喷涌而出。
那一车人见状都冲下来,此时的晨俨然是个修罗,刀过之处鲜血四溅。战神再强大也终究寡不敌众。他用尽最后的力气扑向杀手,这是最后一个人了。
对不起妹妹,哥哥只能陪你到这里了。
“二哥!”随着一声巨响,夏夕寻的哭喊被淹没。紧接着倾盆大雨砸在身上,雨水冲走了所有的血迹。夏夕寻空洞的眼神看着地上躺着的人,她踏过那些尸体抱起哥哥冰冷的身体,“二哥,我带你回家。”
“咱们回家……”夏夕寻喃喃着。
她把汽油倒在那些人身上,若是谁看见她脸上的表情一定会奇怪吧。她比任何时候都冷静,也比任何时候都冰冷,毁尸灭迹才是最好的办法,她要好好活下去。
夏夕寻没开过车,她本能的驱动着车,仅剩的汽油只能把他们送到这里。夏夕寻背起哥哥一步一步走回家中,已经是凌晨三点半。
她小心翼翼的把晨放在旭的身旁。黎明的光照进了窗,照得她的脸苍白。心如死灰,又是一个人了……她流不出泪,用最后那点力气颤抖着拿出手机按下一串号码。
“老师,”
“夏夕寻?怎么了?”
“救救我……”话音落,夏夕寻晕了过去。
当任重找到她时,已经是正午。
推开门只觉血腥味刺鼻,任重只觉得眼前的一切那样不真实。
顾不上太多,他摸了摸躺在地上两个男孩儿的胸口,心脏已经停止跳动很久了。他抱起夏夕寻,她身上烫得吓人。
任重的脑子乱了,这究竟是何等深仇大恨,惹得一夜之间这家便只剩她一人?
办了住院手续之后任重看着躺在床上的人,她的脸色苍白得不像样子,汗不停从额头冒出,眉头紧锁像是在经历着梦魇。
他用酒精擦拭着她的身体,擦到手的时候,满手的血迹斑驳让他不忍再看下去,他一点点为她擦去,一双纤细的手变得干净。输液让她的手臂发冷,他帮她把手放进被子里。
“哥哥……不要……”夏夕寻吃力的吸气,就像是沉在海底无法呼吸。
“夏夕寻,别怕。”任重紧紧握住她的手。
“为什么……为什么留下我一个人……”泪混合着汗水流下来,湿了枕头湿了衣襟。
夏夕寻开始有了意识的时候已是半夜,她扯掉手上的针从床上下来。
开门的声音吵醒了他,“夏夕寻。”
“这是哪儿?”声音打在墙上。
“医院。”
“我要回家,哥哥还在家等我。”
“他们已经不在了。”任重淡淡说道。
“骗人。”夏夕寻跌坐在地上,“他们只是睡着了,对……只是睡着了……”夏夕寻回忆起昨晚,血洒了满地,空气里都是泥土的气息。冰冷的雨,没有温度的身体,“啊!!!!!”
夏夕寻痛苦的抱住头,谁来救救她,告诉她那一切都是假的?
“夏夕寻!你冷静点!”任重见她情绪失控按下呼叫护士的按铃。
“先生,这是镇定剂,可以暂时稳定她的情绪,一会儿需要用药物让她进入沉睡,不然她的精神没办法支撑下去。”
“我知道了。”
夏夕寻感觉房间更加空旷了,那些人的声音一点点远了,这世界仿佛与自己无关了,好困……
任重见夏夕寻安定下来松了口气,他离开医院,回到夏夕寻家里。报案之后这里被封锁,他看着警察把两个尸体抬上车。夏夕寻,你的哥哥们去了一个很安宁的地方,他们现在需要休息。
“麻烦您直接把尸体火化,然后下葬。”
“您是这两个人的亲属吗?”
“是的。”
“请和我做下笔录。”
“好。”
夏夕寻见了他们只会更加绝望,还是直接下葬避免她再受到精神上的创伤。私自做了这样的决定虽然不妥但是任重想不出更好的办法。
“夏夕寻……”
回了医院他静静坐在她身边,这孩子的样子没怎么变,还是那张孩子脸。可他看不到她平日里微微的笑,只看见她满脸的痛苦和无助。
夏夕寻,我想要保护你,可是每次你都让我措手不及。
“老师。”
“怎么样?”他扶她坐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没有。”她的语气平静,让人更加没底,“我想回家。”
任重轻轻摸了摸她的头,“好,我明天带你回去。”
“老师,我以后就是一个人了。”她静静的看着他。
“我不会让你一个人的。”
“没用的,所有在我身边的人最后的走了。从前有人说我会给身边的人带来不幸,二哥总是去把那些人揍一顿然后大哥会和我说我是他们的守护神……可他们都死了。”夏夕寻的眼睛空洞又没有光亮,眼角留下的泪划过脸颊滴在手上,吧嗒、吧嗒。
“夏夕寻你看着我。”他托起她的脸,“我不会走的,相信我。”
“呜呜呜呜……”夏夕寻的眼神里终于有了一丝光亮,“老师……别走,求求你……”她抱住他,他是有温度的,他是她唯一的光。
“我不走,我就在这里,别哭了。”他轻轻抱住夏夕寻突然一阵心疼,她还不到十八岁,她还是个孩子,为什么要让她经历这些事情?他不明白,他不懂,这苍天从来就是这么不公。
他接她回家的那天天空像是被洗刷过一样,透明澄澈。没有一丝云朵的天空,让人放空一切。
“夏夕寻,今后你有什么打算?”
“我还不知道。”
“作为你的老师我要提醒你,不要想着为他们复仇,他们也不会高兴你这么做的。”
“……”夏夕寻没有说话径直走向墓碑前,这季节,樱花早就落了。她拿出一个荷包把里面的花瓣洒下,“哥哥他们最喜欢樱花了,我也是。”
“明天这棵树开花的时候我还会回来看你们的。再见,哥哥。”夏夕寻没有回头,她心中已经有了答案,没有人能阻止她,包括眼前的他。
“终于还是因为这个姓氏,带走了我最亲的人。”十八岁的成人礼,太过沉重了。
即使前路永夜,我依旧选择一个人走下去。

时光祭

【海之卷】唯安
4
“喂喂,看到体育器材室的那些东西了吗?再有两天就是趣味运动会了!”娅竹兴奋地到处奔走相告。
“夏夕寻,别看小说了,压着我的腿帮我做几个仰卧起坐!”娅竹在床上躺平,夏夕寻一边举着小说一边一屁股坐到娅竹的腿上。
“一……”
“二……”
夏夕寻看着她费力的样子很想笑,“竹子,你一分钟能做多少?”
“二……二十五?”
“及格是三十诶。”
“我知道啊。”娅竹倒在床上,“我上次就没及格,不过这次趣味运动会不能拖后腿啊,我好久没运动了,这两天练练可能会好点。”
“你加油。”
“我去,你们俩干嘛呢?”青凌今天一脸非礼勿视的表情。
“帮她做仰卧起坐,你也来做两个?”
“不不不,我要吃泡面,擦哈~”青凌拿出她的泡面盒捏了半包老坛倒进去。
“啊,我也想吃。”竹子坐了起来。
“你再做五个。”
“啊~”
趣味运动会那天天气好得出奇,夏夕寻有些悠闲的坐在草坪上看着他们穿上袋鼠的衣服,像个睡袋一样套在身上,夏夕寻想笑。
“小寻,任重在那儿呢!”
“看到了。”
“你咋一点都不兴奋?”竹子很是奇怪。
“就是,你不应该扑上去?”青凌在一旁煽风点火。
“大好的天气,别提他。”
夏夕寻嘴上这么说着,可眼睛追着任重跑来跑去,“啊……看不见了。”任重被一群女生围住了,他一如既往的受人欢迎。
“天气真好啊……”
“小寻,男生叫咱们去颠球。”
“来了!”
于是……夏夕寻当然知道颠球是什么意思,但是眼球这球也太大了吧!一个气垫做的托底边上拴着好多条绳子,球坐落在气垫的正中央。
“这……能稳住吗?”
“能……吧。”
“比赛规则就是看哪班颠的多。”
班长看人差不多齐了,“一男一女隔着站,绳子都握一样的长度。”
夏夕寻看了看班长,这大夏天的,他足足黑了一个色度。“班长,你站我旁边吧,这样你就把热都吸走了。”
“你去死夏夕寻。”
一开玩笑就炸毛的班长,真可爱。
“各班都准备好,预备!”
“开始!”
这绳子不是一般的沉,颠起来很费劲。大家的力量加在一起才显得好了那么一些,“十一、十二、十三……”
“还有十秒!”
“大家稳住!班长说赢了请大家吃火锅!”
“我什么时候说过?”班长满头是汗。
“大夏天才不吃火锅!”
“对!还会长痘!”
“三、二、一。停!”
“一班21个、二班24个、三班19个、四班22个、五班26个、六班……三十一个!”
“卧槽,咱们班怎么这么NB!”
“哈哈哈哈,班长请吃火锅!”
“刚才谁说不吃来着?”
“没人说啊~”
一阵阵欢声笑语洋溢在风里,青春的尾巴你们能抓得住吗?多年以后,希望你归来仍是少年。
“给,班长请的冰淇凌。”娅竹拿了一大袋子冰淇凌跑了过来。
“我要芒果的。”
“有没有草莓的?”
“有吧……”一通翻找,“你们快点吃,一会儿要去拔河。”
“手疼。”
“一会儿让笑笑和夏夕寻上,拔飞他们。”
“握推八十!”班长蹦出来调侃夏夕寻。
“举重冠军!”蛤蟆调侃笑笑。
于是……被追着打。
“卧槽她们联手了。”
“哈哈哈哈,666666。”
“快吃,吃完了干活!”班长被夏夕寻追着还不忘提醒他们。
拔河比赛六班几乎所有的人都得上,谁叫班里人太少。
“还是一男一女。”
“班长你真是越来越猥琐了。”
“这叫男女搭配懂不懂?”
好像……也对。
一根绳子长长的顺下来大概站了十多个人,大家忙着研究战略,而我们班研究怎么坑人。
“一会儿拽不动了就把绳子一松,他们就都上天了。”
“没毛病。”
虽说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玩可是这群战士还是渴望胜利的。一男一女力量分配均匀,最前面是力量最大的凯哥,走后面是吨位级的小胖。
“预备!开始!”
旗开得胜,大家的感觉就是还没用力气就赢了。
“厉害了。我还没使劲呢。”
“下一场,六班对二班!”
一开始夏夕寻就感觉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拽了过去,她赶紧拉紧绳子,“大家稳住!”
几番波折之后对方可能是没力气了就把绳子一松,我们集体坐到了地上。
“我去,居然阴我们?”
“揍他们。”几个男生逞一时口舌之快。
最后一场决胜局对战四班。
说起来,上次女生篮球赛就和四班结梁子了,这次男生都一个个撸胳膊挽袖子跃跃欲试。
“巧了。”
“四班可都是体育生。”
“怕他们?”
两个班的终极对决,五班二班给我们加油助威,一班三班给四班加油。一场决斗即将开始,空气似乎都凝固住。夏夕寻觉得自己莫名兴奋起来,非赢不可。
“预备……开始!”
“一、二……一、二……”双方都非常稳,这场必定是持久战。
不能输,六班不能输。
三年来的朝夕相处,默契在其中流露。只要你们在身边,只要六班还在,我们就是最棒的。
比赛进入白热化阶段,两个班的体力都所剩无几。这时候能支撑他们的只有意念以及……对这个班的热爱。
曾以为,青春是不醉不归的酒,是夏夜晚风下滋生的汗,是台风天吹飞的伞 ,是只属于学生时代的特权。但我知道,是我们准备出发上路时,将错过的一些美好的风景,这是我们成长的代价,也终有一天,那些失去的终究会以另一种特别的方式回到我们身边。也许有一天,我们也不再是一无所有……
绑在绳子中央的红色旗帜终于偏离,哨声响起,“六班获胜!”
夏夕寻有些微醺,耳边充斥的尖叫渐渐被淹没在人海茫茫。她看到一个身影,熟悉的面孔微微一笑。
“所以说最喜欢这样的你们了。”作为这个班的班主任,他由衷的感到自豪。他还能陪他们多久呢?一点点看着他们长大的孩子,愿你们都好。
夏夕寻看着红彤彤的手,她拍了拍裤子微微笑着。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什么是能信任的,那就是你们,我的家人。
“重哥!快来快来,夏夕寻在和男生比平板支撑。”
任重看到夏夕寻在垫子上姿势标准的平板支撑不禁有些好笑,她这无性别感是从何而来呢?足足五分钟虽然这些学生到最后个个都把屁股撅上天了,娅竹青凌她们在一旁都笑到肚子疼。男生们也在死撑着,要是比女生先趴下那以后还混不混了?
“我不行了,班长你加油。”蛤蟆瘫倒在地上。
“班长不能怂啊!”
“夏夕寻别输给老黑啊!”
“啊……我不行了。”夏夕寻爬起来,班长有点厉害。
“我去,夏夕寻你个女变态。”班长累瘫。
“小寻你怎么能撑那么久?!”娅竹崇拜得五体投地。
夏夕寻撩起衣服,“因为我有腹肌和马甲线。”
“我去。”一群人惊呆的看着夏夕寻。
“夏夕寻每天都练,贼吓人。”青凌不止一次看她在空手道社做那个平板支撑。
“夏夕寻你把衣服穿好。”任重上前挡住男生们的目光,这丫头身材好过头了,那也不能随便撩衣服啊。
“喔。”
“任重老师!接力快开始了!”一位女老师跑了过来。
“嗯,我知道了。”
任重转过身对夏夕寻道:“女孩子注意点形象。”
“喔。”
夏夕寻两个“喔”让任重对她实在是无话可说,还像个小孩子一样闹别扭,明明都快成年了。任重微微摇头,即使成年了在他眼里也依旧是个孩子啊。
夏夕寻远远在站台上看着任重,他在人群中依旧那样出众以至于她每次都能一眼就看到他,据说……喜欢一个人看到他的次数就会成倍增加。
教师们的接力绝对是看点,老师们只要不上课,对学生们来说他们做什么都是新奇的。
“老、奕、加油!老奕,加油!”
夏夕寻看到任重跑在最后一棒,前面差距太多了,追不上的。夏夕寻却突然抑制不住的想为他加油,“重哥!”
“加油!”
她看着他跑在最后踏过终点,突然觉得自己好傻。那个人仰起头看到站台上的她,四目相对的瞬间夏夕寻明白了,她喜欢他到爆炸。

时光祭

【海之卷】唯安
3
“你好,我是新高一的铁沐橙。”
“我是六班的夏夕寻。”
“刚才你是在看任重老师吗?”
“唔、那……那个、”夏夕寻一时语塞。
“我超喜欢任重老师的!”
“一起加入任重老师的后援团吧,我们一起粉他!”她握住夏夕寻的手。
“诶?”夏夕寻有些吃惊也松了口气,只是喜欢老师而已,单纯的喜欢而已。
这是两个女孩的第一次见面。
有时候缘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遇上的一瞬间便是命中注定。
“夕寻,你会不会梳双马尾?”沐橙照着镜子摆弄着自己的头发。
“会啊。”
“你帮我一下好不好?我总是梳歪。”沐橙放下梳子。
“橙子你好笨啊,不梳通不扎歪才怪。”她嘴上调侃着,手却轻柔的梳起沐橙的头发,她的动作很轻,头发很久才被理顺。
“好慢哦。”沐橙看了看身后的人。
“别动,马上就好。”以前在宿舍夏夕寻经常帮娅竹梳辫子,娅竹的头发又粗又长她很羡慕。不像自己,头发丝那么细,抓起来就那么一小把。
夏夕寻娴熟的系好头绳把蝴蝶结的位置摆好,掏出手机偷偷拍了沐橙的侧影。这种偷拍她玩得不亦乐乎,沐橙的很多黑照也是这么产生的。每次沐橙都会说自己交友不慎然后又大大咧咧的被夏夕寻偷拍到,沐橙其实并不怎么介意。
“周末空手道社有个大扫除,你去的时候记得叫上我。”
“嗯嗯,好。”
社长叉着腰站在门口清点人数,“都到齐了,这次扫除之后会有个实战训练,目的是从中选出下任副社长。”曹源扫视一圈,在夏夕寻身上短暂停留。
“任重老师一会儿也会来。”
“诶诶?太好啦,好久都没见到他了呢。”沐橙手舞足蹈。
夏夕寻面不改色其实内心早已颠覆,好想快点见到老师。
“夕寻,来这里领拖把。”
“喔喔。”
道场的地板上铺了泡沫板子,踩上去脚感还不错。夏夕寻她们一块板子一块板子仔细擦着,毕竟每次训练完脚底都会黑一大片。虽说每次大扫除之后没几天又会脏。
“女生干完活的来这边集合。”曹源从箱子里拿出护具,“就夏夕寻和铁沐橙能参加实战,剩下的人旁观。”
夏夕寻戴上护具突然觉得自己也是个战士了,只有两个人,那对手就是橙子了。
“夕寻,我可是很厉害的,放马过来!”
“两位女生上前敬礼!”曹源是实战的裁判,他很想看看夏夕寻进步到哪种程度。
“OSU!”虽然是实战训练,可两个女生都很兴奋,这不仅仅是实力的较量了,她们都想得到对方的认可。
曹源心里很清楚,夏夕寻虽然身体有些弱可是这几个月刻苦的训练已经让她的体能上升了一个层次,夏夕寻的力量出奇的大,这是优势,可遇上铁沐橙这样敏攻型道友,对方闪躲速度在攻击速度之上就会放空招,白白浪费体力。这场实战对夏夕寻来说,会很辛苦。
“预备……开始!”
夏夕寻从来不做任何防御动作,她的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御。
铁沐橙避开夏夕寻的攻击几乎不用太多的体力,只是夏夕寻的力气实在太大,这样下去会被逼出场外。
“夕寻你力气好大啊。”铁沐橙本以为夕寻是个柔弱的妹子,可今天见识了这力道,真的是女孩子能拥有的力量吗?
夏夕寻有些犹豫,她只知道自己的力气大,但是究竟大到什么程度就不知道了,她一点都不想伤到沐橙。
夏夕寻尽量控制好自己的力量,出拳速度上也慢了许多。曹源微微皱眉,这夏夕寻还在放水?对方本来就克制她,她还有心放水?
“已经打上了?”任重推门进来。
夏夕寻微微分神,她听见了老师的声音,她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狼狈的样子。
就在夏夕寻分神的一瞬间,铁沐橙的攻击已经到了眼前。
!!!
夏夕寻知道躲不过去就硬生生的挡了下来,好在橙子力气不大不然真的会很疼。夏夕寻还是只守不攻,任由攻击密密麻麻的打在身上。夏夕寻的体力消耗很快,她在等一个时机。铁沐橙的攻击百密一疏,而且重心不稳,夏夕寻看到了,那个弱点。
“抱歉橙子,我要放倒你。”
“诶?”
只是一息之间,没人看清夏夕寻的动作,只觉得一阵风吹过,刚中带柔。
铁沐橙准准的倒在地上,夏夕寻用手手托住沐橙的头轻轻把她放下。
“我……输了?”
“夏夕寻获胜!”曹源举起夏夕寻的右手,此刻的荣耀就在那只手上。
“夕寻,你很厉害哦。”
夏夕寻有些不知所措,所以,现在是被认可了吗?一直以来,她都很羡慕橙子。她们是朋友,夏夕寻想站在她身旁,而不是总追着朋友的背影。
任重有些吃惊,夏夕寻前一阵子体力还非常差,究竟是经过了怎样的训练才能弥先天的不足?
“夏夕寻,你过来。”
“诶!”心砰砰的跳着,老师就在那里,她一直看着他。
“身体有没有不适?”任重打量着她。
“没有,就是有点累。”
“曹源带你做特训了?”
“是的老师。”那简直就是魔鬼训练啊,夏夕寻想起来就浑身上下都酸疼。
“回去好好休息吧。”所以你到底和曹源单独相处了多久?任重感到一阵醋意。他没有声张,可是非常、非常不爽。
“曹源,晚上你留下来。”
“?”曹源有些懵。
“老师!您冷静一点!”曹源此时被任重按在地上,“疼疼疼!”
“……”
“老师,您今天怎么了?”曹源揉着肩膀。
“没什么。”
宿舍楼道。
“夕寻,我们宿舍今天没人,来我这里睡吧?”橙子爬着楼梯,“我一个人好无聊。”
“好。”夏夕寻有些开心,这是橙子第一次邀请自己去她宿舍住。
“我先洗个澡。”夏夕寻觉得身上粘粘的很难受。
“一起吧。”
“!”等等,夏夕寻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橙子在脱衣服。
冷静啊,女生一起洗澡很正常吧。虽然洗澡这么私密的事情……
夏夕寻的眼睛盯着铁沐橙的锁骨,怎么会那么好看啊,眼前这个女孩的身材很好,夏夕寻有些迷离。可能是洗澡水的热度弄的她脸很红,也可能是狭小的空间让她紧张,她有一种奇妙的感觉,她喜欢眼前这个女生。
“夕寻,你睫毛好长。”
纤细的手指轻轻触摸着夏夕寻的睫毛,夏夕寻心里痒痒的。
“橙子,水要凉了。”
“喔喔。”
夏夕寻你是变态吗?!就是摸个睫毛你紧张什么?
女生洗澡总是慢的,出来的时候都已经快十点了。
“已经这么晚了,一会儿要熄灯了。”
“夕寻,我帮你吹个头发。”
“诶?”夏夕寻有些僵硬地坐下,橙子把手搭在她的肩膀让她更加紧张。
“夕寻,你头发好软啊。”沐橙一边吹着一边抚摸着夏夕寻的头发,“像只小猫一样。
“哈哈。”夏夕寻有些享受现在,橙子就在她身后,暖暖的风吹到头发上,有双手轻柔的抚摸着她的头。一瞬间她有些沉沦,她想要和身后的女孩永远在一起。
“橙子。”
“嗯?”
夏夕寻欲言又止,“要熄灯了,我的头发差不多干了,我帮你吹头发吧。”
“好。”夏夕寻看着她背对自己坐下来松了口气,差一点就……
“一会儿睡地上的凉席吧,要不太热了。”
“咱俩都睡地上?”
“对啊,地方够大。”
夏夕寻看着她愣了两秒,从小到大还没和别的女孩子睡在一起过呢,橙子的话当然很好了,夏夕寻觉得自己好像心率不齐。
两个人躺在凉席上都有些累了,橙子离自己很近,近到夏夕寻能够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香气。
“橙子,你睡了吗?”
“还没。”
“那个,今天的实战……”
“夕寻你以后可要靠罩着我呀,哈哈哈。”
“好。”夏夕寻很认真的回答道。如果可以,我想护你一世。
很多时候,夏夕寻觉得自己很孤单却又在享受着属于自己的孤独感。她在这种矛盾中蜷缩着蜷缩着,直到有一束光照进。
“夕寻!食堂小卖部卖冰淇凌了!”
挤、挤不进去,太多人来买冰淇凌了,“橙子,我要冰棒!”
“好!”
夏夕寻被挤到一边,夏天……真是热啊。
“夕寻,接着!”沐橙把冰棒扔给夏夕寻,夏夕寻准确无误的接到冰棒。“我快挤死了,亲爱的。”
“嘿嘿,谢咯亲爱的。”
两个人一边吃着一边往宿舍走,“夕寻!是重哥!”
“诶?”夏夕寻看到了八百米开外的任重,这走路姿势肯定是了。
“夕寻,帮我拿着~”沐橙把冰淇凌塞给她。
“诶?”夏夕寻见橙子跑出去,楞楞地看着手里的冰淇凌竟然凑上去舔了一口,是橙子刚才咬过的地方。夏夕寻被自己的举动吓了一跳,吃掉嘴里的冰淇凌然后一脸镇定地追上去。
“等等我啊。”
“重哥~~~~”橙子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扑了过去。
任重面无表情的抬起脚,橙子只好来了个急刹车。
“老……老师好。”夏夕寻跟在橙子后面探出头。
“下午的课我可能晚去会儿,你们组织下纪律,别让他们乱跑就行。”
“好嘞~”橙子爽朗地回答道。
任重的圣经课人还是非常多,有一半以上是女生,这其中有七成是他的迷妹。大家都早早来占座,教室里吵吵闹闹。
夏夕寻则有个特权,也不知道是从哪一天起,任重的电脑会放在第一排正中间的位置上,所以没人坐那个座位,夏夕寻更是不敢坐。某天任重见夏夕寻进来就指了指那个座位,夏夕寻鬼使神差的把屁股印了上去,后来这就成了夏夕寻的专座。但是夏夕寻每次依旧来得很早,因为她会帮橙子占一个她旁边或者身后的位置。
“夕寻,我坐哪儿?”
“我旁边。”夏夕寻拍了拍她身旁的座位。
“么么哒~”橙子很开心,离重哥这么近还怕拍不到他的黑照?嘿嘿嘿,又有新的表情包啦。
任重上课时的表情比较有趣,没平时那么面瘫,他的圣经课更是盛产表情包。铁沐橙对抓拍任重这件事乐此不疲,夏夕寻也乐得,每次橙子都会发给夏夕寻好多任重的照片。背过身在黑板上写字,垂眼敲击键盘,微微侧身看电脑屏幕,总之每一张夏夕寻都像是个宝贝似的存在相册里。夏夕寻虽然也觉得自己挺变态的,可是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上次我们讲到参孙被剪了头发,也就是说现在的参孙失去了所有的神力,但是上帝总是眷顾他的子民的……”
夏夕寻正翻着上节课的笔记,一根粉笔弹到她的本子上。
“铁沐橙,你坐起来。”
铁沐橙翻了个身,显得有些烦躁。
夏夕寻见橙子趴在桌子上捂着肚子突然反应过来。她抬头冲任重做口型,“老师,她那个来了。”
任重点了点头继续上课,生理期的女生惹不得。
下课的时候铁沐橙像往常一样棒任重把电脑搬回办公室,“重哥,我今天不舒服。”
“我还以为你生我的气了。”任重开始逗女生玩。
谁知道沐橙认真起来,“怎么会?我最喜欢重哥的课了!”
任重有些暗自高兴,他以为他的课已经没什么人喜欢了,毕竟在他课上睡觉的人越来越多了。
夏夕寻有些羡慕橙子,她能那么自然的说出自己喜欢老师的课,可她自己无论如何再也无法开口对他说“喜欢”这两个字了。
路边的灯光有些暗,夏夕寻有些不安。她仅凭这微弱的光亮无法前行,可有一双温暖的手握住了她,那是一束光。夏夕寻突然觉得,她的世界犹如白昼,那样刺眼。